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醉迷红楼 > 第八百九十六章 斩首!
    五城兵马司特别行动营,被独.立成军,编伍训练,自然就不能如同普通五城兵马一般,可以放衙回家,早上再来上班。

    他们都被安排到了城南一处军营。

    那里原本就是五城兵马司的地盘,只是先前那些年,一直被废弃不用,就沦为了乞丐之流的蜗居地。

    如今被贾环使人重新收拾出来,如后世军营那般,分为集体宿舍,公共厕所,公共炊事班,校场等处。

    还安排人在军营一周栽种了许多杨柳树木,每日都有执勤之人浇灌清扫。

    军营内的道路都用水泥糜漫,平坦光整。

    而自入营头一天,连续有三十八名随地大小便的兵卒被施了军法,挨了军棍,并且并告知,日后再犯者,就没收工具后,便再无人敢在营地里随地嘘嘘或者埋地雷了……

    而在营地内的主干道上,兵卒连行进都被要求要规范,也就是后世鼎鼎大名的“两人成行三人成列”。

    有肆意散漫者,立刻又是一通军法,并负责清扫厕所……

    再加上每间宿舍的卫生都要检查评比,心气已经被提的很高,整天吼吼着荣誉的兵卒们,自然会收拾的干净整洁,以争第一。

    如此一来,整座军营,便成了大秦数以千座军营中,最干净整洁的一座。

    而这些,便是五城兵马司特别行动营这几日训练出的最大成果。

    也是京中闲杂百姓们,近来最大的笑果……

    还真是开了眼了,竟要将一群大老爷们儿,生生训练成娘娘!

    贵公子到底是贵公子,见不得腌臜货。

    可是那些臭丘八们,不本来就是腌臜货吗?

    莫非等上了战场,拉屎撒尿还要先盖个厕所?

    不知多少人在背地里笑岔了气……

    自然也不是没有识货的,可识货的人要么是军伍之人,要么是李光地这种人老成精的老头儿。

    自不会多言。

    而这些人,也只以为贾环是为了防备疫病,以及住着舒适。

    时代的局限性,让他们并不能理解,良好的军人内务,会锻炼出什么样的军人素质。

    从小处着手,从一点一滴着手,才能打造出刚铁一般的纪律!

    也唯有钢铁一般的纪律,才能在面临刀枪剑雨时,义无反顾的迎面往前冲锋!

    这也是后世那支举世无敌的部队,即使在最落魄最寒酸时,也始终要求军人保证内务整齐的缘由。

    不管是住瓦舍,还是住窑洞。

    而这种良好的军人内务,还有一个极重要的好处。

    那就是便于集结!

    “嘘!”

    “嘘!”

    “呜!”

    “呜!”

    凄厉的起床哨声和起床角号声骤然响起,划破了军营的宁寂。

    上千名兵卒,在第一时间,翻身起床,穿好衣服,并三两下叠好被褥。

    而后飞奔出宿舍,用最快的速度集结。

    当他们刚刚站好时,就见宁国侯贾环带着他的一干家将打马而来。

    甚至都没停住马,从校场入口处便开始厉声喊道:“所有人准备,目标,皇城朱雀门,跑步集结!”

    说罢,只见他原地一勒马缰,胯.下战马前蹄扬起,一阵嘶鸣声后,竟原地一个转弯,再不停留,又疾驰而去。

    韩楚、侯烨、魏锁等六个队长见之便知必然出了大事,不敢耽搁,厉声下达命令,跑步前进,不要求队形完整,到朱雀门前再进行集结。

    一千兵马便朝营门外疯狂跑去。

    ……

    一个时辰后,五城兵马司一千兵马集结于皇城南门朱雀门。

    宫门守将乃是方冲。

    不过想来他早已得到了隆正帝的旨意,并未刁难,见领头之人是贾环,便命人开了朱雀门,放贾环率兵入内。

    只是,看着贾环率领兵马直往大明宫行去的背影,方冲心里忍不住一叹。

    论隆正帝的圣眷和信任,他这个前太尉之子,相比于贾环,差的太多。

    宫里发生了那样大的事,隆正帝相信的居然不是御林军,而是贾环的五城兵马司……

    尽管这其中还有许多其他的说法,可不管怎么说,都让方冲面上无光。

    然而,想起宫中发生的宫变,方冲又羡慕不起贾环了。

    这一次,荣国一脉怕是要吃不了兜着走了。

    谁人不知,定城侯府的谢琼和定军伯府的韩德功一样,俱是荣国一脉的死忠,贾环最强硬的拥泵?

    然而,谢琼却在调往宫中成为御林军副统领的第一夜,就举兵宫变……

    呵呵!

    贾环现在的心里,怕是比这夜还要清寒吧……

    而贾环和那所谓的荣国一脉,这一次麻烦之大,弄不好是要动摇他们整个根基的。

    因为加上上一回铁网山事变中宁至弑君案,荣国一脉的人,已经发生了两次大逆不道之案!

    丧心病狂!

    方冲细眼眯起,看着渐渐远去不见的贾环的背影,眼中恨意惊人。

    你贾环能算计的我方家陷入万劫不复之地。

    如今,自有黑手在背后算计于你,我倒要看看,你能不能挺过这一劫!

    哼!

    不过,回过头,方冲也有些疑惑。

    到底是何人,能有如此大的能耐,竟可以连续指使宁至、谢琼这样的人,拼着株连九族这等罪名,也要行此大逆不道之事……

    ……

    自进了朱雀门,入了皇城后,贾环一行人马,每行进上百步,便会有一队披甲持弩御林军拦住询问。

    每过一道宫门,贾环都要亲自答几句话,并在火把下,露一下脸,才能打开一道道重重的宫门。

    而那一座座宫门上,一架架已经上了弦,随时可以射击的强弩甚至是八牛弩和床弩,也让五城兵马司的兵卒们,都忍不住擦一把冷汗。

    如果这个时候,上面忽然响起一声“射”!

    那底下能活命的人,只能靠运气了。

    好在,这一幕没有发生……

    而当贾环赶到大明宫前时,便看到无数御林军团团守在周围。

    还有无数道尸体,被堆积在一旁,等候宫车拉走。

    已经有许多宫人内侍,推来水车,一遍遍的清洗着大殿前的广场地面。

    在火把的照耀下,贾环可以清晰的看到那些殷红色的污水,一点点排入地下水道流走。

    空气中散发的血腥气,让这个清凉的仲夏之夜,有些寒冷……

    贾环翻身下马,无视上前盘查的御林军,一步步向前。

    走向……

    走向一角处,被重重黑甲御林包围住的,残兵败将。

    为首之人,正是落日时分,才在镇国公府镇威堂分别的谢琼。

    此刻,他已奄奄一息,跪倒在地,微微喘息着……

    脸上露出骇人的刀伤,血肉翻滚,身上也还插着几根箭矢。

    他的右臂已经被居中斩断,露出森森白骨。

    但他还活着。

    他血肿的眼睛,还看着贾环。

    眼神……

    眼神难名。

    在他身后,是大约参与的上千名京营老卒。

    也大都身上带伤。

    当头一人,贾环也认识,名唤吴恒。

    他是秦风的发小,他爹是黄沙军团,秦梁麾下四大都指挥使之一,吴常。

    因西域战功,被封一等金城男。

    而吴常,也因此被送进都中入职。

    吴常曾专门给贾环写过信,让他照拂吴恒一二。

    贾环便将他,安排进了京营,在韩德功手下当值。

    却没有想到,他竟会出现在这里……

    一柄大秦戟,挡住了贾环前行的道路。

    “宁侯,请恕罪,无圣旨或大统领同意,任何人不得接近叛逆。”

    一黑甲校尉,面色歉意的拦住贾环,说道。

    他是京营老人,自然不会认不得贾环。

    贾环看了他一眼,张开口,声音之沙哑,甚至出乎了他自己的意料:“让开吧,有事我一人承担。”

    那校尉闻言,再听贾环这个嗓音,犹豫了下,缓缓退后。

    贾环继续前行,一直走到了谢琼跟前。

    蹲下.身,贾环从怀里拿出帕子,在众目睽睽下,擦拭了下谢琼脸上的血污。

    只是,污血将整张帕子都殷透了,谢琼脸上血渍还是没擦尽。

    因为总有新的血,会从伤口处流出……

    见此,贾环将帕子丢在地上,他看着谢琼,声音比先前再沙哑三分,问道:“谢叔,到底是怎么回事?”

    谢琼看着贾环的动作,看着他眼中凝聚着的极端痛苦。

    谢琼眼神忽然变得复杂了许多,似有后悔之色……

    只是,终究又变得……难名。

    他的声音比贾环也好不了多少,如老鸹一样,竟嘿嘿笑了两声,道:“环哥儿,别问了,只是,对不住,连累你了……”

    “我问的不是这个!”

    贾环猛然爆发,如疯了一般怒吼道:“我是问你,是哪个让你干?哪个!!”

    看着贾环因愤怒涨的通红的面色和血红的眼睛,谢琼却缓缓低下头去,面容苦涩。

    其实,他并不知道,贾环虽然在问他,可在他心中,却已经猜到了是何人的手尾。

    云旗十三将!

    云旗十三将!!

    除了先荣国当年的家将部下,又有何人,能够命令的动谢琼,行此抄家灭族之事?

    可是,他们都疯了吗?!

    宁至,谢琼,都是我荣国一脉最忠诚的力量啊!

    就这样被你们打着复仇的名义,生生当成炮灰给牺牲了!

    赢玄已经死了!

    他已经死了啊!

    你们到底想干什么?

    想干什么?!!

    贾环心中无声的呐喊着……

    “谢叔,你告诉我,你告诉我好不好,指使你的人在哪里,他在哪里,你告诉我啊……”

    贾环连连问道,语气近乎哀求。

    他想找到那些人,除去那些人。

    他们的确是在为先荣国报仇,却又将贾家推往了必死之地。

    赢玄已经死了,贾环绝不能让贾家,为了他们心中的仇恨走向覆灭。

    也不能眼睁睁的看着贾家的力量,为了他们的仇恨去埋单。

    然而谢琼,只是抬头看了贾环一眼后,又垂下头不语,他已经在等死了……

    贾环看着这个粗壮的汉子,这个愚忠的汉子,这个曾经屡屡呵护过他的汉子,成了如今这个模样,他心如刀绞!

    谢叔,你怎么这么傻啊……

    “吴恒,你说,你是怎么回事?

    你他么脑子里也进水了吗?

    谁让你进宫的,谁让你自作主张进宫的?

    京营容不下你吗?”

    贾环见谢琼不言语,转头看向另一边垂头丧气,面如死灰的吴恒,厉喝道。

    吴恒面色愈发惨白,声带哭腔道:“环哥儿,我们被骗了,我们都被骗了。

    是谢将军说,宫内有人谋逆造反行刺皇上,让我们速速救驾。

    谁知道,我们拼死打到最后,竟成了反贼……

    环哥儿,我们一心敬忠,绝无谋反之意啊!

    那些战死的兄弟,冤枉啊!”

    “宁侯,我们冤枉啊!”

    “宁侯,我们为了陛下才拼死力战,没有后退半步啊!”

    “宁侯,救救我们啊,我们不是叛贼……”

    开口之人,大都是贾环去京营见韩德功时,与他有过一两句交谈的兵卒。

    也算是有过一面之缘的老人了。

    这些兵卒,曾经总拿与贾环相识对外夸口。

    此刻,看着这些故人们的哀求,贾环直觉眼前一黑,继而感觉胸口一阵疼。

    云旗十三将……

    你们疯了,你们都疯了……

    吴恒,是吴常的独子啊!

    那是荣国一脉的方面大将!

    而这些兵,都是荣国一脉的根基啊!

    你们到底想干什么?

    一时间,贾环心乱如麻,心中巨痛。

    他甚至都不敢想象,如果有一天,真相大白于天下时。

    贾家,该如何自处!!

    又该如何面对这些,忠心耿耿于先荣国的将门和兵卒……

    而就在这时,忽然,广场上所有的士兵齐刷刷的跪了下去,高呼万岁。

    贾环缓缓转过身,看向后方。

    只见今日方下旨将他骂个狗血淋头的隆正帝,身着一身崭新的龙袍,在叶道星、牛继宗、温严正并赢祥、张伯行、张廷玉等诸多文武大佬的簇拥下,向此处走来。

    走近些后,贾环看清他的状况。

    只见他面色阴沉,气息有些急促,胳膊处包扎着白纱,隐隐见血……

    细眸中,眼神冰寒而愤怒!

    贾环跪倒于地,声音黯哑道:“罪臣贾环,恭请圣安。”

    隆正帝听闻贾环的声音,先是一怔,随即面色愈发恼怒,他咬牙道:“罪臣?你自称罪臣?莫非,这些逆臣贼子,是你所指使?”

    若换个人,听闻这诛心之言,怕唬也唬的昏过去了。

    就算没有昏过去,也要磕头如捣蒜,拼命澄清清白。

    隆正帝身后的一干重臣,或担忧,或淡漠的看着贾环……

    然而贾环却连请罪的觉悟都没有,反而看着隆正帝的胳膊,问道:“陛下,您没事吧?您的胳膊……”

    隆正帝身后,一群大佬嘴角齐齐抽了起来……

    隆正帝闻言,低吼道:“朕还死不了!你的兵呢?”

    贾环道:“在那边。”手往后面指了指。

    隆正帝看了眼后,沉声道:“喊过来,将这起子目无君父的逆贼,给朕斩尽杀绝!”

    贾环闻言,面色一变,忙道:“陛下,谢叔……谢琼,是罪有应得。

    可是,其他人都是被蒙骗的,他们听谢琼说,陛下被歹人行刺,所以才……”

    “放屁放屁放屁!!”

    隆正帝闻言真真是暴怒之极,一脚踹在贾环肩头,将他踹翻在地,躬腰指着地上的贾环厉声喝骂道:“你这个混账东西,是不是要等朕被他们给弑杀了,才不说他们无辜?

    古往今来,有哪个皇帝,受过此等奇耻大辱?!”

    贾环眼中闪过一抹哀色,但还想乞求一下,那毕竟是上千条忠心耿耿的人命。

    然而就在这时,却听隆正帝背后的牛继宗沉声道:“贾环,不管什么原因,他们攻打紫宸书房,便是株连九族的大罪。

    陛下没有下旨追溯他们家族之罪,已经是皇天之恩,你还想怎么样?”

    贾环闻言,眼睛红了,语气焦急道:“可是他们……”

    “贾环!”

    温严正也沉声喝了声,看着贾环道:“没有可是,立刻领旨执行。”

    他一双眼睛中,眼神极其凌厉,但内中的担忧,贾环如何又看不懂……

    尽快动手,不要牵连整个荣国一脉……

    而施世纶眼中,亦是此意。

    贾环见之,知道轻重。

    虽然心中巨痛,却还是缓缓爬起身,跪下,一字一句道:“臣,领旨。”

    ……

    贾环并不知道,这个差事,其实是牛继宗等人为他,或者说为荣国一脉努力争取来的。

    甚至,让贾环入宫宿卫宫廷,也是他们争取的。

    这也算是一种破釜沉舟,以证清白,以表荣国一脉与谢琼划清界限的方式和保证。

    而如果再有下一次,连贾环都发生问题,那么整个军方,将会面临彻底的大清洗。

    由上而下!

    那时,才是真正的人头滚滚!

    而实际上,这一次,就应该这样了。

    但牛继宗他们,生生在隆正帝和内阁辅政大臣面前,争取了一线生机。

    这线生机,如今就在贾环手中……

    大明宫前的广场上,隐有阴风吹拂。

    贾环亲自握着一把刀身狭窄的腰刀,而他麾下的一千兵马,手中也都握着这样的刀。

    贾环站在谢琼身前,他们站在那上千残存的伤兵身后。

    在牛继宗的催促下,看着奄奄一息的谢琼,贾环缓缓的举起刀……

    看着眼前被血侵泡过的大汉,想起从最初起,每次惹祸时,这个大汉都毫不犹豫的站在他身后,拔刀相助。

    甚至不惜顶撞牛、温等人,也要呵护他到底。

    还在贾家墓地上斥骂驱赶,曾经欺负过贾环的大理寺卿和刑部尚书……

    他曾骄傲的吹嘘,他为荣国门下第一忠勇悍将……

    在今天傍晚时分,他还和贾环玩笑着相约,待秋日时,一起去秦岭猎虎豹。

    他是荣国门下真正的死忠之将。

    然而此刻,贾环却不得不对他举起屠刀……

    “呵呵,环哥儿,动手吧。

    不要心软,你越心软,谢叔我越遭罪,动作利落点。

    不过,你谢叔不是叛逆,我才是忠臣!

    我忠于……太上皇!

    宫里有贵人对我说,是陛下下毒害死了太上皇。

    那人绝不会说谎,他太上皇绝不会走火入魔,是被人下了毒。

    还说那种毒叫……”

    “贾环!还不动手?!动手!”

    牛继宗声音都有些变了,厉声急喝道。

    温严正和施世纶也一起厉声喝道:“贾环,动手!”

    “贾环,动手!”

    这是忠怡亲王赢祥的声音。

    “贾环,动手!”

    这是……张伯行的声音。

    “宁侯,速速动手!”

    这是……张廷玉的声音。

    “贾环,动手!”

    “贾环,动手!”

    “贾环,动手!!!”

    仿佛有无数道声音在耳边咆哮催促,贾环直觉得脑袋都要炸开。

    他看着谢琼哈哈大笑的模样,怒吼一声:“杀!!!”

    腰刀凌空斜斩,“噗”一声,一颗大好六阳魁首,就那般斜飞出去,摔落在地。

    “杀!!”

    贾环前方,韩家兄弟并曹雄、赵虎及赵歆六人,随之跟着怒吼一声,腰刀斩下,六颗人头飞落。

    再之后,上千名五城兵马司兵卒齐齐怒吼挥刀,上千颗人头飞出……

    风停了。

    天上阴云又起。

    夜色更黑了。

    对于诸多大佬重臣们而言,今日死的这些人,其实还是两代帝王之间权利交接中的牺牲品。

    太上皇已经驾崩了,已经死了。

    或者说,他在两代帝王的权利斗争中,败了!

    不管他是怎么死的,这都已经是既定的事实。

    天家的事,与外臣无关。

    自古而今,这种宫廷之争发生的太多太多,他们知道的都已经麻木了……

    大臣们关心的是,朝廷要平稳运转。

    武勋们关心的是,他们家族的富贵权势不能失。

    因此,文武最在意的,都是江山社稷的安稳。

    因为江山社稷的安稳,是一切富贵权势和名利的前提。

    而想要维持社稷的安稳,就容不下弑君弑父丑闻。

    否则,顷刻间江山跌宕。

    无数狼子野心者,会打起诛昏君的旗号,社稷。

    大秦危矣。

    这就是他们厉喝贾环速速动手的原因。

    至于谢琼背后之人是谁,在他们看来,无非就是那几位。

    至于该怎么收拾这些人,就是隆正帝的事了……

    收拾的了,隆正帝就继续做皇帝。

    收拾不了,其实,换个人来做皇帝,对他们而言,其实问题也并不是特别大……

    一个手握大权,执掌乾坤的人,若是连几个区区阴谋诡计者都收拾不了,也不配坐享着万里江山。

    这一点,在此地的诸多大佬心里都有数。

    隆正帝心里也有数。

    因此,他面色阴沉之极,寒声道:“九围重宫中,大明宫腹地,竟被御林军围攻,若非十三弟强行突入,救朕于万一间,朕今日竟要驾崩于御林箭下。

    朕,还能信得过哪个?”

    众人闻言,纷纷跪下。

    牛继宗沉声道:“陛下,可让贾环带领他一千兵马,再从灞上大营调五千兵马入宫,归其暂领,以卫陛下安危。

    臣愿以全家性命担保,若再有兵马叛逆问题发生,臣阖家,以死谢罪!”

    温严正和施世纶也齐齐沉声道:“臣等亦愿以阖家性命担保,若再有兵马问题,臣等阖家,以死谢罪!”

    隆正帝闻言,面色阴沉,他如何听不出,这些军头们话中隐藏之意?

    若是再有兵变,他们甘愿领死。

    可若不是因为兵变,就和他们无关了……

    隆正帝冷哼一声,眼中厉芒闪烁,他看向贾环,沉声道:“贾环,你呢?你能保证麾下兵马不兵变,不再来一次弑君吗?”

    贾环闻言,深吸一口气,沉声道:“臣,誓死保卫陛下安危。不过,臣有几个条件。”

    虽然有条件,不过隆正帝闻言后,面色却和缓了许多。

    贾环的说法,和牛继宗之流截然不同。

    牛温之流保证的是兵马没有问题,而贾环,保证的却是他隆正帝的安危。

    隆正帝哼了声,道:“什么条件?混账东西,这会子你倒跟朕讲起条件了!”

    贾环略过后面那句废话,直白道:“牛大将军调五千兵马入宫,臣要亲命五个营指挥使!

    若再有问题,臣愿一死,以报陛下宠爱信重之恩。”

    此言一出,众人纷纷面色一变。

    隆正帝细眸眯起,问道:“哪五个营指挥使?”

    贾环沉声道:“牛奔、温博、秦风、诸葛道以及赵虎。”

    隆正帝闻言,不置可否,又问道:“还有什么条件?”

    贾环道:“四向宫门,由臣来接管,臣要暂领御林军大统领之职,直至,清扫干净宫中奸邪为止!”

    此言一出,牛继宗等人眉头顿时皱起。

    他们不明白,贾环为何要揽此事……

    然而,隆正帝一直眯起的细眸却陡然睁开,眼神直射贾环,沉声道:“朕准了!贾环,记住,替朕清扫干净宫中的奸邪!”

    “臣,遵旨!”

    ……

    ps:政治斗争,权术斗争的惨烈性,要远比本书写的还要残酷。

    而为了至高无上的皇权,有人觉得必要的牺牲值得,一将功成尚且万骨枯,更何况皇位。

    但有人觉得不值得……

    不过这件事背后,还有推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