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醉迷红楼 > 第八百六十九章 好日子
    “明月,你说什么?”

    神京城西,渭河码头三里外贾家仓库内,贾环满脸惊喜的看着匆匆赶来的董明月,双手紧握她的双肩。

    乌远见之,悄然退出仓库。

    董明月面色娇润红艳,没好气的白了贾环一眼,娇身一晃,就脱离了贾环的双手。

    间隔两步对贾环道:“吏部尚书李政之子李梦菲,弹劾你三大罪状!陛下震怒,要将你捉拿……”

    “不是这个不是这个!”

    贾环有些急躁,更有些心情激荡,他身形一闪,就出现在了董明月身后,顺手将她揽入怀中,一只手更是不规矩的放在了人家怀中起伏处,面色却极肃穆道:“明月,从后面进入,从后面进入正题……”一语双关!

    “呸!”

    经过昨夜一夜的滋润后,董明月娇艳如花,要害处被贾环一碰,身子就有些发软。

    不过,余光看到仓房内无人,她之前的站位又靠里面,避开了大门,因此不忧外面有人看到,所以稍微挣扎了下,也就随某孙贼去了……

    董明月俏脸红润,眼神柔媚,轻声又将今日光明殿上发生的一幕幕说了遍。

    贾环一边听,一边轻轻的抚弄着,当听到太上皇不日出关时,他面色大喜,手竟想悄悄溜进了董明月的衣衫内。

    董明月踩了他一脚,不让他胡来。

    但野.合的刺激,也让她呼吸急促,身子愈发软偎在贾环怀中。

    仓库激.情,即使在几百年后,也是顶吸引人的剧情……

    更何况这个年代。

    然后董明月闭着眼睛,依偎在贾环怀里继续说着。

    等她将今日发生在光明殿上的事再说完一遍后,到底没防住,让那只可恶的大手溜了进去,握住了那处香软柔腻。

    “环郎啊……”

    董明月靠着贾环的胸膛,转过头,面若桃花,呼吸娇喘,美眸如若滴水,媚眼如丝的看着贾环。

    眼神哀求,求他不要在这里胡闹……

    可是,这幅神色,这种眼神,却比最烈性的春.药还让人发狂。

    贾环正想着是不是就地,且就以这个姿势将怀里的美人正法时,外面忽然传来一阵纷乱叫嚷声。

    “环哥儿,环哥儿!哈哈哈!”

    “环哥儿!快出来,好消息,好消息!”

    “诸位公子稍侯,我家公子正在仓内与董夫人商议……”

    乌远的话没说完,仓库外的众人忽然看到高高冒尖的仓库顶上,开的透风的窗子“膨”的一下被打开,一道身影从上面飞出,而后几个起落,便消失在众人视野中。

    这时,贾环才面如黑锅的走了出来,愤怒咆哮道:“好一个李梦菲,竟敢当朝弹劾本侯,本侯必不与他甘休!气煞吾也!”

    被阻在门外的牛奔等人闻言面面相觑。

    俗话说,没吃过猪肉,还没见过猪跑吗?

    贾环若真只是和董明月谈论事情,董明月何至于从窗户上“跑路”?

    乌远又何必拦他们?

    贾环又何必在这装相?

    牛奔和温博两人对视了眼后,一起狞笑上前。

    “喂!奔哥、博哥,你们俩想做什么?”

    贾环面色凝重道。

    牛奔和温博不说话,两人忽然飞扑上前,一起将“惊慌失措”的贾环按倒在地,牛奔大怒道:“老实交代,你刚才在干什么?”

    温博亦咆哮道:“你好大的胆子,竟敢白昼……哼哼!老实交代,你刚才到底干了什么?”

    这俩是真正的初哥,对于贾环刚才的作为,羡慕的眼睛发红!

    可是他们还要习武,牛继宗和温严正明确的警告过他们,在突破七品前,绝不要想这些事。

    两人是真正连女孩子的小白手都没碰过……

    越得不到的越想体会,两人每日早晨醒来时,都不敢趴在床上,生怕把床给捅破了……

    可是,他们这般可怜,作为小弟的贾环,竟然已经开始玩儿仓库激.情了。

    是可忍孰不可忍!!!

    “喂,你俩要不要脸,还是做兄长的,有问弟弟房里事的吗?”

    秦风满面笑容的走了过来,调侃道。

    不过他也不是好人,让他这般一说,贾环之前做的“好事”,也就公布于众了。

    其身后的诸葛道等人,狂笑如雷。

    连乌远都忍不住笑了笑……

    牛奔和温博将贾环的衣裳弄的都是泥土灰尘后,才放他起来。

    贾环也不遮掩了,随他们把他头发弄成鸟窝,衣裳弄脏,脸抹黑,可面上的表情却极为嘚瑟。

    那神色分明是在说:一群单身汪,嫉妒去吧。

    这幅模样,别说牛奔和温博,连秦风都忍不住想踹他。

    见引起公愤,贾环忙敛起作死表情,赔笑道:“哟!诸位哥哥,想来都知道光明殿上的事了?你们说说,李梦菲那个小白脸儿是不是在作死?”

    “装!你再装!”

    温博扫把眉竖起,一拳打在贾环肩头,却绷不住笑脸,骂道:“不定你心里多高兴呢!

    一向和你作对的文官那一边彻底完蛋了。

    宠信你的陛下掌了大权,更宠信你的太上皇也功成出关,日后这神京城,你岂不是能横着走了?”

    牛奔嗤笑了声,道:“黑鬼,你还真没见识。

    什么叫日后,你没听环哥儿现在就在骂李梦菲那娘娘腔吗?

    连我们贾大官人也敢弹劾,他这是在作死!”

    “哈哈哈!”

    众人闻言畅快一笑。

    秦风道:“文官那边说要完蛋也不至于,朝廷毕竟还是要靠他们支撑,只是,自此之后,他们的日子怕就要难过了。

    环哥儿的日子却真要好过了。

    以后每天练练兵,习习武,再去街市中收一些银子,如今那些人都要看你脸色度日……

    回家后还有服侍着。

    啧啧啧……”

    众人闻言又是一阵大笑。

    还一个个抢着模仿光明殿上百官的丑态。

    而后,牛奔忽然道:“不行,这件大喜事一定要大大庆祝一番!

    环哥儿,今儿你做东,大家一起去高乐高乐!

    好些日子没聚了,以后怕也没多少时间了……”他们也都分了军职,虽都是副官,可也要开始当值了。

    贾环哈哈笑道:“没问题,东来顺还是好汉庄,随你们挑!”

    “想得美!这两处都是你的产业,算什么做东?”

    温博笑骂道,然后和牛奔对视了眼,两人眼珠子齐齐一转,异口同声道:“就去平康坊,逸云居!”

    一群顶级衙内闻言,哄然一笑,然后便纷纷附和,还责备贾环昨日不该一个人去出风头,应该也带他们去耍耍……

    贾环嘿嘿笑道:“去逸云居没问题,平康坊七大家哪家都成!

    不过若是去逸云居的话,你们就不该找小弟我了,风哥才是那边的常客。

    逸云居的清函姑娘,和风哥关系好着呢!”

    “喔喔喔……”

    一阵少年狼嚎,看向竟有些脸红的秦风。

    牛奔嘎嘎笑道:“风哥儿,真没看出来,你竟然和相好?俺滴个乖乖!这口味……”

    “哈哈哈!”

    众人愈发哄笑。

    温博凑趣道:“丑鬼,是干啥的,俺山里来的,咋没听过呢?”

    牛奔嗤笑道:“乡下大脑壳子,又黑又丑又笨!都不知道……

    嘛,就是给风哥这样的少年喂奶的奶妈子!”

    “噗!”

    一干少年衙内差点没笑岔了气。

    秦风一摆手,笑骂道:“放屁!人家清函姑娘才十九岁,什么奶妈子……”

    “哟!”

    “哟!”

    “哟!”

    “哟!”

    牛奔和温博一唱一和,说相声似得,连乌远都忍不住哼哼笑了起来。

    众人更是笑的东倒西歪,牛奔道:“这还护上了?哥儿几个,走着!咱们一起去瞧瞧,逸云居的清函姑娘,到底是什么姑娘!”

    众人纷纷起哄附和。

    说走就走,乌远将贾环的坐骑牵来,众衙内翻身上马,顺着官路,往城里打马赶去。

    路过渭河码头时,忽然听到一阵齐齐的号子声:

    “人生!”

    “荣耀!”

    “责任!”

    众人不由勒马减缓速度,朝码头边看去。

    只见一群光着膀子但多是瘦骨嶙峋的汉子,排列成队,一个个肩头扛着一袋麻包,步履沉重的跑着。

    一边跑,一边嘶吼着口号。

    尽管口号震天,可一旁看笑话的人更多,一些女人孩子也在笑……

    这些人连码头上常年吃苦力饭的苦力都不如,区区一个麻包在身,就好像背了一座山一样,还喊什么口号,真是笑死个人。

    但官道上骑在马背上的一干衙内们却都没有笑,都是出身兵家将门的衙内,眼光自然不是那群普通百姓能比的。

    诸葛道用马鞭遥指道:“这风貌和精神气,已有强兵的味道了。”

    秦风点点头,又摇摇头,道:“现下说这些还早,步军想成强军,最重要的,还是要修习军阵,不会结阵,在骑兵面前只能是待宰的猪羊罢了。

    兵熊熊一个,将熊熊一窝,就是这个道理。”

    谈正事,牛奔面上也不再嬉笑,他看着贾环正色道:“环哥儿,我爹说了,旬休时你必须到我家去,学习兵法军阵,不是玩笑的。”

    贾环看着远方挥汗如雨,步履沉重但死死坚持的兵卒,点点头道:“嗯,牛伯伯昨天也跟我说了,我知道。

    走吧,不看了,现在还只是一群孬兵!

    再过段日子再看,保证大不一样!

    驾!”

    “驾!”

    “驾驾!”

    一群锦衣贵少年,纵马狂奔入京城。

    ……

    平康坊作为神京城消息流通最快的几处之一,如何会不知今日大明宫光明殿上发生的事。

    因此,对于贾环一行人的到来,只会更加巴结。

    清高,也要看在什么人面前清高……

    士子清流吃她们这一套,愈清高愈吃香。

    可在贾环这等粗坯面前……

    还是算了吧。

    连清函姑娘,都小心的给“大奸臣”贾环赔着笑脸,保证好酒好肉好姑娘通通管够……

    贾环当场差点没翻脸,老子虽然一身泥土,蓬头垢面,可你真当老子是刚种地回来不成?

    好在有秦风在一旁帮衬了几句,清函姑娘才总算下了台阶。

    不过牛奔等人却怂了,虽然之前叫的震天响,眼睛也滴溜溜的转,却谁也不敢点姑娘。

    真要点一个,哪怕只是陪酒,回家后,少不了被打个半死……

    但他们心善,倒是帮贾环叫了个名唤杨绛儿的花魁作陪。

    牛奔和温博等人纷纷起哄,让贾环表演一下,和女孩子相处到底是怎样的,也好让他们开开眼界。

    贾环表演了,他让堂堂七大家之一的杨绛儿,给他手撕猪头肉吃……

    天可怜见的,人家那双从未沾过阳春水的纤纤素手,是用来捉笔写春秋,抚琴广陵散的好吗?

    杨绛儿撕猪头肉时,委屈的眼泪都下来了……

    那清水芙蓉,我见犹怜的模样,哪里是牛奔这些初哥能扛的住的。

    结果贾环就被牛奔等人按到酒桌底下,狂灌了一通酒。

    对了,这起子粗坯还看不上逸云居绵绵软软的上等清溪花雕,竟派人从好汉庄调来了一缸伏特加!

    贾环纵然酒量大,几乎喝不醉,也被他们灌的晕晕乎乎。

    起身后,贾环还让杨绛儿陪他喝酒,牛奔等人倒没阻拦,花魁也得陪酒不是……

    于是贾环便灌了诗词歌赋,尤其是经义文章堪称一绝的杨绛儿杨大家一杯伏特加。

    可怜杨绛儿,如玉一般的清水美人,差点没被那股辛辣之劲晕死过去。

    好在,牛奔等人只是玩闹,到底心软,赶紧让人送走了……

    可是堂堂杨大家,站着进去,横着出来的场面,还是被人看了去。

    一时间,也不知多少人为之心碎,拍案怒骂……

    一通粗坯们哄闹了整整一下午,将逸云居好端端一个“清净地”,给糟蹋的不成样子后,才纷纷醉醺醺的由各自家将护着回家。

    尽管模样都有些不堪,可今日毕竟不同以往,想来回家后家里的大人们都不会说什么。

    太上皇终于交出大权,皇权至此才算平稳过度。

    而以皇帝对贾环的态度来看,荣国一脉的富贵可期。

    大好日子,就要到来!

    想来,今日纵酒狂欢的人,绝不会仅仅是他们这些少年衙内!

    ……

    当贾环由乌远护着回到公侯街时,远远的,就看到一箭之地外的荣国府门前,车水马龙,甚至还有长长一溜官轿……

    李万机迎上来告诉他,荣国府那边除了一些世交武勋门第前来拜访外,还来了许多宗亲之爵,也就是一等将军,三等将军此等爵位。

    这些人多是来寻贾琏的。

    再有就是,还来了许多文官。

    文官则多是来拜访贾政的。

    比如贾政的老上级,工部尚书卢英,及工部的左侍郎,员外郎,还有户部尚书孙诚竟也来了……

    除此之外,还有史家兄弟,还有王家王子腾等姻亲上门。

    如果说这些人的拜访,贾环只不过一笑了之,不怎么上心的话。

    那么荆州荆王府,这一代荆王赢宜及荆王次子赢谷的登门拜访,就不得不让贾环郑重起来了。

    因为纵然有赢皓谋反之例在前,也绝不会动摇大秦开国百年来,唯一一个铁帽子亲王府的地位。

    善待荆王一脉,乃是太祖遗训,连太上皇都要遵守,数十年来,每每厚赏那一脉子孙。

    这般尊贵的人,还是他的仇家,亲自跑到贾府来做什么?

    贾环沉思着,面色肃然,朝荣国府走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