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醉迷红楼 > 第九百章 沉默了……(第三更!)
    神京西城,居德坊,宁国府。

    张廷玉被丢在宁安堂上喝茶,幸好,贾兰不知怎地得到消息,跑来陪他师父。

    不然,这辈子头次伸手跟人借银子的张廷玉会更不自在。

    尤其是主家一点待客之道都不讲,进门就将他一个人扔在这里喝凉茶,然后便消失的无影无踪了。

    其实张廷玉是冤枉贾环了,虽然他确实是有意怠慢,和未来朝廷的文臣扛把子拉开点距离,可更重要的原因是,他要整理一下家底儿,看看府上如今到底有多少银子……

    “就……就这么点?我这么穷?!”

    宁国府银库里,贾环有些不相信的说道。

    李万机和纳兰森若闻言,也有些不相信……

    府上银库里堆着十几万两银子的现银,小银山一般,更有一百多万两银子的银票,怎么就成了“这么点儿”、“这么穷”了?

    这要算穷的话,这世上还有富人么?

    不过这话他们不敢说出来,李万机赔笑道:“三爷,家里的家业自然不止这么……点儿,若真算总账,千万都打不住,不过公中账房上,如今就这么些银子了……

    您以前不是说不要在家里留太多闲钱吗?滚在外面盘活流转的才是银子。

    所以,咱家的银财,都在外面滚动周转着。

    江南那边的铺面已经开到江阴华亭了,不止是省府才有。

    再加上西北那边的羊毛,跟淌海水一样的淌来,泼出去的却都是银子。

    虽然羊毛价贱,可架不住量太大……”

    贾环闻言,咂摸了下嘴,有些犯愁道:“这怎么办?刚借给陛下五百万两银子,这要是拿不出,脸可就丢大了……”

    “五……五百万两?三爷您……”

    李万机和纳兰森若两人一个宁国府大管家,一个三管家,这些年来见过的数目多了去了,可五百万两,还是让两人瞠目结舌,唬的面色隐隐发白。

    皇帝借钱,那岂不是肉包子打狗……

    贾环摆手道:“不用怕,是朝廷借的,算利钱,五年期……

    这些都是小事,谁也不能黑了我的银子,陛下都不行。

    国库里已经可以跑耗子了,太上皇大葬进行不下去,陛下也是实在没法子……

    现在的问题是,从哪儿弄剩下三百多万去……

    这个脸可不能丢。”

    李万机和纳兰森若闻言,都面色为难起来。

    若是三五万两,他们还能凑一凑。

    这几年来,贾府的家业一天盛似一天,贾环也不是小气人,给管家分了不少红。

    两人也都算是腰缠万贯的富人了。

    可三百多万两,就是把他们再卖一遍,都凑不足啊。

    若是现在从江南调银子,一时也来不及啊!

    主忧臣辱,见贾环为难,他们作为管家,却想不出法子,两人都惭愧的不得了。

    贾环见之,摆手笑道:“不怪你们,任谁赶到这会儿也没法子,外面坐着的那个措大,还是户部尚书的,都没法子,你们又有什么法子……”

    “三爷,要不您去西府看看?”

    李万机闻言好受点,出主意道。

    贾环撇撇嘴道:“那边虽谈不上空架子,但也就是好看罢了,账上顶多也就是十来万两银子,我总不能问老太太去讨压箱底儿……”

    纳兰森若忽然眼睛一亮,道:“三爷,薛家有银子!”

    贾环闻言一怔,问道:“你怎么知道?”

    纳兰森若笑道:“薛家和咱家不同,他家的丰字号,只守着那十几间老字号生发,不愿再开新铺子,说是知足了,不能再和咱们云字号抢生意做。

    所以,每半年,他们都会将半年的利钱送到都中来,交给薛家太太收着。

    前几年虽然不大爽利,可跟了咱们云字号后,这两年薛家没少生利。

    薛家太太手里,一定有银子!

    三爷先借了,回头咱们把江南的银子拾掇拾掇,还给她就是。”

    贾环想了想,点点头,一边往外走一边道:“好主意,我这就去见姨妈。”

    ……

    “三爷,老太太寻你!”

    贾环正想往蘅芜苑去寻丈母娘借银子,只是刚走到大观园门口,就被鸳鸯喊住了。

    贾环看着鸳鸯那张泛红的俏脸,道:“你给老祖宗说,我还有点公事要办,得忙完了再去给她请安。”

    鸳鸯为难道:“可三爷你往园子里去……”

    你往园子里去办什么公事?

    贾环无奈解释道:“我要去寻姨妈,借点银子……”

    “嗯?”

    鸳鸯有些迷糊的看着贾环,找薛姨妈借银子?

    贾环看她大眼睛里的迷糊样儿,觉得可爱,伸手捏了捏她的脸,道:“你不懂,回头再说……”

    鸳鸯俏脸登时通红,忙左右看了看,见无人经过,这才松了口气,大眼睛水汪汪的看着贾环,柔声道:“可是,姨妈就在老太太那里说话啊。”

    贾环闻言,一拍脑袋,笑道:“忘了,走,咱们去给老太太请安,咱家以孝治家,这是大事,不能马虎了!”

    鸳鸯:“……”

    ……

    荣庆堂上,贾家姊妹们面色都有些紧张。

    昨夜的情况着实太骇人了些。

    宫变,弑君,造反,杀人……

    这些词串联在一起,越想越害怕。

    都是感性的女孩子,且想象力都极为丰富,又都是读过史书的。

    她们脑海中想象出的画面,已经可以用“史诗级大片”来形容……

    虽然在她们的想象中,贾环出场的形象总是“白马银袍”,帅死人的英勇小将,且一出场就鼎定乾坤,一剑西来,诛除叛逆,救下一个身着龙袍的糟老头儿……

    可她们也都知道,想象这个东西……

    有点浮夸,脱离现实,不能全当真。

    冷静下来理智思考时,又会想起,历朝历代的宫变,无不伴随着人头滚滚,血染宫城。

    死的人,都是成千上万……

    谁知道谁会受伤出意外?

    因此,她们都担心的一宿没睡。

    等到贾母知道这件事后,更是急得不得了。

    她担心贾环会干傻事,更担心贾环会受刺激……

    就在众人心急如焚,如坐针毡的侯在荣庆堂里等消息时,忽然听到贾环回来了,忙打发人去请,可派去请的人又说,贾环来西边儿了。

    眼线不时的回报动静,直到鸳鸯亲自出马,堵住了贾环。

    “哟!老祖宗……”

    贾环进了荣庆堂后,满脸笑容,正想跪下请安。

    却听贾母一迭声的招呼:“快过来快过来……”

    贾环只好上前,没等贾母问就先笑道:“昨夜宫里出了点乱子,陛下睡不香,就打发苏培盛来找孙儿聊天,谁知道惊吓住了老祖宗,回头孙儿好好和他闹一回!对了,孙儿还从陛下那得了不少彩头……”

    说着,从怀里掏出了一、二、三块玉镇纸来。

    宫里用的东西都有规制,纵然隆正帝最不得意时,用的东西也都有定数有档次的,所以这玉镇纸是极好的东西。

    浅浅明黄色玉阙,虽有龙纹,但不成形,所以说不上犯忌,更何况还是隆正帝“赏”的。

    贾环一边掏一边送了一块给贾宝玉,道:“来,二哥,兄弟送你的成亲礼物……”

    坐在贾母一旁的贾宝玉差点没把舌头给咬掉……

    好在众人只以为贾环是在欺负贾宝玉,没当真,只是细细打量着他,衣衫前摆上,有血迹……

    贾环又将第二块给了贾探春,道:“三姐,也给你一块,你那么爱写字,拿这块镇着,兴许能写的更好些……”

    贾探春默默的接过镇纸,把玩了下,又看向贾环。

    贾环拿着第三块,瞧了瞧后,道:“这第三块,还是给兰哥儿吧,他今年入秋要下场,早点沾点龙气,一定能中。”说着,将镇纸递给李纨。

    李纨忙道:“三弟你给姊妹们用吧,兰哥儿还小……”

    贾环撇嘴笑道:“二姐姐不怎么写字,四妹妹还小,给林姐姐她们我还不乐意呢,我也是会吃醋的……”

    “噗!”

    众人闻言会意一笑,林黛玉几人又羞又喜,心里也有些释怀了。

    不过,众人一笑过后,又齐齐看向贾环。

    贾母也急的不得了,见贾环终于啰嗦完了,忙道:“环哥儿,昨儿怎么听说……”

    “老祖宗!”

    没等贾母问出来,贾环就有些无礼的挡住了,他笑着拉起贾母的手,缓声道:“老祖宗放心,没甚大事……

    外面的事,孙儿一定会处理好,您和姊妹们就不用为此操心了……

    再者您想啊,陛下是寻孙儿帮忙,又不是寻孙儿麻烦……

    对不对?”

    贾母闻言,看着贾环的眼睛,见昨日还隐隐有悲愤的眼睛,如今却平静如水,清澈见底,还有一抹……成熟。

    贾母微微松了口气,道:“环哥儿,咱们家,富贵已极,老祖宗不盼望你能再升公为王,只盼你能长命百岁,咱们贾家,才能富贵绵长。”

    贾环握了握贾母的手,笑道:“会的,一定会的。”

    贾母轻叹一口气,知道这个孙子虽然总是笑脸,可心里主意极正,若非前夜那种天崩地裂的事太过冲击他的心,他会不会听她的那番话都是两说。

    如今,更有自己的主意了。

    不过也好,毕竟都是爷们儿的事,他能处理,就由他处理吧。

    念及此,贾母放下心来,笑道:“刚才,你准备去园子?”

    贾环一拍脑袋,道:“差点忘了还有事……”

    说着,看向软榻旁的薛姨妈笑道:“姨妈,借我点银子使使,我那边一时不凑手。”

    薛姨妈闻言一怔,随即笑的更慈爱了,道:“还真是新鲜了,环哥儿还跟人借银子……说什么借不借的,缺多少只管拿去用就是,你要多少?”

    贾环嘿嘿笑道:“三百二十万两。”

    薛姨妈闻言,差点从锦墩上掉下来,脸上也没笑容了,惊呼道:“多……多少?”

    众人也无不面色大惊。

    贾环再次笑道:“三百二十万两……过几天从江南调了银子来就还姨妈。”

    薛姨妈闻言,沉默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