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醉迷红楼 > 第八百五十四章 钦佩?
    “没有,一两银子都没有!”

    答复贾环的声音,是从背后传来。

    熟人。

    贾环回过头,看着气急败坏的户部尚书孙诚,笑的灿烂,道:“哟!孙尚书,是你啊!

    哦,是了,我想想,金美客栈,就是你家开的吧?

    好买卖啊!”

    “你……你胡说什么?那是我家奴才开的!”

    孙诚一时肉疼跳脚叫起,却忘了隐藏身份。

    七大家纵然名头再响,那也是青楼!

    孙诚作为国朝的户部尚书,家里开一座青楼,成何体统?

    其实这就是文官的德性了,自古而今皆是如此。

    当了表子还非要立牌坊!

    全天下都知道他们是干什么的,他们自己也知道别人知道,可在官面上,还是要始终保持着他们白莲花的圣洁……

    尤其是在离任时,即使在任上早已刮地三尺,惹的底下百姓骂名滚滚。

    可是,万民伞和乡老遗靴的戏码,却总是一遍又一遍不厌其烦的上演着。

    比起贾环的自嗨,他们这种唱大戏的做法,有时连他们自己都能感动的热泪盈眶……

    世情如此,所以孙诚绝不能承认,他开了一座青楼。

    贾环笑道:“孙大人家果然豪富的紧,不愧是户部尚书府,连奴才秧子都能开得起一座平康坊七大窑子来!

    不过,愈是如此,本侯就愈不能掉以轻心了!

    万一你家那座金美客栈有走水的隐患,或者,藏进了江湖妖人……

    那岂不是孙大人家的损失?”

    孙诚闻言知意,抽抽着脸上的肥肉,咬牙道:“这就不劳宁侯操心了。”

    贾环冷笑一声,道:“本侯自然不会替孙大人府上操心……

    可是,本侯却要替朝廷,替黎民百姓操心!

    皇上和朝廷既然对本侯委以重任,将五城兵马司的重担交到本侯肩上。

    那么本侯就一定要尽忠职守,鞠躬尽瘁,死而后已!

    正所谓,苟利国家生死以,岂因福祸趋避之?

    天下安危,本侯一力……”

    “咳咳咳!”

    一阵剧烈的咳嗽声,从一旁响起。

    演入化境的贾环被打断后,极为不满的朝旁边看去,却见秦风那一桌,李光地之子李怀德在拼命的咳嗽。

    注意力却不在他自己身上,一双睁圆的眼睛,如同见鬼一般看着贾环。

    这就是让他那个相名传天下的老子,赞不绝口的人?!

    李怀德一旁是吏部尚书李政之子李梦菲,他也目瞪口呆的看着滔滔不绝的贾环,痴痴的,眼泪都快流下了……

    人不要脸,果然无懈可击!

    与他们同桌的秦风,则低着头扶着脑袋,眼神无奈的看着贾环……

    都知道他们俩是好兄弟,这让他以后如何在文人朋友圈里混,别人一定会以为他们是一丘之貉……

    至于其他官员的眼神,则多是……冷漠,讥讽。

    玩儿这种戏码,他们是贾环的祖宗!

    当然,他们没那么lobsp;   他们都有大批的……水军!

    贾环心理素质多好,环视一圈后,无数各种眼神,反而讥讽的奚笑了两声,继续对孙诚道:“罢了,以孙大人的觉悟,想来应该无法理解本侯这种境界……

    总之,还请孙大人对本侯的差事多多关照!”

    说罢,他回过头,对后花园里的“仙女儿”们笑道:“哪位是金美客栈的大家?吱一声,让本侯开开眼!”

    “不许说……”

    孙诚闻言面色大变,刚想告诫麾下小姐,不要出声。

    可为时已晚,他可以阻拦手下姑娘不出声,但阻挡不了别人的眼神。

    尤其是那位兰香苑的小福,可能和金美客栈的人有仇,听到贾环的话后,第一时间转身朝后面看去。

    唔,竟然是几座冰鉴旁,开着一束红梅边的那个五月盛夏,却身着狐裘的美人。

    贾环哈哈一笑,对小福挤了挤眼,惹得小丫头俏脸微红,一双杏眼会说话一样看着他。

    贾环还是那么没情.趣,又是直接动手,从身旁的幽兰花上,再折断一支,粗暴的插在了小福的另一边鬓角处。

    这小福可能有点受虐倾向,往日里多少王孙公子陪尽客气的小意说话,她都能淡然处之,矜持的保持好距离。

    可贾环这般无礼的直接上手,她却好像快要嗨到极致一般,眼睛愈发如水的看着贾环。

    这幅模样看在她身旁的那位大名士眼中,那名士的心都快碎了……

    然而,当事人贾环却已经转身,朝红梅处走去。

    “小娘皮,你叫什么名字?”

    语气虽然依旧纨绔,可面色却肃穆的紧,犹如对待嫌疑犯一般。

    贾环毕竟是上过战场,砍过人头的人,用杀坯来形容他可能有点过,但身上多少带点杀气。

    这让素日来如同活在天上人间的美人,如何能承受的住。

    那位狐裘美人,面色愈发煞白,修长的狐眼中,饱含着晶莹的泪花,让人看之心碎,我见犹怜。

    可惜,贾环见她迟迟不语,眼神愈发严厉。

    “奴……奴家叫杨妙儿。”

    狐裘美人怯怯道,哪里还有往日与风流名士们谈吐经义时的诙谐和机智。

    贾环却仿佛没有一丝怜惜之意,他回头对跟在身后数步之远的韩楚道:“过来辨认一下,她是不是疑犯!本侯高度怀疑,她就是三阳教那位爱吃紫河车的护法妖婆!”

    什么叫颠倒黑白,什么叫指鹿为马,什么叫天日昭昭!!

    看着那杨妙儿几要昏厥过去的怜人模样,韩楚都有些心碎不忍了,最后是闭着眼睛“嗯”了声。

    其他人就更愤怒了。

    可是奇怪的是,依旧没有人出头。

    这让贾环都感到很奇怪,他下意识的回头,看了眼客席中央的马齐一眼。

    这位深不可测的辅政大臣,却依旧低垂着眼帘,好似贾环根本不存在般,平静的看着手中的卷宗。

    贾环瞳孔微微收缩,这是一头老狼王啊!

    这种心性,贾环自忖,十个他加一起都比不过人家……

    只是,他到底在盘算着什么?

    再看看一旁,似乎被一只无形的手,压的不得动弹,但面容狰狞的户部尚书孙诚。

    贾环冷笑一声道:“既然如此,还不请这位杨妙儿姑娘回去协助调查?”

    “啊……”

    一阵惊呼声响起,杨妙儿更是面色惨淡,哀求的看着对面那些高高在上,曾经对她百依百顺的贵人们。

    可惜,这个时候,那些曾经似乎能将整个大秦帝国都踩在脚下,不可一世的贵人们,竟没有哪个敢出头搭救她的。

    她无比失望……

    其实,她不知道的是,不是那些人不敢出头,只是,她的分量没那么重而已。

    “姑娘,请吧,俺老韩手重,若是不小心伤到了你,就不好了。”

    韩楚还颇为怜香惜玉,没有直接动手,而是搓着手,赔笑道。

    却不知,他这幅模样,让那娇滴滴的美人愈发感到可怕,她何时接触过这般粗鄙的人?

    因此就更不敢动身了。

    韩楚还真不敢碰她,好似碰一下就会碰碎一般……

    而韩楚的行为,也让之前那名被秦风一拳打飞,黑着一只眼圈想上位的兵卒极为艳羡,他先小心的打量了番贾环,然后尝试道:“侯……侯爷,韩楚心太软不行,要不,要不小的去请她?”

    贾环看了眼这厮的鬼脸,虽然从他眼中,看出了极为热衷名利心的目光,贾环却并不在意,他呵呵一笑,道:“好啊!”

    那军卒激动道:“谢侯爷,侯爷您瞧好了,我魏锁,绝不辜负侯爷!”

    自报家名后,这名长相不辜负名字的军卒,就狞笑着朝杨妙儿走去。

    “别过来,我走,我走!”

    见周围依旧没人敢出头,终于绝望的杨妙儿,看着魏锁那张猥琐之极的鬼脸过来,唬的魂儿都快散了,连声惊叫道。

    魏锁的表情,十分的失望。

    不过还好,如果能带回去,总有机会靠近……

    他倒没什么把玩亵玩一番的想法,这点自知之明他还是有的。

    但杨妙儿这种名满天下的大家,别说亵玩,就是能靠近嗅一嗅体香,都是男人梦寐以求的福气!

    不过,情况又让他失望了……

    “我给!一万两!”

    孙诚终于还是忍不住松口了,培养出一个杨妙儿,更将她捧到今天这个地步,何止要一个一万两,十个都打不住。

    而杨妙儿能为他创造的利益,还要更高。

    他又怎能真的眼睁睁的看着杨妙儿被带走?

    只是……

    贾环闻言,却笑了笑,而后正色道:“抱歉的很,孙大人,这位杨妙儿姑娘,身上有重大嫌疑,本侯不得不把她带回去拷问一番……

    当然,如果孙大人真心为她作保的话,看在孙大人的面子上,本侯也不得不退一步。

    只是毕竟本侯也要担上干系,所以这个……”

    听他车轱辘子话说个没完,孙诚厌恶道:“说吧,到底要多少银子!”

    贾环嘿嘿一笑,面容灿烂道:“孙大人果然爽快!”说着,他比划了一个“v”。

    孙诚脸色一黑,咬牙道:“你别太过分……”

    不是孙诚小气,逸云居都能给,偏他抠门。

    实在是,今年以来,孙家遭受了前所未有的经济损失。

    那几百万石从国库中偷运出来,原本要发大财的粮食,被贾环一锅端了,让他有苦说不出。

    凭白损失了几百万两银子不说,给后续各方人马的交代,也全落在孙家头上了……

    孙家那次真是伤筋动骨,元气大伤了。

    一两万两银子,在以前他连眼皮子都不会眨一下,就算肉痛也不会表现出来。

    可现在……

    落架凤凰不如鸡啊……

    所以他想最后撑一撑,能落回一万两也好啊……

    然而贾环却理也不再理他,看样子谈不妥就绝不纠缠,转头直接下令走人。

    “好,就两万两!”

    孙诚拳头攥紧,面容狰狞的低吼道。

    他心都在滴血,悲愤的盘算着,回去后,又该省吃俭用了。

    他日益消瘦的身材可以证明,孙家最近伙食确实不比以往了……

    贾环闻言却顿时回首,面容愈发灿烂的笑道:“成交!”

    又贪心不足的再回头,看向其他五位大家……

    不过,没等他继续开口,逸云居的清函姑娘就捧着一个紫漆木盒走了过来,面容清洌,眼神鄙夷,口气冰冷道:“宁侯,这里是八万两银票,快拿去喂你的兵吧。

    祝宁侯能练出一支强军,公侯万代……”

    贾环闻言,哈哈一笑,难得没有对她语气中的不敬感到不满,但也没有接过木盒。

    他先转头看了眼侯烨,侯烨性子伶俐,领悟力超强,看到贾环的眼神,登时就知道该怎么做了。

    一张尖嘴猴腮的脸上堆满笑容,搓了搓手,然后从满脸厌恶嫌弃的清函姑娘手中接过了装有八万两银票的木盒。

    手都在颤抖着,这可是八万两巨款啊!

    而贾环,却借着转头的机会,目光再次将厅中众人的面色和眼神,收入眼帘。

    马齐西侧的一群部堂和侍郎们,自然一个个目光森冷,面沉如水。

    对于贾环今日打脸的行为,这个仇他们铁定记在了心上。

    不是不报,时候未到而已。

    今日贾环得罪的,绝不是区区一个七大家,也不只有一个户部尚书孙诚。

    他得罪的,还有天下士林的文人,和几乎整个文官体系!

    看看那些名士吧!

    难道这些大人物们就不知道,这些人除了一张嘴皮子外,就再无他用?

    不,他们比谁都知道,可他们还是要以礼相待,恭敬有佳,礼贤下士!

    因为他们要用的,就是这一张张嘴皮子。

    他们是名士,就有名人效应,在士林中一呼百应。

    如果他们替哪一位大臣卖力宣扬名声,那么这位大人就会有名望。

    这就叫做养望天下!

    然而,水能载舟亦能覆舟,他们能养一个人的声望,同样也能毁掉一个人的声望。

    毫无疑问,贾环今日之行,会让他在天下士林中的名望,一败涂地……

    那些大佬们,满是讥讽的冷笑着看着贾环。

    坐以待其毙!

    猖狂小儿,不知死活!

    而马齐本人,依旧是那副高深莫测的模样,但,他今晚第一次给了贾环一个眼神。

    没有任何神色,平静如渊。

    目光没有憎恶,相反,隐约中,还有一丝怜悯……

    这个眼神,让贾环极其不舒服。

    移开目光,再往东,有的人漠然,有的人惋惜……

    有的人厌恶痛恨,有的人鄙夷……

    有的人……

    嗯?

    这是什么眼神?

    激赏,钦佩?

    贾环定睛看去,那人竟是……张廷玉!

    ……

    ps:第一更,今天有点困难,眼睛疼。

    努力码字……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