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醉迷红楼 > 第八百八十章 赐衣
    龙首宫,暖心阁。

    隆正帝拿着邬先生的遗折,站在邬先生的遗体前,久久不语。

    将遗折连看了三遍后,才合了起来,放进袖袍内。

    而后,怔怔出神的看着邬先生。

    后方阁门处,贾环也望着侧壁上挂着的那副寒山折梅图,怔怔出神。

    只是两人所想之事,却截然不同……

    隆正帝在想着从今而后,如何治理这万里河山。

    而贾环心里则有些迷茫,还有些难以接受。

    原本此地的主人,那位皇宇周天下最强大,一直给予了他那么多关爱,那么多呵护的老人,竟然会是他的杀祖之人!

    贾环对从未蒙过面的贾代善,自然不会有什么祖父深情。

    也不会因此对太上皇赢玄有什么歇斯底里的恨意。

    可是他不明白的是,太上皇既然下狠手除去了贾代善,却没有对贾家斩草除根!

    竟还会对他这般关爱呵护,甚至小小年纪就加封侯爵!

    这又是为了什么呢?

    在外面震天响雷和闪电肆虐声中,贾环一点点的理着思路……

    根据贾母所言,太上皇是不得不除去贾代善。

    因为贾代善实在太强大了,能文能武。

    武将敬之若神明,连文臣都对他顶礼膜拜。

    强大到满朝文武几乎只知贾代善,而不知太上皇。

    可贾母又说,贾代善只是一心为公为国,绝无擅权之心,光明坦荡!

    若非如此,满朝上下,也不会连个弹劾他的御史都没有……

    或许,正是因为如此,太上皇才会在除掉贾代善后,还会善待贾家吧?

    他虽下手除去了贾代善,可他也明白,贾代善绝无不臣之心,他忠心耿耿,一心为国。

    可是,为了巩固皇权不容侵犯,太上皇还是不得不下狠手除去贾代善。

    毕竟,天无二日,国无二主。

    贾代善权柄之高,威望之盛,让太上皇几乎夜不能寐。

    但除去了贾代善后,太上皇也引起了心魔。

    因为他知道,贾代善如此做,是因为对他有绝对的信任和忠诚,可他却……

    自此,太上皇心有愧意,内心难安。

    心不能静,武道也迟迟难以突破。

    也因此,他才会对贾环的肆意妄为,有一种近乎溺爱的包容。

    他想弥补心中的愧意。

    可是,太上皇为何非要修练《寒山折梅图》呢?

    或是因为……

    他想要证明,他比贾代善强!

    他想从正面,堂堂正正的击败心中那道虚影。

    只要击败了那道虚影,太上皇心中再无缺憾,那么……

    他才会是星空下真正至尊无上,无懈可击之第一人。

    如此一来,也就说的通了……

    贾环心中苦笑一声,他之前还真以为自己是原著里如宝似玉的贾宝玉了,人见人爱……

    可惜,他脸不够大,别人只是想弥补憾事而已……

    唉,心累……

    心中一叹后,贾环微微摇摇头。

    不管孰是孰非,人死如灯灭。

    太上皇之死,虽有被人下毒之故,但也有他赠上假图之因。

    纵然没有被下毒,怕也会……走火入魔而亡。

    一饮一啄,报应不爽。

    既然他已惨死,此事便就此揭过吧……

    只是,想起贾母口中说的云旗十三将,贾环眉头又微微蹙起。

    贾母说,她也不知道贾代善麾下的黑云十三将,活着回来了几人。

    其中一人将《寒山折梅图》和一封血书送给她后,就消失的无影无踪了。

    贾母甚至都不知道,那些人是否还活着。

    但贾环却能肯定,西域之战时,串联厄罗斯、准葛尔,并说动那十八名从军三十年的老斥候,引秦梁入伏击口,险被伏击而亡之幕后黑手,一定就是他们。

    也只有假借贾代善之名的那些人,才能超越秦梁在那十八名斥候心中的地位。

    而那薛痕和黄畴福,八成也是其中之人。

    尤其是黄畴福!

    贾母曾说过,宁至少年时,最敬荣国公。

    川宁侯府当年极为落魄,宁至几近冻饿而死。

    是荣国公贾代善救了他,并悉心教导他才。

    相比于牛继宗等人,宁至对荣国公,更为死忠。

    如此就能说的通,黄畴福为何能凭借区区一枚金牌,就能调动宁至了。

    为了给贾代善复仇,宁至宁愿赴死!

    就可以说的通了。

    可是,他们的目的又是什么呢……

    他们的目的,绝非是简单的想弑君,或者杀了赢历。

    他们若想如此做,早就能杀了赢历。

    可是,他们的目标并非只是隆正和赢历,他们的目标,应该是害死贾代善的太上皇,甚至是,整个大秦!

    西域之战,若非贾环横空出世,潜伏千里入敌后,杀了准葛尔大汗,又烧了军粮和神火油。

    嘉峪关一旦被破,河西走廊千里大平原,就无险可守,谁还能阻挡那二十万控弦之士,肆虐关中?

    到那时,整个大秦危矣,太上皇自然,也就危矣……

    还有铁网山之变,他们的目标是在挑动皇家内乱。

    挑动隆正帝和皇太孙父子相仇,挑动隆正帝和宗室诸王不睦,跳动隆正帝和皇太后之间的猜疑和仇怨。

    不得不说,他们成功了。

    如今的皇家,已经乱成一团麻。

    处处是仇恨,处处是猜疑。

    天家亲情,荡然无存!

    而太上皇,也已经被……

    如此一来,他们该收手了吧?

    按理说应该如此,可是,贾环心中还是很有些不安。

    这些人谋划了这么多年,会就这么简单轻易的收手吗?

    王李郭赵孙、于周古海杨、董占黄。

    却不知,这赫赫威名的黑云十三将,到底存活了几人……

    还有,他们当初,为何要置秦梁于死地呢?

    ……

    “陛下……”

    忽然,暖心阁外走进来两人。

    苏培盛匆匆走到隆正帝身边,小声道:“陛下,奉先殿那边已经结束了,李相、孝康亲王和牛大将军请来的名医仵作,都担保,太上皇确实是因闭关失败,走火入魔而驾崩。”

    隆正帝闻言,面色微微一松,眼中闪过一抹复杂难名的光泽,随即又冰冷道:“可有哪个不服?”

    苏培盛忙道:“这倒没有,之前李相爷警告过所有人,若是检查出有问题,李相爷自会一力承担。

    若是检查出没有问题,那京畿绝不能乱,各堂部有司都要各安其职。

    哪个敢乱,他老人家就要摘了哪个脑袋,以镇我大秦江山,万年永固!

    不过……”

    隆正帝听的满意,可听到还有转折,顿时皱起细眉,道:“不过什么?”

    苏培盛道:“不过,现在那边诸皇子皇孙,并宗室王公,还有文官大臣,都哭的了不得,恨不得追随太上皇而去……

    如今奉先殿那边,已经乱成一遭了,哭声震天……

    陛下,您看……”

    隆正帝闻言,嘴角浮起一抹他那标志性,令人胆颤心寒、讥讽刻薄的笑意,寒声道:“恨不得追随太上皇而去?

    哼!用不了多久,朕就成全他们!”

    最后一句,隆正帝咬牙切齿,语气中的恨意惊天!

    压抑了整整二十年的屈辱愤慨,一旦释放……

    “陛下,陛下……”

    苏培盛闻言,却差点没唬昏过去。

    这话哪里是能说出口的!

    真要传出去,隆正帝这名声还要不要了?

    见苏培盛那副怂样,隆正帝就想发怒。

    可又看到对面邬先生和祥的微笑,他又心中一痛,心想,若是先生在,这个时候,劝朕的就是先生了吧……

    悲意压下了心中怒火,隆正帝又看向跟着邬先生一起进来之人,皱眉道:“叶楚,什么事?”

    叶家如今是当之无愧的新贵,叶楚作为叶家世子,如今更掌控皇城北门军权,地位显赫贵重,不过面对冰山一样的隆正帝,还是有些发憷,他沉声道:“陛下,慈宁宫来人,要见忠顺王,接他去为皇太后侍疾。”

    隆正帝闻言,眉头更皱了,眼神森寒的看着叶楚,道:“那你找朕何事?”

    苏培盛在一旁见之,心里都有些失望。

    本以为是少年俊才,却不想,到底还是差了些火候……

    叶楚虽然不知哪里失言,可也看出了隆正帝的不喜,被隆正帝森寒的目光一看,心中更慌,辩解道:“陛下,那刘昭容有皇太后的懿旨,臣不好处置,因此……”

    隆正帝闻言,眼中怒气一闪而过,想发怒,却暂时要顾忌到叶道星的颜面。

    压下心中的怒火后,目光却落在后面一些,一身破烂衣裳的贾环身上。

    见他依旧面色木然,眼神痴痴的看着侧壁上挂着的那副寒山折梅图。

    隆正帝心中又是一怒,可随即想到邬先生的遗折……

    到了这个时候,他还敢如此怀念伤怀太上皇,岂不正好说明,他不是趋奉权势,反而重情重义之人吗?

    要知道,如今的天下至尊,是他隆正帝!

    而他对太上皇……

    这个不知好歹的“蠢小子”!

    虽然如此想着,可隆正帝的眼神却柔和了许多。

    他冷哼一声,寒声道:“贾环!”

    贾环从沉思中回过神,目光有些茫然的看向隆正帝,道:“陛下?”

    对面三人一起抽了抽嘴角。

    隆正帝又冷哼了声,道:“皇太后派人来要忠顺王去侍疾,叶楚处理不了,你去处理一下。”

    贾环想了想,点点头,道:“是。”

    隆正帝闻言,面色隐隐有些满意之色,再看了看贾环身上,被他又鞭子抽成碎屑窟窿的青色长衫,皱了皱眉,转头对苏培盛道:“去将朕的常服取来一套给他穿上……”

    可能他也觉得有些过了,又厉声喝道:“这个混账东西,再有下次,朕扒了你的皮再抽你二百鞭子!记住了吗?”

    这一回,尽管隆正帝后面又是咆哮如雷。

    可别说贾环,连叶楚都没感到什么惧怕之意。

    他目光中满满都是羡嫉之色,看了眼面色依旧木然的贾环……

    “臣知道了……”

    ……

    龙首宫,偏殿,杂屋。

    这里,本是内侍们存放清扫宫殿工具的地方。

    操朝纲权柄逾二十载的一代“贤王”,忠顺王赢遈,如今就被圈在这里。

    房门外,十数名黑甲御林军牢牢把手着。

    此刻,他们无不面色紧张,如临大敌般,看着对面的那名老宫人,和她身后的数位太监。

    这位老宫人他们也知道,便是皇太后身边得力信人,刘昭容。

    服侍了皇太后数十年,深受信赖。

    此刻,刘昭容面色严厉,站在庭院内,声音凌厉道:“我奉皇太后懿旨,前来接忠顺王侍疾,你们敢不放人?”

    屋内,忠顺王也在大声厉喝道:“都聋了吗?还不快放本王出去!”

    为首一员校尉面色为难道:“王爷,刘昭容,您二位再等等,此事末将做不得主。我们将军已经去求见陛下了,就快回来……”

    刘昭容厉喝道:“真真是混账东西,有太后懿旨在,难道还不能接走王爷?我大秦以孝治天下,难道陛下还敢违逆太后懿旨不成?

    还不开门!

    尔等欲离间天家母子情义不成?”

    这个帽子一出,众御林甲士面色都变了。

    大秦以孝治天下,早已深入人心。

    太后下了懿旨,他们确实不好阻拦,否则,怕是要落一个抄家灭族的下场……

    就在为首小校犹豫不决,想要开门放行时。

    忽然庭院外传来一道清冷的声音:“慢着!”

    为首小校闻言大喜,忙呼了声:“将军!”

    然而等人从后面走来时,却发现走在最前面的并非是方才出声的叶楚,而是……贾环?

    连刘昭容看到为首的贾环时,也是面色一变。

    贾环此刻身着一身月白长袍,勉强合身,腰间系着白绸,一身孝服。

    他面色木然的一步步走来后,先和屋内站在门后,面色铁青,看着他目光喷火的忠顺王对视了眼。

    然后漠然移开目光,淡淡的道:“叶楚。”

    叶楚虽然极不愿答应,可既然他解决不好此事,而隆正帝又让贾环来解决。

    他就不得不应了:

    “末将在!”

    面色难看的说出这三个字后,叶楚心里腹诽道:看你如何逞能!

    而后就听贾环用木然的声音道:“刘昭容一行,涉慈宁宫内总管黄畴福,谋逆弑君案,抓起来。”

    “……”

    ……

    ps:争取第三更,十一点前有就有,没有就……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