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醉迷红楼 > 第九百零四章 再无后顾之忧
    “罢了,朝廷暂时也别再另起炉灶了,直接入股到我的银行里算了。”

    贾环看着隆正帝和他手下的文臣们笑成了花儿,而勋贵们的脸色普遍不大好看,叹息一声道。

    隆正帝闻言,细眉轻挑,道:“怎么,你怕朝廷的银行,抢了你的生意?”

    “嗤!”

    贾环不屑的嗤笑了声,道:“陛下,银行若真有那么简单,如今的钱庄早就富可敌国了。靠存贷虽然能赚不少银子,但利钱也就那么回事。

    臣若只图这么点银子,还不如去捣腾羊毛来的钱多。”

    “敢情宁侯说的详细些……”

    张廷玉一脸诚恳的道。

    贾环闻言先怔了怔,然后生生给气笑了。

    武勋们也跟着笑了,笑声有些瘆人。

    这是两码事……

    张廷玉却一点不觉得羞愧,他正色看着贾环,道:“宁侯,下官绝不会自己谋一丝私利。下官也自知,此举将会尽罪满朝勋贵。

    但为朝廷计,为江山社稷计,下官不得不厚颜相求。

    印发银票之权,绝不可常起掌握于私人之手!”

    说罢,又一揖到底。

    贾环闻言,打量了眼张廷玉,又瞄了眼面色越来越不好看的隆正帝。

    干笑了两声,道:“哟!张大人,您这是在干嘛?

    快起来快起来……

    以前还没发现,您这爱国之心,比我也就差一丁点儿了……”

    张廷玉起身后,点点头,道:“平心而论,确实比不得宁侯……还请宁侯详告之。”

    贾环嘴角抽了抽,道:“张大人,不是我不告诉你,是我告诉了你,你也没法子弄。

    我打算,等银行建起来后,就开始扩建我家里的那些产业,引入银行的银子作股份。

    衣食住行全面都有,伴随着各地的银行分行扩展开来,每一项都是大产业。

    这,才是未来银行的盈利方式。

    不仅我家的产业,其他家族可盈利的产业,银行都可入股,或者交叉持股。

    你说说看,朝廷的银行适合做这些吗?

    再加上……

    朝廷里文官体系那一摊子烂事,冗沉繁杂,人浮于事,贪.污腐.败,不是我咒你,你真要自己单干,亏本的可能性更大些。”

    张廷玉闻言,神色有些落寞的一叹。

    其他的他都有法子解决,唯有这吏治难清啊……

    贾环见隆正帝的脸色也难看起来,便笑道:“陛下,如果朝廷非要想开银行,也不是不可以,不过要等些年,等您将吏治清明后,等张大人熟悉了银行的整套运作后,朝廷自然可以再开银行。

    如今嘛,就入股臣的银行就好……”

    隆正帝眼神阴鹜的看着贾环,道:“朕总觉得,中了你的什么奸计!”

    贾环闻言,抱天屈道:“陛下,您这就不识好人心了……算了算了,股份臣不给了,你们自己折腾去吧!”

    隆正帝咬牙道:“你敢!”

    贾环闻言嘿嘿一笑,道:“陛下,朝廷的股份,一时拿不出股本银子来,可以暂时用第二年的税银做抵押,这没关系。不过您嘛……”

    隆正帝闻言,脸都扭曲起来了,道:“你问朕要股本?”

    贾环好笑道:“多新鲜!您不给银子,就想要股份?”

    隆正帝黑脸一红,强忍着拿镇纸砸死这龟孙的冲动,咬牙道:“朕没钱!”

    贾环正色道:“陛下,您没银子,可您有皇庄啊……”

    隆正帝闻言面色一变,怒视着贾环。

    赢祥在一旁打圆场,咳嗽了声,道:“贾环,你让陛下卖皇庄,这成何体统?”

    是啊,普通百姓还讲究一个仔不卖爷田。

    如今太上皇刚大行,你就让隆正帝卖皇庄,这像什么话?

    贾环冷笑一声,道:“如今皇庄,可不在陛下手里。”

    此言一出,众人面色纷纷一变。

    皇庄隶属内务府,内务府一直在九郡王的掌握中。

    若非如此,隆正帝也不至于如此缺银子。

    只是,他正忙于处理完太上皇丧事,暂时不好动九郡王。

    否则,朝野非议太多。

    这贾环的意思是……

    隆正帝脑筋转的飞起,若是现在变卖皇庄,外面会怎么说?

    内务府借着玻璃拍卖,赚下泼天的银子,在都中是人所共知的事。

    可等他接班时,竟不得不变卖皇庄以维持……

    呵呵。

    有此理由,日后再发作起来,也算是有个正大光明的借口了。

    念及此,隆正帝眼睛微亮,看着贾环点点头,缓缓道:“好,朕的皇庄都给你,你给朕几成股份?”

    贾环笑眯眯的竖起两根手指,道:“两成。”

    隆正帝的脸登时就黑了,老子都仔卖爷田了,你就给老子两成股份。

    他冷眼不说话,赢祥只好再打圆场,道:“贾环,陛下乃天下至尊,还将皇庄抵给你,入股你的银行,你就给两成股份,是不是有些说不过去?”

    贾环冷笑一声,道:“这两成股份,已经是天价了!而且,还是原始不动股。

    日后银行股本再融资扩增,陛下这两成和朝廷那两成会始终不变。

    开头这两年的出息可能不会太多,但等到后面,大秦越强盛,银行的出息就会越多。

    到时候,这两成到底价值多少,臣都不敢说出一个准确的数。

    但臣敢保证,十年后,陛下用银行的出息,都能修一座阿房宫了,非但不会伤一分一毫的民财,还会让百姓因此受益。”

    众人闻言,倒吸一口冷气。

    “好,两成就两成。”

    隆正帝细眸发亮,道:“若到时朕修不起,就拿你贾家的财货补贴。”

    贾环觑眼看着隆正帝。

    隆正帝不鸟他,反而问道:“两成股就能有这么多收益,那你贾家准备占几成?”

    此言一出,众人齐齐看向贾环。

    贾环伸出五根手指,众人面色都变了。

    你疯了!

    隆正帝的脸色是真难看了。

    贾环无语道:“是五分!”

    “呼……”

    众人悄悄呼出口气。

    不过,又都疑惑起来……

    隆正帝皱眉道:“你就占五分?那你如何……”

    贾环笑道:“银行是臣办的,臣自然不可能大公无私。银行的总裁之位,贾家世袭罔替。

    牛家、温家、秦家、韩家四家,为常务董事。

    诸葛家、苏家、屠家……”

    “行了。”

    隆正帝不耐烦道:“你就是说,你贾家在银行说的算,与你家相好的也都有话语权,对吧?

    公道呢?朕和朝廷加起来占四成之多,还没话语权?”

    贾环笑道:“有监察权。”

    隆正帝生生气笑了,道:“朕倒成了你的御史了?”

    贾环呵呵笑道:“不敢。”

    隆正帝闻言,揉了揉太阳穴,道:“这件事,你先操办着,具体的情况,日后具体对待。

    但朕警告你,绝不能出半点岔子,尤其是不能害了百姓。

    否则,就如你自己所言,朕再护着你,也不得不拿你开刀,给天下人一个交代。”

    贾环点点头,眼中难掩一丝兴奋之色,道:“遵旨!”

    他怎么可能落下朝廷这一环?

    有了朝廷这一环,银行才算有一个真正的不败金身护体。

    哪怕日后换个皇帝……

    而且,做许多事,才更方便,也更适宜。

    比如说,插手刚铁行业,再比如说,插手军工行业,有了朝廷的名义,方便的太多……

    他若一个人做,即使是拉上牛温秦三家,最终怕也只有覆灭一途,除非他要造反。

    可他不准备造反,造反死的人,实在太多。

    大秦承平一甲子,民心思安,没人会跟着他造反。

    既然不能造反,那么他就拉起绝大多数既得利益者,来一起发财。

    其实发财倒是其次,最重要的是,通过银行这个基点,而后四处串联。

    以入股或者换股的方式,将贾家、牛家、温家和秦家几大家族的家族利益,与所有强大的家族都彼此串联上。

    如此一来,大家就有了共同的利益体。

    而贾家的五分股份,看起来虽然少,可是在日后的入股换股操作过程中,通过与自家其他行业的交叉持股,贾环有把握将这个数字翻几番不止。

    如此一来,既得了实际利益,又能隐藏于水面下,不惹人红眼,做所谓的大鳄!

    这是他跟美国那些隐藏在深水中的巨鳄们学的。

    而且,贾家作为无数家族利益的话事人、代表家族,才会取得真正超然的地位。

    而不只是,只依靠荣宁余荫而活!!

    逐渐摆脱荣宁二公的“余荫”,是贾环迫切想要做的事……

    只要银行办起来,立足脚跟,那么,即使有一天,那些隐藏在暗处的人曝光了。

    贾环相信,虽然会很艰难,但贾家也一定能够平安度过这一劫难!

    因为动一个贾家,整个大秦,都将会产生无法忍受的剧痛……

    垂下眼帘,贾环眼中闪过一抹光泽。

    穿越一回,我又岂能让全族性命,假于他人之手,随时有倾覆之忧?

    假以时日,贾家既大秦,大秦既贾家。

    将贾家的一切如蛛网一般融入大秦的边边角角。

    到那时,他就可低调做人,不用再出风头,更不用再以愚昧而惑人耳目了。

    贾家,也再无后顾之忧。

    ……

    到了午时,隆正帝带领文武大臣去奉先殿哭灵。

    一日三哭乃是定例。

    哭罢后,又回到了上书房。

    也许是因为之前贾环表现的太过出众的原因,隆正帝居然没放他走。

    不过当隆正帝说出下一个议题的时候,贾环就知道他想多了……

    “陛下,韩德功何罪之有?”

    贾环面色铁青道。

    隆正帝警告道:“朕只让你带耳朵和眼睛,没让你开口,把嘴给朕闭上!”

    见贾环气的脸色发黑,隆正帝高声道:“谢琼在他手下当了一年的将,两千叛逆京营皆出自他的麾下,朕没有发作他,已经是给了他极大的信任。

    你再敢跟朕犟,此事就交给两阁和朝廷去议。

    朕倒要看看,你能不能保全韩德功!”

    贾环闻言,面色虽难看,却到底不敢再多言……

    此事当真若放到朝堂上去议,韩德功不死也要脱层皮。

    至少,身上的爵位和差事是铁定保不住了。

    如今……

    隆正帝狠狠瞪了贾环一眼后,对牛继宗等人道:“韩德功调往西域,西域收复,土地辽阔无疆,需要沉稳之将驻守,也需再立一军团。”

    牛继宗面色凝重,道:“陛下此言在理,只是,兵马从何而来?”

    隆正帝垂下眼帘,淡淡的道:“准葛尔既除,国朝西北最大的敌人也就不复存在。黄沙军团再保持二十万大军的规制,已经没有必要。朕之意,可将黄沙军团一分为二。一部继续驻守武威,以镇西北。

    一部则由韩德功率领西进,驻守在克拉玛伊或者额敏河畔,以为基点,向西域四处散发。”

    上书房内,一阵宁寂。

    这不止是要动韩德功,连秦梁都要一并动了……

    牛继宗沉默了片刻后,缓缓沉声道:“陛下,西域离嘉峪关着实太远。若驻大军,粮草如何保证?”

    众人闻言纷纷点头,是啊,西域虽然地缘辽阔,但多是无边的戈壁和沙漠,纵然有绿洲,可彼此相隔甚远。

    若只靠关内供给,那西域不仅不会成为国朝的功绩,反而会拖垮朝廷!

    隆正帝这会儿想起贾环了,他看向贾环,道:“贾环,你给大家说说西域的情况。朕听你说过,龙城周围本有十万秦民,躬耕田地,便养活了龙城十万之众?”

    贾环看了隆正帝一眼,怪不得让老子留下……

    他点点头道:“确有此事,不过,那也是因为,蒙古人多以牛羊肉食为食物的缘故。”

    隆正帝哼了声,道:“那也足够了!”

    牛继宗皱眉道:“陛下,难道要将兵卒的家眷一并迁往西域?”

    这就有些异想天开了……

    太上皇若是强为,或许能够成功。

    可以你隆正帝的威望,想在军中做此事,没有半分可能……

    隆正帝面色阴冷,寒声道:“朕自然不会强迫他们的家属移民戍边,但朕有的是罪民!”

    “皇上,您是说……”

    赢祥面色微变,道。

    隆正帝嘿了声,道:“铁网山一变,谋逆者近万人,此辈虽然皆死,可他们的九族尚在!

    朕虽不以暴虐之法诛之,但若就此饶过,日后大逆谋反者必然云起。

    索性,就一律发往西域,与披甲人为奴!”

    “嘶!”

    众人倒吸一口冷气。

    这……怕是要生不如死吧?

    那些常年在军营中生活的披甲战士,长期阴阳不调,性情暴虐。

    若是让他们的家人迁去还好,可若给他们一些奴隶,还不生生让他们给蹂罹死?

    其他人虽然都觉得不妥,却也没人敢触风头。

    好几人一起看向了贾环。

    贾环莫名其妙道:“你们看我干什么?”

    众人闻言,面色一黑。

    这卖货就这样把他们给卖了。

    贾环心里冷笑道,你们想让老子当枪,还不允许我拉你们下水?

    隆正帝目光阴沉的盯着贾环,道:“贾环,你有什么异议,说?”

    贾环笑道:“臣哪有什么异议?这是政事,不干臣的事。”

    隆正帝冷笑道:“西域出了岔子,朕拿韩德功问罪。”

    贾环笑不出了,忙道:“当然,因为涉及到军务,也就不算是单纯的政事了……

    陛下,那臣就斗胆犯言直谏一次。”

    隆正帝抽了抽嘴角,道:“你梗着脖颈跟朕吵的时候都不止一次,还在乎什么犯言直谏?”

    贾环干笑了两声,不搭这茬,道:“陛下,您这主意真心不怎么样。您先别恼,您想啊,您是让这些人去种田的,又不是让他们被虐待而死的。

    您让他们给披甲人为奴,那些大兵们不一天弄死俩才见鬼了!

    用不了多久,也就没什么人了……

    您别不信,陛下您没在军伍中待过,不知道那些士兵,尤其是见过血的士兵身上的戾气有多重。

    军营夜间严禁喧哗,为何?

    就怕这些家伙晚上受不得激,脑子一热,就发生营啸,自相残杀。

    他们发起疯来,真是连自己都砍的。

    不信您问牛将军。”

    隆正帝闻言,看向牛继宗。

    牛继宗点点头,道:“贾环所言不虚,军伍之卒,戾气确实重些,若非如此,上了战场不敢杀人。”

    隆正帝闻言,皱眉道:“那怎么办?”

    凡是和政事牵扯上干系的,牛继宗从来不答。

    贾环道:“陛下,您就把这些人流放到西域种地算了。

    这样,种三年地,种的好了,免一半罪。

    种五年地,种的好了,全免罪。

    准其开垦土地为生。

    十年之后,准其返回关内。”

    “这不可能,谋逆之辈,三代之内不得入关。”

    隆正帝毫不犹豫否决道。

    贾环笑道:“他们若住习惯了,陛下您让他们回来他们都未必愿意回来。那可是瓜果飘香之地……”

    一副“你这没见识的”的语气。

    隆正帝闻言,狠狠瞪了贾环一眼后,对赢祥道:“就按这孽障的主意办吧。

    铁网山之变的万数人的九族,再加上昨日之变那些人的九族,加起来,不止十万人!

    足够第一批戍边了!”

    赢祥轻轻点头,道:“皇上说的是。”

    “陛下,韩德功调西域任职,那……京营怎么办?”

    贾环小声问道。

    隆正帝闻言,瞪眼看他,沉声反问道:“你说呢?”

    贾环嘿嘿笑道:“要不,就交给臣暂时管起来?”

    隆正帝闻言生生气笑了,道:“你还真敢要!先要了个御林军大统领,身上还兼着五城兵马司指挥使,如今连京营都想抓在手里。

    贾环,都中兵马都入你手,你想造反吗!!”

    听着隆正帝的咆哮声,上书房内人人噤声。

    贾环无奈道:“陛下,臣身上这个御林军大统领,就是临时的,随时可以撤掉……”

    隆正帝沉声道:“国朝名器,是你想要就要,不想要就不要的东西吗?”

    眼神愈发凌厉,见贾环垂下脑袋后,他才咳嗽了声,道:“京营出了大问题,就先由……先由忠怡亲王暂署吧。”

    贾环闻言一怔,刚想说话,就见牛继宗微微的摇了摇头。

    如此,要比血洗一遍强的太多……

    这算是谢琼谋反,荣国一脉付出的最后一笔代价了。

    总而言之,比想象的,要好很多。

    若是太上皇在位,发生了这种谋逆之事。

    毫无疑问,牛继宗今日清早就可以调兵入京了,然后马踏京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