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醉迷红楼 > 第八百六十四章 想不透
    尽管贾环说的话让人很感动,可众人听说他要熬夜忙正事,哪里还肯让他继续在这里厮混,纷纷“赶”他回去。

    贾环也没再强留,他心里确实有事。

    贾环假惺惺的感谢众人的深明大义,成功得到一片白眼球后,他对王熙凤道:“二嫂,我先送你回去吧。”

    王熙凤闻言一怔,道:“三弟,你自去忙你的吧,我身边跟着嬷嬷呢,外面还有车候着,不妨事。”

    贾环呵呵笑道:“夜都黑了,你要是脚滑一下,嬷嬷们纵然能看到,气力也不够扶你……行了,走吧,我送你回去后,刚好回东府,耽搁不了事。”

    王熙凤闻言,面色有些动容,嘴唇蠕动了下,还想说什么,上头贾母却笑道:“去吧,难得你三弟心细牵挂着你这破落户,你就受用了他这份好心就是。”

    贾母最喜欢看到家和万事兴,一团和气。

    贾环和王家向来不对付,这一向是贾母心中的一块心病。

    她倒不是为王家考虑,而是为了她的心头肉贾宝玉。

    如今贾环能和王熙凤处的来,她自然是极高兴的。

    说起来,王熙凤不仅是贾宝玉的嫂子,更是他的表姐呢。

    听贾母这般说,王熙凤也就不再忸怩,笑道:“那我就承三弟的情了。”

    贾环再次与贾母、薛姨妈并众姊妹们道别后,便和平儿一左一右,轻轻搀扶王熙凤出门。

    众姊妹们将三人送至堂前,出了垂花门,早有众小厮们拉过一辆翠幄青䌷车,有婆子放下脚梯来,要扶王熙凤上车。

    贾环却挥退了她们,双手扶住王熙凤的胳膊,只轻轻一带,王熙凤都没甚感觉,人就平稳的上了车。

    待坐到车上后,才咯咯笑了起来,左右看看,高兴的不得了。

    心想,怪道家里的姊妹们都愿意和他玩,果真有趣的紧。

    平儿却唬的捂住了嘴,道:“没……没事吧?”在她想来,能将一人带飞起来,那力道岂不是会伤到肚里的婴孩?

    贾环看向平儿,道:“平儿姐姐,要不你也试试?”

    平儿闻言,顿时犹豫了……

    王熙凤笑骂道:“小蹄子快上车来,真还让你三爷扶你,也不怕折了你的寿?”

    平儿闻言“恼”了,笑着顶道:“许三爷扶你,就不能扶我一扶?我偏要……哎哟!”

    她话都没说完,猝不及防下,人就“飞”上了车,轻飘飘的一点感觉都没有,甚至都没反应过来,直到晕乎乎的回过神,定眼看到眼前的王熙凤后才唬了一跳。

    那模样却把王熙凤笑了个畅快。

    平儿反应过来后,自知被捉弄,没好气的瞪了眼笑眯眯的贾环,面容却依旧温婉,最后也忍不住扑哧一声笑了出来。

    确实有趣哩!

    贾环这才对旁边赔着笑脸的婆子点了点头,众婆子们忙放下车帘,又命小厮们抬起,拉至宽处,驾上驯骡后,赶车出了西角门。

    往东过了正门,便入了东路院黑油大门中,至仪门前方下来。

    众小厮亦连婆子一起退去后,贾环打起车帘,平儿先自己下了车,然后贾环将王熙凤扶下了车。

    待站定后,贾环笑道:“送佛送到了地儿,二嫂,我功德圆满,就先回去了。”

    王熙凤忙道:“三弟进来坐坐吧?哪有过门不入的道理?”

    贾环笑道:“这算什么过门不入,二嫂你得多读点书……”

    “呸!你又比我多认得几个字?”

    王熙凤羞恼道。

    “噗嗤!”

    平儿在一旁听这叔嫂二人斗嘴,又忍不住笑出声。

    贾环也哈哈一笑,道:“那边人一直在候着,确实有点事要商量。自家人嘛,就不讲究那么多客套了。

    等忙完这一段后,二嫂也生了,咱们再好好高乐高乐!”

    王熙凤闻言,便不再勉强,笑道:“好好好,三弟如今都是官身了,手下一万多人的大将军,比你二哥强一万倍,他手下就一个旺儿,还就会对我逞强!

    那三弟你快去吧,别让手下等急了。”

    贾环笑着应了声,又对平儿点点头后,转身大步离去。

    直到他的身影消失在垂花门外,王熙凤和平儿才一并进了屋。

    正房内除了几个守夜的婆子丫鬟外,就没有人了。

    显得有些冷清。

    王熙凤沉下脸来,进了卧房,卧房里就更冷清了,很显然,贾琏没回来……

    平儿悄悄的叹了口气,道:“奶奶,我服侍你睡下吧……”

    王熙凤眼睛微微湿润,点点头,在平儿的搀扶下,有些艰难的靠着床榻边坐下了。

    看着清清冷冷的帷帐,不知怎地,她忽然想起了那张灿烂的笑脸……

    那是好几年前的脸了,那会儿,他还很瘦小。

    她带鸳鸯去抄他的家,本想抄出她的汗巾,却不想,在他的诱导下,竟抄出了只臭袜子。

    想起那只酸气熏人的臭袜子,王熙凤忍不住弯起了嘴角,真坏……

    ……

    宁国府,宁安堂。

    灯火通明。

    除了索蓝宇、韩大外,董明月和卿眉意也在。

    贾环从五城兵马司衙门回来时,让韩大先一步回这边,将事情对索蓝宇说了,让他先谋划着。

    并且,可调动青隼力量,调查目标……

    见贾环大步进入后,众人起身相迎。

    而后,韩大便告辞了。

    这些机密事,他从不参与。

    恪守家将本分。

    而卿眉意也转身回了内宅。

    她的身份还不够资格参与最核心的事。

    待堂上只有贾环、索蓝宇和董明月三人时,贾环看向索蓝宇,沉声直言问道:“索兄,可想出点眉目吗?皇太孙此举,到底何意?”

    索蓝宇面色肃然,眼睛凝重,道:“皇太孙传话给牛伯爷等人,让他们保持军方超然地位,好为国朝尽忠。

    所谓保持超然地位,只是好听的说法,换种说法,应该叫恪守本分!

    因为,军方想要保持超然,就一定不能参与到朝争中。

    一动,就必然不再超然。

    这个话,应该算是一种警告……

    可是,军方本就从不参与朝争。

    皇太孙又何必多此一举,告诫牛继宗等人呢?”

    贾环呵呵一笑,眼中却没什么笑意,道:“他哪里是在告诫牛伯伯等人,他这是在告诫我!也是奇了……”

    董明月想不明白,道:“那他怎么不直接告诫你?”

    贾环眼睛微微眯起,道:“这种话,他不好直接对我说的。”

    董明月不解……

    索蓝宇道:“不止如此,怕是还有釜底抽薪之意。如果牛伯爷等人保持超然,那么,公子的力量其实也就很小了。”

    贾环闻言,眼角微微抽动,他忽然倒吸了口冷气,道:“怪道今日马齐看到牛伯伯他们出面,脸色那般难看,临走时,还深深的看了牛伯伯一眼。

    我原以为他是因为今天之故,原来,他不止因此。

    这岂不是说……”

    贾环的脸色顿时难看了许多。

    这下,连董明月都听明白了,她道:“宫里传出消息,忠顺王在宫中,每隔两三天,就会去东宫转转,与太孙说几句话,探探他的伤势。皇太孙与忠顺王的关系,并不僵硬,有说有笑……

    忠顺王还常赞皇太孙为如玉君子,有仁君之风。

    不过据说,皇太孙会将每日与忠顺王的谈话,亲自笔录下来,送到大明宫。

    因此,陛下并不为忤。”

    “皇权啊皇权……”

    索蓝宇忽然发出了声感叹,道:“当今陛下,当真是一名皇者。太孙之帝王修为,亦见功底矣……”

    贾环闻言不解其意,道:“这话什么意思?”

    索蓝宇道:“陛下何等人物?怎会看不出忠顺王的意图和皇太孙的心思?

    甚至铁网山之变中,皇太孙的表现,陛下也都看在眼里。

    可是,他并没有发作。

    因为就一个帝王的标准看去,皇太孙的所为无可厚非。

    若没有这些手段,未来怕也难坐稳皇帝之位。

    最重要的是,陛下的子嗣中,可为帝者,也只有皇太孙了。

    为了皇权的传承,陛下对皇太孙的所行极为宽容。

    这也是皇太孙敢直接告诫牛伯爷等人的原因。

    他有些……有恃无恐。

    当然,这并非愚蠢,而是王者魄力!

    只是,陛下和皇太孙之间,怕也只剩下皇权传承的关系了。

    父子情义,多半殆尽矣。”

    贾环闻言,隐约明白了索蓝宇的话。

    想想也是,当夜在铁网山,隆正帝对赢历的所作所为,其实都看在眼里。

    却一直隐忍不发,应该不只是因为赢历是太上皇钦命太孙的缘故。

    更因为,隆正帝能以一个帝王的冷静思维去判断,作为一个“准帝王”,赢历的所为所为,不能说错。

    历朝历代,也只有这样手段心性的人,才能做一个强力的帝王。

    这大概才是隆正帝容忍赢历种种作为的理由。

    但就父子情义而言,两人怕是当真不剩下什么了。

    或许,在赢历心中,本也没多少这种情意……

    因为在他心里,唯一值得尊敬的人,也就是太上皇了。

    其他的,似都不足入目,包括隆正帝。

    不过,索蓝宇话音又一转,道:“可是,这也是我想不明白的地方。

    陛下并非是一个心胸宽广的人,他能做到这一步,当真不容易。

    而且,他放任皇太孙与忠顺王接触,看着皇太孙小动作不断,也无动于衷。

    这种种所为,极让人不解。

    甚至,他还将公子你打发出局外,这……

    极不合理。

    因此我大胆推断,这说明了一个问题……”

    “什么问题?”

    贾环忙问道。

    索蓝宇眉头紧皱道:“这只能说明,陛下有必胜的把握!

    唯有胜者,才有资格对其他人包容。

    以陛下的心性,若非自忖能够必胜,他绝不会这般大度。

    即使知道皇太孙乃帝位不二人选,可就感情而言,他也绝无法接受自己的未来继承人,去和他毕生仇敌交往过密。

    除非,他知道,他必胜,而忠顺王,必败!

    而且,他还放着公子你这把锋利的刀不用……

    就更说明,他有更好的刀和必胜的把握了。”

    贾环闻言,面色一变,亦皱起眉头,道:“必胜的把握?他凭什么?”

    索蓝宇摇摇头,道:“这就实在难以推测了。

    陛下的底牌,上回几乎已经尽出。

    可是上回也只是打了对面一个措手不及,如今对方已经知道哪些人是陛下的人,必然准备周全,此计难行二遍。

    对方掌控着清流,也就掌控着舆论走向。

    如今满神京城的士子官员,都在盛赞太上皇的丰功伟绩,弹指间灭一鞑虏强国,收复西域万里江山。

    他们齐齐建议,请太上皇泰山封禅,而后称圣。

    还有一部分人,也谈及皇太孙的功劳,以为当立为监国太孙。

    呵呵,监国太孙……

    至于陛下,纵然偶尔有人谈及陛下的功勋,也根本不成气候,就被一群士子反击扑灭了。

    对面大势所趋,就朝政而言,几乎无懈可击。

    况且他们打出的是为太上皇称圣的旗号,谁能反击?

    陛下想要取胜……

    实在不知胜在何处。

    除非……”

    “除非什么?”

    贾环皱眉问道。

    索蓝宇沉声道:“除非,陛下想以刀兵取胜,将对面一网打尽!”

    贾环却摇头失笑道:“这不可能,这次和上次不同。

    上次杏儿让叶楚出手,是因为葛礼那起子蠢货先行逼宫之事,乃是宫廷政变!

    可是这次,人家是正正经经的给太上皇抢功,陛下若敢在大明宫内动刀兵,那才是取败之道。”

    索蓝宇闻言,叹息了声,道:“是啊,何止是取败之道,更是去死之道!

    只是如此一来,就愈发摸不清陛下的底牌何在。”

    董明月迷糊的看着贾环,道:“环郎,你们原本准备是怎样的?若是这般说,你们以前也没有道理能赢啊……”

    贾环苦笑道:“原本和陛下的计划中,是由我主持与准葛尔谈判,得收复西域大功后,再公开天下,说明乃是受太上皇和陛下所派。

    而太上皇在闭关中,具体所行,自然便是由陛下所命。

    收国之功,自然也就落在了陛下头上。

    这是正理,谁也说不出什么。

    作为当事人,就算马齐也不能逼我说全是太上皇的功。

    陛下有此收国之功打底,帝位稳固,威望大涨,是预料中的事。

    纵然日后太上皇出关,想来也不会再像从前那样压制他。

    毕竟有拓土万里之功。

    最重要的是,不能再废了他……

    而后,陛下就可放开手脚,逐渐清理吏治,治理天下。

    可我没想到的是,到了关键时刻,他竟忽然变卦,翻脸把我踢出局……”

    贾环眼神有些失望。

    董明月闻言,眼中厉色一闪而过,恨声道:“难怪都说他是刻薄寡恩之辈……”

    贾环摆摆手道:“现在不是说这些的时候,我帮他也不是只为了他。”

    董明月忽然又有些不解道:“环郎,你说是皇帝踢你出局?可分明是老爷告了你……”

    贾环和索蓝宇对视了眼,呵呵笑道:“没那么简单,如今想来,这件事多半还是有蹊跷的。

    老爷那些清客相公里,哼哼……

    而且,他若想压下来,当时也就压下来了。

    可他非但没有压下,还放任扩散开来。

    可见,这件事多半就是他的手尾……”

    董明月又气道:“真卑鄙!”

    索蓝宇这时却又长叹一声,起身走到正堂门口处,仰头望着苍穹上的那轮弦月,摇头道:“真真是叫人想破头,也想不出个所以然来啊!

    看来,我还是学识太过浅薄,不能帮公子解决难题。”

    贾环闻言嗤笑了声,道:“老索,你别钻牛角尖啊!

    这件事不止你想不出,全天下能想出的也没几个。

    但不管如何,只要我们判定陛下有必胜之机就好。

    至于怎么做,就随他吧!

    只要他能胜,压着对面不能出头,我们就不必过分担忧。

    反正,我也没想过当个权臣什么的。

    只要陛下能胜,以我和他的那点香火情,保我一家平安富贵还是没问题的。

    你又何苦在那里发酸气?”

    索蓝宇闻言,点点头,看着天上的皎月,道:“话虽如此,可是……我心实难安哪。”

    ……

    ps:有没有哪位书友,能猜到剧情的。

    隆正帝凭什么能赢?

    嘿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