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醉迷红楼 > 第八百八十七章 金杯共汝饮!
    大明宫光明殿上,鸦雀无声。

    文武百官,皆被一波未平一波又起的震惊给震麻木了。

    如果说,之前他们只是感觉天要变了。

    那么现在,他们就真切的感觉到,天,已经变了!

    他们也为隆正帝的急性和魄力,感到震惊!

    然而,他们感觉的还有些早……

    “户部尚书孙诚!”

    苏培盛尖声念道。

    文官队伍里,当年的大胖子,如今的小胖子,憔悴了不知多少倍的孙诚闻言,整个人一个激灵,面色似哭似笑,站出行列,跪地,嗓音变腔,应了声:“臣在。”

    苏培盛瞥了眼,嘴角浮起一抹冷笑,念道:“汝为计相,当为朝廷守好国孥。朕问汝,今国库内,国孥几许?三月末收缴历年亏空,累积一千万两,如今还有几两?”

    孙诚闻言,匍匐在地,身子剧烈颤抖着,颤声道:“回陛下之问,户部……户部如今,只余三十八万两国孥……”

    “哗!”

    百官哗然。

    堂堂大秦,山河万里,黎民亿兆。

    一年税负数千万两,如今只不过六月初,刚刚过半,竟只余三十八万两存银?

    这点银子,够给太上皇办丧事用吗?

    原本还觉得隆正帝“第一天”上朝就追问国库情况,威逼户部尚书有失帝王风度的百官,彻底没话说了。

    连木然的马齐都微微皱起白眉,眼神幽深的看向地上的孙诚。

    太过了……

    而隆正帝本人,也没有想到,国库里真的就只有三十八万两存银了。

    他以为,怎么说也有二百万两,总要将大行皇帝的丧事办完才好。

    如今……

    每天银子流水一般的花出去,只奉先殿内的冰鉴,一日就要消耗上百两银子。

    其他的帷帐香烛,金银元宝等等,一日不知要耗费多少银子。

    区区三十八万两银子,连大葬的一半都坚持不到!

    关键是,隆正帝自己的内库里也没银子了!

    上回贾环将坑了孙诚家粮食的二百多万两银子给了他,都被他大手笔的用来发展中车府了……

    如今,如何为大行皇帝送丧?

    而太上皇的内务府,还在九皇子手中掌着。

    纵然现在收回来,可看老九那副幸灾乐祸的模样,就知道又是一笔糊涂账,八成内库里也没甚银子了。

    只能缓过这一会儿,先将大行皇帝送入孝陵后,再慢慢与他清算。

    那现在,该如何是好?

    本想今日只是将孙诚罢官,不欲第一日就大动干戈的隆正帝,此刻又惊又怒,细眸圆睁,满是怒火,目光直欲吃人一般!

    他先强忍着怒气,对也已不知所措的苏培盛使了个眼神,而后亲自上阵,叫了声:“孙诚。”

    听到隆正帝那能将人骨头渣子都冰住的声音,孙诚身子愈发颤栗起来,颤声一应:“臣在。”

    隆正帝强压怒意,缓缓道:“朕问你,短短不过两个月,国库才追缴回的那一千万两银子,都亏空到哪里去了?”

    孙诚哆哆嗦嗦道:“回陛下,京城大,居不易,京官清苦,多……多被他们借去了。”

    到底是老官油子,稍微一回神,回答上就无懈可击,还为自己拉足了盟友……

    果不其然,满朝文武,甚至连勋贵中人,都一头……

    隆正帝闻言却愈发愤怒,声量陡然提高,咆哮道:“京官清苦?是他们清苦,还是百姓清苦?

    尔俸尔禄,民脂民膏。

    尔等晕晕碌碌,为国无能,使得百姓清苦。

    却依旧有俸禄奉养,竟还敢叫苦!

    国库税银,皆来自百姓。

    百姓过的更清苦,怎么不见你给他们也借些?”

    隆正帝咆哮的话,让许多人不以为然。

    些许草民,也能与他们相比?

    但也让许多人,面色微变。

    至少,贾环脸上之前的怒气,消减了不少。

    一个能将百姓万民记挂在心的帝王……

    罢了,提拔个王八羔子就提拔吧。

    就算挂个太尉名,终究不过又是一方南天罢了……

    而百官中,李光地面色也有些复杂,但终归还是赞许之色多些。

    至于张廷玉,则满是敬畏崇义的看着隆正帝。

    皇帝心系百姓,当为明君也!

    隆正帝眼睛喷火的看着孙诚,怒声道:“身为国之计相,不能为朝廷理银绸缪,太上皇大葬,竟连入孝陵之银都拿不出,尔还敢狡辩!

    御前侍卫何在?”

    四名黑甲带刀侍卫上前,沉声应道:“在!”

    “将此渎职之辈拿下,与朕打进天牢!”

    隆正帝细眸眯起,寒声道。

    “喏!”

    四人拖起瘫软在地的孙诚,押出殿外。

    “张廷玉!”

    隆正帝扫了眼面若寒蝉的百官后,脸上闪过一抹讥讽的不屑,而后沉声道。

    张廷玉不疾不徐出列,躬身应道:“臣在。”

    隆正帝道:“自今日起,汝为户部尚书……”

    见李光地、张伯行等有阁臣名头的文臣都看向他,目光诧异。

    隆正帝忙又补充了句:“此乃太上皇遗诏。”

    百官闻言,不由齐齐抽了抽嘴角。

    更有人心中怒骂一声:无耻!

    大秦制度优渥,君权、相权,也就是阁臣之权,相互制衡。

    按礼,隆正帝是无法直接任命户部尚书的。

    需要由内阁先提选名单,拟定二三人后,再与隆正帝商议,圈定出来。

    这样一来可以避免权相的产生,二来,也可避免昏君之事。

    但也有例外的情况,就是太上皇遗诏……

    太上皇威望隆崇,有他的意思在,内阁自然无不许。

    隆正帝这是在大肆利用太上皇遗诏之事,夹带私货。

    好在,也只有今天这一次……

    实际上,大行皇帝遗诏,本就有默许后继之君为自己打造一个初等规模班子的意思。

    否则,满朝皆前朝大臣,新君难免掣肘难为。

    只要不太过分,直接册立内阁宰辅,也就睁一眼闭一眼了……

    张廷玉再次躬身一应,道:“臣,遵旨!”

    面色依旧不骄不躁,丝毫没有因为年不过三十六,就成为主宰大秦帝国财权,成为计相而得意忘形。

    甚至,眼神还凝重了几许。

    这一幕,让隆正帝极为满意。

    他又道:“张爱卿,朕给你十日时间,你要替朕清理出户部,追缴亏空。最迟七月十日,朕要看到一千万两库银。”

    “哗!”

    群臣再次一阵哗然,不少人面色都苍白起来。

    尤其是户部的几位侍郎、员外郎、主事……

    张廷玉却犹豫了,没有直接应承。

    他之前本就是户部侍郎,哪里会不清楚户部什么情况?

    用一团乱麻来形容都是轻的,而且,腐蚀利益团体相互交缠,根深蒂固。

    浩瀚如烟海的账目,混乱不堪,繁杂无章。

    从何处去理都难有个头绪。

    即使是他,之前在户部都仅能自保,处理好分内本分事。

    倒不是说他没能力解决户部,只是短短十日,实在太短了些。

    见张廷玉没有立即答应,性格急躁的隆正帝虽然有些失望,但也理解张廷玉的难处,便道:“朕派一队黑冰台缇骑于你手下听用,不用畏事,不管涉及哪个,胆敢侵吞国孥不还者,你都可追查到底。

    三品以下,不用上奏,即可先拿入大牢!”

    “轰!”

    文武百官彻底震动了。

    这就要开始下狠手清算了么……

    有人想要反对,可是,再一想,隆正帝是打着为大行皇帝送灵筹措银子的招牌。

    偏生不好反驳。

    只能让人强咽下这口气……

    而张廷玉本人也震动莫名,目光激昂的看着对他期以厚望的隆正帝。

    这等信任,不说旷古未有,但也绝对称得上是隆恩浩荡了。

    君以国士相待,臣敢不粉身碎骨相报?

    张廷玉这次没有再躬身,而是撩起官袍前摆,斩钉截铁道:“承蒙陛下隆恩信任,臣又岂敢惜身,必当鞠躬精粹,死而后已,万死以报陛下,知遇之恩!”

    隆正帝闻言极满意,声音温和了许多,道:“爱卿平身,朕是让你清除腐吏,追缴库银,又不是让你上刀山下火海,何须万死?

    你放心,大胆放手的去做。

    若有哪个不服抗命,你自有缇骑相助。

    若是有武勋宗室,你也可寻忠怡亲王,他会助你一臂之力。”

    “臣遵旨!”

    张廷玉不是拖拖拉拉的人,谢完后就起身,面色肃穆的归位。

    隆正帝见之,“嗯”了声,又满意的点点头。

    这一幕,让无数人看之艳羡。

    这才是国朝第一信臣哪!

    怎么做怎么入眼……

    李光地则和身后的张伯行先一起看了眼不骄不躁老成持重的张廷玉,又对视了一眼。

    两个老相相视一笑,显然也都极满意。

    后继有人。

    然而,有人却不服气。

    的,脏活儿累活儿危险活儿都交老子干,升官发财都给了那书生。

    “呸!”

    贾环气不过,不屑之极的小小啐了口。

    然而他这个小动作,又岂能逃过龙椅上隆正帝的眼?

    隆正帝的脸登时就黑了下来……

    而站在贾环一旁的叶道星,久闻贾环大名,而从未得见。

    昨夜一见,本以为之前听闻有误,分明是一位杀伐果断的小枭雄。

    可此刻再看地面金砖上的唾沫星子……

    叶道星一双鹰目中目光古怪。

    他开始相信其子叶楚对贾环的评价了:小刁民!

    隆正帝目光喷火的瞪了贾环一眼,见他死猪不怕开水烫,耷拉着一张木然的脸站在那,虽一时气急,却也没法子。

    而下方百官见他脸色陡然黑下来,还以为他要继续清算清洗,一时间人心惶惶。

    李光地等人也微微皱起眉头来。

    毕竟新朝第一天,吃相太难过,绝非好事。

    朝廷运转,总需要官员。

    好在隆正帝也不傻,虽然他真心恨不得一日扫尽朝堂上的这些魑魅魍魉,还一个清明世界。

    可他终归还是明白,冰冻三尺非一日之寒。

    朝堂上的稳定,同样重要。

    因此,暂时拿下一个户部尚书,杀鸡儆猴,已经足够了。

    不过……

    文臣这边既然已经动刀,武臣这边,也要趁机一动才好。

    毕竟,过了今日,他再想动人,就要开军机阁议事。

    而他虽然贵为帝王,按规矩也不能直接插手军务,以防外行指挥内行……

    念及此,隆正帝眼睛一眯,看了眼贾环后,对武勋行列沉声道:“之前宁国侯贾环让苏培盛告诫朕,说,朕既让忠怡亲王当了总理王大臣,就该收了他的军权。

    因为军政分离,乃是国之良策,大秦万世之基也。

    朕思量了番,也有道理,朕纳了他的谏言。

    忠怡亲王就暂罢署理蓝田大营之职吧,交由……太尉叶道星负责。”

    “陛下您这不是……”

    贾环闻言脸色是真难看了,就要站出列反对。

    当个挂名太尉也就罢了,可当八大军团之一的大将军,无铁血战功,如何能够服众?

    那赢祥当年好歹跟随太上皇打过仗,单独领过军立下过大功。

    勉强凑个署理蓝田大营还说的过去。

    这叶道星算什么?

    可是,没等他开口,就被后面的牛继宗压低声音喝住了。

    今日隆正帝正位成功,又有太上皇遗诏在手,连户部尚书都能捉拿下狱,换一个军团长,虽然过分,但军方若将隆正帝亲政以来第一个军务旨意就反驳回去,未免太过难看。

    因此,他喝住了面色难看的贾环。

    不过,牛继宗也是浸淫官场数十年的老人了,岂能就此作罢?

    他喝住贾环后,出列躬身道:“陛下此议大善,只是……若叶太尉掌蓝田大营,则不可再兼御林军大统领之职,否则内外兼制,非为臣之道。”

    此言一出,叶道星鹰目中瞳孔猛然收缩。

    他麾下五千重甲铁骑,绝对是大秦战力第一的一支兵马。

    若在平原上冲锋起来,五千重甲破五万轻骑,破十万步军,易如反掌!

    且这五千重甲铁骑,乃是其一手调理出来的心腹兵马,他若就此丢失,纵然得了蓝田兵马,也得不偿失。

    可是,他还没法反对,否则便有视御林为私兵之嫌。

    叶道星面色顿时难看起来。

    好在,隆正帝极为厚待他这位宣力功臣,犹豫了下,道:“牛爱卿此言有理,不过……朕一向以为,叶爱卿所练那五千重甲铁骑,终年留守在宫中守卫,着实太可惜了些。

    守卫宫禁,何须此等雄兵?

    若朕为明君,得民心,纵然只用贾环麾下那些无甲兵马,亦能守得朕安。

    若朕如桀纣,纵然再有十万重甲铁骑,也难守天下。

    所以,这五千重甲,就划拨入蓝田大营,交由太尉继续掌管吧。”

    “吾皇圣明,万岁万岁万万岁!”

    叶道星当真欣喜若狂,被牛继宗摆的这一道,竟就这样被隆正帝给破解了。

    当即跪下,以大礼参拜君恩。

    隆正帝见之,细眸微眯,不动声色道:“太尉请起。”

    “谢陛下!”

    叶道星再起身后,身上的气息愈发犀利了。

    他站着不动,脑袋却转过身来,看了牛继宗一眼。

    此等景象,让不少人心中一惊。

    此人竟是鹰视狼顾!

    莫非,是司马仲达之流!

    牛继宗目光阴沉的与叶道星对视一眼后,轻轻哼了声。

    温严正随即出列,躬身道:“陛下,若叶太尉掌蓝田大营,且带走五千重甲铁骑,谁人可入御林,为御林军统领?此非小事,陛下尽早当抉择之。”

    隆正帝闻言,点点头,道:“温爱卿言之有理,朕之意,调五千京营兵马,入宫城,由……岳钟琪出任御林军统帅。”

    此言一出,连温严正的脸色都难看了起来。

    施世纶出面,道:“陛下,京营提调九门,缺口五千,从何处来补?”

    此言一出,荣国一脉一干大佬无不面色严厉,目光深沉的看向上首。

    打定主意,如果隆正帝得寸进尺,要从灞上大营抽调兵马,那么他们便动用军机阁之名,拦下这几道调令!

    行平衡之术他们没意见,但前提是叶道星要真刀真枪的从战场上搏出战功来。

    靠这种方式来平衡,还用得着你隆正帝来出手吗?

    连太上皇都讲规矩,从长城军团中简拔出一个立下大功的方南天,并以长城军团为摇篮,用战功培养出一系列将军来平衡荣国一脉。

    你一个初掌大权的“新君”,就这么异想天开。

    若是让你得逞,下一步你直接将军机阁拆了算了……

    幸好,隆正帝见好就收,道:“京营缺口,就从……蓝田大营中抽调吧。”

    此言一出,众军头大佬们,面色总算和缓了些。

    而叶道星也没怎么反对,能将那五千重甲铁骑继续调到麾下听用。

    他心里已经说不出的激动了,对隆正帝满满敬意……

    至于蓝田大营的那五千兵马,对他来说,有则好,没有也无所谓。

    虽然外面将蓝田兵马的战力夸耀成天下第一强兵,可在叶道星看来,远不如他麾下的黑甲铁骑。

    因此,他也没怎么在意。

    如此一来,隆正帝的意图,踩着荣国一脉的底线,通过了……

    ……

    “收营!!”

    慈宁宫前,贾环面如锅底,厉喝一声。

    韩大等人见之纳罕,但不敢怠慢,以最快的速度集结好队伍后,看向贾环。

    贾环厉声道:“全体都有,目标,神京城西,渭河码头,跑步,走!”

    喊罢,他一个堂堂宁国侯,竟然率先在这座威严的皇城中,撩开膀子奔跑起来。

    周围或远或近的无数双眼睛看到这一幕,差点没惊掉下巴……

    然而韩大等人却没有丝毫耽搁,纷纷厉喝手下队伍:“跟上,快,跟上!”

    而后,一千五城兵马司兵马,便跑动起来,朝在前面奔跑的贾环跟去……

    大明宫,紫宸书房。

    隆正帝正面色柔和的与大秦太尉,彰武侯叶道星叮嘱着什么。

    叶道星此来是与隆正帝“拜别”的,自此,他将结束数十年守卫宫禁的生涯。

    也要感谢隆正帝对他的厚待。

    不过,正当君臣二人相得时,中车府主事朱正杰却走了进来,小声对隆正帝耳语了几句。

    而后,苏培盛和叶道星就见隆正帝的面色陡然黑了下来,怒声咆哮道:“放肆,狂妄!他以为皇宫是他家吗?说来就来,说走就走!他好大的胆子!”

    朱正杰闻言,忙道:“陛下,宁国侯贾环不仅擅自率兵出宫,还不顾朝廷礼仪体面,当头跑在前面,一路跑步出宫。”

    隆正帝闻言,愈发难看,一掌拍在御案上,咬牙道:“这个无法无天的混账东西!好一个荣国一脉……”

    厉声说罢,目光又看向下面的叶道星,沉声道:“太尉,你都听到了吧?”

    叶道星躬身道:“陛下,荣国之威,臣早已知之。”

    隆正帝微微俯身,细眸阴沉的看着叶道星,沉声道:“那太尉当知,朕狠心放你出宫,并带走那五千战力冠甲天下的重甲骑军的用意了?”

    叶道星缓缓点头,鹰目直视隆正帝,沉声道:“陛下放心,臣,绝不辜负陛下期待!荣国一脉,多已腐朽矣,且竟敢威逼陛下,臣自当为陛下谋之!”

    “好!”

    隆正帝闻言大喜,对苏培盛道:“取朕佳酿来,朕要为大将军先敬一盏庆功酒!”

    苏培盛忙道:“遵旨!”

    说罢,转身去了外间。

    未几,亲自捧一金黄锦帛覆盖的大茶盘出来,上面放一金壶,又有两只金盏。

    隆正帝亲手倒了两盏酒后,一盏递给面色激动的叶道星。

    另一盏持于己手,看着叶道星沉声道:“爱卿,朕不比太上皇,马上取天下,于军中威望崇高,大秦百万大军,莫不臣服。朕乃太平天子,在军中远不及太上威望,因此,竟压不住那些抱团自守的军功集团。

    今日之势,爱卿亦观之,当知朕之难处。

    既然爱卿有此忠心,为朕分忧,朕岂能不爱之?

    因此,提前敬爱卿一杯庆功酒。

    待功臣之日,朕不吝以王爵相赠!

    饮胜!”

    说罢,隆正帝满怀希望和期待,殷切深情的看了眼叶道星后,举杯饮尽。

    叶道星自然不能拖延,在隆正帝一饮而尽后,亦是举杯饮尽。

    而后,他沉声道:“陛下,臣就此带兵出宫,望陛下保重龙体!”

    隆正帝点点头,之前都没有露出过的笑脸,终于出现了,虽然,笑的有些难看,怪异……

    他道:“朕知爱卿忠心矣,去吧。”

    叶道星再行跪拜大礼,而后,大步出了上书房,前往御马间,率领五千黑甲重骑,出了皇宫,直往蓝田大营而去……

    待叶道星出门后,隆正帝脸上的笑容陡然消失,眼神转寒,念了句:“鹰视狼顾,果为背主之贼也!”

    一旁处,苏培盛面带微笑,点了点头。

    而朱正杰,则悄悄低下了头……

    ……

    却说贾环带着一营人马从慈宁宫不告而别,一路奔跑,无人敢拦。

    远远看到是这位主儿黑面而来,御林军也都纷纷避让开来。

    一直跑到皇城西门安福门,看到了有一气度威仪的将军,带着一大队兵马入皇城。

    贾环慢慢顿住了脚步,眼神与当首那位将军遥遥对视着,嘿了声,冷声道:“岳钟琪!”

    岳钟琪显然比他有礼貌的多,在马上遥遥拱手一礼,就不再看他,带着五千兵马,从贾环身旁缓缓而过。

    ……

    神京城西,渭水河上,一艘民船缓缓滑行着。

    船舱内,一个面容极为精致的女子,临窗而站,透过窗子看着船外湍急的流水,怔怔出神。

    而在她身后的桌子上,还有三个年轻的女子,俱是一等标志颜色,此刻不知在说笑些什么。

    好似在对初次入神京,充满了憧憬。

    “梆!梆!梆!”

    舱外又传来云板声,这是船家在提醒船舱内的女客,就要到地了。

    渭水河码头,遥遥可见……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