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醉迷红楼 > 第八百七十章 相托
    情况与贾环想的有些出入。

    他原本以为,他一现身,立刻就会被无数的“狂蜂浪蝶”包围。

    鞠躬作揖讨好他,求他救命,或者求他在太上皇和隆正帝面前说好话。

    但事实证明,他似乎想多了。

    宗亲之爵们,也就是那些一等将军、三等将军之流,都在东大院贾琏处待着。

    而工部尚书卢英和户部尚书孙诚等文官们,则俱在荣禧堂内,与贾政交谈。

    这些人直到离去时,也没和贾环照面。

    当然,肯定都留下了不少好话,与贾家攀了许多故旧交情……

    而王子腾在拜会过贾母,见过薛姨妈和他女儿王瑜晴后,更是早早的就离去了。

    如此一来,荣庆堂上,只有贾母老太君,史家兄弟,和荆王父子在。

    荆王亦是到了知天命之年,与隆正帝年岁相仿。

    细眉细眼女相,典型的赢秦皇家中人。

    面色和善,满是微笑,看起来与贾母详谈甚欢。

    虽是一身金黄色的五爪龙袍在身,可并无任何骄狂之气,好似一普通邻家老人一般。

    他身后站着的少年,亦是温润如玉,看起来甚至还有些文弱。

    没人给他说话,一直站在那里,脸上也不见丝毫不耐和烦躁。

    而兴许有这等亲王贵人在此,史家兄弟俩,竟然也没闹腾,面带微笑的坐在下座,聆听贾母与荆王聊天。

    直到贾环进门。

    “小臣见过荆王千岁。”

    一板一眼的与荆王行过礼后,贾环又与贾母见礼。

    与那王袍少年也问候了声后,还跟史家哥俩点了点头。

    最后,目光看向上座的荆王赢宜。

    他身份贵重,因此在贾母软榻东侧上首,加了一张交椅,一起坐在高台上。

    “果然是荣国佳孙、宁国传人,少年英雄,英雄少年!”

    荆王赢宜面带微笑,看着贾环连连赞道。

    贾环微微躬身,客气道:“王爷谬赞,若是王爷能在京中多待些时日,就能得知小臣恶名满神京了……

    何况,小臣这一调子,无论如何也跟英雄搭不上边才是……”

    那确实,贾环虽说不上蓬头垢面,因为出逸云居时,借了人家的水洗了洗,还让人家清函姑娘代为梳了梳头。

    但身上的衣裳却没换,一块油腻一块灰土……

    不提也罢!

    “哈哈哈!”

    赢宜闻言大笑出声,姿态自然,毫无做作之姿。

    他摆手对贾环笑道:“此皆小节尔,不碍宁侯英武风采。

    宁侯啊,你或是不知。

    孤王幼年时,亦是在宫中长大,因此曾有幸求教于先荣国。

    所以,先荣国与孤王有半师之谊,甚至还带孤王来过这荣国府,见过老夫人。

    这么算起来,荆、贾两家,也该算是故旧世交了。

    你若不嫌,可称呼本王一声叔父,本王唤你一声世侄,如何?”

    不给贾环拒绝的机会,赢宜指着身后少年微笑道:“这是孤王次子,名唤赢谷,本为庶出,但因赢皓谋逆致死,被废了世子爵位,因此,孤王此次请旨进京,一为请罪,二就是为赢谷请封世子之位。

    承蒙皇上隆恩浩荡,免了本王教子不严之罪,又准了赢谷的世子位。”

    贾环闻言,不解其到底何意,便静待其继续说下去。

    “唉!”

    赢宜长叹一声,面色悲戚了下来,直言不讳道:“孤王至今犹自难以置信,皓儿竟会走上这条邪路。

    世侄,你是当事人,又一手破除了他的谋反,你当明白,他绝不是为了他个人权位,更不是为了荆王一脉再上一楼。

    因为这是绝不可能的事。

    对否?”

    贾环也没计较他这声“世侄”,点点头,道:“王爷所言极是。”

    太祖一脉子孙过百,无论哪一个都比荆王一脉的血脉近。

    所以,荆王一脉绝无登基的可能。

    事实也确实如此,赢皓非为权,而是为了情,还是男人之情,说来的确荒唐。

    赢宜又叹息一声,道:“说来皆是孤王管教无方之罪,因此,此次上京,孤王于陛前请罪后,又请旨在京中建世子府。

    除非到世子承爵时,世子方可返回荆州。

    否则,便长居都中,入景阳宫与诸皇子皇孙一起进学。

    本王德行浅薄,无法教导好世子,就只能劳陛下之尊,代为管教了。

    世侄,赢谷此次进京后,就不再跟随孤王返回荆州了,直到孤王薨逝之后……”

    此言一出,赢宜身后少年忙跪伏在地,恳求荆王莫要说此不祥之言,他宁愿永居都中,也只求荆王延年永寿。

    赢宜却没有理会他,而是看向贾环,道:“世侄,此次孤王冒昧登门造访,除却想要拜会老夫人一番,叙叙旧交外,再有一事,就是想托世侄一番。

    孤王希望,世侄能看在世交旧好和孤王的薄面上,代孤王照看一下赢谷……”

    此言一出,别说贾母和史家兄弟等人瞠目结舌。

    贾环都有些无地自容了,失笑道:“王爷,您实在是……说笑了。

    有太祖高皇帝祖训在,天家自会累世善待荆王一脉。

    太上皇素来待王府甚厚,陛下亦是如此。

    何须小臣……

    王爷实在是……”

    贾环都不知道该说什么才好了,甚至开始怀疑这老家伙把姿态放的那么低,到底在打什么鬼主意。

    他倒不怕赢宜能给他带来什么麻烦,除了赢皓外,荆王一脉的作风确实很好,从不插手政务,更不插手军事,与世无争,富贵度日。

    况且赢宜也不会久居都中,不可能给他添乱。

    赢宜可能看出贾环的心思,他笑着解释道:“太上皇的确待我荆王一脉甚厚,荆王府上下也都心怀感激,对陛下亦是如此。

    只是……世侄啊,你也知道,赢皓谋逆一事,将都中十几座亲王府、郡王府尽数牵连进去。

    使得这些王府的世子通通被废,世子之位至今悬空……

    还将老十四,也就是忠顺王府得罪甚深,害的他……

    也因此恶了皇太后……”

    赢宜真是越说越苦涩,脸上的笑容让贾环看的都有些不落忍。

    想想荆王府的处境,贾环忽然明白了荆王此刻的心境,是多么的无奈。

    太祖一脉留下的血脉里,让赢皓得罪个遍。

    那些亲王府、郡王府就不提了,忠顺王也不用提了,赢皓差点没将赢遈坑死,效果至今犹存。

    就连隆正帝,怕对荆王府也心存怨恨。

    毕竟,他的长子赢时,可以说是生生被赢皓当傻子给耍死的……

    而皇太孙……

    赢皓想为郑亲王府里的那位复位,还想带兵干掉皇太孙,赢历会对荆王一脉有好感才见鬼了。

    如此说来……

    贾环有些同情的看向了跪伏在地上的赢谷。

    还真别说,这小子当上这个荆王世子,到底是好事还是坏事,还真说不准。

    毫无疑问,他这个世子在都中的日子,肯定好过不了。

    看到贾环露出这幅神色,赢宜笑道:“看来,世侄也明白了赢谷的处境……”

    贾环有些不厚道的乐道:“王爷,既然如此,您为何还要在都中开立世子府?请封了世子位,您二位一起回荆州不就好了?”

    赢宜微微一叹,道:“铁网山之变,整个天家皇室都牵扯了进去,荆王府若想轻易蒙混过关,却是说不过去的,总要有个交代……”

    贾环闻言,顿时沉默了。

    也是……

    这世间,哪有这么容易的事。

    纵然有太祖遗训那又如何?

    如今这些龙子龙孙们,对太祖到底是爱还是恨,还真不好说呢……

    历朝历代,就没有比当今大秦对宗室更严苛苛刻的皇朝了。

    皆因太祖之制也。

    如今受了那么大的折损,一群王府世子们被赢皓遛狗一样的遛了圈,全掉坑里了。

    这些王府会因为一句太祖祖训就不记恨荆王一脉,那才叫见鬼了。

    更何况,这些王府对世袭罔替的荆王府,早就嫉恨艳羡不已了。

    若有机会把荆王府拉下马,最不济也拉到和大家一个水平线上,这种“好事”他们应该不会放过……

    可想而知,荆王府的处境并不算好。

    只是,这些和贾环,和贾家,又有什么关系?

    单凭一个突然冒出来的所谓的“旧交”和“半师之谊”,就想让贾环罩着一个到处吸引仇恨的人。

    哪有那么便宜的事?

    而且,当初赢皓还曾数次算计过贾环,最后的死也和贾环有关……

    无论如何,贾环都没有理由去照顾荆王府才是。

    赢宜想来也看出了贾环的心思,然而他却没有再多说什么。

    与贾母又笑聊了两句后,就带着他的次子赢谷告辞了。

    待贾环开中门,将荆王父子送离后,再回到荣庆堂,心情顿时不好了。

    史鼎史鼐兄弟俩哭得一把鼻涕一把泪,正跟贾母哭求着。

    见贾环折返回来后,哭声更大了。

    贾母一脸的头疼,面色无奈的看着堂下的哥俩儿。

    都是四五十的人了,竟一点体面颜面都不要了……

    贾环见之,冷笑一声,看也不看他二人,径直走到贾母软榻上坐下,笑道:“老祖宗,您可知道了?太上皇不日将功成出关,并且终于要放大权给陛下了!哈哈哈!忠顺王那一伙子,彻底完蛋。

    从今而后,咱们贾家,可安享富贵了!”

    贾母闻言,笑容有些勉强,道:“知道了,确实是大喜事。”

    “姑母啊姑母!您可不能见死不救啊!”

    “姑母!您享了一辈子的福了,祖父在天之灵,也会高兴的。只是侄儿……却要生不如死了哇!”

    听到堂下两人之言,贾母彻底不笑了,面色阴沉,眼神哀伤。

    贾环冷眼看去,正巴巴偷眼看他的史家哥俩立刻又啜泣起来。

    “到底怎么回事?”

    贾环冷声问道。

    史鼎见他说话了,顿时大喜,忙道:“环哥儿,你不知道啊,那些人根本不把我们史家当回事,不把我们当你的表叔,他们欺负人啊!”

    “就是,欺人太甚!”

    史鼐在一旁义愤填膺的附和道。

    史鼎见贾环满脸不耐烦的皱眉,忙道:“环哥儿,你还不知道吧,宗人府里,竟然把我们兄弟二人的侯位给除爵了!

    除爵就除爵吧,你好歹给我们一个一等伯也成啊……”

    “就算没有一等伯,一等子也成……”

    史鼐的要求低一些,补充道。

    史鼎狠狠瞪了他一眼,而后再看着贾环哭诉道:“谁曾想,那边只打发了个三等将军给我们兄弟俩,还……还把我们打发到甘州,去当兵备!天爷啊!他们这是要我们去死啊!”

    史鼐也哭道:“环哥儿,那甘州尽是沙子,都快出咱大秦地界儿了,再往西,莫不就是西天?唐僧取经都没那么远啊……”

    贾环只觉得眉心在跳,沉声道:“哪个跟你们说甘州就是大秦地界儿了?这话能乱说吗?再往西走一千里,也到不了大秦地界!离西天更早着呢!

    我实话跟你们说,这件事我知道,还是我再三求下来的!”

    “什么?好哇!原来是你害的我们啊!”

    史鼎闻言,一下子跳了起来,怒道:“我们史家怎么就得罪你了,你要这般坑我们?”

    史鼐扮好人,语重心长道:“环哥儿啊,我们史家是贾家的姻亲,同气连枝,一荣俱荣,一损俱损!你害我们,不就是害你自己吗?”

    贾环无力道:“按照陛下原本的意思,是将你们去职,罢爵,抄家,流放!

    至于罪名,你们自己想吧。

    我是看在老祖宗和云儿的面上,苦苦求了陛下好几遭,才终于求到今天这个份上。

    那甘州虽在西北,却有塞上江南之称,不比关中差到哪去。

    西北又是武威侯府的地盘,总还能关照一二。

    这已经是我最大的能为了。

    你们两个若是不满意,明天我就去宫里跟陛下说,该怎么样就怎么样吧。

    陛下会亲自找你们谈话的……”

    “别别别别……”

    前面的话,史家哥俩都不怕,可等到贾环说隆正帝要亲自找他们谈话,两人瞬间面无人色,连连拒绝。

    史鼎干笑道:“既然如此,那就暂且先这样,等太上皇出关后,你再去求求太上皇,总还能再好点。至少,有个伯打底也好啊。”

    史鼐附和道:“理应如此……至于见陛下,还是算了吧。在那张黑脸面前,我连话都不会说,唬也唬个半死。”

    贾环生生气笑了,懒得再理这茬,问道:“还有事吗?”

    史家哥俩闻言,脸色顿时难看下来了。

    可是看着贾母虽然一脸的疲惫,却没有挽留的意思,两人也不好再耽搁,唯恐恶了贾环。

    因此,两人给贾母行一礼后,就一起告辞了。

    “唉!”

    等两人离开后,贾母长长一叹,不过,没等贾环来安慰,贾母就恢复了笑脸,对贾环道:“姨妈正在园子里摆宴席,一直在等咱们,咱们别耽搁太久了,一起过去吧。”

    贾环闻言一怔,随即道:“姨妈请东道?哦是了,前儿薛大哥被打,孙儿邀她到蘅芜苑住的时候,玩笑让她请一回东道,没想到今日方请……”

    贾母笑道:“又胡说,今日是姨太太的生儿,因此才请的东道。”

    贾环闻言顿时坐蜡了,急道:“今儿是姨妈的生日?我怎么不知道呢?”

    贾母笑道:“这话奇了,你问我?”

    贾环看向一旁安静的鸳鸯,道:“鸳鸯姐姐,快借我一百两银子,一会儿我要随个份子。”

    鸳鸯没好气的白了他一眼,不稀得搭理他。

    贾母倒是呸了声,笑骂道:“你不说给鸳鸯点胭脂银子花花,还好意思跟她伸手?”

    又见贾环真想打发人去东府备礼物,贾母道:“早知道你没记在心上,我已经给你备下送过去了,快走快走,不好让人多等。”

    贾环笑着扶着贾母,走至堂前上了软轿,一起朝大观园中走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