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醉迷红楼 > 八百九十四章 猛回头!(第三更!!)
    听了贾环的话,众人一笑,只以为他吹牛。

    吃喝罢了,丫鬟们上前收拾了摊子,擦干净高几。

    众人的目光齐齐看向贾环。

    贾环面色怕怕,干笑了两声,做了个开场白道:“在此良辰美景天,月高风黑夜……”

    “噗!”

    一群通文知墨的姑娘们,纷纷嗤笑不已。

    果然需要启蒙……

    贾环被耻笑了,也不知羞耻,继续大言不惭道:“众姊妹咱们有缘千里来相会……”

    “哎呀……”

    正是花季少女龄,闺阁思春时,猝不及防间听到这等“”,众姊妹们都羞红了脸。

    尤其是那四个新来的,简直都想下山逃走……

    薛宝钗、贾探春两人拿帕子掩面,没脸见人。

    史湘云对贾环挥舞了下拳头,而林黛玉则悄声“咯咯”的笑个不停……

    贾环终于知道孟浪了,见李家二女并邢蚰烟都面若胭脂,羞的快没法见人,干咳了两声,先嗔了幸灾乐祸的林黛玉一眼,又听不远处还有人笑的更欢,放眼看去,竟是小吉祥在那里咯咯咯的笑的没辙了,香菱焦急的拉都拉不住,贾环脸色顿时黑了下来。

    “小吉祥,最近练武练的如何了?”

    贾环作色沉声问道。

    小吉祥不怕,还吹嘘道:“三爷,我练的可好哩!已经成了高手高手高高手!”

    那模样,那神色,一如当年,和某三孙子在姊妹们面前吹牛时一模一样。

    众人终于转移了注意力,看着这俏丫头笑了起来。

    “呔!”

    贾环“怒喝”一声,道:“汝怎不学好?三爷我这般谦虚自谨,虚怀若谷,你不去学,偏去学别人自夸?你怎么不自夸你美貌?”

    这话,一语双关,不,是一箭双雕!

    林黛玉本来快笑岔了气,可听到后面这句,面色陡变,小手利落的探向贾环腰间,掐住一点腰肉,咻……

    小吉祥却睁着大眼睛道:“我是一直跟三爷学的嘛!我也很谦虚自谨,虚怀若谷呀!”

    一群人笑翻了天,满山都回荡着女孩子们的笑声。

    贾环绷不住了,先“哀怨”的看了眼小嫩手还在他腰间的林黛玉一眼,惹来一声。

    再“怒视”小吉祥,道:“好一个大言不惭的小吉祥子,既然你说已经成了高手高手高高手,就来为大家……先翻个跟头吧!”

    “噗!”

    众人又忍不住喷笑出声。

    然而小吉祥根本不怕,一对毛毛虫眉还跟贾环挑了挑,然后向贾环走去。

    众人正奇怪,却见她走着走着,忽然一个漂亮的凌空翻,翻身向前,还一连翻了两个,而后稳稳的落地。

    叫好声陡然响起,史湘云真真是羡慕之极。

    贾环见之,也呵呵笑出声,竖起一根大拇指,道:“果然是高手了!”

    小吉祥闻言,一张脸顿时笑成桃花。

    她也是人来疯的性子,听贾环这么一夸,更来了劲儿,也不请示了,当场打起了这两天才学的拳来。

    内宅女孩子何曾见过丫头习武,当然,她们知道东府有个真正的大高手董明月。

    可人家董明月从来不跟她们耍……

    而且董明月也是自傲之人,何曾会像小吉祥这般,为了玩耍高兴,一点面子也不要,杂耍人一样给人耍着看。

    此刻见小吉祥一板一眼打起拳来,众女孩子比看戏还新奇,一个个兴高采烈的拍起手来!

    她们看过最大的娱乐活动,其实就是家里叫的堂会,戏耍班子。

    而且为了避讳,也只能隔的远远的看。

    除非是自家起的班子,都是家奴才好一些。

    如今有人这般近的表演耍拳,她们哪有不爱看的?

    连她们的丫鬟都瞪大了眼睛,兴高采烈的看着。

    只是小吉祥可能是学艺不精,也可能是高乐的有点过了,呼哈喊叫中,一个撩腿侧踢没踢正,“砰”一下,竟一脚将薛宝钗面前的高几给踹翻了。

    见薛宝钗的眼睛陡然凌厉射来,小吉祥顿时不表演了,她也知道惹祸了,唬的脸色都有些发白,老老实实站住,目光怯怯的看向了薛宝钗……

    而众人的目光,也齐齐看向了从之前小吉祥耍宝开始,就面色淡淡的薛宝钗。

    薛宝钗坐在那里,握着绣帕的一只手,攥的有些发白。

    若是依照她的规矩,这等跳脱不知礼的丫头,真真该好生管教一番,简直岂有此理……

    可是,她也知道,有个人的目光,在一旁淡淡的看着她……

    轻轻呼出了口气,薛宝钗面上挤出一抹淡淡的笑意,看着小吉祥道:“还楞在那作甚?你给我踢倒了,不给我扶起来吗?”

    小吉祥多伶俐,闻言一张担忧的脸顿时重新笑开了花儿,忙不迭的去小心将高几扶起来,摆正后,还嘿嘿嘿的给人赔笑脸,谁让她惹祸了呢……

    薛宝钗见之轻叹息一声,却到底没忍住,板起脸教训道:“你也不小了,又有外客在……再没有下次了。”

    小吉祥闻言,面色变了变,却没有顶嘴,她点点头,“哦”了声,就转身走向贾环,低声道:“三爷,我先回去了。”

    贾环面上挂着淡淡的浅笑,起身揉了揉小吉祥的脑袋,笑道:“回去吧,明儿还要和香菱去做早课呢,既然练了,就坚持下去,总有好处。”

    小吉祥乖巧的应了声,就牵起香菱的手,两人下了山……

    待小吉祥离去后,贾环又坐下,侧倚着身子看向薛宝钗,温声笑道:“当年我大病初愈,小吉祥就一直服侍着我,夜里睡觉都睁一只眼,只怕我有个闪失……

    后来我被赶出府,去城南庄子上过了几年。

    习武之初,开筋锻骨,要受寸寸拔筋鲽骨之苦,我几乎瘫痪不能动。

    也是她夜里守着,一遍遍给我擦拭身体……

    那会儿子,用相依为命来形容也不为过。

    庄里苦闷,除了牲畜家禽外,别无它物,她也一直乐呵呵的跟着我,每日里陪我说话逗趣解闷。

    其实原本也挺懂规矩,都是后来被我骄纵坏了,我娘那边也是将她当女儿养。

    若非得天之幸,让我习武有成,又承袭了爵位,呵呵,小吉祥大概就是我此生的童养媳,糟糠之妻了……

    所以,只要没坏大规矩,你看在我的面子上,就让着她一点吧,她又没甚坏心……”

    薛宝钗闻言,面色陡然涨红,站了起来,羞愧的几乎无地自容,一时竟不知该说什么才好。

    其她人的面色也都肃重起来,包括贾探春,都不晓得贾环和小吉祥曾经有过这么一段苦日子……

    贾环也从没跟任何人提过。

    见薛宝钗的眼泪落下,贾环摆手笑道:“快坐下,又不是责怪你,不过叮嘱你两句罢了。

    你我一体,难不成我同你说话还要遮遮掩掩?

    你要指望我说些云山雾绕的话,那可是不能的,我听都听不懂,如何能说出?

    快坐下……”

    话虽如此,可这些话本来可以在私下里说。

    贾环却当着这么多姊妹们的面当面说出,可见,之前他确实恼了。

    不过,他能说出后面这番话,总算让薛宝钗能体面些。

    她抹去脸上的泪水,轻声道了声:“是我做差了,我并不知……我知道了。”

    贾环看着她,眼神柔和,点头笑了笑。

    而后霍然起身,对众姊妹们道:“今日月色极佳,你们都是知文通墨的,若有诗兴,自可作诗。

    我不懂那些,但腆为地主人,也不能落于人后。

    方才小吉祥耍了一套拳,是最基础的入门锻身拳。

    我也给大伙打一套拳,就打一套……醉拳吧。”

    林黛玉是贾环的好捧哏,闻言忙拍手叫好。

    其她姊妹们也不愿气氛凋零,于是也跟着一起笑着鼓起掌来。

    她们也确实感兴趣,醉拳,那是在戏文里唱武松打虎时才有的哩!

    可戏文哪里能同真的比?

    所以众人都目光奕奕的看着贾环。

    贾环呵呵一笑,走出厅外,于月色下,站在山崖前,束好腰间系带,站好以后,面色认真。

    而后,众人只见他慢慢提起右脚,脚尖顺着左腿慢慢提升到膝边,摆出一个金鸡的姿势。

    随之,上身似乎在随着夜风在轻轻摇晃,又似乎在临风而御……

    “好!”

    史湘云和贾惜春都极喜欢这种有诗意的画面,大声叫起好来。

    忽然间,山上风似乎大了一点,竟吹拂的贾环,就这么轻飘飘的倒了下去。

    林黛玉看得认真,差点叫出声来。

    要知道,他身后就是山崖呢!

    但随即,就看见贾环右脚踉跄着在土地上一点,上半身近乎平行于地面,稳稳悬于山崖巅。

    这就是传说中,“贵妃醉酒”……

    今天贾环的状态似乎很不错,步履蹒跚,跌跌撞撞,形醉意不醉,动作飘逸洒脱,银白色的月光洒下来,一身月白衣似乎有很好的反射,好似一条游龙,给这片山崖上平添一番神韵。

    贾环打的兴起,竟连《苦竹身法》都一同使出。

    众人恍然间,眼前竟出现了两个贾环,对饮成拳。

    有人以为眼花,揉了揉眼后再看,竟还是两个,不由睁大了眼睛,掩口惊呼。

    月夜之下,山崖之巅,不老松之畔。

    一道白衣恍若游龙,翩翩起武。

    今日见多了贾环玩笑之脸,戏谑之言,新来之人本以为他是顽闹的权贵衙内。

    可此刻,见他英俊的脸上,不苟一丝言笑。

    剑眉斜插入鬓,目如朗星,鼻若悬胆,不薄不厚的嘴唇紧抿,偏偏眼神中又夹杂着一丝忧郁不解之色,恍若迷离。

    配上这套醉拳,当真耀眼非常。

    尤其是几个当他为心上人的姑娘,眼神一时竟痴了……

    别说薛宝琴等新来之人,就连她们,都不曾见过,贾环还有这样一幕……

    ……

    就在贾环于家中众姊妹面前,似解心忧一般,酣畅淋漓的打了一套醉拳时,大明宫紫宸书房内,隆正帝却紧皱着眉头,一字一句的看着陈廷敬的遗折。

    故命老臣,遗折本应该历数自己一身为宦生涯中的功过。

    然后再祝愿一下君王能够大展宏图,御宇天下万年。

    顺便,提及一下自己的后人,希望皇帝若是方便的话,能够稍微照顾一下……

    但是陈廷敬的遗折却不同。

    他的奏折上,一句多余的话都没有。

    他给隆正帝列了长长的一份名单。

    隆正帝只看了头几个名字,就懂了这位脚踏实地,为大秦尽了一世忠心的顾命大臣的意思了。

    这些名字,都是陈廷敬旧日里,默默维持朝廷运转,所培养出来的干吏。

    他们的官职都不显,最高也不过是一个侍郎,大多都只是五品员外郎,和六品主事之流。

    但他们都有一个特点,就是都和陈廷敬一样,性格沉稳,是脚踏实地,默默做事之人。

    大秦朝廷之所以在那起子国之蠹虫的祸害下还能维持运转,多是这些普通官员的功劳。

    陈廷敬,于国有殊勋!

    看着遗折上那一个个名字,渐渐变的字迹扭曲,不整,到最后甚至变得模糊起来,隆正帝的眼睛也慢慢湿润了。

    心中剧痛!

    何谓国之忠臣?

    何谓国之干城?

    莫为此甚!

    只可惜,这个为大秦兢兢业业操劳了一辈子的良臣,却在他这个帝王最需要的时候,撒手人寰!

    但即使如此,陈廷敬在生命的最后时刻,还是耗尽心血,为他写下了这份珍贵的名单。

    有了这份名单,他在大动干戈之余,就不用朝廷无人可用了……

    只是……

    悲哉!陈廷敬!

    痛哉!陈廷敬!

    天地广阔兮,竟容不下朕的陈相国!

    然而,就在隆正帝沉浸于痛失国老之时,紫宸书房外,忽然爆发出无数喊杀声和刀兵金戈声,隆正帝面色骤变,猛回头!

    ……

    ps:嘎嘎!求订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