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醉迷红楼 > 第八百八十五章 交锋慈宁宫
    慈宁宫,寿萱春永殿。

    皇太后又惊又怒,面上涨红的看着跪在殿内的周昭容,怒声道:“你说什么?”

    风光了一天,却也被隔离了一天,如木偶一样拜了一天神的周昭容哭道:“太后哇,奴婢中了贾环那小贼的奸计了。奴婢还以为他是好人,谁知道,他怎么那么坏啊……”

    此言一出,与皇后等人一同在此陪伴太后的贤德妃贾元春,不由抽了抽嘴角。

    而始终如木头人一般的,东宫皇太孙侧妃方静,木然的脸上,也微微有了些变化。

    你才知道啊……

    皇太后狠狠的捶了下凤榻,怒道:“你再说一遍!”

    周昭容便将她出宫后,如何“风光”的被一群人簇拥起来,实际上是隔绝起来。

    然后被当成新鲜物儿一般放在肩舆上,游街过巷,供人展览。

    还将每隔一段,人群中就重复一遍的对话也说了一遍。

    最后在药王庙里,更是被看守的死死的。

    根本没法和国舅府的人接触……

    然而现在都中的百姓,都在赞陛下的纯孝……

    “好,好,好的很!”

    皇太后闻言,气的面色一阵青一阵白,咬牙道:“好一个纯孝的皇帝!本宫……哀家派个人回娘家都不可得,倒被他拿去换了名望!心思诡诈,太上皇所言不虚也!他如此作为,何以能承天下望?”

    殿内诸人闻言,面色无不剧变……

    “太后,这八成是那贾环的奸计!先前奴婢还纳闷呢,他既然拘了刘昭容,怎地会放过奴婢。原来,他打的是这个主意啊!”

    周昭容被贾环戏耍了一天,心都快气炸了,恨的咬牙,此刻便在太后面前告他一状。

    倒是皇后下首的一位老太妃皱眉道:“此事也不能全怪贾环,分明是你借口要去药王庙给太后祈福,若非如此,他们还能强拘着你去吗?你若直言要去国舅府,未必就有今日之事……”

    周昭容闻言面色一变,看了眼那位老太妃后,见上头凤榻上的皇太后老眼中也射来怨愤不满的目光,心里顿时一惊,忙哭道:“太后哇,奴婢先前也不知贾环会放人出去啊!

    他带了那么些兵,奴婢一时间想不到它法,才找了个借口。

    不是奴婢无能,实在是……小贼太奸诈啊!”

    “那你就再走一趟,明着说,哀家派你去国舅府!哀家倒想看看,他还敢拦不敢拦!”

    皇太后恨声道。

    说着,眼神还极为凌厉的看向了一旁的董皇后和贾元春。

    两人却都垂着眼帘,面色恭敬,心里腹诽不已……

    这个老太太真是魔怔了。

    太上皇驾崩,就算装,你现在也得装的悲伤些啊,怎能因为小儿子被拘,就昏成了这般?

    不过想是这样想,可两人心里多少也有些触动。

    这就是宫里啊。

    天家无亲情,更何况是夫妻之情?

    在这个女人年过三十就可自称老妪,甚至就可做祖母的年代。

    过了三十,基本上就再难侍寝皇帝了。

    剩余的日子,只能熬在佛堂里,与青灯古佛常伴。

    其实不止是帝王家,一般的世家豪门差不多大都如此。

    十五曰豆蔻,十六曰破瓜。

    女儿家最美的年纪,就是这两个年纪。

    碧玉破瓜时,也是女儿家最受宠的年纪。

    过了二十,就渐渐淡了。

    爷们儿又去寻找新的豆蔻少女了。

    过了三十,就更不用提了,一个月能照一次面都是好的……

    世情这般,又何来的夫妻之情?

    皇太后比太上皇小十多岁,今年也有六十六七了。

    可守活寡却守了三十多年……

    因为纵然太上皇让位后,龙首宫里也从未少过每年进秀女……

    有那么多洋溢着青春气息的美少女,太上皇又怎么可能碰她这种老黄瓜……

    因此,也不怪皇太后对太上皇的驾崩,没有太多伤感。

    只一心想替幼子忠顺王张目。

    只是,她难道以为,派人去了国舅府,就能翻盘吗?

    许多人心里都在哂然,但面色却依旧恭敬,悲戚。

    这是必须的套路……

    ……

    夕阳西下,西边的火烧云映染了整片天空,也染红了大半皇城。

    血红的光芒铺洒在宫城里,也晕染在了贾环身上。

    他看着面前赔着笑脸,要再次出宫的周昭容,淡淡道:“昭容刚回宫,又要去祈福?”

    周昭容忙摇头道:“宁侯,奴婢这次不是去祈福,是太后娘娘因思太上皇犯了心疾,又想起国舅也上了岁数,想念的紧,便派奴婢去瞧瞧……”

    贾环点点头,道:“也是应该的,不过今日天晚了,宫里快要落钥了,昭容明天再去吧。”

    周昭容闻言忙道:“不可不可,宁侯不知,太后心里难过的紧,命奴婢无论如何,今日都要去国舅府走一遭。”

    贾环闻言,眯起眼看周昭容,道:“非去不可?”

    周昭容赔笑点头道:“非去不可。”

    贾环闻言叹息一声,摇了摇头。

    周昭容脸上的笑容顿止僵住了,道:“宁侯,您这是……什么意思?难道您想违背太后娘娘的……你们,你们想要干什么?”

    贾环没有理她,对面色阴沉的方冲道:“方将军,辛苦了,麻烦将此人押入地牢。”

    方冲闻言哼了声,却也不得不应一声:“喏。”

    “贾环,你敢!”

    周昭容撕破脸皮,尖声叫道:“我是奉太后之命,你敢抓我?太后娘娘不会饶过你的!”

    贾环惋惜道:“好言相劝你不听,结果,成了黄畴福的同党了吧?一路走好。”

    方冲对周昭容也不感冒,手一挥,一队御林军就押着挣扎尖叫了阵,就瘫软在地的周昭容去地牢了……

    慈宁宫门口望风的宫人见之,面色大变,忙慌张不迭的跑了回去,向皇太后告状去了。

    方冲细眸里满是疑惑,看着贾环,欲言又止的模样,看起来他很想不通。

    贾环之前分明放了周昭容出去,怎么这次反而说翻脸就翻脸呢?

    他难道不怕太后?

    贾环瞥了眼方冲,呵呵笑道:“小方,成了太孙殿下的小舅子,最近混的不错么……”

    方冲闻言,面色陡然一黑,转身走远。

    贾环也不介意,又坐在靠椅上,眯缝着眼看向西边天上的火烧云,想着家里的事……

    也不知道,那两人今天发现了什么没有?

    唉,真他娘的扯淡。

    果然喝酒误大事啊……

    怎么就……往东去了呢?

    但愿她们没发现,他做了那番布置,总能说的过去吧?

    希望如此,否则,李纨倒也罢了,性子不硬。

    可那娄氏,那般刚强刚硬的性子,万一再想不开,寻了短见……

    造孽啊!她们和尤氏,那完全是两码事……

    贾环头疼。

    “宁侯,咱家奉太后懿旨,宣宁侯进宫回话。”

    未几,没等贾环挠破头,一个老内监从慈宁宫出来,就站在门口处对贾环高声宣道。

    看起来,他也怕出门多走一步,被人当成黄畴福同党给拘了去。

    在宫里活了这么些年,他很清楚,那些被拘走的人,没有可能回来了,甚至,连活命的可能都没有……

    太后,都不可能再将他们招回来。

    因为他们身上背着一个黄畴福谋反弑君案的嫌疑,太后若将他们救出来,岂不是连她都要背上这个嫌疑?

    所以,这位老内监,绝不肯出门半步。

    贾环看了他一眼后,嘴角抽了抽,点点头,起身朝慈宁宫内走去。

    ……

    “臣贾环,参见太后娘娘,皇后娘娘,太妃娘娘,贵妃娘娘,皇妃娘娘,贵人娘娘……”

    进了慈宁宫后,贾环行跪拜大礼参见,然后,嘴里一连串的秃噜出一大长溜的名号。

    让上头的一群贵人们,嘴角齐齐抽了抽。

    落在皇太后眼中,却愈发成了尖嘴滑舌,心思狡诈的小贼。

    没等贾环连宫女昭容都见过来,她就厉声喝道:“贾环,你好大的胆子!

    竟敢连哀家身边的奴婢都敢抓,你怎么不直接来抓了哀家,替你背后的主子出气?”

    此等诛心之言一出,别说贾环跪着不起,连一干宫中后妃们,都齐齐起身,立起规矩来。

    寿萱春永殿中,原本就肃穆的气氛,陡然凝结。

    贾环却面色不变,诚声道:“恕臣愚钝,太后娘娘言中之意,臣着实不解。太后,绝非臣信口开河,当日铁网山之变,宁至谋反弑君,被大军围住后,他确实拿出一块太上皇的御命金牌,称,是黄畴福半月前给他,让他弑君扶太孙。

    而皇太孙,却在同一时间,被身边太监薛痕,暴起刺杀,险些丧命。

    梁九功,还未查清,且不说……

    但陛下上书房茶壶内的茶,被内侍下了毒,邬先生误饮后暴毙,也是刚刚才发生的事。

    由此可见,宫中的内监,很大一批都坏了。

    臣负责彻查黄畴福弑君谋反一案,不得不防。

    更何况,连臣府中,都险些遭到太后宫中内监的刺杀……”

    “胡说八道,哀家宫里的内监,如何会去你府上刺杀?贾环,你敢冤枉哀家?”

    皇太后被贾环一番话说的面色连变,可是,她却知道,贾环说的大都属实。

    宫里的内监,确实出了大问题。

    但到了最后,她却着实忍无可忍的厉喝道。

    其她后妃们也面色肃穆的看向贾环。

    贾环正色道:“太后,臣绝无虚言。是一名名唤钟老公公的内监,夜袭宁国府,妄图从后墙入内,若非臣府上之前刚被贼人入内杀人,因此留下了布防,恐怕,就要再次出不忍言之事了。

    而臣奇怪的是,这位钟老公公,竟口口声声说,他是奉了刘昭容宣称的太后之命……

    此等言辞,臣自然一个字都不信。

    但,却也不得不防备太后宫里的人会出问题……”

    当贾环说出钟老公公的名字时,太后脸上的怒气陡然凝固。

    她想起了,前不久才接见过的那位老太监……

    ……

    ps:努力第三更!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