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醉迷红楼 > 第八百八十四章 映日荷花别样红……
    “你说什么?”

    上书房内,隆正帝细眉紧皱,面色难看道。

    苏培盛小心道:“陛下,宁侯放了太后宫的周昭容出宫了……”

    “混账东西!他想干什么?”

    隆正帝面色陡然一变,面色黑如锅底,厉声道。

    苏培盛面色为难道:“奴婢也不知,不过想来,宁侯当不是不知分寸之人,当有他的主意吧?”

    而这时,中车府主事朱正杰却阴森道:“主子,这种时候,要的是万无一失的稳妥,而不是哪个自作主张。要不,就由奴婢去将那贱婢给捉了,以防万一?”

    隆正帝闻言面色微动,只是犹豫了下,就果断摇头,道:“现在说什么都晚了,中车府若能动手,何须等到现在……

    那贱婢如今到了何处?”

    苏培盛看了眼意欲插口的朱正杰后,忙道:“陛下,周昭容走到南宫门处被叶将军拦住了。之前他没拦住刘昭容,这次倒是谨慎了许多。不过他还是不敢处置,忙派人来请示……”

    隆正帝闻言,冷哼一声,却到底感到棘手起来。

    正如苏培盛之前对贾环所言,这件事,隆正帝这边也只有贾环处理起来合适。

    其他人要么身份不合适,比如朱正杰,就是天子家奴,代表着隆正帝,岂能出面?

    若是让他带着中车府去封了慈宁宫,顷刻间就会变成宫廷丑闻,引起轩然大波!

    隆正帝一顶不孝的帽子,这一辈子都洗不掉了,名声也会彻底臭了,更甚者,会再次让人质疑太上皇的驾崩之因……

    而叶楚、方冲等人,虽然算起来并不是隆正帝真正的心腹中人,倒是可以处理此事。

    可是,他们却不肯为隆正帝担这一顶忤逆太后的罪名。

    这种事偏又只可意会不可言传,隆正帝还不能明着逼迫他们……

    好生郁闷!

    所以算来算去,也只有贾环适合做这脏活……

    若非如此,天子寝衣,虽非龙袍,毕竟绣有龙纹,又岂可轻易赏人?

    可谁知,贾环只捞好处不干正事……

    真若就这么放任那周昭容出去,万一,她在外面打着皇太后的名义乱说话,乱接触人……

    那岂不坏了大事!

    左右为难间,隆正帝怒气顿生,心中大骂贾小三是头养不熟的小狼崽子!

    他连御衣都相赐了,转头来贾环却耍滑头,把难题又推给了他,让他好生为难!

    不知为君分忧,没有半点孝心的孽障!

    隆正帝心中怒骂道。

    而就在这时,苏培盛却忽见御书房外间,有他手下黄门侍中在寻他。

    他悄然走到外间后,那小黄门对他耳语了几句后,就见苏培盛陡然大喜。

    转身又回了内间,躬身道:“陛下,宁侯派人传话过来……”

    “哼!”

    隆正帝闻言,随手将手中的折子扔在御案上,讥讽道:“他倒是不见外,传话传到朕这来了……”

    “就是,他可别真以为可以恃宠而骄……”

    朱正杰包扎着半张脸,笑起来有些难看,话没说完,就被隆正帝冷眼瞪住,冷声道:“这话你去他跟前说啊!婆婆嘴!”

    朱正杰闻言半张脸脸色一僵,悻悻低头。他如今是真有点怕贾环了,他都没想到,在得知太上皇驾崩后,贾环还敢杀他,更连彰武侯叶道星都差点被他干掉……

    疯子!

    隆正帝淡淡瞥了他一眼后,看向苏培盛,压抑着怒气道:“他传什么话?跟朕请罪吗?”

    苏培盛恭敬道:“并不是,宁侯说,周昭容和刘昭容情况不同。

    而且,现在外面多有流言,说陛下围了慈宁宫,不许一人外出,形同圈禁……”

    咽了口唾沫,苏培盛小心的瞧了眼隆正帝,果不其然,隆正帝被这番实话给气的面色铁青。

    这种话,大概也只有这位爷敢这么直说了……

    心里感慨苦笑一声,苏培盛忙继续道:“宁侯还说,与其让外面人到处散播谣言,不若放一个慈宁宫人出去。

    那周昭容既然说奉太后懿旨去药王庙给太后还愿,陛下何不成全他?

    只是她一个人的声势太小,陛下还需多派些人,帮她将声势造起来?

    一来算是尽了陛下的一番孝心,二来也可让外面那些婆婆嘴都闭上臭嘴……”

    话未说尽,就见隆正帝早已面色大好,心情转晴。

    甚至竟不合时宜的哼哼笑了两声,极不厚道的看向了一旁面色发黑的朱正杰。

    倒是连骂人都跟朕骂到一块去了,婆婆嘴,嘿!

    头上那座重比泰山的巨石移开后,隆正帝的心性,似乎开朗了许多……

    若在从前,他决计不会开一个奴才的玩笑的。

    只是他却不知,这个奴才心里,现在是何等的怨毒……

    隆正帝见朱正杰尴尬的不得了,好意告诫道:“你以后少惹那混账,吃了亏,朕也替你做不得主。”

    说罢,不再理会垂下脑袋的朱正杰,转头对苏培盛道:“既然人家都出好了主意,那就照此办吧。

    告诉他,出了疏漏,朕拿他去堵窟窿!”

    苏培盛闻言忙赔笑道:“陛下说的是,自然是这个道理。”

    “去吧。”

    挥退了苏培盛后,隆正帝对朱正杰道:“继续之前的,忠怡亲王府现在情况如何?”

    “回主子,忠怡亲王府门前一条长街,都停满了车马官轿,还往外排出好几里远,都是拜访十三爷的。

    不过,十三爷一直在内阁与张大人一起理事,根本没人接待。

    世子赢普只匆匆与外客打了个招呼,就去了城南好汉庄耍子去了……

    主子,奴才再多一句嘴。十三爷他如今贵为亲王,可王府里却连个接待内眷的女主人都没有,实在是……”

    苏培盛走出了里间,听不到里面的声音后,面色有些担忧……

    ……

    周昭容作为慈宁宫太后身边信得过的老人,这一辈子风光的时候多了。

    但加起来,怕都没现在这么风光。

    数百御林军开道,敲锣打鼓,并有黄门内侍和宫女捧着香炉、贡品、罗牌等祭神用品相随。

    而她本人,则被“请”上了一顶只有宫中贵人才有资格乘坐的宽大肩舆。

    浩浩荡荡的一群队伍,从皇城南朱雀大门而出,沿着都中最繁华的朱雀大街,敲锣打鼓的绕了老大一圈后,才转而东行,前往了东城永宁坊的药王庙,为皇太后打醮祈福……

    坐在肩舆上,周昭容一张老脸上,也不知是该哭还是该笑,心里欲哭无泪。

    只是紧紧的握住手里的包袱,想着回去该怎么跟皇太后交代。

    皇太后可是叮嘱她,要去国舅府啊……

    朱雀大街两边,还总有人在人群里高声喧哗:

    “这不是慈宁宫的周昭容吗?”

    “是啊,我认得她……”

    “她怎么出来了?”

    “谁知道呢……倒是听说是奉了陛下之命,前往药王庙给太后祈福,打醮。”

    “哦……陛下可真仁孝啊。”

    “谁说不是呢,嘿!可恨现在外面总还有一起子脑袋坏掉的,竟说太上皇是……”

    “嘘!不要命了,这种话也敢在这说。

    太上皇今年已经八十高龄了,还闭关突破,出个意外不是再正常不过?

    偏有那么一起人,自己心思阴暗,所以总喜欢把事往复杂阴暗里想,好像不如此不能显示出他的能为眼界儿……

    其实清醒明白人谁不知道怎么回事?

    偏那些人好卖弄,咱们看个乐子就好,管他呢!”

    “是极是极……”

    周围百姓们,纷纷点头,觉得正是此理,那些乱说话的人,不过都是些卖弄嘴皮子的蠢货……

    周昭容坐在高高的肩舆上,每隔一段距离,总能听到一段这样类似的对话在人群里散播着,连词都不怎么变。

    她心里惊怒交加!

    她多咱有功夫在城外认识这些下三滥了?

    常年住在慈宁宫,一年到头出宫的时候加一起都没一天多。

    这些人又是从哪里认出她来的?

    不用想,也知道这些事是谁在后面操纵!

    想起那一对心思阴诡的君臣,一时间,周昭容恨的咬碎了牙……

    ……

    距离一夜间天地震荡的神京城数千里外,坐落在额敏河畔的准葛尔龙城,如今,业已被厄罗斯哥萨克军团占领。

    数万哥萨克骑兵四处抢掠牧民的牛羊,抢掠牧户的妻女,烧杀无数。

    无聊之时,便搜捕牧户,以为两脚羊,驱之打猎为戏。

    在西域草原上,四处为恶!

    而这支军团的两位主帅,此刻却在帅帐中,会晤一位熟人。

    令人惊奇的是,此人竟是秦人。

    他身材魁梧雄壮,方口阔鼻,一对白眉如剑,原本虎老雄风壮的容貌,却被从左眉梢起,划破整张脸,到下巴处截止的恐怖疤痕给破坏了。

    显得格外的狰狞。

    而且,他还少了一只左臂……

    此人看着帅帐处的主座上的那位年轻厄罗斯人,用一口娴熟的厄罗斯语,声音沙哑道:“伯爵阁下,我不知你为何会与秦人做这种交易!

    整个西域,辽阔万里,可牧百万匹战马,千万头牛羊。

    虽然多有戈壁荒漠,但可居住的绿洲,沃土草场,亦遍地都是。

    你为何会甘心将这万里河山,拱手送给赢秦?

    要知道,这些都是用厄罗斯兵马打下来的。

    你战死了很多部下……”

    主座上的年轻人,正是贾环的老熟人。

    曾在西域战场上被贾环俘获过,厄罗斯蓝色冰狼家族,统帅着厄罗斯南方军团二十万哥萨克骑兵军团,著名的蓝色冰狼大公缅什科夫的独子,厄罗斯伯爵,克列谢夫。

    而他的助手,也是如今龙城这支哥萨克骑兵军团的副帅,曾前往都中,赎身克列谢夫的维列拉德。

    两人对视了眼后,金发碧眼的克列谢夫耸了耸肩,道:“我当然知道这里不错,可是这里距离厄罗斯实在太远,我们无法在离本土这么远的地方,和大秦进行一场国战。

    况且,我们已经和贾环约定好了。

    我们帮他打下这座龙城,他就将伏特加的配方和水泥的配方送给我们。

    虽然战死了不少士兵,但我们觉得很划算……”

    那秦国老人闻言,真想把这些罗刹鬼的脑袋打开,看看里面都是些什么浆糊!

    这也能叫划算?

    可是再转头一想,厄罗斯贵族这种,将农奴奴隶的性命,看的比猪羊还轻贱的做法,几乎是厄罗斯国内的主旋律。

    哥萨克骑兵死的再多,回去后再征召就好。

    整个厄罗斯帝国,从上到下,都是狠辣之人,无论对内,还是对外。

    只要能换回足够的财富,死再多的灰色牲口,贵族们都无所谓。

    而今年震惊了整个厄罗斯帝国的伏特加酒,在国都圣彼得堡卖的比黄金还贵。

    刚一出现,就风靡了整个厄罗斯的贵族圈子。

    曾经有人开出一坛伏特加,用三百名农奴外加三头精悍猎犬另陪送十个处.女的价码……

    所以,如果能得到这种烈酒的配方,这位克列谢夫还真不算亏……

    然而,这位秦国老者却沉声一笑,沙哑道:“伯爵阁下不必将西域交出去,只要阁下能配合在下行事,阁下非但能收获伏特加和水泥的配方,还能收获无数的土地,立下无数的战功。

    不知阁下意下如何?”

    克列谢夫和维列拉德两人对视一眼后,耸耸肩,笑道:“如果真有这样的好事,我们当然不会拒绝。但前提条件是,你得先拿来配方来,否则,我们可不愿失去这桩生意。

    那位贾环,可不是好相与的。”

    那老者闻言哈哈一笑,沉声道:“那就一言为定!”

    克列谢夫见他如此肯定,来了兴趣,笑道:“你还真是神秘,可据我对贾环的了解,他并不是一个大方的人,也不是一个容易屈服的人。

    在大秦的神京,我让他带我去青楼见识一下,他都不肯……

    我实在无法相信,你能凭白让他将这两种珍贵的配方交出来。

    阁下,虽然你本领高强,连我父亲都赞赏。

    可你若敢戏耍欺骗我,呵呵,当初的准葛尔的葛尔丹策零以为可以戏耍欺骗我,现在,他死的很惨!”

    大帐内,除了克列谢夫和维列拉德两个厄罗斯人外,两边还站了两排身形魁梧高大,目光森冷木然的持斧大汉。

    听到克列谢夫的话后,一双双森冷麻木的眼神,齐齐看向了秦国老者。

    那秦国老者见之却丝毫不惧,反而仰头大笑道:“普通人,自然无法从他手里要出那两样珍贵的配方。

    但我不同,因为,我是他的长辈!!

    而且,我也不算凭白要他的东西,我会回馈给他更多,更好的东西!

    如今我所做的这一切,还不都是为了他?

    他又岂会对我吝啬区区两个配方?

    哈哈哈哈!”

    ……

    大雨初晴!

    昨夜高乐了半宿,又受惊吓干熬了半宿的贾母,看起来非但没有任何疲惫倦怠之色,反而看起来十分有精神。

    竟提议,与薛姨妈一起,和贾家姊妹们一道去大观园里赏景看花儿。

    若非国丧期间,勋贵之家不允许有丝竹宴饮之事出现,老太太说不定还想叫一出堂会,在大观园大观楼里,大宴宾客!

    热闹上三天三夜,也绝不会困倦!

    不过,既然国法规矩不许,那也无妨,赏花也是一件雅事。

    而且,说出去也不会招人攻击。

    众人虽然奇怪老太太的兴致,但也没人违逆她的意思。

    除了王熙凤挺着大肚子不便,被人送回了东路大院后,其她人都簇拥着老太太,往大观园走去。

    原本还各自纳闷猜测,国丧期间,为何贾母兴致会如此好……

    可进了大观园后,众人渐渐都抛开了猜测心思,被园内景色所吸引。

    整座大观园,都弥漫在雨后的蓊蔚洇润之气中。

    空气清新之极,令众人一扫前夜之沉重,浸人心脾,令人神气一清。

    进了园门后,沿着曲径通幽,穿过翠障,便见一带清流,因雨水之故,恍若瀑布。

    飞流从山石上湍流而下,击落在石头上,荡起雪浪一般的水花,引人入胜。

    两侧飞楼,斜插云霄,陡峭之处,令人侧目。

    沿着青石板路,可见两边青苔丛生,又见那小草、小花,虽被之前的暴雨催折了茎身,但此刻,却又在渐渐西斜的柔和的阳光光线下,渐渐挺直了腰……

    贾母笑对众人道:“我如今就爱这些小花小草,虽不如牡丹富贵,却也没那么娇气。

    想在刚才,经过了那番厉害的暴雨浇淋,对她们来讲,岂不是如同天崩地裂一般?

    可是只要挺了过来,现在再瞧瞧,愈发滋润了。

    日后,还会生的更好!

    花儿这般,其实做人也一样……

    昨夜那般大的动静,太上皇驾崩,梁九功逃到东府寻环哥儿求救。

    后来御林军围了宁国府,环哥儿一怒之下招来京营兵马,差一点就剿了那伙儿御林军。

    之后,还是皇帝亲自驾临,才缓解了形势,又孤身进东府,和环哥儿长谈一番,这才消除了误会……

    何等激烈,何等险要的阵势啊!

    只差那么一点,这大秦的天会是什么样,都不知道。

    但是,挺过了最艰难的那一关,如今,不又雨后天晴了?

    所以,这人和这花花草草也一样。

    一要坚强,不要怕事。

    二呢,也要懂得变通。

    你们看这些小花小草的,嗯?一个个都弯了腰不是……

    这腰弯的好啊,若是在暴雨中,她们不懂得弯腰变通,此刻怕也活不了了。

    环哥儿昨天就做的很好,关键时候,懂得弯腰变通……”

    “老祖宗,您要想夸三弟,您等他回来了再夸不成吗?咱们现在这赏花呢……”

    贾母的话,另在场众多女孩子都若有所思,似有领悟。

    李纨和娄氏两人的面色更是连连变幻……

    然而有一人却不乐意了,贾宝玉见姊妹们方才赏花时的兴致被乱了,贾母又说了一起子奇怪的话,他都听不懂,顿时抱怨道。

    贾母宠溺的抚了抚贾宝玉的脑袋,呵呵笑道:“好好好,咱们赏花,赏花……不过,老祖宗要再多一句嘴……”

    贾宝玉闻言,顿时不好意思了,道:“瞧老祖宗说的,孙儿难道还敢不让老祖宗说话不成?”

    贾母收起了笑容,面色有些郑重道:“昨夜的情形,何等危急,何等难险,想来你们多少能感受到一点。

    咱们尚且如此惊惧害怕,你们可知,环哥儿那里有多难啊……

    忠孝节义,如何抉择,都快要把他逼疯了!!

    罢了罢了,不说这些了……

    不然,惹哭你们,他回来反而和我闹……

    我只是想跟你们说,环哥儿年纪轻轻,就已经扛起了这么一大家子的事。

    他呢,人小心大,对家里人从来也没什么要求。

    只图你们能和和美美的受用,高高兴兴过日子就好。

    而且不仅要照顾好咱们这两个府里,连同族里的好多人,他都要照顾好,照顾周到。

    他不容易啊……

    所以,难免会有个疏漏……

    如果他不小心做了什么错事,得罪了哪个,也一定是无意的。

    你们要多想他的好,多体谅体谅他的难处,不要跟他闹……”

    “呜呜……”

    贾母一番话,说的在场人人都红了眼圈,拿出帕子抹起泪来。

    林黛玉更是哭出了声,哽咽道:“老太太,我以后,再也不为难环儿了,他爱去哪就去哪吧……”

    贾母闻言,反而呵呵笑出声,拉起林黛玉的手道:“这是什么傻话,你那哪是为难他?他巴不得你和他闹着耍呢。

    你们若想帮他,就好生照顾好自己,别出什么岔子,让他分心就很好了……

    走吧走吧,我不过白话几句,咱们再去好好的看花儿赏景!

    自此以后,日子会愈发宽松好过呢……

    你们快瞧那处,多好看哪……”

    众人闻言,忙顺着贾母的指向看去。

    只见沁芳亭周遭的池面上波光粼粼,池中荷叶上盛满了水珠,在阳光下水珠闪闪发光,犹如晶莹剔透的珍珠般。

    荷花在密密麻麻的荷叶间含苞怒放,白里透红的花姿,好似一清歌舞娘一般,着实诱人。

    有二三小青蛙把荷叶当作了蹦床,在上面一会儿跳一会儿叫,竟也不惧人观看。

    数尾金鱼儿把荷叶当作雨具,在水下快活地嬉戏着……

    一切,都是那么美妙!

    众人既被贾母的愉悦感染,也被这等沁芳亭池水中这等美景所吸引,大家欢喜的看着,说笑着。

    唯有李纨和娄氏两人,只是痴痴的看着,这映日荷花,别样红……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