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醉迷红楼 > 第八百八十三章 黑锅
    皇城,慈宁宫。

    这座位于龙首宫西向的宫殿,应当是大秦皇城内最为金碧辉煌的宫城。

    盖因太上皇不喜奢华,所以龙首宫大气而质朴。

    大明宫自然更不用说了,隆正帝万事不敢逾越太上皇分毫。

    再者,他也没多少预算,将宫殿修的多好。

    说起来,大明宫应该算是历代帝王中,最为寒酸的一座帝宫。

    但即使如此,为了尽孝,让皇太后得以荣养天年。

    隆正帝还是想方设法,凑出银子,将慈宁宫修的格外气派,华丽。

    当然,花费的虽然是隆正帝好不容易节俭下来的国孥,但主持修建慈宁宫的人,却是忠顺王。

    所以,皇太后口中记谢的大孝之人,自然就成了偏爱的幼子……

    这座巍峨崇阁,楼宇重重,气象万千的宫殿中,居住着当今大秦最为尊贵的女人之一。

    之所以加上一个之一,是因为南边还有一位奉圣夫人。

    因其抚育太上皇之故,被太上皇尊为“吾家老人”。

    说起来,倒是比皇太后还贵重些。

    但自今日起,这个之一就可以划去了。

    太上皇驾崩,奉圣夫人的地位,就远没有曾经那么超然了……

    因此,皇太后便成了当世最尊贵的妇人。

    纵然隆正帝日后大权在手,依旧不得不每日清早,来给皇太后请安,然后才能上朝。

    以孝治天下,晨昏定省是每个人都要做的事。

    和身份地位无关。

    如果贾环没有过继到宁国府那边,那么,他也一样要每日去给王夫人跪下磕头请安。

    如若不然,御史能将他弹劾成马蜂窝。

    不管他再了得,王夫人一封忤逆奏折递进宫里,贾环顷刻间就要身败名裂,身陷囹圄。

    这就是礼教大势。

    所以,皇太后若想恶心隆正帝,以她的城府和心性,应当有的是办法。

    可是,看着宫门口闹哄哄的那一幕,饶是贾环对那个宫里那位老太太不喜,也不禁为她在对上隆正帝时所表现出的智慧,感到悲哀。

    不由感慨,人的智商,果然在面对特定的人或物时,会表现出盲点……

    ……

    慈宁宫位于皇城西向,如今的皇城西城守将,是义武侯世子,龙禁尉城门郎将方冲。

    他身上应该也负有圣命,此刻正带着兵马,亲自守在慈宁宫门口。

    只是,他面上却没有丝毫得意之色,满是纠结为难。

    因为慈宁宫门口,几个宫人正在那里大吵大闹,指天骂地……

    慈宁宫的宫人,在内廷当真是无敌的太久了,尤其是慈宁宫的老人。

    在今日之前,他们在隆正帝当面,都不用低着头说话。

    因为他们代表着皇太后的体面……

    皇城中人,除了龙首宫的梁九功外,还有哪个敢大声和他们说话?

    大明宫总管苏培盛在他们面前,也只能低三下气的赔笑脸。

    至于他们还不还个笑脸,都要看心情。

    连皇子皇孙,宗室王公,也要小心的讨好他们。

    虽是一群奴才,却真真活成了祖宗……

    可陡然一夜间,他们竟发现有人敢堵慈宁宫的宫门,连门都不让他们出了……

    这滑天下之大稽的事,竟然真的发生了。

    这让“高贵不凡”了几十年的他们,如何能忍受的了……

    一个看起来不入流的老公公,就敢指着方冲的鼻子喝骂:“咱家入宫四十年了,也给皇太后她老人家扫了四十年的地,多咱看到有人敢拦着咱家不让出门?

    你小杂毛好大的狗胆子,敢拦太后娘娘的门,你想造反吗?”

    被骂个狗血淋头,方冲还不得不苦涩赔笑着解释道:“公公,非本将胆大包天,敢拦太后她老人家的路。

    实在是,宫中出了贼人,连续害了……”

    “呸!”

    一旁一位老昭容没等方冲解释完,就狠狠的啐了口,尖声骂道:“放你娘的屁!太后娘娘宫里的人都是用了几十年的老人,都是她老人家的贴心人,什么时候变成贼人了?

    我奉懿旨要去宫外的慈圣庵给太后娘娘还愿,为太上皇祈福,你敢拦我?”

    方冲面色铁青,却也只能站在那里,任凭啐骂,一言不发。

    但始终也不敢让开。

    只是心里叫苦,这等忤逆人伦的事,最后千万别让他扛了黑锅。

    他自然也知道,贾环之前将太后宫里的刘昭容一行宫人拿下的消息。

    听着倒是蛮热血解气……

    知道归知道,可再给他十个胆子,他也不敢。

    因为方冲很清楚,只要皇太后稍微放下些姿态,对隆正帝低头。

    那么她依旧是世间第一尊贵的老妇人,连隆正帝都要尊之敬之。

    到时候,她拿捏一个方冲,简直不比捏死一只臭虫还容易。

    方家,如今只剩下他一个人在撑着了。

    他若再有个起伏,方家就彻底完了……

    方冲可不指望,那时候隆正帝会出面保他,说围了慈宁宫是他自己的主意……

    论起圣眷,方冲还是有自知之明的,他远不如贾环。

    因此,他只能一边心里叫苦,一边盼着那个替他顶缸的人出现。

    他已经知道,隆正帝不满他的作为,已经派人去唤贾环来取代他。

    不过,他还要听贾环的指派……

    想想就憋屈。

    指派也就指派吧,只要出头的人不是他就好。

    纵然一时不被隆正帝所喜,可也总比种下祸根强。

    君不见,如今炙手可热的叶家世子叶楚,面对刘昭容时不也束手退让?

    不是他们怂,是他们心中懂得敬畏这世间第一大道:孝道!

    如今纷乱之时,有些人不知天高地厚就敢无视。

    可等到世道太平安定下来后,自有他苦头吃!

    方冲一边被骂个狗血淋头,一边盼着黑锅快点到来……

    不过,当他侧过头,躲避那名老昭容挠向他脸部的长指甲时,却看到了贾环带着一营人马,竟正站在远处看好戏。

    方冲心里那个气啊!

    他一手挡开那个老昭容鸡爪一样干枯手,另一手指向贾环方向,道:“老嬷嬷,只要那人允许你们出去,方某立刻让路。

    陛下旨意,让方某听他的,都是他的主意……”

    那几个老宫女和太监闻言,看向贾环方向,面色纷纷一变,竟安静了下来。

    方冲看到这一幕,肺差点都气炸了。

    他娘的,就会欺负老实人是吧?

    遇到一个楞的不要命的,你们就怂了?

    你们倒是雄起继续闹啊!

    大雨初晴,大朵大朵的云彩飘荡在天空。

    太阳的光芒洒落在世间,可以看得见的光线,铺满了皇城。

    通畅发达的宫廷排水系统,早就将地面积水顺着地下水道排净。

    贾环双手怀抱,带着一千五城兵马司特别行动营的兵卒,踩着有些湿润的青石板,一步步围了上来。

    他没有看咬牙切齿的方冲,也没有看面色明显带有畏惧忌惮之色的宫人。

    而是对身后的韩大使了个眼色。

    韩大点点头,而后大手一挥,六队兵马,在韩家兄弟、赵虎、曹雄等人的带领下,四散开来。

    分守住慈宁宫各处。

    之前贾环便已经跟他们说过任务。

    韩楚等一干原本连下九流都算不上的混混渣滓,做梦都没想到有一日能进皇宫,还要做……“大逆不道”之事!

    不过,在韩大等人一通厉喝教训后,这些人至少表面上看起来,不再那么紧张畏惧了。

    相信过了今日后,他们的心,会再次被开拓。

    而贾环让他们进来的目的,其实也在于此。

    “方冲。”

    贾环淡淡的道了声。

    方冲虽然恨得咬牙,可也不得不躬身一应:“末将在。”

    贾环道:“此乃皇太后宫门口,你好大的胆子,竟敢在这里起争执,你敢不敬太后?可知忠孝二字怎写?”

    方冲闻言,面色陡然涨红,目光喷火的看着贾环,心道:好你个贾家三孙子,你果然会给老子上眼药,脏水泼到老子头上了!

    可是,他还真没法说,这是奉隆正帝旨意这般做的。

    替君王背黑锅,是臣子的本分和荣耀。

    若让君王替臣子背黑锅,那是臣子作死的表现。

    方冲城府深沉,心思缜密,自然不会犯这种错误,只能憋火瓮声道:“是,此皆末将罪过。末将遵守陛下旨意,听从宁侯调遣。

    盖因宁侯迟迟未到,因此,末将才擅自做主,未能处置得当。

    如今如何处理,还请宁侯吩咐。”

    贾环对于这种小陷阱不屑一顾,冷笑一声,不再搭理他,而是看向那些小心防备的宫人,冷声道:“哪个要出宫?”

    那些宫人面色苍白,眼神畏惧的看着贾环,刘昭容一行人至今生死不明。

    她们是骄狂,可不是不怕死。

    面对贾环这等浑人,她们真心没辙。

    可,再没辙也得遵守太后的旨意。

    因此,之前张牙舞爪要挠方冲的那位宫女站出一步,躬身赔笑道:“宁侯,太后娘娘因心痛太上皇之驾崩,心疾犯了。因此特命奴婢前往药王庙还愿……”

    贾环皱眉道:“你刚才不是说慈圣庵吗?”

    那名老宫女没想到贾环的耳朵这么灵,之前距离很有一段距离,他竟也听到了。

    因此面色一变,见贾环眼神陡然森寒暴虐,唬的面色愈发惨白,忙给自己脸上来了两耳光,哭道:“奴婢服侍了皇太后几十年了,从未出过岔子,没想到如今年纪老迈,连地名儿都记混了,真是该打。”

    贾环闻言,瞥了他一眼,又看向她身后背的包裹,道:“这是什么?”

    那老宫女闻问忙收了哭声,小心赔笑道:“回侯爷,这是奴婢备着的一点贡品,准备烧给药王爷替太后她老人家还愿祈福的。”

    贾环闻言“唔”了声,点点头,道:“我大秦以孝治天下,陛下更是个中表率,为人至诚至孝。

    虽然陛下命本侯彻查黄畴福谋反弑君一案,但本侯却不能阻挡了为太后凤体祈福之事,否则陛下定当见责。

    本侯身为臣子,又岂敢陷陛下于不孝之地?

    你去吧。”

    “呃……”

    那老宫女其实也抱着一试的心态,实际上在贾环出现这一刻,并未抱多大希望。

    甚至还存了被带走的准备。

    却没想到,贾环竟然放行了!

    老宫女先是一怔,而后眼中陡然射出狂喜之意。

    倒是一旁的方冲,却是一双细眼圆睁,不可思议的看着贾环,结巴道:“贾……贾环,你放行?你疯了……”

    此言一出,所有太后宫人都怒视相向。

    那老宫女更是尖声斥道:“好一个不知忠孝的下.流种子,你等着,待老身回来后,一定在太后面前告你方家一状!”

    说罢,又转脸来满脸谄媚讨好的看着贾环,赔笑道:“到底还是宁侯知忠孝,不愧太上皇那般宠爱您,那……那奴婢走了?”

    贾环轻轻点点头,道:“去吧。”

    那老宫女闻言,大喜若狂,忙紧紧背着身后的包袱,朝宫外快步走去……

    贾环又看向其他宫人,面色淡淡道:“还有谁要出去?”

    “没……没了。”

    其他人见好就收,忙摇头笑道。

    谢过贾环后,纷纷转身回了宫内,像皇太后禀报这一大喜事。

    他们倒是高兴了,可方冲却快炸了。

    他娘的,到头来,黑锅到底让他给背了。

    用膝盖想,也能想到那些老刁奴们进宫后,会怎样告他的刁状。

    可方冲却不明白,贾环哪里这么大的胆子,竟然就这般放人出去!

    他不怕隆正帝……

    不对!

    他绝对是隆正帝的人,绝不会站在皇太后这边,那……

    难道,他想离开了众人视线,再对那老宫女下手?

    可他瞒得了一时,又能瞒过一天?

    不用几个时辰,太后见这宫女没回来,知道被骗后,岂不更闹翻了天?

    到时候,怕连陛下都不好收拾这烂摊子!

    贾环见方冲面沉如水,眼神阴沉的不时看他一眼,目光中满满都是猜疑和不怀好意,不由冷笑一声。

    回头见魏锁竟不知从哪儿找来一把靠椅,登时对他刮目相看。

    魏锁赔笑的指了指不远处的几个内侍。

    贾环嗤笑了声,这王八蛋倒是搞公关的好料子。

    对他竖了根大拇指后,将靠椅摆在宫门一边坐下,嗅着雨后清新的空气,仰头看着天上大朵大朵的云彩。

    想着从今而后的日子……

    至于慈宁宫那边……

    若是隆正帝让他去劝皇太后回心转意,重新爱上他这个大儿子,贾环此刻肯定要挠破头皮。

    他还是选择造反来的容易些……

    可若只是让他牵扯住皇太后的精力,暂时不让她添麻烦。

    贾环还不至于被这种小事难倒。

    无非是见招拆招罢了……

    只要等耗到明日宫妃命妇们拜祭过太上皇,“新皇”登基,执掌大权,重新定下君臣基调后……

    就随她去闹吧……

    ……

    慈宁宫中,皇太后满脸悲戚之色。

    寿萱春永殿内,自然不止她一人。

    后宫内自皇后起,老太妃、皇贵妃、贵妃、妃子乃至皇太孙宫中的太孙侧妃,此刻尽皆在此。

    所有人听到殿内一老宫女说起外面的事,都不由面面相觑。

    皇太后闻言,暂时敛起面上的悲戚之色,寻思起贾环此举,到底何意。

    是愚蠢,还是戏弄,还是……他念及太上皇重恩,故意放开一条路。

    听说,今日他就差点为了梁九功,和那孽子对上。

    若真是如此,那……

    还有一线机会!

    ……

    ps:努力第三更,但今天状态不是很好,因为想到木有女盆友,袜子都要自己洗,有点悲桑,所以今天可能够呛。

    十一点前木有就木有了……

    但今天也更了九千字了啊,点娘比俺还勤快的,俺觉得不多!

    求订阅,俺想攒钱买一个媳妇……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