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醉迷红楼 > 第九百零三章 张措大!(第三更!)
    贾环突然暴起反击的话,让马齐老脸灰白,眼神僵直。

    按理说,他现在还是名义上的辅政大臣。

    身上有朝廷的体面在。

    哪怕是为了安朝臣的心,隆正帝也应该呵斥责罚贾环一番,以全朝廷体面。

    可是,上书房内只有静静的呼吸声和淡漠的目光……

    虽然到今天为止,除了一个寿山伯府和一个定城侯府外,隆正帝再未抄第三家。

    但任谁都明白,不是隆正帝不想抄,而是还没来得及……

    隆正帝对满朝文臣的恨,怕是倾尽三江之水都难以洗刷干净。

    作为忠顺王一脉的顶级大佬,马齐又怎可能幸免?

    只是他暂时还有一些用处罢了,隆正帝不得不强忍着心中的杀意,留他在上书房内,以给那些濒临死境的朝臣们,一个虚无的希望,吊着他们,不让他们狗急跳墙……

    然而,这些人私下里串联,非要等到第十日才还亏空,想逼隆正帝和张廷玉出丑,彻底惹怒了隆正帝。

    所以此刻,他看向马齐的眼神,只有毫不掩饰的恨意和快意。

    并不阻拦贾环如泼皮般骂街……

    “老妖人”,这等解恨之言,也只有肆无忌惮的贾环能当场骂出口。

    其他人,无论如何,也需给人存一分体面,也是给自己存一分体面。

    “罪臣乞骸骨,请求告老还乡……”

    马齐灰败着一张脸,跪伏在地,请求离场……

    然而,世上哪有这么好的事?

    隆正帝眼中满满是讥讽之色,寒声道:“马阁臣乃先皇留给朕的辅政大臣,岂能半途而废?

    朕心性诡变,喜怒无常,刻薄寡恩,还需阁臣多多指正才是。”贾环仿佛听到了隆正帝磨牙的声音……

    此言一出,别说马齐面如死灰,其他人也无不面色微变,心中有些发寒……

    前两句话,是太上皇当年对隆正帝的批评,而后一句,则是满朝大臣对隆正帝的风评。

    如今这般说出来,分明是不给马齐留半分余地。

    只是……

    这番话的意思,贾环可以说,反正他不要体面惯了,可若出自隆正帝亲口,那就有些过了……

    “皇上……”

    总理王大臣赢祥目含劝谏的看着隆正帝,你怎么能跟贾环一个样呢……

    隆正帝也自知失言,哼了声,道:“马相起来吧,再留些日子,朕还需要马相的辅佐……”

    说罢,冷冷一瞥后,又看向贾环,道:“你有这份心总是好的,只是,你刚才所言,他们不会记你的好,是什么意思?”

    马齐话虽然说的阴险,但未尝没有一分道理……

    贾环撇撇嘴,道:“臣说了,臣又不是散财童子,白送给他们股份。都是要银子的,没有银子,就拿地契来换,臣不挑食,地契、房契、铺面,都成。最好是地契……

    俗话说的好,崽不卖爷田。

    臣逼的他们把田都卖了,他们能不记恨臣?”

    隆正帝微微眯眼道:“等银行赚了银子,他们再买就是,还可以多买……”

    张廷玉闻言面色一变。

    土地兼并之祸,惨烈非常。

    如果真有此忧,他一定要劝隆正帝,禁止此议。

    贾环笑道:“这就是银行股东们的一个禁忌底线了,不准圈地。

    除了祭田外,最好都卖了。

    谁家圈地两万亩以上,就还是回家种地致富吧,银行满不足不了他的贪念。

    臣家里除了那一万亩的牧场外,也都会逐渐出手卖掉,不会留下超过两万亩地。

    拢着那么多田庄在手里做什么?

    不如卖给下面的佃户,每年收他们那点地租能有几两银子……”

    隆正帝闻言面色一动,心中很有几分心动。

    若真能让这些国朝勋贵把田都卖了,那绝不是一笔小数目。

    只说眼前这个混账小子家里,家里就有数以十万亩计的土地。

    勋贵不纳粮,是太祖高皇帝给武勋的优容。

    关中田地,近乎五分之一在这些人手里。

    若都卖了,可安置多少百姓!

    隆正帝倒没想起来,还有五分之一是皇庄……

    不过……他又皱眉道:“他们会听你的?”

    在这个时代,土地简直就是家族根本,谁会卖根本?

    贾环摇头道:“陛下,他们不是会听臣的,他们是会听银子的。

    他们现在不愿意无所谓,等银行的流水出来后,他们看到银行分红远甚于田地的出息,自然知道该怎么做了。

    只是到那时,股本的价钱,肯定不会是现在这么廉价了。”

    隆正帝想了想,颇为心动的点点头,觉得一时想不到什么了,又看向赢祥和张廷玉等人,道:“你们还有什么问的?”

    赢祥微微摇头,看向张廷玉。

    张廷玉当仁不让,道:“宁侯,请恕下官放肆……

    宁侯此议,听着很美好。

    只是,毕竟是新鲜之事,宁侯如何能保证对百姓有利而无害?

    再者,若银行之利真如此之大,那,别的钱庄为何做不到,偏宁侯有自信可为之?

    第三,下官不明,宁侯不收高息搜刮百姓,凭何维持这般大的局面?”

    其他人也不解,是啊,凭什么?

    钱庄票号之流,他们并不陌生。

    虽然的确算是来钱较快,可也绝无可能一年出息一座国库的税收。

    众人看向贾环。

    贾环道:“对百姓有利还是有害,这还用多言吗?

    他们存银子到银行,虽然收取一二文钱的手续费,可产生的利息都远不止此。

    从银行贷款,银行收取的利息又远少于外面钱庄的利息。

    难不成,这对百姓有害?

    就是对商人也有利啊,自此以后,再不需带着大量沉重的金银走南闯北,提心吊胆。

    当然,最有用的,还是朝廷。”

    众人闻言一怔,张廷玉忙道:“怎么说?”

    贾环呵呵笑道:“如果银票流通天下,自此就没了火耗银子,张大人想想,此举是不是大益于朝廷,大益于百姓?”

    张廷玉闻言,倒吸一口冷气,面色骇然的看向贾环。

    其他人也无不面色大变!

    这是要掘天下文官的根啊!

    若没了火耗银子做贴补,那些文官们吃什么喝什么?

    断人钱财之恨,更甚杀人父母……

    牛继宗温严正等人都有些凝重的看向贾环,真想举世为敌吗?

    连隆正帝都有些不落忍道:“这件事先搁置,步子迈的太大,怕你摔倒。”

    贾环闻言嘿嘿一笑,眼神微微感激的对隆正帝点点头,又不动声色的看了眼马齐。

    来,再说老子想造反?

    感觉到贾环肆意的目光后,马齐面色微变。

    心中却冷笑,众口铄金,积毁销骨。

    你贾环为了拍皇帝马屁,将全天下的文官都得罪光了,日后自有你死无葬身之地之日……

    只是,若真让他把银行办成了,虽天下文官都恨不得吃了他的肉,可……

    天下的勋贵们却都会保着他。

    甚至,将银子存在银行的文官们,都不愿贾环出事。

    更何况是皇帝……

    如此一来……

    唉,真真是异数。

    张廷玉想了想,再道:“贷款之利,要高于存款之利,不知下官所言对否?”

    贾环笑道:“对。这只是其中一种盈利……

    至于别的钱庄为何做不到?

    因为他们没我这么大的财力,就算有我这么大的财力,他也一定没有我这么大的势力。

    谁要是能把陛下也拉下伙儿当股东,我才伏他。”

    “呵呵呵!”

    众人给面子一笑,隆正帝横视之……

    贾环干咳了声,道:“大秦的钱庄,多是几家富户或者大商号私营,因此,他们的分布不广,难以做到流通整个大秦。

    最多也就能做到在几个省份流通,小者,甚至只能在几个县城内流通。

    一出他们的地盘,就会受到别人的挤压,黑手。

    况且他们都往外放印子钱,也就是高利贷,百姓畏之如虎。

    如此一来,就再次减少了利润来源。

    但银行不同。

    我不怕任何人来下黑手,我背后站着陛下,站着满朝武勋,甚至还站着一些宗室和豪商。

    谁要能把我们这一伙子也掀翻,他也不必做钱庄了,直接造反就是了……

    如此一来,银行必能畅通大秦南北东西。

    黑辽百姓,将银子存入银行,换成银票,他可以拿之在都中买京货,可以在齐鲁买鲁地特产,可以在江南买南货。

    这般,有百利而无一害。

    所以,我们一定会发大财!哈哈哈!”

    张廷玉抽了抽嘴角,又想了想,道:“宁侯,银行的银票,是有多少银子,印多少银票,还是……”

    贾环闻言面色一变,再看向张廷玉,就有些刮目相看了。

    可以啊,张措大……

    张廷玉被贾环这种“不怀好意”的眼神看的有些不自在,道:“非下官熟悉此事,只是前朝的宝钞之害,流毒前明二百多年而不绝,害了太大百姓。

    下官既得陛下信任为户部尚书,便不得不防备此事。”

    隆正帝等人听到“宝钞”二字后,无不面色凛冽,看向贾环。

    明朝宝钞就是朱棣搜刮民财的无上法宝,没能毁掉大明,都是奇迹。

    贾环笑道:“陛下面前,我不敢说假话,银票肯定会增发。

    但这是在取得百姓信任之后的事。

    而且,每次增发银票,也一定会上报于户部报备,以金库里的银子为基数,扩发一定合理的比例。

    绝不会滥发。

    银行之事,事关民生天下,我有自知之明,我就算是贾家子弟,如果乱了天下民生,陛下再宠信于我,也一定斩我头颅,以谢天下。

    实际上,户部可以派人常驻银行,以作督查。

    当然,只能带眼睛,不能指手画脚。”

    张廷玉闻言,深吸一口气,转头看向隆正帝,道:“陛下,臣已知之。

    如果宁侯没有再藏私的话,臣有信心,在第二年,为户部也开一家朝廷的银行……”

    “我……草!”

    贾环闻言傻了眼儿了,看着张廷玉破口大骂道:“你要不要脸?”

    张廷玉唾面自干。

    隆正帝强忍着笑意,心里给张廷玉点了两百万个赞,然后怒视贾环,道:“混账东西,你再骂一句试试?户部尚书,朝廷体面,也是你能骂的?”

    贾环瞠目结舌的看向隆正帝,指着张廷玉道:“陛下,这臭不要……陛下,您讲不讲道理?”

    隆正帝觑眼看着他道:“朕如何不讲道理?你方才不是自己说的,朝廷也可开吗?”

    贾环闻言,冷笑一声,道:“对,张大人尽管开就是,你要能开起来,赚到大银子,我就伏你!”

    张廷玉淡淡的道:“朝廷的银票,天下通用。宁侯的银行也不能拒收的……”

    贾环闻言这次是真的炸了,你他么这不是美帝国主义吗?

    他眼神凛冽的看向张廷玉,冷笑道:“你银库里连鸟毛都没几根,你发银票让老子买单?你尽管试试看。”隆正帝说的都不行。

    张廷玉却笑了,道:“宁侯放心,下官怎会做这等杀鸡取卵之事?

    宝钞前车之鉴在前,朝廷又岂能重蹈覆辙焉?

    下官担保,就以宁侯银行第一年缴的税为本金,增发银票。

    宁侯也可派人在户部监察。

    若户部银行敢滥发银票,下官张廷玉满门性命在此,恭请宁侯摘去。”

    怪不得第二年才发,你娘希匹……

    贾环面色木然的看向隆正帝,道:“陛下,臣恳请陛下派人严查张廷玉的来历。

    臣怀疑,他的科举可能存在舞弊。

    他考的应该不是四书五经,而是空手套白狼的王八蛋生意经!”

    “哈哈哈哈!”

    自邬先生死后,隆正帝第一次笑的如此畅快!

    ……

    ps:第三更!!我每天更那么多,自己都怕了,嘎嘎!求订阅!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