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醉迷红楼 > 第八百七十三章 洞!
    “贾环,你真的疯了不成?你想造反耶?”

    带队的年轻公公,也就是隆正帝信重的中车府魁首朱正杰,听到贾环之言后,顿时大惊,挡在贾环身前,厉声喝道。

    他倒不是和叶楚关系多亲密,只是,毕竟是他带队出来的。

    若是让贾环将叶楚杀了,在这个即将论功行赏的时候,他的功劳岂不是大打折扣?

    要知道,叶楚虽然没什么大不了,可他父亲叶道星,却是宣力第一功臣!

    亦是隆正帝执掌乾坤所需倚重之人。

    若让他丢了叶道星独子的性命,事后哪怕是为了安抚叶道星,隆正帝也会严惩他。

    这是朱正杰绝对无法接受的事!

    因此,他才不得已拦在贾环身前,想要阻止他。

    可是,他却没有注意到,贾环现在是什么状态……

    “呛啷!”

    一道刀刃离鞘声响起,在朱正杰惊骇欲绝中,贾环挥刀朝他头上斩下。

    刀势一往无前,刚烈决绝!

    所有人都惊呆了,这一刀下去……

    这一刀下去的后果,会是什么呢……

    大秦的江山,似乎在这一刻风雨飘摇!

    然而就在朱正杰唬的肝胆破裂,甚至都忘记躲避,只是闭目等死时,正要上前诛杀叶楚的董千海,却面色陡然一变,身形连闪,极速出现在贾环身边,将他带离原地。

    贾环刀势不减,从朱正杰面部堪堪划过,血肉翻起,一声惨叫……

    与此同时,一道箭矢“嗡”的一声,出现在了贾环之前所站之地。

    “噗”的一声,整只箭竟生生没入地面,只余一截儿箭羽露在地上……

    毫发间,差点两命齐伤。

    看到那只冷箭的劲道,众人先不由的倒吸一口冷气,而后,宁国门前诸人无不勃然大怒,朝放冷箭之地怒视而去。

    “哒……”

    “哒……”

    “哒……”

    一阵马蹄声,打破宁寂的气氛。

    包围着宁国府的黑甲骑军让开一条道路,一位身着金甲的大将,纵马一步步趋进。

    此将浓眉鹰目,阔口方鼻,相貌甚是森严。

    而他右手上持着的一张巨弓,更是引人注目。

    毫无疑问,之前放冷箭之人,便是此人。

    而他的身份,从他那一身金甲上,便可确认。

    大秦国朝,够资格着金甲者,寥寥无几。

    而着金甲还善强弓者,唯有一人。

    叶楚之父,皇庭御林军大统领,彰武侯,叶道星!

    此人自贾环出山以来,就从未见过。

    是与黑冰台主人柴玉关同样神秘的人物。

    然而看着傲然骑于御马上,俯视着他的叶道星,贾环却恨之入骨,咬牙挤出四个字:“背主叛贼!”

    叶道星闻言,瞳孔微微收缩,缓缓沉声道:“交出弑君逆贼梁九功,敢窝藏包庇者,杀满门,诛全族!”

    贾环闻言,“哈”的冷笑一声,咬牙讥讽道:“好一张颠倒黑白的贼嘴,叶道星,太上皇遗旨,必杀悖逆叛贼叶道星!”最后一句话,咆哮而出!

    叶道星闻言,面色更冷,眼睛死死盯着贾环,道:“本侯却不知,你想怎么杀我……弩阵准备!”

    “哗啦!”

    一阵绞索上弦声响起,数百围困在贾家门前的黑甲骑军,纷纷举起弓弩,对准宁国府大门前。

    贾环见状,却丝毫不惧,冷笑一声,语气充满无尽讥讽道:“你敢在我贾家门前动刀兵?”

    叶道星闻言,目光淡淡的看着贾环,道:“这句话,贾代善出来说还差不多,你还差的……”

    叶道星话没说尽,却猛然回头看去。

    从公侯街的两端,不知何时起,竟涌现出了无数的兵马人头。

    那是……京营的人!

    叶道星见之,瞳孔猛然收缩。

    京营虽然战力远不如他麾下那五千重甲铁骑,可自悍将韩德功接掌京营以后,京营的战力还是在飞速增长中。

    而另一边街头所立之将,正是定城侯之孙,京营游击将军谢琼。

    此将性烈如火,悍勇非常,麾下兵卒皆以敢打死仗著称,绝非易与之辈。

    反观他这边,只带有五百兵,京营却足足有两万人。

    再者,在这短短的公侯街,他手下的重甲铁骑根本没有机会拉开距离发动冲锋。

    两者相加,打赢的可能微乎其微。

    更何况,京营的人马开头,竟以青铜战车布阵,步步前移,专克骑兵。

    如此一来……

    叶道星沉默了。

    他率五百御林重甲追踪梁九功,本以为万无一失,却没想到,到底发生了意外。

    京营的行动,快的超乎了他的想象。

    “来,悖逆叛贼,再说一句,本侯配不配说这句话?”

    这时,贾环冷冷的看着叶道星,开口讥讽道。

    与此同时,韩大等人已经从门内取出牛皮钉板大盾和沙袋,在贾环身前陈列出工事,以防备弩阵攒射。

    宁国大门也缓缓闭合,只留下一道窄道,保证大战爆发时,贾环能第一时间退入门内。

    只要贾环不失,这场仗,必赢!

    哪怕叶道星还有四千五百重甲铁骑……

    哪怕,老十三刚刚接手蓝田大营……

    可论起军中势力,他们还差的太远……

    “你想造反?”

    叶道星面色并无惧色,他冷冷的看着贾环道。

    贾环用看死人的眼神看着他,语气没有一丝感情波动,寒声道:“我贾家人一身忠骨,从不知反字怎写!

    我只是,要替太上皇,要替梁九功,要替大秦的江山社稷,除去你这脑后长反骨,丧尽天良,悖逆无忠的奸贼!

    杀……”

    “住手!别动手!别动手……宁侯,是奴婢啊,是奴婢苏培盛啊……”

    眼见就要动手,忽然,从东侧街头京营之后,传来一阵尖锐的呼叫声。

    千钧一发的局势再次一顿,贾环给韩大使了个眼色,攻势稍缓。

    然而,再看向东侧时,瞳孔猛然收缩!

    倒不是因为那个身着大红蟒袍宫监服的苏培盛,而是……

    在一队黑甲兵卒保护下,那道有些刺目的明黄身影。

    隆正!

    贾环眼神一时变的无比复杂,甚至都不知该怎么面对他……

    隆正帝毕竟是大秦帝王,连谢琼都只能跪地让路。

    就这样,隆正帝面色铁青,带着苏培盛和一队黑甲御林,一步步走了过来。

    所有兵卒都纷纷下跪,山呼万岁。

    见贾环微不可查的点了点头,乌远、韩大等贾家家将亲兵也下跪行礼。

    唯有贾环,面无表情的与隆正帝对视着。

    “大胆!贾环,你果真要造反!”

    朱正杰尖声咆哮了声后,跑到隆正帝身边,声音哽咽道:“主子,奴婢差点就见不到主子了,您瞧瞧奴婢的脸,贾环要杀……”

    “滚!”

    一声如雷的爆喝声,让朱正杰傻了眼儿。

    曾几何时,对他宠信有佳的隆正帝这般粗暴的对待过他。

    一时间,朱正杰有些反应不过来,楞在那里了。

    “朱主事,还不退下?”

    苏培盛上前一步,低喝一声,将朱正杰推到一旁后,躬身请隆正帝继续上前。

    朱正杰在背后,呆呆的看着这一幕……

    走到宁国门前后,隆正帝先对下马行礼的叶道星点了点头,沉声道:“在这候着。”

    叶道星闻言眼睛微动,沉声应道:“遵旨。”

    他又看向苏培盛,苏培盛面色一变,却也忙躬身道:“奴婢遵旨。”

    然后,隆正帝竟看也不看贾环,一个人大步朝宁国府中走去。

    只这幅胆魄,就让无数人色变。

    要知道,以贾环刚才的态势,他是想要……

    隆正帝竟敢孤身入内!

    只是在经过贾环时,冷哼一声。

    贾环深吸了口气,转头看去,街道尽头,已经出现了许多熟悉的面孔。

    牛继宗!

    温严正!

    施世纶!

    侯孝康!

    戚建辉!

    ……

    牛继宗面色凝重如山,对贾环缓缓的摇了摇头。

    温严正、施世纶等人亦是如此。

    贾环知道他们的意思……

    自古天家斗争,何曾有过父子亲情?

    皇权的传递,本就伴随着无数的阴谋,血腥,狠毒和杀戮……

    他们劝贾环,不要介入太深。

    可是……

    想起曾经太上皇对他的帮助,宠信和回护,想起梁九功对他的爱护,贾环心中如刀绞一般。

    再看向街道的另一头,贾环目光又是一凝。

    李光地!

    几乎死去的陈廷敬!

    张伯行!

    马齐!

    以及,皇太孙!

    忠顺王!

    孝康亲王!

    孝简亲王!

    荆王!

    ……

    他们的目光,也极其凝重的看着贾环。

    皇太孙赢历看向贾环的目光,格外复杂!

    ……

    这是,决定大秦命运的一次谈话!

    向左,还是向右。

    一时间,贾环觉得有些喘不过气来……

    ……

    “进去吧。”

    不知何时,一身风尘仆仆的董明月出现在贾环身边,轻声说了句。

    贾环深呼一口气,点点头,转身入内。

    行了一步,挥手阻止了乌远等人的跟进。

    他独自一人,大踏步的朝宁安堂走去……

    ……

    平静了整整六十多年的皇城,这一夜,如同巨兽苏醒一般,露出了他狰狞的一幕。

    无数黑甲御林军,封锁各大宫门。

    无数兵卒在大明宫和龙首宫这两大至尊寝宫间来回巡查。

    但有任何可疑人,必然杀无赦!

    宫中气氛肃杀到了极点!

    而此刻,在龙首宫暖心阁,曾经天下至尊第一人的书房内,一个轮椅上的人,在仰头狂笑!

    他从未这般失态过……

    在他轮椅边,散落着不知多少份原本储存存档的圣旨,此刻却丢落一地。

    帝师,邬先生。

    他大笑良久之后才渐渐平息,随手捡起一份圣旨,举了起来。

    迎着光……

    本应该完整无损的圣旨上,却出现了几个小洞。

    烛光透过这几个小洞,落在了邬先生此刻看起来有些邪魅的脸上。

    他忽然又笑了起来,而且,一笑不可收拾。

    “哈哈哈……”

    “哈哈哈哈哈……”

    “哈哈哈哈哈哈哈……”

    “妖师?”

    “太上皇,您叫我妖师?”

    “没错,您慧眼如炬,金口玉言,您说的没错!”

    “我本就是妖师,因为,我的师承,便是妖僧姚广孝!”

    “哈哈哈哈!”

    疯狂笑罢,邬先生却又渐渐敛去笑容,面容有些苦涩,道:“可惜,到底所学不到家!

    姚广孝功成之后可以国公爵而全退,安享晚年,而我这末学却……呵呵。

    罢了罢了,一世所谋终于成器。

    无憾矣,无憾矣……”

    说罢,邬先生从御桌上,拿起一个茶盏,眼神复杂而绝决,一饮而尽。

    而后,他将那些或多或少,都缺少字眼的圣旨一份份捡起放到腿上,放在身上。

    待盖满后,缓缓靠在轮椅上,闭上了眼睛……

    ……

    ps:今天疯了,码了两万多字。

    写的有点嗨……

    太上皇圣旨解密了吧?

    哈哈哈!

    诸君看的爽了别忘了订阅啊,给我点动力!

    明天更新可能要在晚上了……

    加油!!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