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醉迷红楼 > 第八百七十二章 天崩
    李纨和娄氏一般,失寡多年。

    虽然都清心寡欲,恪守妇道,但每当夜寒露重时,青襟湿凉,总不免会想起曾经的欢.好时光。

    却也愈发孤苦凄凉,夜夜无眠至天明……

    有时在梦中,也不免会与前郎再度一回良宵。

    虽然只是虚幻,却总也能排揎一下心中的孤苦……

    然而,即使连做这种梦的机会,出现的也不多……

    身在大家中,她们的命运,注定了只能枯守、干熬,直到油尽灯枯的那一天,才算解脱。

    然而兴许是因为昨夜的酒席吃的太高兴,又兴许是因为难得放松高乐一回。

    这一晚,李纨和娄氏两人,竟不约而同的做了好久好久的……美梦。

    在梦中,有颠鸾倒凤,有恩爱痴缠,有数不尽的快活,有道不完的缠绵。

    她们想倾尽多年的孤凉,她们宁愿长梦不醒。

    当再次迷离沉睡时,她们才恍然,怪道世人皆爱酒,原来醉酒,可以这般快活……

    只是在沉沉睡去时,又有些疑惑。

    她们本就在梦中啊,为何……会再次睡去?

    只是疲惫之极,却没精力再想,便沉沉的睡去了……

    她们各自的丫鬟也早就睡去了,守夜的婆子昨夜同样也高乐过了头,至今未醒。

    因此,竟没一人发现,昨夜曾有人来过,又有人离去。

    ……

    月色渐浅,星渐沉。

    贾环心乱如麻的仓惶逃回了宁国府,嘴角不停的抽抽着,坐蜡了……

    他甚至没敢从大观园园门处走,而是翻越过了墙头,从宁国府后墙处,翻进了天香楼后方。

    只是,他脚刚落地,就听不远处传来一声清啸厉喝声:“什么人,敢夜闯宁国府?”

    心虚的贾环唬了一个激灵,正想寻个借口,却听黑暗处又传来一道虚弱之极,却又极为熟悉的声音:“带……带我去见贾……环。”

    如果说,方才贾环只是唬的一激灵。

    那么在想起这道声音的主人后,贾环全身的汗毛一瞬间炸起,全身的血液瞬间涌回心脏,眼前一黑,手脚都剧烈颤了起来。

    他甚至都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也不敢移动脚步上前……

    直到,一道身着道袍的身影,扶着一人,走到他跟前。

    贾环面色苍白,没有一丝血色,眼睛圆睁,死死的看着面前这位原本身材高大,此刻却佝偻在一起,满身血气,肩头还被一根拇指粗细的弓箭贯穿,眉发皆白的……梁九功。

    贾环颤着嘴唇,哆嗦着手,轻轻的扶住神色已经恍惚的梁九功,声音干涩之极的唤了声:“梁爷爷……”

    然而,原本还强撑着站着的梁九功,在听到他的这一声呼唤后,竟再也站不住,昏倒过去。

    贾环面色再白一分,对站在一旁的道成真人低吼道:“去,去前院,将远叔和大哥他们都叫来,再让闲云去找来明月,让……让明月找来她爹,去,快去!!!”

    贾环已经慌乱的无法自己,他全身都在颤栗了,神色慌乱不堪。

    道成闻言点点头,不过在转身离去前,他淡淡的道了声:“越是危急时刻,越不能慌张,否则,破绽越多。”

    说罢,人便消失了。

    贾环闻言,却大喘息了几口,神色终于安定了些,抱起人事不省的梁九功,大步前往了药庐。

    与此同时,本该落钥,天明前绝不该开启的皇城西门安福门,城门忽然打开。

    无数黑衣黑甲的精锐骑士,鱼贯而出。

    在最前方,还有数人牵着几条牧犬狂奔引路,往西而行……

    ……

    贾环坐在药室内,隐隐还有些颤抖的手,端着一杯冷茶,一口一口的啜饮着。

    目光,却死死的盯着药台上的老人。

    他肩头巨大的箭支已经被取下,箭柄上刻着一个……叶字。

    这个字,出乎了贾环的意料,也让他的眼神冰冷到极致。

    乌远、韩大、韩让及韩三兄弟已经来了。

    四人站在门口处,面色均肃穆非常。

    董千海、董明月父女也来了。

    董千海坐在一旁,默然不语。

    而董明月,在被贾环耳语了几句后,就又离开了。

    过了许久,直到贾环将一壶冷茶饮尽后,公孙羽才长呼一口气。

    面色苍白难看的站直身,难过的对贾环摇了摇头。

    贾环见之,手一松,茶盏“啪”的一声摔在地上,摔的粉碎。

    脑子亦是“轰”然一响,身子不由自主的晃了晃。

    “公子!”

    公孙羽还是第一次见到这种面无人色满面惊恐的贾环,唬的眼泪都落下来了,上前握住贾环的手,道:“公子,这个老人虽然不行了,可还有一天的时日……”

    贾环闻言眼睛猛然睁开,急道:“幼娘,梁爷爷还能醒来否?”

    公孙羽闻言,为难的摇摇头,又点点头。

    贾环急道:“到底能还是不能?”

    公孙羽道:“若是强行唤醒他,怕活不了半柱香。”

    贾环闻言面色一变……

    这时,董千海沉声道:“他现在生不如死,昏迷不醒,与死有什么区别?不若将他唤醒,将未尽之言说尽,才算无憾。

    贾小子,这种时候你若优柔寡断,老夫瞧不起你!”

    贾环闻言,神色一凝,深吸一口气,沉声道:“岳父,替我守门。远叔、大哥、二哥、三哥,去前院,集结亲兵,防备不测!

    不准任何人闯入府中,强闯者,杀无赦!”

    “喏!”

    一阵低呼声后,众人四散开来。

    待众人皆离去后,贾环对公孙羽使了个眼色,道:“幼娘,拜托了。”

    公孙羽闻言,重重点点头,然后取出一只老参片放入眼睛紧闭的梁九功口中,开始施针……

    半个时辰后,公孙羽额头的汗水越来越多,脸色也越来越白。

    可见,这种针术对她而言,也十分吃力。

    而贾环的脸色也越来越肃重,他脑子中一片混乱。

    他根本不敢往任何方向去想……

    忽然,贾环猛然转头,公孙羽手中金针也顿了顿。

    贾环低喝道:“不要停!”

    公孙羽闻言,忙又施起针来……

    从前院,遥遥传来一阵纷杂的混乱呼喝声。

    那是……帖木儿的愤怒嘶吼声。

    隐隐还有刀兵金戈碰撞声响起……

    贾环拳头攥紧。

    “公子,他醒了!”

    忽然,公孙羽惊喜声传来。

    贾环猛然回头,大步走到药台前,抓住梁九功的手,哽咽唤了声:“梁爷爷……”

    梁九功虽然醒来,眼神也清明了,可眼中的恨意惊人。

    他清醒的知道,他没多少时间了,因此,没有多跟贾环叙旧……

    他勉力挣开贾环的手,伸入怀中,掏出一块印玺,交给贾环,呼吸断断续续,看着贾环道:“有人……下毒……”

    贾环几乎不能站稳,被同样惊骇的公孙羽扶住。

    梁九功继续挣扎道:“叶……叶道星,背叛……杀……”面容狰狞!

    嘴角,殷红刺目的鲜血不断从嘴角流出,顺着白须滴落药台。

    贾环见之,心如刀割,眼泪不住落下,点了点头……

    梁九功却还在坚持:“太上皇……驾崩前……命你……保……太……孙!”

    贾环闻之心碎,想起当初那位宽容包庇呵护他的老人,泪如雨下,他连连点头,咬牙挤出几个字:“谁……谁下的毒?”

    梁九功眼中的恨意和悲凉之意惊人,他全身抽搐起来,强忍痛苦,吐出了一个字:“陛……”

    然而,最后一个字,终究还是没能说完,眼神便永远凝固了……

    “砰!”

    药室房门被打开,韩三仓惶进门,急道:“环哥儿,前面快要挡不住了。是……是陛下身边的人……”

    贾环闻言,一拳砸在药台上。

    他最后看了眼梁九功后,转身大步离去!

    ……

    宁国府大门前,剑拔弩张。

    一道身着大红蟒袍太监服的年轻身影,当首而立,面容说不出的张扬和得意。

    好似自今日起,他便为至尊一般……

    此人看着挡在宁国府大门前的乌远、韩大、帖木儿等人,抚掌而笑,道:“还真算是开了眼了,咱家带着陛下圣旨和御林军,搜查弑君谋逆十恶不赦之贼,你们也敢硬抗包庇,还敢动手伤人。

    就连让你们去请贾环出来,你们也不去,还让咱家候着。

    好胆!好胆!

    咱家最后再给你们一个机会,让开还是不让?”

    韩大沉声道:“这位公公,非是我等胆大包天,敢拦陛下旨意,只是,将主正在起床更衣,让我等在此恭候。因此,着实不敢让开。

    公公何不再稍等片刻……”

    那为首的公公闻言,面色骤然冷下来,眼睛凌厉如刀,看着韩大道:“此案十万火急,陛下都在宫里亲侯着,给咱家的旨意便是,如有阻挡,杀无赦!

    念及是贾家,咱家才一忍再忍,你真当咱家好说话吗?

    不识好歹的东西,既然你们死性不改,那咱家就成全你们!

    少侯爷,给咱家杀进去!”

    “喏!”

    公公身后的马上,一道挺拔的身影,沉声一应。

    抬起头,露出一张让韩大等人面熟的脸。

    不是叶楚,又是何人。

    叶楚漠视韩大等人愤怒的眼神,越过他们,直视前方宁国府正门上那块御匾,敕造宁国府。

    他反手抽出长刀,遥指牌匾,沉声道:“弓弩准备,随我……杀!”

    然而,他话音刚落,“嗡”的一声,一道黑影急速从正门口飞射而出。

    韩楚面色剧变,想也未想,翻身下马,就地打了一滚,躲避开来。

    再回头,他的坐骑爱马发出一道哀鸣,被一根丈余的大秦戟,贯穿在地上。

    大秦戟之端,甚至深入了地面青石板……

    与此同时,一道刺耳的鸣镝声,响彻天空。

    又一道耀眼的烟火升起。

    叶楚见之面色剧变。

    那位公公更是面无人色,厉声吼道:“贾环,你敢召集兵马,汝欲反耶?”

    而之前死死挡在宁国府门前的家将亲兵们终于让开了一条道路。

    一道浑身散发着惊人煞气的身影,一步步缓缓走了出来。

    火光照耀下,众人看清来者,正是宁国侯,贾环。

    贾环出门后,却看也不看色厉内荏的公公一眼,目光一瞬间锁定了地上的叶楚。

    他眼中杀气大盛,寒声道:“岳父,替我杀了此逆臣之子!”

    董千海一步踏出!

    ……

    ps:这算是这段大剧情的引子。

    有很多很多小坑要填,有很多秘密要揭露。

    个人感觉有点嗨!

    让我们继续前行……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