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醉迷红楼 > 第八百六十一章 凝重
    贾母却有些迷糊了,问道:“环哥儿,今儿到底怎么回事?你带兵执行公务?你还没当官啊……”

    贾环呵呵笑道:“当官了,当将军了!

    有鉴于孙儿之前的偌大战功,陛下决定将五城兵马司的一万多兵马都给了孙儿。

    如今,孙儿不大不小也算是一个万人将了!”

    堂上众人闻言,纷纷惊喜出声,万人将,听起来都威风!

    但贾母和薛宝钗两人闻言,面色却齐齐一变。

    不过也都没说什么,贾母甚至还笑道:“既然如此,那你可要好生当差,不要辜负了皇帝对你的恩典和信任。”

    贾环呵呵笑道:“这是自然,所以孙儿今儿刚一上任,就带人去了平康坊,抓了一个兵部和刑部通缉十八年都没抓到的江洋大盗!

    也正是因此,才遇到了这两个小家伙。

    至于他们为何在那里,兰哥儿,你自己说。”

    “是。”

    贾兰应了声后,就将之前他对贾环的那套说辞说了一遍。

    贾母等人闻言,不过莞尔一笑,知道误会了。

    李纨却惊喜莫名,眼泪都没干,就满脸惊喜笑容的看着贾兰,道:“兰儿,你……你真的能下场了?”

    贾兰看着母亲眼中的激动,抿了抿嘴角,点了点头。

    不过,没等李纨欢欣鼓舞,贾环就发出了讨厌的声音,道:“大嫂,不要给他太大压力,他今年才多大点,就下场?

    不过是见识一番罢了,能中则喜,不中也当累积经验,别太逼他,把身子骨给逼坏了。”

    李纨闻言,面色微变,犹豫了下,还是点点头,道:“那就……听三弟的。”

    其实她本来打算,从今夜起,就给贾兰“加餐”,每夜不读到三更,也算读书人?

    贾环看着她的脸色,猜出了些她的打算,呵呵笑道:“大嫂,你也是糊涂了。

    咱们什么样的人家?

    子弟想要做官,还需要像寒门那样,十年寒窗苦熬,熬坏了身子,才拼死考出一条官路吗?

    老祖宗那老伴当赖嬷嬷,不过是求了老祖宗好多次,就给她那孬孙赖尚荣捐了个前程。

    又求了几次,竟然还补了个知县的实缺儿……

    正七品的知县,那已经是二甲进士的待遇了。

    呵呵……

    这科举,说白了就是为了做官。

    那些八股文章,除了用来考试,还能做什么?

    你看看那些官老爷们,当了官后,除了提学外,还有哪个还去钻研经义文章的?

    都忙着敛银子呢。

    所以,你也不必太过逼苦兰哥儿……

    当然,我不是说,让兰哥儿也靠家族荫蒙去混个官做。

    科举在我看来,还是有点用处的。

    最大的用处,就是和从武一样,是对人心性的一种磨砺。

    能够熬过这种苦,对于人的成长是很有益的。

    但也仅此而已。

    大嫂不要忙糊涂了,颠倒了本末。”

    李纨闻言,似醍醐灌顶,也很惭愧,道:“三弟,我……我只是想让兰哥儿上进。”

    贾母也不大乐意,道:“不过是一个知县的缺儿,你就跟我唠叨了几百回了!今天还来唠叨我……”

    贾环道:“老祖宗,不是孙儿唠叨您,实在是……”

    贾母作头疼状,连连道:“行了行了,下不为例,下不为例,总成了吧?我也是怕了你了……”

    薛姨妈在一旁笑的慈爱,周围姊妹们也大笑。

    贾环闻言苦笑着抽了抽嘴角,这件事不是他办的。

    他也绝不可能给贾家一个奴才的孙子,要一个知县的官儿。

    这件事是贾母吩咐贾政,瞒着他做的。

    办成后才又给他说了好些软话,然而事已至此,贾环还能如何?

    待以后吧……

    不再继续这个话题,给贾母做了个无奈的笑脸后,贾环又对李纨道:“大嫂,兰哥儿如今已经很了不得了,至少在他同辈里,我没见过谁比他更出色的。

    感觉像是短短的时间内就成长了许多,也可能是因为,他最近不跟我混了,改着跟张廷玉混了。”

    众人闻言又一阵笑声,贾母还很是附和了几句。

    贾兰却忙道:“三叔,不是的,跟三叔更有进益。

    先生也说,是三叔把侄儿之前那种小家子畏缩气给褪去了,这最难得可贵。

    先生还说,若是按从前,侄儿纵然能有前程,可心量孤拐不宽,也难长寿……”

    “啊!”

    这话倒唬的众人一惊,李纨更是面色惨白,身子都晃了晃。

    贾兰忙道:“不过如今这样就很好了,先生说,侄儿的心胸宽广了,身子骨也打的很结实,只要坚持用功,日后定然有机会成为上马为将,下马为相的一代名臣!”

    李纨听他这般说,还真信了,顿时目光奕奕的看着贾兰道:“真的?”

    贾兰却先看了眼似笑非笑看着他的贾环,然后有些不好意思的垂头小声道:“是先生说的,不是我自吹……”

    贾环见李纨又看向他,就呵呵笑道:“大嫂,你等着瞧吧,过不了多少年,咱们家兰哥儿就要成官老爷了,到时候我就致仕,把家族的担子交到他头上,我也退下了享几年清福,受用受用。”

    李纨闻言,一张脸涨的通红,连连摆手,却还是激动的不得了,道:“他不行他不行,他哪里能和三弟比,还要三弟多多照应才是……”

    这边倒是叔嫂和谐,旁边顶着个大肚子的王熙凤却有些吃味了,眼珠子转了转,高声笑道:“环儿,我怎么隐约听说,你差点把平康坊七大家的花魁给抢回来一个?”

    “嗯?”

    满堂子女人的注意力瞬间集中向了贾环。

    还有……这回事?

    贾环感到很有几股目光,眼神不善的盯着他。

    而他,则看向了正有些气急败坏看着王熙凤的贾琏。

    贾琏余光看到贾环看来的目光后,真真是身子一僵,紧张的不得了。

    然后转过头来,赔笑着对贾环道:“三弟,我就是在外面听到了些风声,回来跟你凤姐姐说了说,谁知道她嘴巴这么不严,不过是一些道听途说,也说出来……”

    贾环倒没什么,笑道:“二哥,你也说了,不过是一些道听途说。

    这里又不是外面,自己家里面嘛,没所谓的。”

    贾琏闻言,长出了口气,他自然没敢跟贾环说,今夜他其实也在平康坊里。

    只是,他对那些七大家八大家没兴趣。

    他只对人.妻感兴趣。

    他玩儿的也不是哪座楼的头牌,而是别人的老婆,曾经的姑娘……

    关于贾琏的这点爱好,也不知道该怎么说……

    不过,平康坊今夜这般大的动静,他还是听说了。

    甚至,最后还目睹了,最后那虽然无声,但程度之激烈,用惊涛骇浪来形容尤有不足的一幕。

    那一幕,也唯有到了一定层次,才能体会到其中的险恶。

    也因此,贾琏对贾环的敬畏愈发深入内心。

    真的,完全完全不是一个层次上的人了……

    贾琏不是个有野心的,也不是个有坏心的人,实际上,他的心很软,甚至善良。

    他没有太大的抱负,只想每天好好高乐受用。

    不愿有霸道的人管着他,束缚着他。

    仅此而已。

    虽然如今他每天都要跟贾环的亲兵队出操,但在被迫坚持下来后,他也体会到了其中的好处。

    真能练的火力凶猛啊……

    因此,他也被动的习惯了。

    但他真不想再激起贾环对他的厌恶,他也真心害怕贾环。

    因为他心里很清楚,贾环是个什么样的人。

    很简单,贾环若想杀他,谁都保不住他,谁都不能……

    今日回家后,也是因为激动的心情难以平复,正好王熙凤又问了几句,他便将听到的传闻添油加醋的说了一遍,而后王熙凤就和他一起来给贾母请安了……

    谁知道这坏女人又坑他一次!

    上回就是被她坑的,才让他和贾环舅母刘氏的事暴露了。

    这回又坑……

    贾琏忍不住对她心生厌恶,但见贾环没有见责,他心头一软,又高兴了起来,连声笑道:“是是是,三弟说的是,这里是家里,没所谓,没所谓……”

    不过可能是看到众人看他的眼神有些异样,贾琏也是要面子的人,忙高声解释道:“你们这样看我作甚?你们是没看到,当时是什么情景!三弟有多威风!

    那辅政大臣马齐,还有几个尚书大人,侍郎大人,都是衣紫大员哪!

    他们想一起压服三弟,欺负他,最后,却被三弟……”

    “好了二哥!”

    贾环终于忍不住打断了贾琏的话,见贾琏面色一僵,他又放缓语气道:“二哥,这些都是咱们爷们儿在外面的事,你跟老祖宗她们说,不是白让她们担心吗?

    以后,只说高兴的,喜庆的。”

    贾琏闻言,有些惭愧的看着贾环,道:“三弟,作为贾家子孙,你比二哥强的太多。”

    贾环呵呵笑道:“咱们自家兄弟,你还跟我说这些……”

    贾琏闻言,感动的眼泪都快流下来了,道:“当时其实我也想去帮你的……”

    “嗯?”

    王熙凤多敏感,原本还其乐融融的看着这兄弟相得的一幕,可听到这句话,简直火光大冒,高声道:“你不是说去冯紫英家吃酒了吗?怎么吃到平康坊去了?”

    贾琏本不是有急智的人,被当场逼问急了有些下不了台,脸红脖子粗,脑袋上青筋都暴出来了。

    贾环忙笑道:“二嫂,应该是今夜我闹的动静太大,二哥和冯紫英那一伙子听到动静一起去看热闹的。

    别说二哥了,连兰哥儿和菌哥儿这俩小东西都去了。”

    王熙凤闻言,将信将疑的看着哼了声,一副“就是酱紫”表情的贾琏,怀疑道:“那你怎么不说实话?”

    贾琏嘿了声,道:“我若说实话,你还不定怎么疑我呢?

    疑我倒没什么,可你心思本就重,若是气着了,累到肚子里的孩儿,可怎生是好?”

    看着他一副宁肯自己受委屈,也不愿让妻儿受苦的模样,再看看王熙凤陡然柔顺下来的目光,贾环给他怒点了三百二十个赞!

    男人啊……

    “环儿,你还没说哩!你是怎么抢人家花魁姑娘的,抢回来了吗?”

    就在这时,姊妹中一直静静的看着贾环的林黛玉,忽然娇声笑道,语气娇滴滴的,可话里的意思,却总有那么些酸酸甜甜的味道。

    是的,不只是酸意……

    贾环闻声诧异看去,却只见那一双熟悉的冬泉般灵动的双眼,正似笑非笑的看着他。

    柔若流水般的眼神里,满是说不尽的神韵……

    但在这些说不尽的神韵中,却有一股很明显的神色,显得格外显眼,那就是……疼惜。

    竟是疼惜……

    看懂这抹神色后,贾环的心一下子就暖化了。

    今日堂上那么多人,大概也只有这位林姐姐,看出了他眉间那抹始终不散的凝重。

    所以,才会挑选一些尽可能轻松的话题,让他开心一下。

    这个原本如点翠青竹般清洌的姑娘,这么的屈己贴心,真心让贾环爱煞到骨子里去了……

    而看着贾环陡然变得极为宠溺,极为爱溺的目光,林黛玉亦是展颜一笑。

    最美也不过如此罢……身无彩凤双飞翼,心有灵犀一点通。

    ……

    ps:忽然想到,贾琏真是一个很有意思的人,不坏,心其实还很善,但就是喜欢玩儿人.妻。

    越是名声不好地位越低越浪的那种,他就越喜欢,哈哈,重口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