<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醉迷红楼 > 第九百零九章 真正的幕后黑手……(第三更!!)
    神京东城亲仁坊,福安街,国舅府。

    国舅府的宅邸,在巨贾云集的东城,算不上奢华。

    至少从外表上看,并不奢华……

    皇太后在这方面做的很不错,严禁国舅府干预朝政,偌大一个国舅府,连一个三品顶子都没出过。

    也严禁国舅府奢华无度。

    国舅府的宅邸,虽然曾经隆正帝每每想要加恩,但都被皇太后给言辞拒绝了。

    因此,皇太后之贤名,曾被朝野传颂过。

    但山不在高,有仙则名。

    水不在深,有龙则灵。

    虽然国舅府的宅子从外表上来看,在豪宅林立的东城显得“朴素无华”。

    但偌大一个东城,谁敢小觑这座“不起眼”的国舅府?

    背后站着一个皇太后,那是天底下最尊贵的女人,这世上就没人欺负得了国舅府。

    更何况,国舅还是当今陛下的亲舅舅!

    不知多少豪商巨贾,想要抱上这根粗大腿。

    纵然是王公贵族,在国舅府前也会赔起笑脸。

    文官落轿,武官下马。

    好大的气派。

    虽然太上皇驾崩后,国舅府整日闭门谢客。

    但也没人认为,国舅府便会就此倒台。

    毕竟,在这个以孝治天下的世道里,只要皇太后还活着,隆正帝就不好对国舅府怎样。

    天大地大,娘舅最大。

    无论如何,隆正帝也要给他这个舅舅几分薄面才是。

    所以,所有人都以为,国舅府如果能低调的熬过这段日子,未来,未必没有再发达的时候……

    然而,当街道上的行人看到,从福安街尽头,涌现出无数披甲御林时,这种想法就不翼而飞了。

    在极短的时间内,五百御林和五百五城兵马司的兵卒将国舅府团团围住。

    兵马分开,贾环率数骑露面……

    看到头戴紫金冠,身着月白孝衣的贾环出现,不远处小心围观的人群们,忍不住发出一阵惊呼声。

    贾家和白家,可不大对付啊……

    “叫门。”

    贾环看着大门紧闭的国舅府,淡淡的道。

    韩大上前,“砰砰砰”的将国舅府的大门敲响。

    里面传来一道明显颤抖的声音:“谁……谁?这是国舅府,太后娘娘的娘家,你们……你们想做什么?我劝你们快走,有你们的好。要是等我家老爷知道了,一封折子告到宫里,保管你们吃不了兜着走!”

    韩大沉声道:“我家侯爷奉陛下旨意,前来寻国舅问话,速速开门。”

    里面沉默了下,然后道:“那……那你们等着,我这就去回报老爷。”

    说罢,似转身离去。

    贾环却呵呵一笑,看了韩大一眼。

    韩大点点头,退后两步,继而手中长枪陡然探出,猛的一转。

    一枪定三军!

    然后众人只听“轰”的一声,国舅府门楼里的两扇实木红漆大门,竟生生被韩大破开。

    外面的御林和五城兵马司兵卒见之,无不欢呼一声。

    而周围远远的围观群众,则纷纷惊呼出声。

    这是要,动真格啊!

    老天爷,宫里又出大事了……

    门楼里,也传来一阵鬼哭狼嚎、哭爹喊娘的救命声。

    韩大收枪后,大手一挥。

    两队百人兵马率先入内清场。

    因为办的是皇差,所以贾环的亲兵不好动用,帖木儿他们甚至连皇宫都不能进去。

    只能在皇城安福门外的五城兵马司衙门里候着,贾环出宫时,他们才能再严密守护。

    所以,此刻在贾环麾下听命的是五城兵马司的兵卒。

    其他五百,则是从灞上大营提调入宫,转为御林的御林军。

    这半营人马,贾环还不熟,暂时不准备大用……

    韩大、韩三两人亲自带人进去,从正门到仪门前这段距离,悉数清场,占据了最便利弓弩发射的要害之地后,才回头邀贾环入内。

    京中形势之紧张严厉,不身在其中,绝难体会。

    连太上皇都能死的不明不白,谁还死不得?

    越到这个时候,越不能大意。

    这是牛继宗几个大佬专门对韩大提点过的,该走的流程,一点都不许省下。

    贾环出了一点问题,亲兵家将尽斩!

    这不是讲究排场,而是实实在在的生死安危。

    因此,本就沉稳的韩大,愈发不敢有半点麻痹大意。

    贾环对韩大点点头后,抬头看了眼国舅府正门上悬挂着的隆正帝之御笔,眼睛微微一眯后,翻身下马,走进门楼。

    刚一进门,就看到从仪门处,远远走来一群人。

    为首之人,正是当今国舅,太后亲弟,白启。

    “贾环,你好胆!”

    兴许是因为亲姐弟的缘故,国舅白启和太后的语气和言辞都一模一样。

    贾环冷冷看了他一眼,话都不说,只一挥手,一群兵卒上前,就将前来的白启一群人全部拿下。

    白家也不是没有高手护院,只是那个面色阴狠的高手刚一动弹,乌远手中便如流星般甩出几支手箭。

    一地鲜血……

    “贾环,你疯了?!你想造反吗?”

    面色本就苍白的白启,此刻更是面无人色,看着贾环色厉内荏的厉声斥道。

    贾环的目光其实一直盯着白启,但此刻,他眼睛中却闪过一抹疑惑。

    白启眼中的确有惊恐,有骇然,有惊怒。

    但是,却并没有被识破阴谋后的心虚。

    这不对啊……

    “白启,你下毒弑杀陛下和内阁大臣,此案大逆不道,罪不容诛。

    因此,陛下有旨,将白府上下悉数捉拿,押赴菜市口,尽数腰斩!”

    贾环眼睛微眯,看着白启语气平淡的缓缓说道。

    目光,依旧不离白启的面上。

    他总觉得哪里不对……

    白启闻言,恍如五雷轰顶,随即,却剧烈的挣扎起来,怒吼道:“胡说八道,胡说八道!

    欲加之罪何患无辞?

    好一个心性薄凉的皇帝,好一个刻薄寡恩的皇帝!

    我是他亲舅舅!”最后一句,白启涨红着脸,咆哮出口。

    贾环闻言却哂然,这会儿子倒是想起是皇帝的亲舅舅了。

    当初隆正帝被太上皇训斥,朝不保夕,人家求你在皇太后跟前说好话时,你落井下石时怎么没想起是人家的亲舅舅?

    让你别跟着忠顺王一起搅和时,你窜上跳下,恨不得废一帝再立一帝,好显示出你能为的时候,怎么没想起是人家的亲舅舅?

    你在外面收银子,卖官鬻爵,再拿太后压的隆正帝不得不屈辱答应时,你怎么没想起来是人家的亲舅舅……

    不过,看白启的模样,不似作伪啊。

    贾环皱眉道:“此案是本侯亲自审问的,下毒之人是慈宁宫的刘女史,唆使她下毒的人是咸福宫的周荣,而提供毒药,并给周荣出主意之人,便是昨日与你一同入宫的白家管家白福。

    一环一环,口供物证俱全,你还敢喊冤枉?”

    白启闻言,身子剧烈一颤,然后猛然回头,不敢置信的看向身后的一名中年男子。

    贾环认得此人,正是国舅府的大管家,白福。

    “白福,此言当真?”

    白启颤着声,压抑着心中极度的惊恐,问道。

    那白福此刻更是面无人色,哆嗦着说不出话来。

    白启见状,眼中闪过一抹绝望,凄厉怒吼道:“该死的奴才,我在问你话!你为何要害我白家?”

    白福“噗通”一下跪倒在地,哭道:“老爷,不是奴才要害白家啊,奴才……奴才是听了大少爷的命令!

    大少爷对奴才说,只要除去陛下,咱们白家还是以前那个比王府还尊贵的人家,他也不用再被拘在家里不能出门了……

    是他命令奴才不能跟老爷说的,不然,他就要害奴才全家……”

    白启闻言,身子晃了晃,站都站不稳。

    贾环对韩让道:“去将白家人悉数捉拿,不可放过一人……先将白杰带来。”

    “喏!”

    韩让沉声一应后,带领两百兵卒,杀气腾腾的穿过仪门,向内宅冲去。

    不多时,里面便传来一阵阵尖锐的叫喊哭泣声。

    这就是所谓的抄家气象。

    如果这一世贾环没有出现,那么,此刻的贾家,怕也差不多了……

    白启听着里面传出的一道道惊吓哭泣声,真真是老泪纵横。

    朱门高楼,一世富贵,转眼间全为灰土。

    他对贾环哀求道:“宁侯,此中种种皆为白福所为,实与白家满门无干。

    可否容老夫前往宫中,亲与陛下解释?我乃陛下亲舅舅,他定然会听我解释的,还有太后……”

    贾环摇摇头,道:“抱歉,我不能。”

    白启闻言,仍不死心,百般哀求许诺。

    他甚至连王爵都敢许出口……

    贾环懒得听他鬼扯,又调了一队兵入内,将里面鸡飞狗跳的声音压住,速速压出门。

    看着一队队被押出的面容绝望,哭泣不止的奴仆和婢女,贾环眉头微皱。

    他对韩大道:“大哥,把白家人甄别出来。”

    韩大懂他的意思,派人去分队。

    不一会儿,就分出两队人来。

    白家嫡脉支脉加起来,也就三四十人,多为女子。

    其他一二百人,则多为白府奴才。

    姓白的必死,不姓白的,就交给刑部,流放西域吧……

    未几,一道仓惶之极的声音传来:“你们干什么?混账东西,放开我,你们知道小爷是谁?爷是太后娘娘的嫡亲侄孙,白家的独苗!王八玩意儿,哎哟……你敢打我?”

    最后一句,语气中已经满满是哭腔了。

    贾环有些咋舌,这种货色,差点就把隆正朝给终结了,怎么想都怎么觉得梦幻……

    “好啊,贾环,原来是你!!”

    白杰终于被带到了,衣衫不整,脸上一块青肿,想来,应该是刚才被韩让招呼了一家伙……

    本来奄奄一息的白杰,也不知怎么想的,看到贾环居然又张狂起来。

    只是看着周围布满的御林军,他眼底的惊慌还是出卖了他……

    贾环见之,心中一叹,果然是这孙子,他看着白杰淡淡的道:“白杰,你指使白福,诱.使周荣,教唆慈宁宫刘女史往尚宫局中下毒的事败了,陛下旨意,拿你去菜市口腰斩。

    你还有什么遗言要交待吗?”

    白杰的瞳孔,在众人注视下,一点点变大,喉头里发出“咯咯”的呼噜声,面色一点点变红,极红。

    这是人即将被吓死的征兆……

    贾环举起腰刀,用刀鞘一下扇在了白杰的脸上,将他打回了神后,道:“还不到时候……

    白杰啊,本侯推测,你八成是可能被人给骗了。

    有人想拿你当刀使,才布置下这么个到处都是漏洞的蠢计。

    得逞自然好,不能得逞,祸事也都由你白家一门承担。

    这不,马上就要送你满门去菜市口了……

    难道,你就想自己一个人,你们白家一家倒霉?

    让那个把你当刀使,此刻在背后幸灾乐祸看白家笑话的人高枕无忧?

    白杰啊,在咱们这个圈子里,你可一直都是有恩报恩有仇报仇的汉子。

    你可别在最后时候掉链子怂了……

    来,说说看,谁给你出的主意?”

    贾环如同对老友聊天一般,拍了拍白杰的肩膀,问道。

    白杰还在极度的惊惧中,听的迷迷糊糊的,眼睛还有些僵直……

    “啪!”

    就在这时,白启一下挣脱身边御林军的押服,冲到白杰跟前,重重一耳光扇在他脸上,然后愤怒道:“混账东西,还不快说!!你想害死我们全家吗?你这个畜生!”

    白杰被白启这一下给打醒了,“哇”的一声哭出声,软倒在地道:“是赢朗跟我说的,都是他教我的啊,药也是他给的,呜呜,我不想死……”

    白杰后面说的话,贾环一个字都没听到。

    他满脑子里都在回荡着一句话:

    怎么可能?

    怎么可能?

    别人或许不知道,可贾环又怎么可能不知道。

    如今宗室里过的最自在,就是忠顺王府的那个废世子赢朗了。

    别人都以为他是破罐子破摔,无欲则刚。

    可是贾环却知道,他不是。

    索蓝宇通过青隼收集的种种信息,得出一条十分荒唐但也极肯定的结论。

    那就是,赢朗,是隆正帝的人。

    忠顺王府的那个巫蛊魇阵,就是他和赢皓的手笔。

    甚至,赢朗在其中为主!

    赢朗,就是隆正帝插在忠顺王府的一颗棋子!

    可是……

    可是现在这个局面……

    想起那张如冰山一般的脸,和那双细眸中闪烁的阴沉目光。

    贾环无语的仰头望苍天,心里疯狂呐喊道:

    我艹你祖宗!!

    还能不能简单愉快的玩耍了?

    权谋啊,权谋……

    ……

    ps:嘿嘿嘿,有趣不有趣?

    啥也不说了,第三更,求订阅!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