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醉迷红楼 > 第八百六十二章 玩儿脱了
    “环哥儿,你可不能跟你薛大哥学,去和那些头牌啊花魁啊去打交道,她们可不是好人哩!”

    薛姨妈忽然开口笑道。

    实在是,她不亲自出马都不行了。

    贾环看林黛玉那种宠溺的眼神,别说薛宝钗她们,就连她这个老婆子,都看在眼里,急在心里。

    而她家的姑娘,却只是面色淡淡的垂头不语……

    贾环转过头,呵呵笑道:“姨妈放心,我对那些没兴趣。”

    “就是就是,那些七大家八大家的有什么?

    我都不看在眼里,更何况三弟?”

    贾琏为了反哺刚才贾环的救援,此刻帮忙说好话。

    他倒是没说谎,他确实不喜欢那些清高的调调……

    王熙凤却打心里对这话不信,嗤笑道:“你可别吹牛,真要那什么七大家花魁找你,你会看不上?我看是你见不到人家吧……”

    众人一阵轻笑。

    贾琏闻言脸色却是一黑,道:“你以为那都是什么尊贵的人,我还见不到?”

    贾琏毕竟是爷们儿,王熙凤不好当着这么多人面总给他难看,只是哼哼了两声。

    但那股不让须眉的女强人气场,却被她演绎的淋漓尽致。

    只是她可能不知道,女强人的家庭生活,通常不怎么美满。

    贾琏本就是心性温顺的男人,也极喜欢对他恭顺的女人。

    看到王熙凤这种瞧不起他的做派,心里方才被压下去的厌恶,腾的一下又起来了。

    甚至还勾起了新仇旧恨……

    在贾环生发之前,贾家其实已经处于走下坡路的状态了。

    然而在贾家那么多人里,能意识到这一点的人很少,贾琏大概是其中位数不多中的一人。

    只是就算他看出来了,可他那得过且过的性子,也让他没什么重振家族的志向。

    因为那个时候的贾家,虽然不比先荣国在时风光,其实也还很不错的。

    论起来,依旧是国朝一等一的人家。

    家族里有一个一等荣国太夫人,国朝外姓命妇中,比贾母老太君更尊贵的,屈指可数。

    贾赦则是袭的一等将军位,乃是一品武官爵。

    贾家交往的,也皆是国朝皇亲国戚、王公大臣,俱是第一等的尊贵人物。

    最重要的是,贾家的爵位,至少还可以往后再传三四代,就又是百十年的富贵。

    因此,贾家人不需要和寒门一样努力,就能承蒙祖荫,安享受用了。

    也是因为有这么一个爵位打底,可享世代富贵。

    所以,整个贾府,自贾母起,从上到下,都弥漫着一种享乐主义。

    贾赦甚至连官都不愿去做,整日里陪小老婆吃酒玩乐。

    因为贾家人没想过要为江山社稷做点什么,也没想过要掌天下大权,去指点江山。

    就只想着保一世富贵而言,有一个贵爵在,足矣。

    所以,他们没有什么危机感,也不需要。

    但是,他们也知道,想要过的自在,还是要朝中有人,那样总要方便些。

    因此,贾家将很大的政治遗产,都用在了王子腾身上。

    这也是原著世界里,赵姨娘对马道婆说,王夫人和王熙凤,将这一分家俬尽数搬到了娘家的缘故……

    而随着王子腾的崛起,王家的地位也是跟着青云直上。

    甚至有些时候,负责处理家族外务的贾琏,还要借助王家的手去办一些事情。

    那个时候,也是王夫人和王熙凤在贾家最风光的时候。

    而贾琏,因为自身不强,也不愿扯皮吵闹,所以很多事不得不让着很强势的王熙凤。

    比如说原著世界中,王熙凤将看管小道士小道姑的事让给了贾芹做,而贾琏原本是想给贾芸的,但最终还是没争过王熙凤,让贾芸给小瞧了去……

    只是,看在王家的面子上,贾琏也就忍受着。

    当时也觉得没所谓,既然她能干,就多干点,强势就强势点……

    可是,世事变迁,风水轮流转。

    随着贾环的愈发生发,在贾琏心里,如今的王家,给贾家提鞋都不配。

    所以,你一个王家女,竟还这般瞧不起人,你凭什么……

    只是到底不愿在人前跟王熙凤闹,而王熙凤也怀有身孕,贾琏只是抽了抽嘴角,就不吭声了。

    王熙凤却以为再次镇住了贾琏,又得意的哼哼了两声……

    然后又对贾环笑道:“三弟,你倒是说说看,你怎么抢花魁的?

    哎哟哟!这分明是戏里的故事,你二哥也只说了个糊里糊涂,他又没见过,只是不知听谁传了几句,就激动得不得了……

    你说出来,也给他长长眼界,改明儿也好学着这一招,也抢一个回来!哈哈哈!”

    女人们听着有趣,也跟着笑了起来。

    贾环原本也跟着乐呵呵的笑了两声,被自己家里人打趣取乐一番,对他来说不是什么问题。

    可是当他目光无意中扫过贾琏微微低着的头时,眼神却微微一凝。

    贾琏脸上,竟没有一丝笑容。

    眼角中流露出的余光,更没多少笑意……

    贾环见之,也没多想,只以为他是被小觑后不服气,因此呵呵笑道:“二嫂,这话我劝你最好别说。

    链二哥是正儿八经的荣国嫡长孙,身份何等贵重,如今又袭了一等将军爵……

    他若真想去找个花魁回来,简直不要太简单。

    到时候,你可别来跟老祖宗哭!”

    王熙凤却把修眉一扬,笑道:“就他?他能守着我和平儿两个烧糊卷子过就不错了,人家花魁能看中他?”

    贾环正想再说些什么,就听贾琏忽然冷笑一声,道:“你一向都是要强的,今日可是糊涂了,竟把自己和青楼里的……相比?”

    贾琏到底出身好,不跟贾环那般粗鄙,说不出“表子”“窑姐儿”这等粗鄙的字眼。

    众人听他的语气不大好,纷纷一怔,就听他继续道:“三弟说的那些,其实如今都不大好使了。

    先荣国的子孙,外面只认三弟一人,我们这些虽然也能顶着这个名头,可别人并不当真。

    至于一等将军这等宗亲之爵,更没什么分量。

    不过顶着个爵位混吃罢了,手下连个亲兵都不能配,算什么将军?

    若只有这两个,那些花魁的确不会正眼瞧我。

    整日里给她们捧脚的王公贵族不知有多少,我一个过了气的国公子孙,算什么?

    可是你别忘了,除了这两个名头外,我还有一个名头。

    我还是堂堂宁国侯贾环的嫡亲堂兄!

    只要他还喊我一声二哥,那七大家,哪家大门我进不去?谁敢不让我进?

    哪个花魁我想见见不到?谁敢不让我见?

    你不是不信我能领回来一个花魁吗?

    你就瞧好了,看看明儿我领回来的人是哪个!”

    说罢,贾琏目光轻轻的扫过惊羞愧怒的王熙凤的脸,眼神有些轻蔑,而后,他给贾母一礼,又对贾环拱了拱手,随即转身大步离去。

    满堂震惊。

    都不动声色的看向气的全身颤抖,面色羞怒不已的王熙凤。

    “噗嗤!”

    却是贾环一声喷笑打破了尴尬的气氛,众人忙看向他,只听他笑道:“二嫂,玩儿脱了吧?

    我跟你说,如今二哥和以前不一样了。

    他把外面的事处理的很得体利落,能干着呢。

    你再这么说他,他可不就真恼了?哈哈!”

    王熙凤泪眼巴巴的看着贾环,涨红脸咬牙道:“你还向着他说话?难怪他敢……

    敢情是仗着你的腰子!”

    贾环哈哈大笑道:“别别别,我还仗着二嫂你的腰子呢,哈哈!”

    众人见贾环这般玩笑,也觉得没什么了,跟着笑了起来。

    “呸!”

    王熙凤狠狠啐了口,还是觉得有些气不顺,心里将落她面子的贾琏骂个半死。

    贾母也笑着开口了,道:“凤丫头,环哥儿说的不错,链儿虽然比不上你和环哥儿姐弟俩能为,可在人前,你多少还是要给他多留几分脸面的,毕竟是爷们儿。

    不过,也没甚大不了的,都是自家人。

    况且,你们是夫妻,床头吵架床尾和,磕磕碰碰也是常有的事。

    他刚才说的只是气话,你瞧着,等你回去,保管他给你赔不是。”

    王熙凤闻言,想想也是,便哼哼道:“我可受不起他那大将军的礼,等我回去给他赔不是才是正经的。”

    李纨凑趣道:“那你们就凑一起对着赔不是吧。”

    众人闻言,想想那画面,都忍不住又笑了出来,那岂不是又成了拜堂吗?

    王熙凤闻言刚想讽刺李纨两句,可又想起她一个寡妇,想跟谁拜都不能。

    说了她,难免让贾母不喜。

    不得已又咽下了话头,她气笑道:“你还是当大嫂子的呢,这么些大姑子小姑子跟前,这话也能说?”

    李纨闻言笑道:“有甚不好说的……”

    王熙凤抽了抽嘴角,不想再说这茬丢她面子的人和事,又将目标对准贾环,道:“三弟,你今儿不说出来让我们见识见识,可不许你走了啊!

    我们这班子内宅妇人,何曾见识过什么花魁?

    也就在戏文里才听说过,要不,你抢个回来给我们见识见识!”

    果不其然,众人的注意力瞬间从他们两口子的事上,重新转回到贾环身上。

    贾环呵呵笑道:“二嫂,什么花魁不花魁的,不过是被人故意捧起来赚银子的丫头片子,说起来,也是可怜人。”

    听他这无趣的一说,众人那颗发热的好奇心顿时降温了下来。

    可是就在这时,也不知是不是脑花儿烧坏了,一直跪在那里作透明人的贾菌,忽然开口道:“小娘皮,你叫什么名字,嗯?”

    语气简直惟妙惟肖,妥妥的某三孙子的口气!

    整个荣庆堂先是一静,随即爆发出哄堂大笑!

    贾环则黑着一张脸,“怒视”着回过神来,自知玩儿脱了的贾菌。

    贾兰也目瞪口呆的看着身边这个神游天外好久,忽然开口就这么劲爆的小伴当。

    再看看贾环那张黑脸,实在忍不住,竟哈哈笑了起来。

    众人见之,愈发大笑!

    ……

    ps:应该有第三更!

    来几章快乐的,后面就渐转了,风向要渐变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