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醉迷红楼 > 第八百五十八章 大鱼
    对贾环来说,这个三阳教的出现,当真有点幸运的意味。

    借机拉拢凝聚军心,是最大的一个用处。

    除此之外,还有一个非常重要的用处,就是为今夜的行动,批上一层合法的保护衣。

    有了这个三阳教的露头,别说他只挑了一个逸云居,他就算把平康坊七大家全抓过来跳艳舞,都不算理亏了……

    这,也许就叫做气运吧。

    不止贾环自己这般想,韩大也这么想。

    这也是韩大主张发紧急信号,将贾环招来的缘故。

    否则,区区一个三阳教的分舵,哪里能抵挡的住贾环麾下一百虎狼轻骑的攻击?

    看到贾环带着五城兵马司的人过来后,韩大对贾环道:“那个魏锁不错,知道及时喊人,所以才没造成更大的伤亡。”

    这倒是实话,那些江湖人士对上韩大等人,自然吃不住劲,只能困守。

    但若是对上五城兵马司那群还没经过训练的孬兵,简直可以血洗一遍,然后再扬长而去。

    所以韩大很赞同魏锁的做法,在第一时间去通知亲兵队,而不是在尸横遍地后再仓惶求救。

    贾环呵呵笑道:“大哥你调理的好嘛。”

    这倒也能说的通,因为魏锁之前就是韩大手下的队长。

    当然,现在特别行动营,归贾环直接指挥。

    韩大性子沉稳,不会和贾环说笑,跳过这一话题,直接道:“里面是三阳教的匪人,那个女婆子姓周,应该就是被通缉的三阳教护法周敏。本事不弱,看起来,也在七品以上。手下还有七八个硬手……”

    贾环闻言轻轻一笑,没当回事,只是有些好奇:“怎么别的青楼都知道逸云居发生的事了,他们却不知道?他们若是乖乖的掏银子,不就没这些事了?”

    韩大摇头道:“他们毕竟不是真的以经营青楼为生,对于月旦评这等事,关心不足。而且,这座青楼的级别也不高,招揽不到那些士子名士。不关心也不足为奇……”

    贾环“嗯”了声,回头看乌远,问道:“远叔,这三阳教什么路数?”

    乌远这等喜怒不形于色的人,闻言后,都忍不住面带鄙夷道:“不过是糊弄人的鬼把戏,妖言惑众。

    三阳教原叫混元三阳教,创始老祖是一个无名白……

    就是,自宫后想入宫讨生活,但没能进去的人。

    也不知怎地,听说过长春真人丘处机为了清心修道而自宫后,他竟将这么一个道人,给弄成了三阳老佛。

    还说,丘处机修练有成,阳气大增,又残阳复生,重振雄风了。

    这个说法儿,对宫里的公公们吸引最大。

    宫外许多贵人,也希望能够阳气大增……

    他们的药物确实能让那些贵人们受用。

    所以,很快便兴盛起来了。

    不过,三阳教的地盘始终在关中神京一带,因此对江湖上的影响不大。

    只是听说,官面上的背景极为深厚。

    那三阳护法周敏,喜欢生出紫河车,十八年前就被兵部和刑部通缉了,可至今还在逍遥中。

    可见一斑。”

    贾环闻言,呵呵一笑,不屑之极,背景……

    他又笑道:“怪不得将堂口设在平康坊,原来就是个卖壮.阳药的。”

    不过,也有他关心的事:“里面有没有人质?”

    韩大摇摇头,道:“不知。”

    就在这时,从四海楼里传来一道……柔弱妖娆的女声:“竟是宁侯大驾,小女子不能出楼相迎,实在是罪过……

    只是不知,我四海楼何时得罪了贵人,还请宁侯指条明路!

    只要我们能办到的,绝不推脱。”

    这道声音,应该就是那个年近六十但依旧貌美如花的三阳教护法周敏了。

    贾环也不知,明明是太监想要再长出鸡鸡的教派,为何用一个女人当护法。

    不过也许正因为她驻颜有术的能为,才让三阳教取信了许多人吧。

    贾环轻轻一笑,道:“你怎么知道是本侯?”

    周敏娇声一笑,道:“因为我们四海楼里,有认识宁侯的客人啊。宁侯之前的手下那般粗暴鲁莽的往里闯,差点伤到贵客呢。”

    这是拿人质在要挟吗?

    贾环却哈哈一笑,而后却笑声一收,冷声道:“敢和兵部通缉妖人混在一起,死有余辜!

    你杀我麾下八名兵卒,本侯要杀够八十名三阳妖人的脑袋!

    来人!”

    “喏!”

    韩家兄弟并曹雄、赵虎,还有帖木儿父子齐声应道。

    贾环冷笑一声,道:“既然他们困守不出当缩头乌龟,那我们就放火,烧楼!”

    “是!!”

    众人闻言精神大震。

    纷纷下令下去。

    其实很简单,贾环亲兵皆为善射之辈,每人背有两个箭壶,其中一个箭壶内装满寻常羽箭。

    但另一个箭壶内,却背有三支肩头包裹火油纱布的火箭!

    需要时,只要用火折子点燃,即可使用。

    乃杀人放火的必备神器!

    有伍长率先点燃一支火箭,然后被当成火把,依次将队伍中诸亲兵的火箭点燃。

    一时间,无数朵熊熊燃烧的火花绽放,被搭在弓弦上,对准了正中的四海楼!

    “等……等等……”

    一道满满哭腔的声音,公鸭子嗓子,出现了四海楼门口,冲外面喊道:“我……我是京兆府府尹杜伦大人的小舅子,李春哥,李衙内!你们……你们不要放火啊,我会被烧死的,我害怕……”

    看着那瑟瑟发抖的怂样,贾环忍不住呵呵笑道:“李衙内?他娘的,你也配叫衙内?

    李春哥,那三阳教匪类妖人乃朝廷要犯,你既然与他们勾连,自然有罪在身。

    本侯岂能因私废公,因你一个罪人,就放跑贼人呢?

    来人,给我射……”

    “不要啊,我……我姐夫也在楼上!”

    那李春哥看着就要射来的火箭,差点唬掉魂儿,连忙高声喊道。

    “嗯?”

    贾环顿住了,他姐夫,那岂不就是京兆尹?

    这……

    就有些棘手啊!

    京兆尹乃是三品衣紫官员,要是被他这么一把火烧死,怎么都说不过去。

    这等大员想要定罪,都需要先经过内阁讨论后,决定是否要拿下,确定后,再交三司会审,最后朝堂公议。

    在此之前,别说五城兵马司,就是黑冰台和刑部,都没资格拿这等大员。

    这是规矩,制度,贾环也不好破坏。

    他不动声色的对一旁的乌远使了个眼色,乌远悄然消失……

    贾环则对那李春哥沉声道:“你说的事态有些严重,本侯要派人先去逸云居找马齐马相爷、吏部尚书李政李大人和刑部尚书方卓方大人讨个主意。”

    李春哥闻言大喜,连连点头道:“对对对,去找马相爷,你快去快去,不要射箭啊……”

    这李衙内虽然胡闹,却也听说过,他姐夫杜伦,乃是马齐的得意门生……

    贾环冷笑一声,转身对韩让道:“二哥,去逸云居求见马相爷,告诉他事涉朝廷三品大员,让他来主持大局!”

    韩让沉声一应,掉转马头离去。

    贾环身后的韩楚等人纷纷面色紧张的看着他,唯恐他真的就此放弃。

    贾环则不动声色的道:“耐心,耐力,耐性。”

    韩楚等人没有听懂,但只能压着性子等待。

    其实也没等多久,只过了一盏茶的功夫,四海楼三楼忽然传来一阵惊怒吼声,借着就是一阵惨叫声,随即,四海楼三楼的窗子轰然碎裂,一道黑影从上面飞下。

    待落地后,众人才发现,竟是乌远手提一个衣冠不整的胖子!

    而后,贾环厉喝一声:“放箭!”

    百余亲兵再不犹豫,手中火箭如雨点般飞向四海楼。

    却不是一楼门口处,而是二三楼。

    里面的贼人见此,便知大势去矣,四海楼保不住了。

    竟一刀杀了李春哥,然后一群人散乱的向外冲出。

    这个时候,博尔赤带领的十八人的小队,开始了他们的表演。

    尽管人数少于其他八十多人,可射箭的速度和准头,却稳稳将那些人压制。

    博尔赤更是一弓五箭,射向为首那名挥舞着一把长剑,将无数箭矢拨开的红衣女子。

    他的箭更快,更狠,也更准!

    “嗡嗡……”

    一阵箭头摩擦空气声响起,也算是江湖上一号名人的三阳教护法周敏,闻声顿时面色大变。

    她没想到,竟遇到能开射五珠箭的强人!

    心中今夜不妙,也只能将手中宝剑舞成一片银亮的剑幕,强行阻拦。

    “当”、“当”、“当”、“当”、“当”,五声巨响后,周敏虽然尽数拦住了这五连发之箭,却也被箭上附着的巨力震的连连后退,气血翻滚,受了内伤。

    最重要的是,她再也护不住身后的教众了。

    七八个武功不错的好手,若换个环境,没有被围困住,均能以一杀十,轻松的杀掉这些鞑子弓手,可现在,却只能活生生的被当成靶子,射成了马蜂窝,憋屈惨死。

    见到这一幕,周敏凄厉嘶吼一声,却也并不恋战,转身就想找个方向突围而去。

    这时,贾环却动了。

    他在韩楚等人眼中忽然消失,身形在前方不断闪现,最后,竟一分为二,成为两道幻影,左右夹击正拼命逃窜的周敏。

    周敏似听到风声,回头一看,登时亡魂大冒,想也不想,就挥剑向后斩去,还分刺两人……

    可哪里斩的到,贾环两道身影竟又攸然合一,一拳轰在了仓惶逃窜的“周美人”的玉背上。

    “噗!”

    周敏一口鲜血喷出,人如一块破沙包一样,摔倒在地,挣扎了两下,动弹不得了。

    乌远、韩大等人这才匆匆赶来,很有些意见的看着贾环。

    贾环呵呵一笑,歉意道:“一时手痒了,下不为例,下不为例。”

    这话,让地上本已经半死的周敏再呕出一口血,彻底昏死过去。

    而贾兰和贾菌则都目光大亮的看着贾环,他们真真是第一次见到,贾环竟如此勇猛。

    他们这般崇拜,韩楚等人更是欢声如雷了。

    贾环看了眼四海楼门口处傻站着的几十个普通教众,一个个如丧考妣的看着生死不知的周敏,冷笑一声,对韩楚等人道:“看到那些人了吗?就是这些邪.教妖人,杀了许棒子他们。

    方才,本侯问你们,敢杀我兄弟手足者,当如何?”

    “杀!”

    韩楚等人怒吼道。

    “那你们还等什么?”

    贾环厉喝一声。

    韩楚等人闻言,呼吸猛然变粗。

    他们最早是泼皮混混,打架斗殴是常事,但……还真未杀过人……

    但今日起,他们就不再是泼皮混混了,他们是,五城兵马司的兵卒!

    “杀!”

    韩楚、侯烨和魏锁三人,带着上千兵卒,冲向了那几十名吓傻了的三阳教教众。

    贾环却不再看那些,而是与乌远等人,朝之前被救出的那个胖子处走去。

    西北方向,一阵官锣开道声响起,那是宰相出行,百官避让的信号。

    贾环闻声,冷笑一声。

    转头却朝另一方向遥遥看去。

    那里是大明宫所在。

    陛下,臣能为你做的,也就是这些了。

    ……

    ps:第三更困难……要是十一点没有就没有了,掩泪而去……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