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醉迷红楼 > 第九百零七章 是……报仇
    王李郭赵孙、于周古海杨、董占黄。

    三十年前,威名震天下,百万军中我称雄的黑云十三将,如今已经很少有人提起了。

    风流总被雨打风吹去。

    江山代有才人出,一代新人换旧人,乃是天理。

    然而,对于从那那个时代走过来的人,尤其是亲自接触过黑云十三将的人而言,他们却绝对是难以抹去的记忆。

    因为他们代表着忠诚、英勇、正义、不屈和……睿智。

    黑云十三将,并非只是十三个武功高绝的武夫。

    其中绝对不乏睿智英明者,比如说,李先。

    李先在十三将中的排名第二,仅次于早在三十年前便已经是武宗的义薄云天王古人之后。

    王古人与李先,就如同先荣国的左膀右臂一般,辅佐贾代善纵横万里无双。

    值得一提的是,牛继宗、温严正、宁至、秦梁这些人,当年的兵法和带兵路数,便多出于李先的教诲。

    而先荣国贾代善,则每每在他们学习的瓶颈处,以画龙点睛的方式,与以指点,帮他们理解、突破、提高。

    他们无不被贾代善的崇高魅力所折服,但也绝不会忘记,李先的授业之恩。

    只是……

    秦梁怎么也想不到,不知多少次伴随着金戈铁马入梦而来的人,居然还活着!!

    李先听到秦梁的称呼后,仅存的一只眼中,闪过一抹起伏,但随即又恢复到古波不惊的状态,他看着秦梁道:“是啊,我还活着……”

    不知为何,平淡无奇的“我还活着”四个字,听在秦梁耳中,心里陡然升起一股透骨的寒意。

    被这股寒意一激,秦梁渐渐恢复了神智,他看着李先道:“李叔,国公呢?”

    李先闻言,那一只眼似变得愈发平静了,他看着秦梁缓缓道:“你说呢?”

    秦梁闻言面色一变,看着明显不大对劲的李先,道:“李叔,您这是……何意?”

    李先收回眼神,转眼看向墙壁上挂着的那副巨大的地图,呵呵一笑,道:“秦梁啊,你若不知此为何意,这三十年来,你又为何会对荣国府不闻不问呢……”

    秦梁闻言,面色剧变,心中的寒意瞬间扩大,他魁梧强悍的身躯甚至微微颤抖了下,眼神骇然的看着李先,失声道:“李叔!”语气中,饱含着愧意,和委屈……

    李先瞥了他一眼,呵呵笑道:“我没有怪你的意思,你也是为了……保全贾家,我明白。”

    秦梁闻言,却一点轻松的感觉都没有,他大口的喘息着,面色连连变幻,额上的冷汗渗出,他苦涩道:“难道……难道那是真的?”

    李先点点头,直言道:“不错,那就是真的。

    国公爷为国征战,戎马一生,不避生死艰难,不避流言蜚语,最终,功高盖主,他的确死在了赢玄的出卖下。

    你难道不知道吗?”

    秦梁面色惨白,怔怔的出神着……

    他怎会不知道呢?

    又有谁不知道呢?

    不过是不敢认,不敢想,把头埋进沙子里,当笨鸟罢了。

    先荣国已经战死,只要皇家不打算斩草除根,只要皇家还优容贾家,他们就认了。

    因为,读过史书,翻遍二十三史,他们也翻不出一个功高如贾代善,且不知避讳者,还能善终的人。

    皇家……

    皇家能优容贾家三十年,能包容贾环各种放肆。

    他们……他们就认了。

    否则,还能如何……

    难道真要赔上九族成千上万人的性命,去为贾代善报仇吗?

    长呼一口气后,恢复心神,正想再说什么,忽地,秦梁心头猛然划过一道闪电。

    他骇然的看着李先,脱口而出道:“宁至弑君,是你指派的?”

    李先一只眼平静的看着秦梁,缓缓的点点头,道:“是我们。”

    秦梁的面色一瞬间难看到了极致,艰难吐出两个字:“你们?”

    李先呵呵一笑,道:“是,我们。

    除了老夫以外,黑云十三将,还有三人尚存。

    而且,国公爷的亲兵,也还有十八人活着。

    当日大军行踪被赢玄的死间出卖,陷入罗刹鬼重围。

    国公爷悲痛之极,却以为君要臣死,臣不得不死,因此率大军强行突击对方中军,毙杀厄罗斯皇太子及三大公爵后,力战而殁。

    国公爷战殁后,遗体落入被斩开的北海冰湖。

    随即,王古人扛着那面黑云旗,又折身杀回,拼死为我等杀出一条短暂的血路。

    让十八名武艺高强的亲兵,护送我们四个伤势稍轻些的黑云家将逃出升天。

    秦小子,你可知,是什么支持着王古人,和国公爷麾下的数千残勇,拼死顶住了罗刹鬼的决死冲击吗?”

    秦梁看着独着一只眼,面上也伤痕斑驳的李先,他缓缓摇头。

    李先呵呵一笑,依旧笑的平静,他轻声道:“是……报仇!”

    ……

    上书房下毒案,让本已经渐渐恢复平静的宫廷大内,瞬间再次卷起惊涛骇浪!

    贾环率领数百如狼似虎、煞气腾腾的御林军,直扑御膳房。

    将御膳房内上百宫人悉数捉捕,然后开始筛选问责。

    很久,就将范围缩减到了专门负责御书房供茶水的三人。

    看着三人几乎唬掉魂儿,还懵懂不觉的模样,贾环便怀疑其中有异。

    再三审问后,问出的答案,却让贾环轻吸一口气。

    宫中为贵人饮用的水源,并非是井水,而是来自玉泉山的泉水。

    保存严密,绝无轻易被动手脚之理。

    最容易出岔子的地方,便是负责煮水的尚宫局这边。

    按规矩,这里绝不容外人进。

    可规矩是规矩,总难免有人闯进来,或要茶水,或者干脆找在这里负责的黄门聊天……

    本来尚宫局里的小黄门还想隐瞒,但被贾环一通威吓后,便透露出了“秘密”,竟是太后宫中的刘女史,之前来寻他说话。

    刘女史算是太后宫中的家生子,她母亲便是为太后梳头梳了几十年的刘昭容。

    得到这个信息后,贾环便带着这个小黄门,直扑慈宁宫。

    皇宫内从来没有秘密。

    贾环之前一气之下带人撤离了慈宁宫,虽然周遭依旧有不少“宫人”昼夜不停的在附近打扫卫生。

    可也不再禁止慈宁宫的宫人们出入。

    因此,上书房内石破天惊的投毒案,也极快的传入了恢复耳目的慈宁宫。

    皇太后闻之,说不出是什么心思。

    有点迷茫,有点不安,还有点……失望。

    但等到看到贾环带人强闯入宫后,她便只有惊怒了。

    “贾环!你好大的胆!敢硬闯哀家慈宁宫?”

    皇太后震怒的看着殿内的贾环,声音尖锐刺耳的怒斥道。

    贾环抱拳道:“太后,就在刚才,有人往御书房中的茶水中下剧毒,以妄图弑君谋逆,甚至尽诛内阁大臣。

    此举着实骇人之极,若不能查出凶手,皇宫内再无宁日。

    因此,臣若有不恭之处,还请太后体谅。”

    皇太后闻言,面色攸然一白,三角眼中闪过一抹畏色,声音虽然依旧尖锐,但底气却没那么足了。

    她尖声质问道:“与哀家何干?”

    贾环一挥手,韩大和赵虎二人亲自带了尚宫局那名内侍上前。

    贾环指着早已唬破胆的内侍道:“此人乃尚宫局中,专门负责为陛下煮水泡茶的太监。

    就他所招,今日只有慈宁宫的刘女史,身为尚宫之外的人,去过尚宫局。”

    太后闻言当真惊怒交加,她猛然转头,一双三角眼看向身侧一角的那名面色惨白的年轻昭容,怒斥道:“贱婢,你去尚宫局做甚?谁派你去的?”

    那年轻昭容面色愈发惨白,唬的双腿一软跪倒在地,嘴唇颤抖着,说不出话来。

    两股间的裙裳处,一抹湿意渐现。

    看到这一幕,皇太后几乎气昏过去,厉声道:“来人,给哀家掌嘴!”

    “慢着。”

    见两名教诫嬷嬷面无表情的上前,那刘女史也几欲昏厥,贾环忙喝止住。

    皇太后眼神一下盯在贾环脸上,寒声道:“你敢拦哀家肃清宫闱?”

    贾环呵呵笑道:“太后,这已经不是宫闱中事了,如果这刘女史被太后的凤威吓死,太后您想想,这件事,您还能脱得了干系吗?”

    “你!”

    皇太后闻言,气的浑身颤栗,却也不得不承认,贾环所言不差。

    若这该死的小贱婢真的有个万一,她必然会成为名臭千古的女贼。

    念及此,皇太后缓缓点点头,强忍着杀人的怒意,道:“贾环,你说该如何?这件事,和哀家绝无半点干系。若有人想栽赃哀家,哀家也绝不容他。”

    贾环点点头,道:“这等事,自然和太后无关。不过,还等臣问完这刘女史的话吧……”

    皇太后又阴狠的瞪了贾环一眼后,寒声道:“你问,就在这里问。”

    在宫里活了大半辈子的皇太后,经历过不知多少阴谋。

    屈打成招,构陷她人的事,皇太后不知见过多少,也不知做过多少……

    又怎会栽倒在这种小伎俩身上呢?

    贾环面色淡淡的点点头后,看着早已唬的没有半点定性的刘女史,直接问道:“是谁指使的你?据说你是在宫中长大的,如何取人口供,想来你比本侯还要熟悉。

    本侯实在不愿用虐刑对待慈宁宫的人,毕竟,到底你都是皇太后的人……

    说出来,是何人指使的你?”

    刘女史哪里还能说出话来,眼睛都快僵住了,上下牙齿也不停的再磕绊。

    贾环转头对一名教诫嬷嬷道:“劳烦端一盏热茶来。”

    换个人,教诫嬷嬷肯定是面无表情的理也不理。

    可贾环如今这等身份,容不得她们再端着架子。

    其中一人看向了皇太后。

    皇太后怒声道:“去。”

    那教诫嬷嬷便去取来了一盏热茶,交给贾环。

    贾环端着茶,又递给刘女史,道:“来,喝一点,暖一暖身子,慢慢想。”

    刘女史整个人早就没了主意,她仗着她娘的身份,自幼在宫中过的比一般的公主郡主还体面。

    虽不说刁钻蛮横,但也趾高气昂惯了。

    用脑子的地方不多,用坚强的地方也不多,自然没什么坚韧的心性,抵抗外界恐惧的威压。

    她眼中恐惧的泪水就没断过,却只能茫然的跟随着贾环柔声的命令走。

    颤着手将茶盏端住,哆哆嗦嗦的喝了口后。

    热茶入体,身子好似真的暖了些,不再那样冰寒。

    就听那道温柔的声音继续问道:“来,说说看,是谁给你出的主意,是谁指使的你,给你的药?”

    刘女史几乎不能自己,缓缓脱口而出,道:“是……是周荣。他说,只要没了那该死的皇帝,我们就还会和以前一样。是他给我的药……”

    “那么,周荣是谁?”

    贾环不疾不徐的问道。

    刘女史哭腔道:“周荣,周荣是咸福宫的内侍。”

    “嘶!”

    此言一出,寿萱春永殿上,响起一阵倒吸冷气声。

    疯了,都疯了!

    ……

    宁国府后街,薛家小院,上房内。

    “我的儿,怎地一个人就来了?”

    薛姨妈笑容满面的拉着林黛玉上炕坐下后,慈爱的问道。

    此刻,她面上哪里还有之前的懊恼悲戚。

    仓促间也还是用脂粉敷了敷眼,之前哭的红肿的眼圈,倒也不是很明显。

    林黛玉看在眼里,却不说,她笑道:“不曾一个人呢,外面还有两个婆子跟着。如何敢一个人出门,乱糟糟的。”

    薛姨妈闻言,笑道:“说的很是呢……可进午饭了?”

    林黛玉歪着头俏皮一笑道:“还未曾,这不是到姨妈这里来讨个扰?姨妈可别嫌我惹人厌哦!”

    薛姨妈闻言愈发高兴了,拉着林黛玉的手不放,道:“欢喜还来不及呢,如何会厌?家里就我一个,你薛大哥整日里没笼头的野马一样,望不着家。

    你宝姐姐又是个不爱说话的性子,我守着怪没趣的。

    你常来才好,家里那么些女儿,我也最喜欢你!”

    林黛玉闻言乐不可支道:“姨妈哄我……姨妈在这里住的没趣,为何从园子里搬出来?住在蘅芜苑里不是很好?”

    薛姨妈叹息一声,道:“这不是还有你薛大哥吗?为了这个孽障,我真是操碎了心啊!连你宝姐姐一起,不知为他落了多少泪。

    这不……刚刚不知从哪个不要脸的地方回来,取了银子就走。

    我和你宝姐姐一起,是说也说了,劝也劝了,哭也哭了,骂也骂了,可有什么法子?”

    说着,薛姨妈又落下泪来。

    一旁的薛宝钗也红了眼睛,强笑道:“妈,这些事,你跟颦丫头说甚?没的让人跟着一起难受。”

    薛姨妈闻言,见林黛玉脸上果然没了笑容,忙止住眼泪,道:“瞧我,真真是老悖晦了,竟跟你说这些……”

    林黛玉笑了笑,道:“没事,姨妈不跟我说,又同谁去说?”

    她认真想了想,然后道:“姨妈,要不,我跟环儿说说,让他把薛大哥也送进军里?

    我听环儿说,凤哥儿的那个兄弟,以前也是这般,可被他丢进军里后,如今被训的竟成了两个人。

    还有好多这般,先前不大好的人,被送进军里后,过个二三年,就都大不一样了。

    环儿还说,若是送到九边去,效果铁定会更好些哩!”

    薛姨妈闻言,眼泪差点又下来,忙道:“使不得使不得,我家那个孽障,和别个又不同。

    他是天生的魔障,别说送进军里,就是送进太上老君的八卦炉里,也改不了他的浑性。

    再者,如今各处都不素净。

    万一他在军里有个万一,姨妈也不用活了。

    如今虽然整日里就会花银子胡闹,可好歹还有命在。

    不过是多费些银子罢了……”

    林黛玉闻言,点点头道:“姨妈说的也是……”

    薛姨妈闻言,又长叹一声,道:“这也是没法子的法子了,就为了这个该死的孽障,今儿环哥儿同我借银子的时候,我才多想了一会儿。也不知,他会不会生了气去……”

    林黛玉咯咯笑道:“姨妈,这是哪里的话嘛!

    环哥儿若是这般小气,也不是他了……

    再说,姨妈又没说不借。

    只是我先想起来,先父曾将林家的家业都给了环儿。

    我猜到他八成也忘了,就顺口提醒了他。

    姨妈,并不值当什么的。

    我就担心你往心里去,才特来瞧瞧姨妈。”

    薛姨妈闻言真真是老怀甚慰,怜爱的抚摸着林黛玉的手,慈爱道:“好女儿,竟比我亲生闺女还贴心!她就不会这般同我说话,环哥儿好些话也不同她讲,她都不知道……”

    林黛玉笑的愈发如花儿一般,道:“宝丫头素来稳重嘛,环儿性子爱玩,怕她训他,就和小吉祥子一样。”

    薛姨妈闻言面色一变,不动声色的看了薛宝钗一眼,然后笑了笑,对林黛玉道:“你宝姐姐,训小吉祥了?”

    林黛玉见薛姨妈当真了,忙道:“不是宝姐姐厉害,是小吉祥给我们耍拳戏,晕了头没留意,一脚踢翻了宝姐姐的高几。当时又有外客在,所以才说了她两句。不当事的,环儿也在呢。都没当真……”

    薛姨妈闻言,这才松了口气,却又叹息道:“真真是没法子,你薛大哥是一点规矩都不讲,整日里四处野。

    你宝姐姐呢,却又总守着礼法……

    若是平日里也就罢了,可在自己爷们儿前还这般稳重,又岂能讨喜?”

    “妈,你说什么呢?”

    薛宝钗大红了张脸,嗔道。

    林黛玉也羞红了脸,不知该说什么。

    薛姨妈却道:“都是许了人家的人了,难道还害羞?

    这些本来就是当妈的教女儿的,平日里给你说了那么些,半点用都没有。

    颦儿可怜见的,也没个人讲讲,她既认我这个姨妈,我就要替她操心。

    难不成,就同你一个人讲?

    日后你在环哥儿面前坐了蜡,惹了他生气,我还指望颦儿替你圆圆呢……”

    这一番话说的薛宝钗没了动静,林黛玉则感动了红了眼圈儿。

    当世礼法,讲究五不娶。

    当头一条,便是失怙长女,不可为家门大妇。

    原因是少了教诫。

    没有母亲的言传身教,许多女儿家的规矩都不懂,就会被人轻贱了去。

    这其实也一直都是林黛玉心中的隐痛……

    如今被薛姨妈这番话说的,岂有不感动的?

    她红着眼圈儿,感动道:“姨妈待我这般好,日后,我定会帮着宝姐姐的……”

    薛姨妈闻言,笑的更慈爱了……

    ……

    与宁国府隔街相对处,便是新近半年才起的明珠公主府。

    府内前有影壁御道,后有花园马场,假山活水,阁楼重宇,气象万千。

    正堂上首,还悬挂着当今御笔亲书的“静怡堂”。

    寝宫正房内,还有一牌匾,乃是太上皇亲书的“肃娴礼范”。

    是真正亲王府的规制。

    此刻,赢杏儿静静的坐在后堂厢房内偏主座上,空着主座……

    她看着下面一个面无表情的嬷嬷,道:“这么说来,如今东府里,最受宠的,就是林盐政的女儿林黛玉。最有谋算的,就是皇商薛家的那对母女了?”

    底下站着的嬷嬷点点头,道:“正是,据说,薛家那妇人极有心机和手段,笼络的驸马内宅的几个女人,都对她极亲近,还让她们都唤薛家女为姐姐。”

    赢杏儿闻言失笑道:“那林黛玉也喊?”

    嬷嬷道:“此女虽然聪慧过人,可毕竟年纪太幼,哪里是薛家妇人的对手。

    而且,她性子似乎和驸马很像,不喜世俗拘礼,不大在乎这些,便也跟着喊了……

    公主,薛家母女……薛家女尚好,可她那母亲,似极不甘心让薛家女做妾。

    虽然名分上怕是没法子了,可却还是想让薛家女做事实上的大妇。

    不过,她也不算坏人,手段不算阴毒。”

    赢杏儿有些无趣的叹了口气,又呵呵笑道:“阴毒?她也敢才成,真当环郎是糊涂人吗?

    罢了,现在外面情况太过紧张,咱们暂时不好有什么动作。

    若是急着出手帮环郎,反而会引起那位的注意,适得其反。

    既然环郎这般喜欢林家那小丫头,我就帮她一把吧。

    省的被人卖了,还给人数银子。

    傻丫头……”

    ……

    ps:站在客观的视野上来看,薛姨妈的做法的确不地道。

    但是作为一个母亲,应该说也无可厚非,毕竟谁也不是圣人,都有私心。

    而且,她也未曾用什么见不得光的手段。

    不过,机关算尽,来了个更能算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