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醉迷红楼 > 第八百七十四章 寒风煞雨
    天将明时,夜最黑,也最凉。

    宁安堂内,过堂风吹拂,寂静无声。

    隆正帝面沉如水,细眸阴沉的看着贾环。

    贾环寸步不让的回视着。

    “你这个混账东西!”

    想起原本可从容不迫处置的大好局面,弄成了现在这个日后注定猜疑不绝的乱象,隆正帝咬牙骂道。

    见贾环还梗着脖颈怒视于他,隆正帝恨不得上前抽他一顿,寒声道:“梁九功那个老贼何在?”

    贾环眼中喷火道:“是你做的!”

    隆正帝陡然咆哮一声:“什么是朕做的?”

    贾环声音也陡然加大道:“是你,是你害死了太上皇!”

    “你放屁!”

    隆正帝再也忍无可忍,举起手中的马鞭,朝贾环当头狠狠抽下。

    不过,眼看在贾环脸上留下一道印迹时,隆正帝到底犹豫了下,手一拐,抽在了贾环身上……

    “啪”的一声!

    贾迎春亲手给贾环缝制的那套青色衣衫,就碎了一大块……

    贾环却毫无所觉般,眼睛依旧喷火的看着隆正帝,眼神说不出的失望,道:“梁爷爷全都告诉我了,是你收买了叶道星那个狗贼,下毒害死了太上皇,害死了梁爷爷,你这个暴君独.夫!”

    “啪!”

    气的浑身发抖的隆正帝挥手又是一鞭子!

    贾环咬牙恨到:“你好狠毒,太上皇分明已经要将大权交给你,你居然趁这个机会毒杀他!”

    “啪!”

    再抽一鞭子后,隆正帝指着贾环的鼻子咆哮道:“你长的是猪脑子吗?梁九功那个贱婢说甚就是甚?

    太上皇一切饮居皆由那个狗奴才负责,太上皇用前梁九功定要先用,他都没毒死,还能杀出皇城,太上皇就能毒死?”

    贾环闻言一怔,顿时木了……

    是啊,不对啊……

    幼娘之前似乎也没说,梁九功身中剧毒……

    见贾环这个模样,隆正帝更是火上浇油,挥起鞭子又狠狠抽下……

    贾环不管,再问道:“那太上皇是如何驾崩的?”

    隆正帝满眼讥讽的看着贾环,道:“你还有脸问朕?”

    贾环莫名道:“干臣何事?”

    隆正帝当着贾环的面,伸手从怀中掏出一块折叠在一起的纸来。

    然后一点点展开,展现于贾环面前。

    他素来面无表情就是一张讥讽刻薄脸,此刻愈发讥讽刻薄了,寒声道:“好一个忠孝无双的好臣子,来,睁大你的眼睛看清楚,这是什么?”

    贾环怔怔的看着隆正帝展示给他的……一副画。

    竟是,寒山折梅图!

    “看清楚了吗?小畜生,这就是你做的好事!”

    隆正帝声音再次提高,爆喝道。

    贾环脸色隐隐苍白,却强行辩解道:“这是臣当初从准葛尔汗国大宰桑地窖中发现的,献给了太上皇做纪念……”

    隆正帝一双细眸冰寒,逼视着声音越来越低的贾环,一字一句道:“太上皇就是修练这幅赝品,才走火入魔暴毙而亡的!

    若非知道你乃无意,朕又不忍让你背锅……

    你以为,你现在还有命跟朕顶嘴吗?

    你贾家全都陪了都不够!”

    “轰!”

    一道炸雷炸响在贾环脑海中,他刚才被隆正帝连连鞭抽都一动不动的身体,猛然一颤,面色陡然惨白无血。

    “不可能……”

    贾环喃喃道。

    “不可能?”

    隆正帝用鞭子砸了砸贾环的身体,骂道:“亏朕总以为你还算聪明,你难道就没想过,太上皇暴毙而亡,龙体一定会被多方探查?

    太医院,宫中,宗室,大臣,皆要出人检视。

    但凡有半点不妥,便是泼天的大祸,朕都洗不清这弑君污名!

    毒杀?好蠢的孽障!

    你怎么就信了那老贼之言,造成现在之局?

    朕恨不得剐了你这糊涂的小畜生!

    给朕跪下!”

    感觉到无尽的口水伴随着隆正帝怒火汹涌而来,脑子彻底麻木的贾环,缓缓跪倒在地。

    “砰!”

    看着麻瓜了的贾环,隆正帝抬脚踹在他肩头,将他踹倒在地,面色涨的深红,咆哮道:“你还敢集结兵马,欲图造反,你想废了朕吗?不识好歹的东西!”

    “我没有!!”

    贾环抬起头,眼睛里满是冰凉惊悸的泪水,他高声吼道:“我只想杀了叶道星!梁爷爷……说,太上皇遗旨,诛杀叛逆叶道星,让我保太孙!”

    隆正帝闻言,面色陡然一变,一阵青一阵红,眼睛愈发喷火的看着贾环,怒道:“放屁放屁放屁!还说什么太上皇遗旨?你怎么就敢忘了黄畴福、薛痕之事?”

    贾环闻言,面色紧跟着剧变!

    黄畴福,皇太后宫中太监!

    持太上皇御命金牌,于铁网山之变前半个月,至蓝田大营。

    命蓝田大营大将军宁至,诛昏君,保太孙!

    薛痕,东宫太监。

    铁网山之夜,刺杀太孙,险至其丧命,至今仍在修养中……

    两人皆是宫中二十多年的老人。

    难道……

    难道说……

    贾环脑中乱成一团麻。

    可是……

    梁九功不同啊!

    他是跟着太上皇一甲子年的老人了!

    他图什么呢?

    “你问朕?朕怎么知道?朕只知道,他这么做,谁最后得到的好处最大!”

    隆正帝咬牙切齿道。

    皇太孙!!

    “不可能!”

    贾环面色剧变,脱口而出!

    “朕说是哪个了吗?”

    隆正帝恨的鞭子又提起来,怒声咆哮道。

    只是看贾环一副魂不守舍,泪流满面的模样,到底没挥下来。

    恨声骂道:“没出息的东西!哭个甚?”

    贾环闻言愈发泪如雨下,伤心呜咽道:“臣哭太上皇……”

    见贾环哭成这般,隆正帝的嘴角抽了抽,不过,眼神到底和缓了许多。

    他沉声道:“太上皇意外驾崩,乃国之不幸,朕亦深痛之。但,你自己也是武人,当知闭死关之危难,谁敢保证,就一定能功成出关?

    更何况,太上皇年事已高,近八旬龙体,为搏天命,方才……”

    能说到这个份上,也难为隆正帝了。

    他见贾环犹自在哭,顿时浮起一抹不耐烦,喝道:“哭够了没有?哭够了就给朕滚起来,后面有你哭的时候!”

    贾环被骂了两句,倒也一时收住了哭声,用袖子擦了擦眼泪,站起身来。

    隆正帝觑眼看他,见他眼睛红肿,哼了声,道:“梁九功那老狗何在?”

    贾环面色一黯,道:“他与臣交代了两句就死了。”

    隆正帝闻言,面色微微舒缓,又喝道:“还不将那副狗骨头给朕带来!”

    贾环闻言,面色难看,犹豫了下,道:“陛下,事情到底如何还不知,梁爷爷说不定也……”

    “贾环,朕警告你,你重情义很好,但最好长点脑子!

    你若想替梁九功顶罪,朕可以成全你!

    糊涂种子,还不快滚去!”

    隆正帝耐性着实有限,说了两句就又开始咆哮。

    贾环灰头土脸的出了宁安堂,朝后面药室走去。

    还要吩咐青隼,小心保护好宁安堂……

    到了药室后,刚一推开门,就见公孙羽面色极凝重的站在灯烛下,一手举一杯盏,另一手则拿着一金针,细细观摩着。

    从她紧皱的眉头和迷惑的眼神看,似有极不解之事。

    竟连贾环进门都没发现……

    贾环当下问道:“幼娘,看什么呢?”

    “啊,公子……”

    公孙羽闻言一惊,随即看到是贾环后方松了口气,又见贾环眼睛红肿,满脸泪痕,身上的衣裳被鞭子抽碎,露出血肿的鞭痕,顿时又是一惊,忙上前问道:“公子你怎么了?”

    贾环摆手道:“无事……”

    目光落在药台上一动不动的老人身上,贾环心里五味繁杂,纠结万分。

    长叹息了声后,他上前抱起梁九功的尸身,看着他双目紧闭面色痛苦的模样,贾环心中难受,眼圈又红了……

    公孙羽在一旁见之,也跟着落下泪来,犹豫了下,咬牙道:“公子,我发现了些不对之处。”

    贾环闻言,目光没有移开梁九功,随口问道:“有何不对?”

    公孙羽蹙起秀眉,疑惑道:“这位老人家身上,好似中了一种,传说中的剧毒……”

    贾环闻言,眼睛陡然圆睁,猛回头!

    ……

    宁国府铁马金戈,杀意凝滞,荣国府这边,自然不会不知。

    尽管之前一夜高乐,可是当听到御林军围了宁国府这个消息后,再多的酒水,也化为了满身的冷汗。

    当真是心意惶惶。

    不过,也没有旁家即将被抄家灭族时的鸡飞狗跳,人仰马翻。

    因为但凡有敢惊叫慌乱,或趁势偷鸡摸狗的下人,便会出现手执兵刃的青衣人,或是一剑背抽倒,或是一剑砍翻……

    如此三两例后,荣国府顿时又安定了下来。

    不过,哪里又真能安定下来?

    在这边主持大局的人是卿眉意,她一身青衣青袍,身边带着两个当年明教时的弟子,守在荣庆堂。

    大观园里的姊妹们也都已经被带到了这里。

    荣庆堂门前的大插屏下,有一通往地下密道的入口,事不可为时,当从此密道带离。

    这本是早已筹谋好的万全之策。

    荣庆堂上,自贾母起,无不面色苍白,眼神仓惶惊恐。

    贾政、贾琏两人来回在堂上踱步,却也只能唉声叹气。

    看着每片刻就川流不息来给卿眉意小声通报东府消息的人,他们想问,却又不敢。

    心乱如麻。

    赵姨娘则在不停的抹泪,眼神哀绝。

    “进兵了……”

    就在这时,前院忽然传来一声惊呼,众人闻言面色大变!

    ……

    ps:看有书友说贾环的反应过了,可能是因为太上皇和梁九功闭关太久了,书友忘了前面的情节。

    贾环从当初承爵时,被史家哥俩和忠顺王府长史刁难起,梁九功就开始帮贾环。

    再到后面和赢朗起冲突,把皇孙打了个半死,太上皇却维护了贾环。

    也由此起,贾环才真正树立起荣国传人的牌子。

    更不要说后来的种种,还有赢杏儿被逼婚时,太上皇破关做主。

    人总要懂得感恩。

    当然,后面还有转折。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