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醉迷红楼 > 第八百六十五章 原来如此?
    索蓝宇心实难安,不是因为他自愧,而是因为,他着实不放心,将希望寄托在别人身上。

    因为一旦隆正帝有失,那……贾家的处境,将会变得十分微妙,甚至是危险。

    就算不是忠顺王重掌大权,而是换成皇太孙掌控朝纲。

    可以索蓝宇观之,皇太孙赢历对贾环的态度,远不如太上皇和隆正帝。

    貌似亲近,实则疏远。

    铁网山之变,贾环和隆正帝更是让皇太孙狠狠的摔了个大跟头。

    历朝历代,就没有宽宏大量的皇者。

    帝王也不需要去宽容哪个,只需要去记住他们的仇人就好。

    贾环根基未壮,还难以自保。

    真若皇太孙得志,自此之后,贾环怕也只能夹着尾巴苟且做人了……

    可是以贾环的处境而言,就算他想苟且求生,贾家未来的前景,依旧堪忧。

    因此,他又如何能将希望寄托在别人身上,那太不可知了……

    看出了索蓝宇的心思,贾环走到他身边,拍了拍他的肩膀,笑道:“老索,我们不能太悲观。

    最重要的是,不要把陛下想的太弱。

    是,之前许多次,那边表现的都不是很好。

    很多次都是漏洞百出,甚至是笑料迭出。

    很让人诟病。

    原本,我也以为那帝师邬先生徒有虚表……

    可是你再想想看,以陛下的性子,会让一个总给他出昏主意,让他成笑料的人当帝师吗?

    还一而再再而三的言听计从!”

    索蓝宇闻言,身子微微一震,转头看向贾环,道:“公子的意思是……”

    贾环玩味的笑了笑,道:“假痴不癫,装疯卖傻的计策,我都玩儿的那么溜,更何况是那些浸淫计谋数十年的人精们?

    而且,换位处之,要是你我在陛下那个位置上,我们能在那种处境下,坚持下来吗?

    不用二十年,只十年我就得崩溃的疯掉。

    朝不保夕,处处受压制打压的滋味,何等难过?

    可是,陛下却越挫越勇!

    虽然我不知道陛下的底牌是什么,但只这种心性,谁敢小瞧了他,谁就是在作死!

    皇太孙的确非要耀眼出众,他勾连八方,文官、武勋,皇亲国戚,甚至和忠顺王的关系都非常融洽。

    如此一来,太上皇也就愈发信重他。

    相比于刻薄寡恩心性凉薄大名在外的陛下,皇太孙在这方面做得简直再好不过。

    这样一个储君,日后登基后,朝纲将会十分稳当。

    可是,他要是和他在绝境中成长起来的老子相比,差的却不是一星半点。

    他犯的最大的错误,就是当他与所有人的关系都处的不错时,唯独和陛下的感情,被他消耗殆尽!”

    “可是,他有太上皇看重……”

    索蓝宇不解的道。

    贾环闻言,面色微变,举头望明月,喃喃道:“是啊,这就是最无解之处,太孙有太上皇看重……

    如此一来,陛下您又凭什么有必胜的把握呢?”

    索蓝宇忽然皱眉凝思道:“根据以往的说法,太上皇百般压制陛下,是为了磨砺他急躁刻薄的性子。

    而并不是怕他分走了君权。

    毕竟,以太上皇的威望,纵然全权放手给陛下,陛下也对他也产生不了什么威胁。

    尤其是军中……

    嘶!公子,你说是不是……”

    忽然,索蓝宇的眼睛一亮,气息亦变得急促了些,道:“你说是不是,太上皇已经觉得陛下的性子被磨砺的很好了,可以承担大任,掌控大权了?”

    越说,索蓝宇越觉得摸到了正确的路子,他高声道:“要知道,太上皇之前曾将镇国将军赢祥提拔入军机阁,如今更是默认他掌控了蓝田大营。

    这分明是在增强陛下的力量!

    而这种涉及军权的事,放在以前,是完全不可想象的!

    如果是太上皇透露出消息,要彻底放权给陛下,那陛下所表现出的胜券在握,就可以理解了!

    有了太上皇的支持,如今这些人的所作所为,的确不足为虑!”

    贾环闻言,眼睛也渐渐明亮起来,他缓缓点头,语气加重道:“很有这种可能。”

    索蓝宇激动笑道:“是极有可能。

    公子您想,陛下年近八旬,天限将至。

    在这种时刻,他不得不闭死关以求突破武宗,延长寿元。

    但或许正是这种生死间的大恐怖,让这位人间至尊看轻了皇权。

    他是不是,想用这多出的四十年,及早的再往下突破呢?

    毕竟,与最珍贵的生命相比起来,已经掌控太久的皇权,对太上皇而言,已经并不算最重要的了。

    更何况,就算太上皇让陛下掌权,可他依旧是至高无上的太上皇!

    无人可以动摇!”

    索蓝宇越说越激动,眼睛也越明亮,似乎发现了真理一般。

    贾环也被他说动了,甚至还发散起思维来,道:“难怪在这种时候,陛下会忽然翻脸不认人,把我踢出局。还大力提拔方冲那一伙子……

    我原以为他疯了,性子太急,如今看来,他竟早就不将眼下当回事了,已经在布局未来,以防我坐大……

    满朝文武,又被他耍了一回啊!”

    索蓝宇哈哈笑道:“正是正是……如此一来,就说的通了。不过,这对公子来说,并非是坏事。”

    贾环闻言,眉间的凝重终于散去,哈哈笑道:“的确不是坏事,真要是陛下就此掌大权,嘿嘿……

    再加上,即将出关,至少还有四十年寿元的太上皇。

    那老子岂不是可以自此安享受用了?”

    索蓝宇闻言,也哈哈大笑道:“若真如此,宁侯再无忧矣。

    慢慢享受一辈子,熬上几十年,将爵位熬成国公,便又为子孙留下几辈子的富贵。”

    贾环闻言,嘿嘿一笑,转头看向面色微醺的董明月。

    一朵乌云,似不愿月牙见人间喜事,悄悄的遮住了它的脸。

    只是……

    事情,真的如此美好吗?

    ……

    已是后半夜了,将激动不已的索蓝宇送走后,贾环满脸喜色的陪董明月回到了西厢房。

    进屋后,他半躺在一张摇椅上,只觉得浑身轻松,一边浪啊浪的晃着,一边嘿嘿嘿的乐着。

    在他看来,之前的推断,应该就是唯一的答案了。

    嗯,一定就是这样!

    再想想,李光地那老狐狸以前不就跟他隐晦说过,太上皇一直压制着陛下,只是为了磨砺他的性子,好打磨成一位明君吗?

    如今陛下的行事愈发稳健,想来正是功德圆满,可掌大权时!

    太上皇的行事,当真鬼神难测,不可捉摸啊!

    不过,还是被他和索蓝宇给猜透了。

    贾环不无得意的想到,嘴角扬起。

    这时,旁边忽然传来一阵水花声,他余光看向一旁,就见正背着他弯腰,给他斟茶的董明月。

    一般而言,大家子的规矩,绝不许背对着家主人弯腰躬身。

    因为那会将屁股对准家主人……

    可是董明月虽然贵为白莲教圣女,却毕竟出身草莽,而且哪里服侍过人,自然不懂的这些规矩。

    但贾环并没有计较,还乐呵呵的聚精会神的欣赏了起来。

    不得不说,练武的女子,就和前世当兵的女孩一样,身材真好!

    从纤韧有力的腰间往下,一道明显的隆起映入视野。

    那圆滚滚,那紧绷绷,那翘生生,啧啧!

    只这,贾环就觉得可以玩儿半年……

    咦,怎么没了?

    目光上移,就见董明月一双美目羞怒的嗔视着他。

    很显然,以贾环视线的高度,让董明月知道了他刚才在看什么。

    真是可恶,岂有此理!

    贾环被人抓了现行,却也不惭愧,反而腆着脸嘿嘿问道:“明月,大姨妈送走了吗?”

    “呸!”

    董明月闻言,俏脸登时通红,身子也有些发软,更着实难以忍受贾环狼一样放光的眼睛,无礼的在她身上穿梭游荡……

    因此,她狠狠的啐了口后,转身朝卧房飘去……

    贾环见之,大喜过望,直觉得今日是双喜临门的大好日子!

    他哈哈一笑,脚一点地,身子凌空从摇椅上拔起,然后连闪几下,追上了“逃跑”中的董明月。

    在她的惊呼声中,将她拦腰抱起,进了卧房后,房门关闭。

    未几,一阵动人心弦的呢喃声响起。

    “环郎啊,轻些呢……”

    小楼一夜听春雨。

    ……

    翌日清早,天还未明,人逢喜事精神爽的贾环就早早的起了床。

    看了眼被他折腾了一夜未休的董明月,依旧闭目睡着。

    贾环极其得意!

    从今日起,他觉得又可以多一个新匪号了:

    一夜七次郎!

    作为一个心疼女人的好男人,贾环不愿惊醒沉睡中的董明月,因此,他无声的仰头大笑着,还摇头晃耳,得意万分。

    只是在低下头时,却看到董明月正伏在那里,快笑岔了气。

    心声:这人有病吧?

    不得不说,女人当真需要滋润。

    原本就极美的董明月,经过贾环一夜的浇灌滋润后,此刻更是美到了极致。

    如同一朵清晨初开的水莲花,花瓣上,还有露珠滚动,清新而又娇艳。

    在看到大红锦被外,雪一般白腻的手臂肩膀,映着满头青丝,更是美的惊心动魄,刺目耀眼,诱人之极!

    贾环刚刚解禁没多久,见之更是色魂与授,哪里还耐的住……

    他是行动派,一咬牙,只一下,就扒光了自己身上的衣裳,哇呀呀的裸.奔着扑了上去……

    “嗯……”

    轻轻一吟,犹如天籁。

    ……

    色是刮骨刀,一点都没错。

    半个时辰后,当贾环穿好衣裳被董明月推出门时,觉得腿有些发软。

    虽然比不得上回被蛇娘片刻不歇的轮了一夜强度大,只能扶墙前行,但今日,也有些发虚。

    看着贾环装模作样的揉着腰,一副被掏空身子的凄惨样。

    可面上却是一脸的浪样,好似还在那啥……

    面色愈发滋润的董明月羞臊的几乎没脸见人。

    远远看到有丫鬟婆子们过来,贾环还在那里作,董明月也顾不得了,上前用穿着绣花鞋的脚,在贾老三的屁股上轻轻一点,还在中的贾老三,就被踹飞出了游廊,四仰八叉的跌落花丛里。

    见贾环“惊慌失措”,一副被谋杀的亲夫的惊恐模样,董明月“呸”的抿嘴一笑,然后转身进了屋子,反扣上了门。

    贾环心满意足,也哈哈一笑,不再作了,与眼巴巴过来打扫院内卫生的婆子丫鬟们点点头,算是还礼后,大步朝前院走去。

    只是屁股后面沾着几根绿草,随着他的步伐上下起伏着,那样的风.骚……

    ……

    昨夜虽然说是可以自此安享富贵了,可,那也只是说说罢了。

    哪怕没了外患,加强自身的实力,也是极有必要的。

    贾环虽然没甚古文造诣,可生于忧患死于安乐的道理,他还是懂的。

    更何况,昨夜的一切,都只是推测罢了……

    在前院,与乌远并韩家兄弟和一应亲兵汇合后,贾环一众人打马奔向渭河码头。

    那里贾家仓库前的空地,将是特别行动营的训练场地。

    ……

    ps:第二更,求订阅!

    另外点一下,我没写过直来直去的故事啊,别急。

    最后友情推一本书《红楼大官人》,希望我红楼文领域越来越广阔!

    最后的最后,今天还有一更……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