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醉迷红楼 > 第八百八十六章 心寒(第三更!!)
    皇太后也并不是无敌的存在。

    一旦贾环的话被证实,然后再被宣扬出去……

    那,她作为一国国母的威望,必然瞬间扫地。

    一国国母,谋刺朝臣,还是国之功勋……

    关键是,她没有想到,那位钟公公当真去了宁国府,还被抓了个现行。

    而且,竟还把她和刘昭容都供了出来……

    她当日压根儿就没派他去宁国府杀人啊!

    她再蠢,总也要有个限度!

    可她却又的确接见过钟老公公……

    如今,却是人证物证俱在,着实可恨!

    这件事若是闹到朝堂上……

    那么皇太后该头疼的就不是该怎么救忠顺王,替他翻盘了,而是要想着,该如何自保。

    所以,这件事,皇太后绝不可能承认。

    “贾环,哀家从不认识什么钟公公。”

    皇太后面色涨红,咬牙恨声,一字一句道。

    一双眼睛,满是怒火的逼视着贾环。

    她打定主意,若是贾环今日敢将脏水泼到她头上。

    她就豁出去了,闹个天翻地覆。

    贾环敢拦其她人出宫,他敢拦太后亲自出宫吗?

    她倒想看看,那个弑父逆子,还敢不敢再弑母!!

    然而,出乎她意料的是,贾环竟点了点头,道:“臣相信……”

    “嗯?”

    一时间,无数人惊疑。

    他相信?

    贾环沉声道:“太后,也许您不信臣之言,但,臣所言绝对属实。

    宫里,有奸邪之人,在离间天家亲情,尤其是在针对太后您!

    铁网山之变中,黄畴福身为太后宫中内总管,却命宁至弑君。

    此等骇然之行,又岂能是太后所为?

    太后,乃陛下亲母!!

    陛下当时就大骂幕后之人心思何其歹毒!

    还有那钟公公,明知臣府上之前才被奸人闯入,必然防守森严,却依旧大咧咧的往里闯。

    一被抓,就立刻供出太后之名。

    他这是明显的往太后头上泼污水啊……

    还有那刘昭容,不管审问她何事,她都一口咬死是奉太后之命……

    此中种种皆为事实,太后可详查……

    太后,由此可见,不知有多少人想暗算您,想让您身败名裂!

    但这些事,都被陛下强力压住了,不允许臣外传一句。

    只是,陛下到底不放心太后,这才让臣守在了慈宁宫……”

    贾环义正言辞道。

    对于皇太后……

    一日是皇太后,便一日只能在她跟前装孙子。

    别说是她,就是隆正帝,只要不涉及外朝,皇太后想罚跪就罚跪……

    所以,正面冲突,那绝对是脑残作死行为。

    因此,贾环一定要找一个冠冕堂皇的理由。

    至于他说的这些,一半都是假的。

    钟老公公至死都没吐露过太后,如今也死了。

    刘昭容倒是说奉太后之命,但也只承认是去见忠顺王。

    贾环就在赌,皇太后一深宫妇人,不敢去细究。

    果然,皇太后脸色连连变幻了阵后,眼神凌厉的看着贾环,最终咬牙吐出两个字:“出去。”

    她着实,再无话可说。

    贾环心中一喜,沉声道:“遵旨!”

    说罢,大步走出了慈宁宫。

    只要再拖过一天,就万事大吉了。

    ……

    隆正十九年,六月初一,清晨。

    干守过最难熬的一夜后,总算迎来了第二天。

    虽然天还未亮,但最黑暗的时刻已经过去了……

    然而,原本该轻松下来的贾环,依旧不得轻松……

    隆正帝在漫天繁星时,估摸也就是寅时二刻(凌晨四点),来给皇太后请安。

    然而却连慈宁宫大门都没能进去。

    太后借口悲思过度,凤体欠安,免了他的面拜。

    隆正帝只能黑着一张脸,在庭院内拜了三拜。

    然后就离去了。

    连贾环眼巴巴的盼他开金口,放他出宫的眼神,都被隆正帝无视了。

    直到一个时辰后,面色凝重的忠怡亲王赢祥出现时,贾环才知道,又被安排了个狗屁差事。

    今日是后宫宫妃,和宗室国公夫人以上的命妇,以及县君以上的贵女前往奉先殿祭拜大行皇帝,为大行皇帝送灵的日子。

    除此之外,还有一道最关键的程序,那就是隆正帝为皇太后上尊号。

    从此,皇太后就由“本宫”,变成了“哀家”,哀失国之官家。

    且由贞元朝皇后、隆正朝皇太后,变为有尊号的皇太后,譬如,圣母皇太后。

    皇太后接受了隆正帝的尊号,再叮嘱他以天下为家,好生官之,不负先皇之望。

    在皇子皇孙,宗室诸王,并武勋亲贵、文武大臣前完成这一整套的流程后,隆正帝再受百官朝拜,登基为“新皇”,定下君臣大义,自此可掌天下大权,至高无上,唯我独尊!

    未来是美好的,但现在的问题是,皇太后,不出宫,不肯接受尊号。

    这……

    就把隆正帝给架到了火上去烤。

    今日大典若是完成不了,缺少太后这一环节,顷刻间就是轩然大波。

    隆正帝的帝位根基,都会受到影响。

    名不正,言不顺。

    天下便有大把人不肯服气……

    这就是孝道的影响!

    可让贾环心里替隆正帝问候二哈的是,这和他有一文钱的关系?

    竟被拉了壮丁,要陪忠怡亲王赢祥一起,进慈宁宫劝皇太后。

    我劝个锤子!

    贾环面色发黑的看着对面的老十三,眼神阴沉。

    这位终太上皇后半生,抑郁不得志了十数年的先皇十三皇子,此刻身着一身石青色的团龙袍,面带哀色,但气势威仪,与之前他老婆死时那种落魄感完全不同。

    不过,他在贾环面前倒没有摆什么王爷架子。

    而是用一种商议的语气道:“贾环,陛下也是没有法子,他手里实在无人可用。

    除了本王和你外,这件事陛下还能用哪个?

    陛下说,昨夜你处置的就很好,很有水平……”

    贾环拒绝高帽,提醒道:“这完全是两码事。”

    的确是两码事,一个只是拖延住太后,不让她四处勾连。

    一个,则是让她乖乖的听话,听摆布。

    难度系数根本不在一个层次,天壤之别。

    贾环道:“王爷,不是我不肯出力。太后本来就看我不喜,若是再瞧见我,本来答应也变成了不答应了……

    何况,我根本没有任何把握,让太后答应。”

    赢祥闻言,顿了顿,道:“有把握,陛下的意思是……赢遈。”

    贾环闻言,面色陡然一变。

    ……

    皇庭,奉先殿。

    后宫宫妃、宗室命妇及贵女们,已经参拜过大行皇帝遗体,并哭完了灵。

    此刻皆站于殿内帷帐一侧。

    帷帐的另一侧,则是诸皇子皇孙、宗室王公及文武大臣。

    皇太后端坐在上首主座上,面色阴沉如水,眼神凌厉的看着殿下,朝她参拜的隆正帝。

    心中怒道一声:孽子!

    她真想不管不顾的闹一场,可是,目光从先皇诸子的队伍里扫过……

    连看了几遍,都未看到她的爱子老十四的影子。

    再联想到今早,老十三赢祥和贾家那个小贼强行进宫,苦求无果,那贾家贼子驱赶走宫人,和赢祥说出的那句话,皇太后心中就不由发寒。

    “皇太后,您总要为忠顺王的性命考量一番……”

    他怎么敢?

    他怎么敢?

    这个忤逆人伦的畜生!

    可是,遍体生寒的皇太后,终究还是不敢在这里大闹一场,揭露这狡诈孽子的真面目。

    因为,她怕失去儿子,她唯一的儿子……

    “皇帝当不负先皇重望,以仁孝治天下,遵从祖制,承担起这大秦的万里河山,亿兆黎民。”

    皇太后一板一眼,语气漠然的说道。

    隆正帝再跪拜,面色木然道:“儿臣谨遵圣母皇太后教诲!”

    仁孝,祖制……

    ……

    大明宫,光明殿!

    隆正帝高居须弥龙椅上,俯视着殿内百官。

    然而,已经坐过近二十年朝的隆正帝,仿佛直到今日,才真正坐在这龙椅上,接受百官的朝拜。

    看着他们在下面毕恭毕敬的山呼万岁,隆正帝心中,难掩激动。

    他细眸越过殿内的百官,看向宫外,看向龙首宫……

    “父皇,你看见了吗?

    朕,是真正的皇帝了!

    你老了,昏庸了!

    任凭百官贪.腐,任凭黎庶蒙难。

    你为了永操权柄,让老十四结党营私,却弄的整个朝堂上满满都是乌烟瘴气。

    朕看着大秦的基业,一点点被这些硕鼠掏空败坏,看着民心一点点丢失,朕心急如焚!

    所以,不是朕忤逆不孝,朕是为了大秦万世之基业!

    父皇,您看好吧,朕一定会成为,超越你的千古明君!

    ……”

    “陛下……”

    “众卿平身。”

    在苏培盛的小声提醒下,隆正帝回过神,收回目光,淡淡的瞥了眼跪伏在地的百官后,沉声道。

    “谢陛下!”

    百官起身,而后沉默。

    “宣旨!”

    目光在百官面上扫过,见几人面色惨白,极不自在后,隆正帝寒声吐出两字。

    苏培盛躬身一诺后,尖锐高亢的声音便回荡在光明殿内:

    “陛下有旨:朕以菲德嗣承祖宗洪业,君临天下近二十载。

    上惟皇考圣祖皇帝山陵未远,迫切哀诚。

    下惟海内北南凋瘵未复,忧劳夙夜。

    时用遘疾,朕岂敢怠政?

    今有太上皇遗诏曰:朕既临御日,浅恩泽未浃于民,不忍复有重劳山陵。

    制度务从俭约,丧制用日易月,中外皆以二十七日释服,无禁嫁娶音乐。

    各处总兵镇守备御重臣及文武大小官员,亦毋擅离职守。

    闻哀之日止于本处朝夕哭临三日,悉免赴阙行礼……”

    “哗!”

    苏培盛脸色苍白的念完这段“太上皇遗诏”后,满朝哗然,无数老臣一片哀恸!

    连贾环都忍不住震惊的看向上首的隆正帝……

    他真是……岂有此理!

    关键是,何必呢?

    太上皇猝然驾崩,哪来得及留下什么遗诏,还不是由着隆正帝的意思来拟旨。

    可是,谁也没想到,隆正帝会拟出这样一份遗诏。

    太过薄待了些……

    尤其是那句“浅恩泽未浃于民”,简直快成了太上皇的罪己诏。

    贾环想不通,隆正帝现在何苦跟一个已经死了的太上皇这般较劲。

    他这是在……复仇吗?

    然而,看着隆正帝紧紧抿着的嘴角,眼神严厉而坚毅,半分不肯退让的模样,贾环心中轻轻一叹。

    天家啊,天家……

    在众臣心痛之际,苏培盛依旧不得不硬着头皮继续:

    “夫李光地之一生,辅弼帝业,清勤谨慎,始终如一,其光辉业绩,不胜枚举,朕甚慰之,特封其为太师之位,总领朝纲,以辅嗣君。”

    “夫陈廷敬者,宽大老成,几近完人,加封其为太子太保,夫张伯行者,居官清正,天下所知,加封其为太子少师……”

    “夫叶道星者,功勋之后,忠恳勤勉,军功卓著,加封为……太尉!”

    “哗!”

    此言一出,无数武勋亲贵,武将大臣,无不哗然。

    纷纷看向与贾环并肩列于武勋队伍之首的那道高大身影,彰武侯,叶道星。

    毫无疑问,此人便是取代了义武侯方南天,日后平衡荣国一脉的新力量。

    军中新贵!

    然而众人也发现,在他一旁的贾环,面色是何等铁青难看。

    背主之贼也!

    何德何能,敢为军门之首?

    ……

    ps:这一章,我写的都有点心寒……

    来,求个订阅,给我暖暖,嘿嘿……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