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醉迷红楼 > 第九百零六章 遮天蔽日 (第三更!!)
    大明宫,紫宸书房。

    在隆正帝与军机阁大臣商议好从何处补充兵员,又该从何处调兵剿灭各地零星不绝的叛乱,哪些地方兵备该奖,哪些兵备守将无能该撤等一干军务后,牛继宗、温严正、施世纶还有叶道星等军机阁大臣就撤走了。

    贾环没得隆正帝的允许,只好继续留在上书房。

    只是听着隆正帝与辅政内阁大臣们讨论着如何清理吏治,如何进行京察考核,如何进行救灾,如何进行补种秋粮,如何治理河道等一揽子冗长的政事,他真真是觉得无聊之极,眼皮子也越来越沉,直到全部闭上……

    算起来,他已经有三天两夜没合眼了,纵然是武人,也扛不住长久不睡觉……

    “宁侯,宁侯……”

    站着睡了不知多久,睡的迷迷糊糊,忽然听到有人喊他。

    贾环费力睁开惺忪的睡眼,而且还是先睁开一只,他准备如果是哪个不懂事的丫鬟扰他好梦,比如说小吉祥子,那他就惩罚她当只香喷喷软乎乎的枕头,继续睡……

    不过,当看到对面不是小吉祥的喜庆脸,而是一张菊花老脸时,贾环的睡意登时不见了。

    唬了一跳,往后退了一步,清醒过来,怒声道:“苏老鬼,你干什么?谁让你进来的?”

    他还以为是在宁安堂后宅……

    苏培盛满脸无辜的看着贾环,道:“宁侯,这里是上书房,奴婢当然要在这里服侍陛下。

    是陛下让奴婢喊宁侯下去睡觉的……”

    “陛下?”

    贾环再一激灵,这才感觉到,除了苏培盛外,他的“卧房”内还有不少双眼睛在看着他。

    他睡的有些僵直的眼珠子悄悄转了圈后,老脸难得一红,干咳了两声,瞪着苏培盛嘴硬道:“去去去,谁……谁睡觉了?

    这什么地方,也是睡觉的地方?老苏你好不懂规矩,不许有下次了……

    我这是在闭目苦思陛下的安危问题呢。

    总觉得这皇宫里有些不大安全……”

    “咳咳……”

    一阵咳嗽声响起,上书房里此刻站着的大臣,几乎都是潜邸旧臣,是隆正帝真正的心腹。

    而马齐早不知何时被打发到内阁继续当摆设去了,所以众大臣们对隆正帝宠信的贾环不算太见外,心里其实都很艳羡,有人敢在隆正帝面前这般随意……

    贾环瞥眼过去,就见好几个脸上面带古怪的笑意看着他。

    而上首,隆正帝则一如既往的冰山脸,眼神阴沉,他看着贾环寒声道:“你倒说说看,朕这个皇宫,如何不安全?”

    隆正帝这幅做派,换个其他大臣,甭管是不是他这一脉的,都会心惊胆战不已。

    如今这位皇帝可不是太上皇,更不是太上皇还在时的那位泥菩萨了。

    方才制定的一系列“仁慈”的只阖族抄家流放西域,不杀头的“仁政”,直到现在还让上书房内不少人心里发寒。

    只抄家流放……

    大概也只有隆正帝将此当成仁政。

    别说西域之地,就是西北武威,一年到头黄沙漫天,过了十月就和冬天没甚分别,干冷之极,一眼望去,满是黄土。

    那种地方,他们这些在温柔窝富贵乡里受用了数十年的官老爷们去了,十个里能活下来一个都算不错了!

    男人尚且如此,更何况老人、女人和孩子?

    那可真正要做好,眼睁睁的看着亲人骨肉,一个个惨死在自己眼前的准备……

    何等残酷!

    这样仁慈的帝王,谁不怕?

    兴许也只有眼前这个敢站在御前睡觉的少年权贵,才敢和他亲近吧……

    贾环看着隆正帝那张黑脸,果然不害怕,嘿嘿一笑,正在想着怎么措辞,眼睛一转,就见一旁侧门处,一个小黄门捧着一个用金黄锦帛覆着的茶盘,端着一只银壶和几只玉盏躬身过来。

    想必,隆正帝是要用茶水“款待”一下他的马仔……

    贾环肃穆起脸,对那小黄门沉声道:“呔!兀那小太监,你过来。”

    “噗!”

    兴许是商议国事的时间久了,众人也都有些困倦疲惫了。

    所以连隆正帝都难得没有禁止贾环胡闹,与众臣一起看贾环耍宝……

    听他粗鄙的喊小黄门,大臣中顿时有人忍不住笑出声来。

    那小黄门闻之,也唬了一跳,手一颤,好悬没把茶盘打落。

    他苍白着脸,不知所措的看向贾环,又看向苏培盛。

    苏培盛多会凑趣儿,他道:“小德子,既然宁侯有指教,你就去听听吧,不用太当真……”

    “诶你这话是什么意思?”

    贾环怒视苏培盛道。

    苏培盛忙赔笑道:“奴婢是让他不必太在意宁侯的虎威,宁侯其实慈祥着呢。”

    贾环似乎不大分辨的出这句话到底是好还是坏,狐疑的看着苏培盛。

    看到这一幕,让上书房内的大臣们再也忍不住,哈哈大笑起来。

    隆正帝也面色古怪的抽了抽,最终忍不住笑骂了声,大臣们笑的愈发卖力了,赢祥也微微摇头有些无奈的笑了两声……

    贾环似乎这才反应过来苏培盛在耍他,恶狠狠的瞪了他一眼后,道:“现在没功夫理会你,我先为陛下安危着想!拿来!”

    苏培盛愣住了,怔怔的看着对他伸手的贾环,道:“什么?”

    贾环“嘿”了声,道:“就没见过你这么笨的,当然是银针啊!银针验毒,你不懂吗?”

    苏培盛闻言,一张老脸都纠结成了苦菊,道:“宁侯,这茶壶都是银制的,您还要一根银针验毒?”

    “哈哈哈哈!”

    见贾环宕机的站在那里,真傻眼儿了,上书房内顿时又是一片欢笑的海洋!

    连那端着茶盘的小太监都拼命的压制着肩头的颤抖……

    贾环一张脸终于大红了,不过,他还不放弃,狠狠的怒视了苏培盛一眼后,轻轻一哼,他从怀里掏出一个小玉瓶,从茶盘上拿起一个玉杯,往里倒了倒,倒出了些许白色粉末来。

    众人一边笑一边看他操作,不解他何意。

    然后就见贾环又拿起银壶来,往玉杯里倒了半杯茶,轻轻的摇了摇。

    随即,众人就见贾环面色陡然剧变,竟将手中的玉杯一下甩落出去,“啪”的一声,玉杯远远的掉落在侧门门口处铺着金砖的地面上。

    继而,在所有人的注目下,一股黑烟攸然冒起,刺鼻腥臭。

    坚硬光滑的金砖上,也出现了极恐怖的腐蚀的斑驳……

    “贾环,怎么回事?你往里面倒的什么,你搞什么名堂?”

    忠怡亲王赢祥面色肃穆的上前,隐隐挡在隆正帝之前,眼神严厉的看着贾环,喝问道。

    贾环怒视着他,沉声道:“你自己不会看吗?”

    说罢,转头对面色苍白的苏培盛道:“去找两只活物来,快去!”

    苏培盛正想去,隆正帝却走了过来,黑着脸,寒声道:“不必了,就用这个奴才试吧。”

    他明白贾环的意思,指着早已瘫软在地的小黄门道。

    贾环见之,有些不落忍道:“陛下,他可能也不知情……”

    隆正帝瞪着贾环,寒声道:“你以为他还能活命吗?”

    贾环看了眼目光绝望,满脸哀求的看着他的小黄门,然后对隆正帝道:“陛下,他和昨夜那些人到底不同,那些人不管知情不知情,手里都沾了血……

    可这个黄门若是不知情,就是真的无辜的,也还没害谁。

    怎么说也是条人命……”

    “宁侯,这都什么时候了,你还妇人之仁……”

    早就反应过来的一干大佬们,看着地上连金砖都能腐蚀的茶水,无不面色骇然,随即面容震怒铁青。

    这是要将他们一伙子一网打尽啊!

    见贾环居然还为一个卑贱的黄门说情,吏部侍郎王钊简直觉得荒唐,高声斥道。

    不过隆正帝却镇静了下来,摆手阻止了王钊的话后,又对苏培盛道:“去牵一只羊来。”

    说罢,再对贾环道:“这个事情是你发现的,既然你非要救这个狗奴才,朕不驳你的面子,但是……”隆正帝陡然提高声音,咆哮道:“此案你一定要给朕一挖到底,不管牵涉到哪个,不管有多少人,一律与朕斩尽杀绝!

    再敢婆婆妈妈的给哪个求情,朕连你一并发作!”

    “臣遵旨!”

    贾环沉声一应。

    未几,苏培盛亲自牵了一头奶山羊进了这御书房。

    贾环让人将银壶里的茶水给山羊喝了下去。

    隆正帝和众大臣就这般静静的看着,然而山羊却一直都没问题。

    就在有人怀疑,贾环是不是在戏耍他们时,山羊忽然出了状况。

    几乎在一瞬间,殷红的鲜血从山羊的眼睛、耳朵、鼻子和口中,齐齐流出,景象骇人之极。

    而后,山羊才开始发出凄厉之极的哀鸣惨叫声,并发疯一样的拿头撞地,似欲速死!

    可见,它此刻受着多大的痛苦。

    诸多位高权重的大佬看到这一幕,无不面色发白,遍体生寒。

    若非贾环歪打误撞验了验茶水,隆正帝和他这些心腹大臣,非得被一网打尽,团灭不可。

    此刻的山羊,就是他们的榜样!

    上书房内,一片死寂。

    隆正帝死死的盯着贾环,咬牙道:“知道怎么做了?”

    贾环面色也难看之极,因为他刚才也险些用一杯茶水。

    他深吸一口气,点点头道:“知道了,陛下放心,臣这就去封锁皇城,从御膳房开始查起。

    无论涉及到哪个,都绝不放过!”

    说罢,贾环转身大步出门而去。

    不管是哪个做的,都太过了……

    如果,如果是那些人做的,那么,他们是准备连他也一并除去吗?

    ……

    就在大明宫上书房内,发生了一起极为恶劣的谋逆下毒事件时,远在数千里之外哈密卫大营的帅帐中,气氛也同样接近凝固。

    秦梁眼神骇然的看着对面那个盲着一只眼,面上多是陈旧疤痕,负手而立的清瘦老者,脸上微微颤着,几次张了张嘴,却说不出话来。

    要知道,即使是在西域之战中几乎被刺杀,七万大军战殁,被贾环和公孙羽救醒时,秦梁都不曾这般动容过。

    那老者却见之也怪,只余一只眼睛里,眼神深远而睿智,他呵呵一笑道:“看来,你果真不记得了……

    王李郭赵孙、于周古海杨、董占黄,老夫黑云十三将,李先是也。”

    “李叔……你还活着……”

    秦梁几不能信,喃喃道。

    “呜……”

    一道西风骤起,卷起帐帘,亦吹的秦梁眯起了眼睛。

    帅帐外,漫天黄沙飞扬。

    遮天蔽日!

    ps:友情提示,记住这个叫小德子的太监,这是后面一个极重要的人物。

    另外,昨天群里非要我爆照,我就爆了张,然后被好多人嘲笑了,说俺丑……

    求订阅,我先不买媳妇了,先去棒子国整个容!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