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醉迷红楼 > 第八百九十一章 家中无事(第三更!!)
    “环哥儿,没事,明眼人都看得出,这不过是离间手段罢了……”

    牛奔见贾环面色铁青的站在那里,担心他气出个好歹,忙高声宽慰道。

    此言一出,周围倒是有不少人点了点头……

    然而贾环却伸手拦住牛奔的话,沉声道:“奔哥放心,我没事。你先回去,把此事跟牛伯伯说一声。因为不是因兵事拿人,所以不需要经过军机阁,牛伯伯此刻怕是还不知道……

    勋贵中出了这么大的丑闻,难免人心惶惶,你转过牛伯伯,让他安抚一下。

    陛下此举,杀鸡儆猴罢了。

    但我们自己先不能乱,否则要出大乱子的!”

    牛奔闻言,不敢大意,忙应了声后,转身大步离去。

    贾环又深深看了眼贴在寿山伯府大门上的封条,从韩大手中接过马缰,翻身上马,打马离去。

    他并不后悔在隆正帝面前说这件事,他的本意,只是想替赵虎讨回个公道。

    虽然赵廷将栽倒的原因怪罪在他的头上,可贾环却以为,寿山伯府就算没有这次,也绝逃不过下次。

    单那八十万两银子的亏空,谁也救不得他!

    所以,他问心无愧!

    只是隆正帝这手段……

    果然帝王权术!

    牛伯伯他们所言不虚也。

    天家,不可亲近!

    ……

    “父亲!陛下这是在替咱家出气!”

    虽然肩头包扎着箭伤,但叶楚的面色却极为高兴。

    正如牛奔所言,明眼人都看的出,这是陛下在给贾环上眼药。

    叶楚自然也看的出,他还看的出,隆正帝这是在替叶家张目!

    叶道星威仪的坐在主座上,看了叶楚一眼后,淡淡道:“你堂兄如何了?”

    叶楚见了叶道星的脸色,冷静了些,道:“并无大碍,大夫将那支箭取下来后,处理了伤口就没大碍了,只是近两个月,进食有些影响。”

    叶道星点点头后,道:“你回宫当值去吧。”

    叶楚闻言一怔,忙道:“父亲,是陛下允儿子的假……”

    “糊涂!”

    叶道星沉声喝道:“难道你不知陛下最喜公务为先之人?今日陛下为叶家张目,施此隆恩,你就该更加忠心当差才是,岂可贪图受用?”

    叶楚闻言,惭愧道:“父亲所言极是,只是儿子并非贪图受用,只是想多陪陪父亲大人……”

    叶道星闻言,面色微缓,不过依旧沉声道:“为父也不会在府上多待,只是听闻你和城儿都受了伤,才回来看看,一会儿就要再返回大营。

    你且去吧,记住,如今不比往常,凡事需学会戒急用忍。

    远还不到高兴的时候……

    若有拿不定之事,当去向陛下求旨!

    还有,记住,不要和东宫走的太近,明白吗?”

    叶楚闻言,面色微变,看着叶道星鹰目中射出的犀利阴沉的目光,他缓缓的点了点头。

    他知道,他这父亲,将陛下的心思揣摩的极准……

    ……

    荣国府,荣庆堂。

    果不出贾环所料,当贾环进家门后,满堂欢笑。

    贾环刚进贾母院,绕过大插屏,上了抄手游廊,就听到一阵喜庆的欢笑声。

    而夹杂在一片欢声笑语中,他的名字却格外的清晰……

    走廊上几个喂鸟的小丫头子见他到来,忙福下行礼。

    也有乖巧伶俐者,抢着去撩起珠帘,再往里高声通报一声:“三爷回来啦!”

    贾环看着那小丫头子笑的弯成月牙儿的眼睛,抽了抽嘴角,伸手在袖兜里摸了摸,啥也没有。

    见那小丫头子一脸的期盼,实在不忍,又往怀里摸了摸,还是啥也没有……

    寻日里的零碎,今日都赏给那几个帮他搓澡的镇国公府丫头了……

    贾环见那小丫头子毫不掩饰的露出了失望的神色,好笑道:“先欠着行不行?今儿身上的东西,都落牛府了,改明儿还你……”

    “那好吧,三爷您可甭忘了!”

    那小丫头子一本正经叮嘱道。

    饶是此刻贾环心里有数,可看着小丫头子一脸的天真烂漫,还是忍不住呵呵笑出声。

    倒让那小丫头子有些不好意思起来。

    “角儿,你又迷糊了不成,三爷还会哄你?快出去耍子去吧。”

    一道声音传来,让贾环的身子猛然绷紧,脸色微变。

    对面的小丫头子却嘻嘻哈哈的躬身揖了揖,笑道:“大奶奶,我记下了。”

    说罢,又对贾环笑了笑,才蹦蹦跳跳的出去了。

    贾环转过身来,干巴巴的笑了声:“哟!大嫂子,好巧……”

    李纨面色奇怪道:“这里是老太太的屋子,巧什么巧?”

    贾环见李纨面色平常,眼神也清澈,先是一怔,随即心中大喜过望,猛一拍脑门,笑道:“对对对,大嫂说的对,是我糊涂了。”

    李纨嘴角微微抽了抽,又道:“行了,少在这耍宝,快进去吧,都等着见你这少年英雄呢。”

    说罢,先一步转身,往里走去。

    贾环在其身后悄悄的长呼了口气,跟上。

    心里打定主意,日后再喝成那般,他他妈就是孙子!

    一路庆幸,到了正堂,就见高堂上贾母一脸欢笑的看着他,遥遥跟他招手。

    今儿与她同坐在软榻上的,竟不是贾宝玉,也不是林黛玉,而是薛宝琴。

    一旁的薛姨妈也笑的极为慈爱,看着他满是笑意。

    薛姨妈一旁,则坐着李纨的寡婶李婶,李婶身边则站着她的两个女儿。

    而另一头,则坐着邢夫人。

    邢夫人一如往日的平淡,手里的佛珠不停。

    她一旁坐着一个拘束不已的妇人,即使坐在那里,腰背也是弯的,对每个人都陪着笑。

    倒是她一旁的那个女孩子,也就是被叶道星的侄儿叶城相中的那个姑娘,虽然衣衫半旧,相比于满堂的华彩,显得寒酸许多,但脸上并未有什么鄙贱谄媚之色,如一枝未开的孤莲一般,不引人注目的静静站在那里。

    贾环给贾母请完安后,又与薛姨妈、李婶等人招呼过,被贾母拉住坐在另一侧坐下。

    贾环坐下后,先与姊妹们一一点头,见她们都目光关切的看着他,知道自昨日凌晨入宫,一夜未归,她们心中都颇为担忧。

    贾环目光落在神色有些失落,甚至稍显失魂落魄的贾宝玉脸上,忽然笑道:“老祖宗,看来打今儿起,孙儿就成老祖宗最疼爱的孙子了。”

    众人闻言讶然,不解的看向贾环。

    贾环呵呵笑道:“这位子平日里都是宝二哥坐的,今儿孙儿也算是篡位了,嘎嘎!瞧二哥那生无可恋的模样,看的我都不落忍……”

    “啪!”

    在一片哄笑声中,贾母嗔笑着拍了贾环一下,道:“不许欺负你宝哥哥!你宝哥哥是因为心疼你被皇帝拘去了一天一夜,才让个位置给你,赶明儿就还是他的。”

    贾环闻言,哭丧个脸,道:“我就说,老祖宗的心尖尖儿,多咱会换人?

    罢了,这辈子我是没指望了,只求来世再给老祖宗做孙儿的时候,嘴里也叼块儿宝玉出来……”

    “噗!”

    贾环话没说尽,早已是满堂哄笑。

    除了贾宝玉尴尬着一张脸,心里问候二哈外,其她姊妹们无不笑的东倒西歪。

    连新来的那几个姑娘,都强忍着失态,却还是压抑不住抖动的秀肩。

    李纨也跟着轻轻的笑着……

    好一阵后,笑声才平息。

    贾母接过鸳鸯的绣帕,抹了抹眼角笑出的泪花后,指着贾环笑骂道:“好一张猴儿嘴,倒比你凤姐姐还了得!往日里也就罢了,如今来了那么些外客,你也不怕被笑话了去!”

    贾环没所谓道:“这有甚好怕的,虽是外客,可也都是至亲,自己人,没事!

    再说,被笑怕什么,习惯就好了!”

    看他那副没羞没臊的模样,众人又忍不住笑了起来。

    下面林黛玉一双妙目,满是秋水,全在贾环身上。

    贾环悄悄的对她挤了挤眼睛,惹来嗔恼一瞥……

    又玩闹一场笑罢,贾母终于正色道:“怎么听说,今儿有不知轻重的人,下了船想欺负你宝琴姐姐?还是被你打跑了?”

    贾环闻言,探出脑袋,绕过贾母,对薛宝琴呵呵笑了笑。

    薛宝琴笑眯眯的看着他,道:“总不能掩了环兄弟的功劳。”

    贾环点点头,道:“应该的。”

    薛宝琴“噗嗤”一声,又笑了出来。

    贾环对贾母道:“是彰武侯他爹那龟孙……”

    见贾母迷惑,什么东西?

    贾环忙解释道:“就是叶道星他侄儿……”

    贾母闻言,拉过贾环就抽了两巴掌。

    众人也才倒过来这关系,虽然已经笑的肚子疼,可还是忍不住“哎哟哎哟”的笑了起来。

    彰武侯他爹那龟孙,哈哈……

    被严厉警告,正常说话后,贾环才老实说道:“叶道星如今官拜太尉,执掌蓝田大营,风头正盛。

    这老小子以前被太上皇拘的紧,没猖狂过,如今陡然松了缰绳,就想抖起来了。

    急死忙活的从乡下老家接人进京见世面……

    他那熊侄儿在下面抢男霸女猖狂惯了,下船后就看到宝琴姐姐她们的仙姿,口水快没把渭河码头冲塌方……”

    贾母强绷着脸,“怒视”贾环,让他不可再说俏皮话!

    没看见下面姊妹们都顾不得仪态规矩,一个个在揉肚子么?

    还说!

    贾环忙正经道:“总之,那不开眼的东西想学高衙内!真真是瞎了他那双鎏金狗眼……”

    “哈哈哈!”

    ……

    ps:今日三更完毕!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