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醉迷红楼 > 第八百九十二章 圣旨训斥
    一番说笑后,贾母才开始正式给贾环介绍新来的几个姊妹。

    薛宝琴自然不用说了,之前便已经来过贾府,不用再赘言。

    李纨的寡婶李婶贾环也见礼过,只是还不识她两个如花似玉的女儿,一个名唤李纹,一个名唤李绮。

    两人身上虽不如贾家姊妹衣着奢贵华美,但亦都是精美华服。

    李家官宦为家,世代簪缨,虽谈不上大富大贵,但族中嫡女亦是标准大家小姐的配置。

    更兼李家女子人人读书习文,富有诗书,气质自不同。

    况且本身就生的极好,此刻见之,两个白净美人,倒也有些炫目。

    李婶带两个女儿进京,并不是来投靠贾家的,李婶有幼弟在京,是来投奔兄弟的。

    只因贾母见李纹,李绮姊妹俩生的着实好看,又敬李婶守寡带女生活不易,再者给李纨颜面,所以强留了下来,让她们在园子里住两天,好生逛一逛再去。

    李纹,李绮二女也屈膝福下,与贾环见礼。

    眉眼浅笑间,确实动人。

    不过郁闷的是,又来两个比贾环都大的,所以他还是要叫姐姐……

    另一边,则是邢夫人的弟媳,和她的女儿邢蚰烟。

    邢家小户人家,生活不易。

    姻亲贾家的富贵名声传播四海,也落进了他家的耳朵里。

    邢国忠夫妇过的一日比一日落魄,听到这个消息,自然便动了心思。

    这才没打招呼,就举家进京,来投靠邢夫人。

    只是当他们一家看到邢夫人身上的纳衣,及手上的佛珠,还有那张六根清净,六亲不认的脸时,心都寒了。

    邢夫人只接见了一番,差点就要端茶送客……

    若非贾母好客,听说大儿媳的娘家人来了,一并招了过来。

    这一家子如今哭都没地儿去哭。

    只是看到邢夫人弟媳周氏那卑躬屈膝,畏缩谄媚的小家子气模样,贾母心中便不大喜。

    倒是对她那稳重许多的女儿,稍微另眼相看一些。

    然而贾环虽然平日里嘴上总说哪个哪个是乡下来的大脑壳子,其实多是谑语。

    他前世不就是亿万乡下人中的一员吗?

    所以之前所言多是“一日变为暴发户”的玩笑话。

    贾环对邢国忠妻子周氏的表现很理解,不是每个小人物都有猪脚光环,能够白衣傲公侯的。

    生活的艰辛和不易,很容易就能挫尽底层百姓的傲骨。

    活着,才是他们最大的追求。

    因此,对众人都不大理会的周氏,贾环也笑着见了礼。

    又听她喋喋不休的道苦,还没个落脚地。

    索性就将贾府后街的一套小宅子拨付给了她家暂住。

    这下,周氏就真真感动的有些语无伦次了,竟颤着身子要给贾环磕头。

    被众人劝阻后,死活让邢蚰烟给贾环行大礼。

    又被贾环所拒,只言都是亲戚,本分事罢了。

    邢蚰烟还是屈膝一福,谢了他一遭。

    贾母等人虽不喜周氏,但却喜欢看见贾环做好事。

    乐善好施之事,总能让诚信神佛的女人们心情愉悦。

    因为她们相信因果报应这一说法。

    至今神京城里的各大名寺道观内,都供有贾环的长明灯。

    甚至,贾母还要为他找一个替身,送进道观里出家修道……

    她们原本还以为贾环会不喜周氏,毕竟她还是邢夫人的弟媳。

    却没想到,贾环竟安排的这么妥当。

    如此一来,连薛姨妈一起,又狠狠赞了贾环一赞。

    她们也都希望贾环能都行善事,好洗刷战场上造的杀孽……

    贾环倒也不谦虚,被贾母和薛姨妈再加上李婶一起赞了又赞,便抿着嘴,扬起下巴,在姊妹们面前露出一张得意的嘴脸,惹得众人又一阵嘲笑。

    贾母也顺道做了个好事,留邢蚰烟在园子里住下。

    因是邢夫人的亲戚,所以李纨就安排到了紫菱洲,与迎春作伴。

    一应月例,与贾家小姐同出。

    贾迎春见有一性格同样温柔可亲的女孩子能进来陪她,也高兴的不得了。

    她素日里,也并没有一个和心的伴哩……

    只可惜,因太上皇大葬,勋贵之家禁酒宴歌舞及戏台班子。

    否则,今日内宅里可要高乐尽兴了。

    然而,兴许是天不让人极乐,使得世间多有乐极生悲之事发生。

    荣庆堂上正一片欢声笑语,贾琏却忽然匆匆进来,面色有些慌张。

    他身后跟着一人,正是大明宫内相,当今陛下身边第一心腹之人,苏培盛。

    然而,与往日里苏培盛进贾府,未语笑先传不同。

    今日苏培盛面色极为凝重,不苟一丝言笑。

    内眷们避之不及,只能强撑着,以观其变。

    贾母脸色微变,站起了身,其她人也跟着起了身。

    贾环走下堂,看着苏培盛道:“何事?”

    见贾环沉着脸喝问,苏培盛险些绷不住了,他抽了抽嘴角,沉声道:“宁国侯贾环接旨。”

    贾环闻言,眼睛微眯,细细看了看苏培盛后,跪下迎旨。

    “年少骤贵而骄狂!”

    “出手暴虐而狠辣!”

    “不学无术而自大!”

    “恃宠而骄而自失!”

    出乎众人意料,隆正帝在圣旨里,将贾环骂了个狗血淋头。

    最后,宣布惩罚意见:“闭门思过,读书习礼,修身养性。”

    苏培盛宣完旨意后,见贾环面色铁青的接过旨意站起身后,咳嗽了两声,面容稍缓,道:“宁侯啊,您也别恼,实在是……您怎么把叶楚和太尉的侄儿打的那么狠?一支箭生生插穿了人家的脸……”

    堂上响起一阵惊呼。

    别说贾家人,就连薛宝琴那一伙子,之前也只是远远看着贾环在那里动手。

    并未看真切,他到底怎么收拾叶楚叶城兄弟俩的。

    此刻一听,顿时唬了一跳。

    箭插人脸上,想想都害怕……

    那邢夫人弟妹周氏,原本见贾环这般和气好说话,给了房住,还想着是不是再哭一阵穷,再借点银子花花……

    此刻闻言,唬的再没甚心思了。

    万一惹火了这少年,也弄支箭插她脸上,那还能活命吗?

    苏培盛见贾环面色极阴沉,眼神复杂,还想再劝几句,道:“宁侯啊,您……”

    “行了。”

    贾环却极不耐的打断苏培盛的话,冷声道:“苏公公宣完旨,就请回吧,还等着要赏钱么?”

    苏培盛闻言面色一变,见贾环冷眼冷面,面沉如水,知道他气狠了,可隆正帝的苦衷和打算又不能外泄半句,便只能苦笑一声,拱拱手,告辞而去。

    待苏培盛走后,贾琏小心劝道:“环哥儿,今时不比往日,这苏培盛如今地位陡然增高,多少人都在巴结他。你若再这般待他……”

    贾环闻言,转头有些诧异的看向贾琏,道:“二哥,你说我该怎么待他?”

    贾琏闻言一滞,又被贾环恐怖的眼神看的心里一哆嗦,忙讪讪一笑,告辞众人,也转身出去了。

    贾环站在那里顿了顿,看着渐渐平息的珠帘,也轻轻呼了口长气……

    再转头,却又是一张满脸灿烂的笑脸。

    然而,看到这一幕,林黛玉忽然就红了眼圈,眼泪啪嗒啪嗒的落了下来。

    史湘云和薛宝钗也是面色微变,心里心疼不已。

    贾迎春和贾惜春更是差点哭出声。

    联想到贾母昨天的那句“环哥儿不容易啊”,此刻姊妹们看着贾环这张强撑出来的灿烂笑脸,当真心如刀割。

    而贾环看到这一幕,面色一变,随即恢复笑脸,好笑道:“林姐姐,你们哭什么?

    哦……你们以为我被皇帝骂了,就要倒霉了,是不是?

    嗨!

    你们真是头发长,见识……咳咳咳!”

    成功的惹来满屋子女人同仇敌忾的目光后,贾环呵呵笑道:“你们不熟悉外面那一套!

    对皇家来说,打骂反而不是什么大坏事……

    真要是臣下做了不合意的事,他们不打不骂,反而笑着脸使劲儿的夸你。

    那你才得当心,要坏事了。

    咱们这陛下,性子……啧,倒和林姐姐有点像……”

    “呸!”

    人家好意心疼你,你倒当着大家的面编排我!

    林黛玉眷烟眉蹙起,水灵灵如冬泉蒙雾般的美眸含怒,怒视着贾老三!

    贾环哈哈笑道:“喏喏喏,大伙儿看到了?就是这样!”

    “噗嗤!”

    被贾环一番插科打诨的类比,众人想想皇帝陛下和林黛玉一般娇滴滴的嗔怒模样,不由都破涕为笑。

    贾环悄悄给林黛玉飞了个媚眼儿,感谢她的配合。

    林黛玉则傲娇的给他皱了皱鼻子,到底又落下两滴泪来。

    人家可是真恼了呢……

    贾环却没再哄她,而是对上首还有些担忧的贾母笑道:“老祖宗安心,之前在镇国公府,温家叔叔已经料到了有这一关节,所以孙儿心里有数。”

    本来心忧隆正帝翻脸不认人,翻昨夜旧账的贾母闻言,忙问道:“温伯爷如何会料到?”

    贾环解释道:“今儿陛下大力扶持叶家那厌物,四处给他拉面子,结果被孙儿在码头一通揍给揍了个干净。温叔叔便笑着提醒我,回头自领陛下的板子。

    得!果然,还没等过夜,那边就派来骂我了。

    无所谓了,骂啊骂的就骂习惯了,随他去吧……”

    尽管贾环说的轻松,可薛宝琴等人还是极为不安。

    因她们之故,惹的贾环被天子斥责。

    更被责令闭门思过。

    在她们看来,这已是极重的惩罚了。

    于是薛宝琴、李婶等人便起身,有些惶恐的屈膝福礼赔不是。

    贾母虽然心里也有些怨言,可到底喜欢薛宝琴等几个丫头。

    再者她也明白,今日之事只是凑了巧。

    因此便和薛姨妈一起宽慰了李婶并薛宝琴和李纹,李绮等人。

    反倒是“招蜂引蝶”的邢蚰烟,没人安慰……

    毕竟是亲戚,太过也不好。

    贾环便对贾迎春使了个眼色。

    贾迎春有贾环在时,如今的胆子已经不算小了,便上前拉起邢蚰烟,说了几句好话。

    总算安抚好所有人后,贾环却笑道:“老祖宗,您和姨妈、李婶她们说话,孙儿……孙儿就先回东府了,还有些公务要忙。”

    然而,贾母却不放人。

    她看出了贾环眉间的郁气,这几乎是从来都没有过的。

    还有他眼底虽然掩藏的很好,但那股隐隐的失望落寞愤怒之色,还是刺痛了贾母怜孙之心。

    不过,她却也不愿挑明,而是笑着嗔道:“不许!陛下既然让你闭门读书,哪里还有甚公务要忙?

    正巧,你这么多姊妹们都是能文善墨的,就让她们好生教教你。

    学一会儿,顽一会儿,也不闷,岂不正好?”

    不给贾环拒绝的机会,贾母当下吩咐李纨,道:“你瞧瞧,派人收拾出来哪一处,与他们姊妹们读书写字。

    虽有国丧,不能有酒宴,也多备些果饮并点心瓜果与他们。”

    李纨闻言,想了想,道:“既然没有酒宴,也不能有戏台班子,今儿月色不错,就让他们去藕香榭后山上赏月吧。

    山脊上有一厅,名唤凸碧山庄。宽敞有趣,又有山风吹着,是个极好的赏月去处。

    更兼山坡底下,就是池沿山坳里近水一个所在,名唤凹晶溪馆,也可赏月。

    我去让人将玻璃风灯都取出来点上,保管她们都喜欢。”

    贾母闻言大喜,对薛姨妈道:“今儿我们这些老厌物就不去跟她们添恼了,正巧都是一般十五六七的丫头小子们,由他们自去高乐吧。

    待国丧过去后,咱们再好生扰环哥儿一个东道。”

    贾母能看出来的,薛姨妈自然也能看出来。

    她也看出贾环心情怕是极糟糕,听贾母这般说,岂有不应允的道理。

    薛姨妈连连称是道:“我们就陪李婶一起说说话就好,上了年纪,这会儿子去跟她们一起爬山也不得劲,就由她们年轻人自去高乐才是正经。”

    贾母笑着点点头,又转去笑着对林黛玉道:“环哥儿整日里忙动忙西,一点学学问的时间都没有,因此在外面总让人笑话……

    如今就教给你们了,你们可要认真当好先生哩!若是教不好,我可不依!”

    林黛玉看着面色发苦,向她挤眉弄眼求饶的贾环,咯咯笑道:“老太太,您放心,保管给您教出个蒙学童子出来!”

    “噗!”

    众人又是一阵哄堂大笑。

    别人还以为林黛玉要夸口说状元、进士什么的,至不济也该有个举人才是。

    谁知,竟是个蒙学童子!

    何谓蒙学童子?

    三五岁顽童尔!

    见贾环绷着脸觑着眼,斜视着林黛玉的模样,众人愈发乐不可支。

    贾母哪里管到底能教出个什么,见贾环和姊妹们玩乐,就一迭声的轰她们快去。

    于是,贾环便与贾宝玉,并贾家诸姊妹,还有薛宝琴,李氏双姝,及邢蚰烟一起,去了大观园。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