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醉迷红楼 > 第八百七十七章 物是人非事事休
    阴沉沉的天上,乌云涌动。

    隐隐间,如有惊雷暗现。

    此等清晨天象,似预兆着极为肃重的一天开始

    然而,神京城西公侯街上,却已经恢复了往日的平静。

    至少,明面上如此

    贾府阖府上下,业已挂白服丧。

    勋贵之家,皆要为大行皇帝服哀。

    荣庆堂,堂下两排交椅上,坐着牛、温、施等一干荣国一脉的重将,也都肩带白纱。

    不过,众人虽然皆面带悲戚之色,但眉眼间,之前的凝重却都已散去,恢复了往日的从容。

    都道天家无情,其实,勋贵豪门世家,又何尝有太多情?

    太上皇在世时,自然是威望隆重,犹如神明般的至高存在。

    天下臣民,无不拜服,亿兆黎庶,敬仰之至!

    身负天下之望,可谓是当之无愧的世间第一人!

    但当他驾崩之后

    作为一名合格的勋贵家主,首先要考虑的,绝不是悲伤,更不是为了过去幼稚可笑的情义去查询历史真相。

    勋贵第一要考虑的,一定是自身家族的利益,是否会因此而受损!

    若是会,自当悲痛欲绝,痛不欲生,然后想方设法站队翻盘,在新朝中谋取更大的利益。

    若是不会,那么,他们也就没有必要悲伤了

    而如今,大行皇帝之崩,对于荣国一脉而言,会损伤他们的利益吗?

    很显然,答案是不会!!

    如果说在此之前,这世上还有哪个人有能力和魄力,将荣国一脉连根拔起,斩尽杀绝!

    那么毫无疑问,此人就是太上皇。

    也唯有太上皇,有此威望,有此胆魄,有此能力。

    除此之外,再无第二人。

    而如今

    一个都没有!

    至少目前,一个都没有!

    看看之前的隆正帝吧,贾环犯了何其“愚蠢恶劣”之罪,他却要主动为贾环开脱。

    最大的惩罚,大概也就是贾环身上那几道鞭痕了

    这其中纵然有隆正帝对贾环的看重和宠爱,但对于一个帝王,尤其是一个狠辣阴沉的帝王来说,看重和宠爱,只能占其中微乎其微的一部分。

    更重要的原因,是他要安抚好荣国一脉的军方巨头!

    隆正帝倒并不是怕他们会兵变,或者造反。

    如今的荣国一脉,已经是军中最大的既得利益团体,他们何须再反?

    就算造反成功,他们所能得到的,最多也就如此吧?甚至还不如现在。

    因此,除非逼不得已,也没人相信荣国一脉会造反。

    而且,所谓的荣国一脉,实际上是多个利益团体并头存在的局面,甚至多有矛盾。

    他们没有一个共主,连贾环都不算。

    在老一辈中,他是一个需要被照看的子侄。

    在年轻一辈中,他虽然是核心,但却不是主子,他没有这个威望,也没这个基础。

    这一点,所有人都看的很清楚,这很重要

    再加上,军方不得干政,这一深得民心的铁律,依旧是大秦不容触碰的底线。

    只要死守这条底线不失,军方就不会失控。

    再分化平衡之,荣国一脉,只会对大秦有益。

    所以,隆正帝根本不虞荣国一脉会反。

    但是,隆正帝却不得不防备,有人会拉拢他们。

    如果方才,是忠顺王,或者是皇太孙,得到了他们的效忠,那么现在,就是完全不同的两种结果。

    这也是隆正帝最后将贾环带入宫中的原因

    那些人拉拢某一个巨头没用,因为说服不了其他的军头。

    但若拉拢住贾环,却事半功倍!

    这也是梁九功逃出皇城后,没用去镇国公府,没用奋武侯府,独独来了宁国府的原因。

    但也由此可见,荣国一脉的地位,愈发超然了

    这个结果,对于在座的诸位,无论如何都算不得坏事。

    所以,尽管都在为太上皇服哀,也都面色悲戚,可是他们的眼神,却都很从容。

    大佬间虽然没有交谈什么,但偶尔几个眼神的交流,都显得意味深长。

    铁网山之变,掌控大秦八大军团之一的荣方巨头宁至谋反弑君,始终是悬在他们心头,压的他们日夜不宁的一块巨石。

    太上皇若是出关,毫无意外,会以此为由,再将荣国一脉削弱打压一番,以作惩戒平衡。

    因为方南天一系废了,平衡被打破。

    为了恢复平衡,太上皇也不得不出手!

    牛继宗、温严正、施世纶等军机阁大佬,必然首当其冲!

    而且,动静绝不会小。

    毕竟,方南天一系在铁网山之夜,被贾环坑了个一干二净

    其罪,可大可皆在帝心一念之间。

    若是太上皇以为,他们位居高位之日太久,有尾大不掉之势,会对后继之君不利。

    那么十有会借此将他们清洗一遍。

    有宁至之把柄在前,谁都说不出什么来,他们也只有俯颈待戮的份。

    而事后太上皇只需再在荣国一脉的旧部里选几个“新人”出来接任他们的位置,军方将不会有任何反对的风浪

    家族命运尽握他人之手,他人翻手之间,就会化为齑粉。

    他们又岂能不心忧胆颤?

    但是如今

    大不同了。

    如果没甚大意外,在座诸位,皆可再保家族数十甚至上百年富贵不衰!

    因此,在座的诸位大佬,就更没有难过的理由了。

    甚至,还都暗自舒了口气

    包括牛继宗等人。

    太上皇给人的压力之大,不置身其中,永远无法想象到那种压力。

    幸好

    他们默默的喝着茶,偶尔彼此对视一眼,盘算着日后的利益得失和地盘划分

    顺便再看看堂上哭泣的贾政。

    陪坐的贾政在得知太上皇龙御归天,贾环竟差点举兵作乱,后被带进宫里“生死不知”时,唬的简直生不如死。

    至于那么多军头们安慰的话,作为读书人根本听不进去。

    或许还在心里鄙夷之:历朝历代,兵变未遂者,哪个不是被抄家灭族?

    尔等杀坯丘八不学无术,不读史书,懂个球乎?

    因此愈想愈怕,竟哭的不能自已。

    最后被贾母安排了同样唬的至今两股战战的贾琏,服侍着送回了荣禧堂。

    这一幕让不少人喝茶之余,不停的抽嘴角

    这一对父子也是有趣,一个胆大包天,之前一怒之下连御林军都准备灭掉。

    另一个,却胆小至此

    不过,想起之前贾环差点擦枪走火的一幕,众人虽然仍旧后怕不已,可心里也感慨莫名。

    太上皇御宇一甲子,施恩无数,仁义圣贤之名满天下。

    可是到如今

    肯为他拔刀绝决复仇的,竟只有一个贾环。

    连李光地都

    对比之下,众人无不在心里感慨一声:这傻小子啊,嘿!还真有种!

    虽然冲动鲁莽了许多,但说心里话,他们很喜欢,也很珍惜。

    生在世家豪门中,所有能生存下来且活的很好的人,几乎都是利益为先,利益为重的精明人,狠人。

    而贾环这种“傻子”简直比稀世珍宝还罕见。

    尽管,他们维护贾环的主要目的,依旧是因为利益。

    有一面共同旗帜的荣国一脉,要比以前一盘散沙状有效率的多,也凝聚的多。

    许多利益分歧点,其实利益本身并不重要,但在颜面上,大家却谁也不想低谁一头。

    哪怕是牛继宗、温严正、施世纶之间,还要再加上一个孤傲离群的秦梁。

    可以说各大军头间矛盾多多,谁也不服谁,更不肯低头。

    虽然从未撕破脸皮,可冲突点和彼此掣肘的事却层出不穷。

    就比如牛继宗曾狠狠打压过蓝田大营,宁至为此和他甚至和荣国一脉都断绝了往来。

    再比如牛继宗拉拢温严正等人往黄沙军团里掺沙子

    又或者两方人马为了一个并不算很关键的位置争出火气时

    在这个时候,只要贾环出面,嬉笑哈哈的双方沟通一下,就都变成了无关痛痒的小事了。

    他们给的不是对方的面子,而是贾家的面子。

    这就是贾环最大的用处,也是荣国一脉的大佬们维护他的主要目的

    可是尽管如此,维护这样一个重情重义的人,他们还是真心喜欢。

    因为这样的人,绝不会转手卖了他们

    也让整日里为了冰冷的利益算计不休的生活,多了抹真情暖意。

    陡然间,众人似乎忽然明白了隆正帝为何这般偏宠贾环的缘由。

    或许,人生更加晦涩艰难的隆正帝,也是因为这个原因吧

    用了一杯茶后,诸位军头们纷纷起身告辞。

    他们来此一坐,一是为了安贾母老太君的心,让贾家人不必担忧,绝不会有事。

    二来,则是为了找个能够适合聚在一起的地方,大家一起想一想。

    虽然都没怎么开口,但有眼神的交流,其实就已经够了,许多话,本也不能诉之于口

    现在事已毕,他们还要赶去皇城,为大行皇帝守灵,送行

    “轰!”

    惊雷炸响在直欲压城的黑云间,随后,倾盆大雨滚滚而下。

    皇城,龙首宫!

    无数黑衣黑甲的御林军,在雨中不停密集穿行巡逻着,不留出任何死角。

    宫中气氛,依旧肃杀惊人。

    暖心阁内,隆正帝看着面带微笑,安详的坐在轮椅上的邬先生,面色铁青,细眸中满满是愤怒之极的失望怒火

    朕,已经许你一世平安富贵,你为何还要,弃朕而去?

    难道连你也认为,朕是只能共患难,不能同富贵,刻薄寡恩,心性凉薄之辈?

    朕不是!!!

    先生,连你都弃朕而去了

    这世上,朕还能再信得过哪个?

    隆正帝眼中的怒火散去,面容和眼神都悲戚到了极致,身形都不由的晃了晃,倒退了一步

    “陛下,保重龙体啊!”

    苏培盛面色担忧的看着隆正帝,也许,只有他才最能体会隆正帝此刻心中是何等的悲痛。

    邬先生于隆正帝亦师亦友,相互扶持,陪伴着隆正帝度过了最黑暗,最艰难,也最难熬的二十年灰暗岁月。

    却在一手帮隆正帝定鼎了这千古帝王之基后,这位继往开来的帝王师,竟然做出了这等决绝没有余地的选择

    这让隆正帝心中,该是如何的惊怒,如何的悲痛!

    可是,苏培盛心里却有些理解邬先生的选择

    毕竟,他是弑君之贼啊!

    隆正帝今时今日可以想不到,不在乎,甚至感到畅快

    可是等他真正走到了人间巅峰时,再回过头来

    到那时,邬先生今日所为,却会变成隆正帝最不愿回想到的往事。

    毕竟,这是一个仁孝为主的世间

    邬先生今日谋划之种种,却会在隆正帝日后千古圣君之名上,留下斑斑触目惊心的污点。

    到那时,今日所有参与之人,都将会成为隆正帝心头欲拔之而后快的刺!!

    连他苏培盛都能想到的事,更何况邬先生?

    所以,邬先生才会选择在功成之时,果断身退吧

    “主子,奴婢在整理邬先生遗体时,发现了他的遗折”

    一旁的朱正杰见苏培盛说话没被隆正帝理会,心中得意,便小声上前说道。

    然而,他话音刚落,就只觉得脸上被重重一击,之前包扎的伤口破开,血肉翻滚挣烈,血又顺着脸颊伤口流了出来,目之恐怖。

    然而,更让他恐怖的是,隆正帝暴怒的咆哮:“该死的狗奴才!哪个让你动先生的?

    鄙陋下贱之身,也敢触碰先生?该死!!”

    朱正杰顾不得脸上的剧痛,骇的肝胆俱裂,跪地砰砰砰的磕头。

    而后只觉手一松,手中的折子就被人取走。

    却是他的争宠死敌苏培盛

    朱正杰心中大恨,却也只能顾自求饶。

    幸好,接过邬先生遗折的隆正帝又被悲伤所扰,懒得理会他这鄙贱人。

    而后,朱正杰被苏培盛喊来的内侍给带了出去,眼神满满都是怨毒

    虽然他隐藏的很好,却还是被木然站在殿内一角,静静看着这暖心阁内熟悉的一切的贾环看在眼里。

    但也只是看了一眼罢了,因为贾环的目光,大都集中在了挂在暖心阁侧壁上的那副画上。

    如果他没记错,这幅画,正是他在出征西域时,由太上皇和赢杏儿一起所画的那副

    寒山折梅图!

    物是人非事事休

    :努力第三更!

    未完待续。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