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醉迷红楼 > 第八百七十五章 惊雷滚滚
    虚惊一场。

    就在卿眉意要招呼手下青隼拼死阻拦,而后她招呼贾家众人下密道逃亡时。

    却从前面蹿进来数人,看到他们,卿眉意反而松了口气。

    “是我们!”

    是一身银甲披身的秦风,与同样甲胄在身的牛奔、温博及诸葛道等人。

    贾家内堂女眷忙避进屏风之后,秦风等人方入内,拜见神色惶恐的贾母、贾政等人。

    “太夫人不用怕,贾家必无恙!”

    秦风面色坚毅,起身后挑头对贾母言明。

    贾母面色凄慌,道:“风哥儿,到底是怎么回事?老婆子我如今还一头雾水啊!”

    卿眉意乃青隼密碟,按规矩只对贾环及董明月负责,其他人,纵然是贾母,也不能从她口中得到什么消息。

    因此,贾家人竟连发生了什么都还不知道。

    秦风闻问,正想酝酿一些说辞,不要惊吓住了贾母等人。

    牛奔却直接道:“太夫人,宫中出了大变故!

    梁九功突然从密道逃出宫城,太上皇可能已被奸人所害……

    梁九功逃到宁国府求助环哥儿。

    御林军追踪而来,围了宁国府,让环哥儿交人。

    环哥儿不交,叫来了京营,反围了御林军,要杀御林军大统领叶道星!

    不过没杀成,因为陛下来了。

    如今陛下正在东府,和环哥儿谈话。

    具体会怎么样……还不好说。”

    这石破天惊的话,让无数人惊骇欲绝,捂口惊呼!

    温博跟道:“不过太夫人放心,不管如何,贾家定然无忧!

    牛世伯和我爹还有温家叔叔让我们转过太夫人,不虞惊慌。

    只是……”

    “只是什么?”

    贾母急问道,只是她的脸色,让人有些奇怪。

    说是惊慌,也不全是。

    说是悲伤,又不大像。

    可能是众人眼花了,竟还有些……惊喜快意之色?

    牛奔等人只当老太太被这个消息震昏了,不知该怎么表情了,也没当意。

    秦风道:“太夫人,牛世伯等人让晚辈们给太夫人带句话……

    牛世伯说,天家之争,历来诡异非常,其中深浅莫测,史书难明。

    这种事,与我等臣子,尤其是我等世袭武勋无关。

    最好不要参与太深。

    太上皇既然已经御笔亲书,传大权于陛下。

    那么皇权便已经平稳传递,再起风波,于国于己,都无益处。

    贾家有荣宁二公扶邦定鼎之勋在世,只要不涉及谋反,轻易无颠覆之祸。

    还请老夫人能出面,劝一劝环哥儿,让他……不要意气用事!”

    贾母闻言,面色连连变幻,深吸一口气后,点点头,目光直视卿眉意,沉声道:“丫头,带我去找环哥儿!”

    卿眉意还在犹豫,秦风厉声道:“汝欲亡贾家耶?还不速去!”

    牛奔温博两人也沉声道:“这不是坏事,速带老夫人前往!”

    卿眉意闻言,点点头,转头吩咐道:“抬软轿来,带老夫人去东府……”

    ……

    “你说什么?幼娘,你再说一遍!”

    贾环面色有些扭曲的看着公孙羽,狰狞问道。

    公孙羽还是第一次见到这般的贾环,有些害怕,怯怯道:“公子你……”

    贾环深吸一口气,先将梁九功放回药台,转身看着公孙羽,一字一句道:“幼娘,此事干系甚大,不可有半点差错,你确定,梁爷爷身中剧毒?”

    公孙羽见贾环面色恢复了正常,犹疑了下,点点头又摇摇头,道:“不是很确定,但,这位梁爷爷身上只有一道箭上,虽然也有内劲透体造成内伤,可以他原本的功力,不至于丧命。

    可是,他原本的内劲却离奇的凝聚在紫府,郁结成块,鼓胀不平。

    看起来,正是走火入魔之兆……

    可是……”

    贾环只听到“似走火入魔之兆”时,心中就已经肯定了八成,这梁九功,一定是被下了剧毒!

    太上皇闭关,梁九功绝不可能也跟着闭关。

    太上皇有可能走火入魔,梁九功何来走火入魔之谈?

    如今想来,隆正帝方才之言……不足信!

    他还能信谁……

    贾环死死看着公孙羽,道:“幼娘,你说你也不是很确定这是不是中毒,是什么意思?”

    公孙羽纠结道:“若非看过蛇娘的《苗医巫经》,我也不会怀疑。我也只是在《苗医巫经》中的奇闻异志篇中见过一些记载,说是在少林后山达摩洞中,生有一株彼岸花,每三百年一次轮回。

    采此花可入药,炼制一种叫‘轮回散’的药剂。

    此药可解走火入魔之难……”

    “嗯?”

    贾环不解道:“可解走火入魔之难?”

    公孙羽忙又道:“若是武人走火入魔之后服用,可为解难之灵丹妙药。可若之前服用……功效却恰恰相反,越是在闭关突破之人越严重,必然会内劲淤积于紫府,走火入魔而亡。

    这‘轮回散’之所以能入奇异志,便因如此奇异。

    而且,它还无色无味,没有任何异状……”

    贾环的面色又木然了,他眼睛眨了眨,轻声道:“幼娘,你刚才说,这种彼岸花,生在少林达摩洞中?”

    公孙羽点点头,道:“奇异志中正是如此记载,只是不知道是否真有此花……”

    贾环如似未闻,脑海中,却出现了一个人的形象。

    少林三大神僧之一,达摩院首座,性一禅师。

    就是铁网山之夜,始终跟在隆正帝身边的那位老和尚。

    呵呵……

    呵呵……

    “我真是个傻子,我怎么就相信了他的话?

    他竟然还对我说,我献给太上皇的寒山折梅图是假的。

    他竟然说,是我害的太上皇走火入魔,暴毙而亡……”

    听着贾环似哭似笑的自语,公孙羽慌了神,正想安慰他,却听药室大门被人一下打开。

    贾母拄着凤头拐,一步步点地进屋,目光先看了眼药台上的梁九功,然后对公孙羽道:“幼娘,你先出去。”

    公孙羽闻言,虽犹疑了下,却还是悄悄走出去,带上了门。

    贾环深呼一口气,强挤出一抹笑,道:“老祖宗,您放心,孙儿定保……”

    “跪下!”

    贾母史老太君面沉如水,眼神前所未有的凌厉,低喝一声。

    贾环只一怔,就听贾母再低喝一声:“跪下!”

    贾环只能跪下……

    贾母却也跟着弯下腰,矮了下身来,凑到贾环耳边道:“陛下说的没错,你送给太上皇的那副贾家的寒山折梅图,就是假的!强行修练,一定会走火入魔暴毙!

    赢玄,就是因为练错了功才死的,因为真的那副,在我手里!”

    “轰!”

    真真是,一雷更比一雷响,好似不把这天给惊破不算罢休。

    贾环眼睛圆睁,满眼不敢置信的看着贾母,喃喃道:“老祖宗,怎么可能?”

    贾母冷笑一声,面色快意道:“怎么不可能?天理循环,报应不爽,老天开眼!!

    这世上,唯有一副寒山折梅图,之前一直在你祖父先荣国身上携带,他好随时观摩修行……”

    贾环插口道:“可是祖父不是……”

    贾母面色忽然悲戚道:“没错,你祖父确实已经命丧北海。可是,他身上的这幅图,却被人送了回来……”

    “怎么可能?谁人送回的?”

    贾环脑子完全乱掉了,问道。

    贾母一字一句道:“云旗十三将!”

    贾环脑中猛然闪过一道霹雳,他似想到了什么,可一时哪里能想清。

    就听贾母继续附耳对他道:“你可知,你祖父是怎么死的?”

    贾环的面色再惨白三分,身子都微微颤栗了起来,颤声道:“祖父……祖父不是力战而亡的吗?”

    贾母用蕴着无尽悲伤愤恨的声音泣诉道:“他是被人出卖,被引入了敌人的包围中,力战而亡的。你可知,他是被何人出卖?”

    贾环摇了摇头。

    贾母恨的咬破了嘴唇,血丝渗出,挤出两个字:“赢玄!”

    “你祖父功高盖世……”

    “你祖父文武双全……”

    “你祖父百官敬畏,武将视其如神,文臣对其儒雅文章更是顶礼膜拜……”

    “你祖父武功比他强,文华比他强,连在百官中的威望都比他赢玄强……”

    “你祖父望赢衽不似明君,谏言而废之……”

    “你祖父不喜赢遈跳脱,望之不似人主,便阻其正位东宫……”

    “你祖父被人赞为当世第一完人,可我却以为,他是当世第一蠢人!”

    “我虽恨煞赢玄,却不怪他……”

    “连我一个妇人都知道,功高盖主者无善终……”

    “连我一个妇人都知道,出头的椽子先烂……”

    “连我一个妇人都知道,储君乃天家事,非人臣可参与……”

    “连我一个妇人都知道,这世上只能有一个完人,一个圣人!”

    “可你祖父为了他心中的君臣情意,为了他心中的忠义,他从不避讳,他自以为一心为国,却……

    所以,是他自己害死了他自己,是他逼得太上皇不得不出手……”

    “环哥儿,你……难道要比你祖父,更蠢吗?”

    “你竟敢参与两代帝王之争?”

    “你要为了一个杀祖仇人,去害死贾家满门吗?”

    ……

    “陛下……”

    抱着梁九功的尸身,站在宁安堂前,面色木然的唤了声。

    隆正帝此刻面上已经敛去了怒气,看了贾环抱着的梁九功一眼,哼了声,道:“跟朕出去。”

    贾环木然一应,一板一眼道:“遵旨。”

    隆正帝闻言,觉得有些异样,不过现在不是想这些的时候,只轻轻瞥了贾环一眼,就大步走出,贾环跟其身后。

    出了宁国府大门后,隆正帝看了眼不远处汇聚的都中各方大佬。

    心知不交待两句绝无法过关,念及此,他细眸中眼泪滚滚而下,语气悲痛之极,沉声道:“天惩皇秦,使国去君。

    日落九天,普世同悲!

    众臣工,太上皇,驾崩了!”

    “太上皇!”

    纵然心中早已猜测,可听到隆正帝此言后,无数人还是震惊的面色剧变。

    上万兵卒齐齐跪伏悲呼,继而牛继宗等武勋亦跪伏在地,痛哭出声。

    李光地、陈廷敬等文臣,亦是老泪纵横,跪地嚎啕。

    宗室诸王自然也是如此。

    唯有皇太孙赢历,面色惨白,怔怔的看着……看着贾环怀中抱着的,梁九功!

    他心中最担忧的事,终于还是发生了。

    太上皇,他最大的靠山,他早日登基的希望,他的人生明灯,他心中至高无上的神明,被人……害死了!

    眼睛渐渐猩红,面上也涌起一抹不正常的红晕。

    “噗!”

    一口心血喷出,皇太孙赢历仰头栽倒。

    在昏迷前,他看到了,那双细眸中,冰冷无情的讥讽目光……

    ……

    ps:莫急,前面挖的坑有点多,咱们慢慢一环一环的解。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