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醉迷红楼 > 第八百九十五章 宫变
    贾环一通飘逸绝伦的醉拳,打碎了之前厅上凝重的气氛。

    回过头他又和薛宝钗轻松说笑了几句,薛宝钗也不是小气之人,见贾环心中没有芥蒂,她自不会再端着。

    说到底,这是一个以爷们儿为主的世界,男为乾,女为坤,乾坤有序。

    薛宝钗心中一如这世上的大多数习《女戒》的女儿家一般,信奉这点。

    而且贾环的性子显然和贾宝玉不同,虽然素日里与姊妹们总是嘻哈玩笑。

    但任谁也看得出,他在正事上,极有主意。

    连贾母、王夫人、赵姨娘甚至贾政、贾琏等人,都被严厉要求不得干预外事,可见其心性之坚韧,主意之正。

    若想和他闹,后果不是她能承受的住的。

    薛姨妈也曾再三叮嘱过她,万万不能和贾环使小性儿。

    这种人,外圆内方,主意极正。

    贾家三姑娘贾探春,就因为不肯叫赵姨娘一声娘,因此在家里三个姊妹中,和贾环关系最弱。

    胞姊尚且如此,更何况是其她……

    因此,薛宝钗也就略过了之前那一节,好似没发生过一般……

    其实她若知道了小吉祥和贾环还曾有过这样极苦的过往,她也不至于此……

    放开心结后,凸碧山庄内气氛,重新好了起来。

    或许被贾环之前的月下醉拳所感染,今日姊妹们的诗兴大发,纷纷展开纸砚,泼墨挥毫,淋漓书写。

    厅上,满是墨香!

    不过贾宝玉却没有参与这平日里他最喜欢的活动,他正和他的表姐王瑜晴小事分辨着什么……

    只是,和以往一样,和女孩子争论,论到最后,认输的一定是贾宝玉。

    见王瑜晴泫然欲泣的模样,贾宝玉无奈一叹,终于面色为难的点了点头,王瑜晴见之大喜,轻轻握了握贾宝玉的手……

    贾宝玉却垂着脑袋,起身来寻贾环……

    “二哥,有事?”

    见贾宝玉来寻他出去走走,侧倚在软榻上看林黛玉冥思诗句的贾环轻声笑道。

    贾宝玉表情为难,点了点头,又回头看了眼王瑜晴,得到了某种鼓励后,转头轻轻一叹,道:“有事。”

    贾环也看了眼那王瑜晴,见她点头轻笑,倒也没给她难堪,微微颔首回敬……

    然后就和贾宝玉一起出了凸碧山庄,在山外间无人处散起步来。

    贾宝玉不出声,贾环也没主动过问。

    空旷的山脊上,夜风阵阵,走一走也好……

    走了半晌,贾宝玉才终于耐不住了,垂着脑袋,瓮声道:“三弟,我想求你一件事。”

    贾环呵呵笑道:“你我同父兄弟,手足骨肉,有事就说,只要不涉及外面的事,我不驳二哥的面子。”

    贾环猜测,贾宝玉找他,很可能是王瑜晴为其母族李家求情。

    据户部传出的消息,武田侯府李家竟也落下了十几万两银子的亏空。

    对于贾环而言,十几万两银子不算什么大数字。

    可对普通勋贵之门来说,十几万两银子绝对是一个巨额数字。

    如今满城风紧,就是想拆借都没地儿去拆借。

    李家有难矣。

    因此,贾环以为贾宝玉是来跟他求情,或者借银子……

    然而,情况却与贾环想的完全不相干……

    “唉!三弟,我可能要成亲了……”

    贾宝玉满脸悲伤的说道。

    贾环闻言,差点一口口水喷出,看着贾宝玉,瞪大眼睛,道:“二哥,你要成亲了?”

    贾宝玉愈发悲伤,点点头,悲叹道:“唉,我也没法子……”

    “你……你怎么了?”

    贾环结巴道,莫非是……贾母逼婚?

    不像啊,贾母那边半点动静都没有,这怎么就直接来了这么一个炸.弹!

    贾宝玉闻问,如圆盘一般的富贵脸陡然涨红,想不说,可不说又办不成事。

    只好强忍着羞愧之意,解释道:“前儿不是高乐了一夜吗?

    我敬了你那么多酒,想灌醉你,不见你醉,我倒是醉了……

    送瑜晴表姐回去时,就昏倒在她榻上了,然后……”

    贾环闻言,咂摸了下嘴巴,震惊看着贾宝玉道:“二哥,你……你趁着酒醉,就把你表姐给办了?”

    好汉啊!

    然而,这粗鄙的话,差点没让贾宝玉羞的从山崖上跳下去。

    他却摇摇头,道:“当时醉的不省人事,哪里能胡来……”

    既然没及乱,贾环奇道:“那你这是……”

    贾宝玉苦涩道:“可我酒醒后,把表姐给……办了……”

    “噗!”

    贾环实在忍不住喷笑出来。

    然后见贾宝玉脸都黑了,忙忍住,道:“这有什么,男人嘛……成亲就成亲,二哥的年纪也该成亲了。链二哥不就是十六岁成的亲?

    你放心,一应资费,都由我来出。

    待国丧之后,趁着爹还没出外游玩,尽快办,一定给二哥办的风风光光。

    娘的,外面老有人嚼舌根子,说我把二哥三天一小打,五天一大打,七天吊着打……

    咳咳!

    唔……太太也可以出来,你大喜之日,总要团圆才是。”

    听贾环这般说,贾宝玉当真感动坏了。

    他看着贾环,喏喏道:“三弟,谢谢你……”

    贾环哈哈一笑,道:“二哥,你跟我客气什么……不过,你要真想谢我的话,能不能把你的宝玉借我戴两天?我去老祖宗那边逛逛,看能不能骗点儿她老人家的压箱宝物出来……”

    “去你的!”

    贾宝玉知道这是贾环谑语,没好气的推了他一把。

    然后,却又垂头丧气起来。

    贾环不解道:“你这是……怕给老祖宗和爹说?”

    贾宝玉犹豫了下,点点头,又摇摇头,叹息一声。

    贾环奇道:“你要不敢说,我去说就是,总能办下来……可你摇头是几个意思?”

    贾宝玉闻言又红了脸,挣扎道:“三弟,我……我其实不大想和瑜晴表姐成亲,我想和……我想和宝琴妹妹……”

    贾环闻言瞬时震惊了,脸色变得古怪起来,无语道:“那你把你表姐给办了作甚?她是你的嫡亲表姐,再没有做小的道理,否则传出去,贾家也别再做人了。”

    贾宝玉再次长叹一声,道:“三弟,所以我才难受,恨不得出家做和尚去……”

    贾环心里那叫一个哭笑不得,有你他娘这样的和尚吗?

    贾环语重心长道:“二哥,其实你也是过来人了。女人嘛……长的再好看,吹了灯,蒙上被子,还不都一样?你就和你表姐凑活着过吧,啊!

    你说你要是没把你表姐办了,我还可以帮你说和说和,你既然没忍住,那有什么法子?”

    见贾宝玉眼中擎满了悔恨的泪水,贾环忍不住笑道:“我警告你啊,你先把你表姐办了,可以借口醉酒的缘故,爹那边总能体谅一二。

    可你要想始乱终弃当陈世美,哼哼,爹真能用狗头铡铡了你信不信?”

    贾宝玉闻言,想起贾政那张黑脸,忍不住打了个激灵,脸色唬的苍白,花花肠子也飞了一大半了……

    “三弟,你可不能在爹跟前告我的刁状!”

    贾宝玉防备道。

    贾环哈哈笑道:“放心,我又不是婆婆嘴……”

    贾宝玉想起以前,忍不住笑道:“你八岁那年没病时,怎地就不是婆婆嘴?逮着机会就在爹面前告我一状!还有你……”

    贾宝玉本想说,还有你娘。

    不过如今,却不方便再说出口了。

    赵姨娘,如今在贾府也成了尊者……

    贾环听出来也没在意,还得意的哼哼笑了起来。

    他当年和赵姨娘的确没少告二胖子的刁状。

    不过他笑的不是这个,他好笑的是,贾宝玉酒醒后把人给办了……

    哈哈哈!

    见贾环这般得意,贾宝玉气急,忍不住给了他一拳,不过见贾环毫不在意,还是哈哈大笑,似被传染了一般,也跟着笑了起来。

    心里却感慨:怪道家里姊妹们都愿意和三弟顽,原以为她们生了趋炎附势之心,如今看来,和三弟玩笑,确实让人开心忘忧。

    “你们说什么呢?笑的这般高兴?”

    贾环和贾宝玉正嘻嘻哈哈说笑着,忽然后面传来一道声音,贾环倒没所谓,他早就感知了身后的脚步声。

    可贾宝玉却唬了个半死。

    若是让姊妹们知道了他之前的心思,日后还有哪个肯理他?

    女人们最恨的不就是陈世美吗?

    就是让她们知道了他和王瑜晴未婚而及乱,也会轻贱于他们,尤其是王瑜晴。

    贾宝玉虽然之前有见美色而易妻的心思,可有趣的是,他还是愿意在细节上维护女儿家的声誉……

    别人讲究大节不亏,小节有失,贾宝玉却似乎恰恰相反。

    他转头看见身后之人后,惊声道:“三……三妹妹,你什么时候过来的?”

    贾探春盈盈笑道:“刚过来啊,就听见你和环儿在大笑,二哥哥,你和环儿说什么呢?”

    贾宝玉闻言一滞,干笑了两声,道:“没说什么,没说什么……”

    见贾探春明显不信,又干巴巴道:“就说,就说今晚的月色真好啊……”

    “哈哈哈!”

    听着贾宝玉咏叹调似得感叹声,贾环又没忍住,仰头大笑起来,倒也排解了不少心底的积郁。

    见贾环笑的这般高兴,贾探春也不愿去追究之前到底发生了何事。

    能见贾宝玉和贾环兄弟俩和睦,贾探春就十分高兴了。

    然而,没等贾探春再开口,刚做完诗过完瘾的林黛玉也走了来,娇声笑道:“可显得你们仨是亲姊妹兄弟了,还单独跑一边儿来说话?”

    贾环乐呵呵道:“不是,是我想借二哥的宝玉戴戴,去老祖宗那边讨点宝贝回去,结果他忒小气,不给借!”

    “噗嗤!”

    林黛玉听贾环这满口跑火车,顿时灿然一笑。

    月色中,当真如水仙绽放,美的不可方物。

    一双妙目,在月光中,愈发显得亮晶晶的,动人心弦。

    连贾环都看的一呆,更别说贾宝玉这怂货了。

    唉!林妹妹……

    念及此,贾宝玉心中对贾环又多了一层幽怨……

    不过贾环自己看的赏心悦目,可见贾宝玉也一脸猪哥相跟着看,就顿时不高兴了,

    他岔开一步,挡住贾宝玉的视线,上前牵起林黛玉的纤纤玉手,嗔道:“怎么出来了?外面山风大……”

    这等婉婉嗔怨,连林黛玉这素日来听惯他扯淡的人,都不禁起了身鸡皮疙瘩。

    更别提贾宝玉和贾探春两人了,同时用惊恐的目光看了贾环一眼后,不忍直视的撇过头去,辣眼睛……

    “啊!老三等等……”

    忽然,贾宝玉大叫一声,贾环面色顿时黑了下来。

    小婊砸,想单挑就直说!

    你个陈世美,还敢惦记我的妞?

    贾环本打算不予理会,直接走人。

    可是后面又大呼一声:“三弟快看!”

    贾环闻言,知道定有其他事,这才顿住了脚,与林黛玉一同转身。

    而后,只见自山下,一道白衣身影,如仙子横渡一般,从山脚下踩着树梢,凌空飞来。

    这一幕,比贾老三之前那通醉拳好看一万倍。

    连凸碧山庄中的恁多姊妹们,都被吸引了过来,看着这恍若仙境中的一幕。

    可是,贾环面色却陡然一变,心生不祥。

    果不其然,董明月飞身上山落地之后,理也没理鼓掌惊叹的众人,面色极凝重的对贾环道:“环郎,苏培盛紧急求见。

    大明宫中发生宫变,两千御林围攻紫宸书房,陛下遇刺受伤,昏迷前派苏培盛前来传旨,宣你即可调兵入宫,以卫皇城!”

    贾环闻言,面色一片铁青,咬牙吐出四个字:“何人兵变?”

    董明月闻言一顿,有些担忧的看着贾环,道:“定城侯府二等男,御林军副统领,谢琼。”

    “嘶!”

    知悉外事的薛宝钗都忍不住倒吸了口冷气,担忧的看向贾环。

    贾环整个人身上都浮起一抹煞气,却先转头对姊妹们歉意道:“抱歉,今夜……今夜我要去忙了。”

    “环儿你快去吧,你要当心。”

    林黛玉细声叮嘱道。

    贾环点了点头,再不多言,身形凭空消失在众人眼中,在山道上几个闪现,便没了踪影。

    而董明月,又折身飞下山,一同不见了。

    山间树林里,几声鸟鸣声响起,又渐渐没了动静……

    夜渐深。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