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醉迷红楼 > 第八百五十章 撕破脸皮!(第三更!!)
    真是出乎意料。

    连一直如影子般跟在贾环身后的乌远,看到这两人时都忍不住笑了两声。

    韩大、韩让亦是如此。

    韩三还对匆匆赔笑赶过来行礼的两人挤眉弄眼,惹来一阵幽怨眼神。

    谁也没想到,贾兰和贾菌居然会在这里!

    “侄儿给三叔请安!”

    两人皆身着月白锦袍,白白净净的两个十一二岁的少年,长相都有些相像,看起来和亲兄弟差不多。

    可是两人的脸色,明显担忧畏惧的不行,语气都有些颤。

    贾环简直怀疑自己的眼睛……

    “你们两个,来逛窑子?”

    “三……三叔,不是这样的。”

    似乎能感受到贾环语气中的怒意,贾兰都不敢说讨好的话了,结结巴巴辩解道。

    “那是什么?你刚才和旁边那个妞,不是聊的很嗨吗?”

    贾环看了眼之前那桌人,都是一些十来岁装大人的小泡仔儿,每个人身边还有一个差不多大的女孩子。

    “兰哥儿,你对得起的朱二丫吗?”

    韩三实在忍不住,调侃了句,却被韩大狠狠瞪了眼。

    贾兰眼泪都快掉下来了,涨红脸解释道:“三叔,今儿是月旦评,老师也来了。

    正巧今日我和贾菌去看望老师,就跟着老师一起来见识见识。

    刚才那个女孩子,只是一起说话的。

    聊的也都是四书和诗词。”

    贾环奇道:“张廷玉带你们俩来青楼见识?见识什么?失足女吗?”

    听出贾环越生气,贾兰不敢说话了,垂头丧气的站在那里等候落。

    倒是贾菌胆气壮些,看着贾环道:“三叔,张先生让我们来见识一下士子风流。说今天会有好些好文章和好诗词,让我们开开眼,不要写了篇好文章和好诗词,就自得自满。

    三叔,侄儿们知道自己的身份,绝不会在外面给家族抹黑的。

    今儿侄儿们来,也没有打出家里的名头,不然,又怎么会只在一楼坐着?”

    贾环闻言,好笑的看着贾菌,道:“你还拽上了?

    你写的好文章好诗词?小兔崽子,你那两点墨水,比老子都差一截儿,你娘都快把头愁白了,你还用见识别人的文章以戒骄自省?”

    贾菌闻言忙赔笑讨好道:“三叔,侄儿这不是来陪兰哥儿吗?侄儿日后还是要跟三叔打仗的,给三叔当亲兵队长!”

    惹得贾环身后响起一阵笑声。

    贾环叩了他脑袋一下,然后看向贾兰,道:“是这样吗?”

    贾兰点点头,小声道:“是这样的,三叔。”

    贾环道:“那这件事就先这样,但日后这平康坊,你们俩最好少来!

    兰哥儿,这件事要是让你娘知道了,呵呵……”

    贾兰闻言,小脸儿唬的白,忙道:“三叔三叔,您可千万别给家里说,侄儿真的只跟老师来了一回!

    老师说,侄儿的文章已经有了点灵气了,今年可以下场试试。

    所以才带侄儿来多见识见识的……”

    贾环这才想起董明月给他的情报,每年花榜前十,都不曾落地。

    这并不是没有原因的。

    每一任判试卷的考官,都会参与月旦评盛会。

    当然,他们不会犯漏题这么低级的错误。

    但是哪里需要漏题,只要在今日文会上,点评几句诗词和经义文章,能领悟的人,就不会考的太差。

    因为这里面包含了他们的文路和偏向。

    抓住这一点,就能抓住他们的观感。

    因此,能亲自参与一次月旦评,对士子们自然是好处多多。

    贾兰虽然今年只是考秀才,可能来见识一下眼界,感受一下气氛,也还不错。

    明白这一点后,贾环脸色好看了些,又看了眼之前坐在贾兰身边,唇红齿白,容貌娟秀,但此刻脸色唬得白的小女孩子,贾环对贾兰道:“什么心思能动,什么心思不能动,我想你应该很明白。

    回去后我就让你娘配几个丫鬟服侍你,免得你在外面,见着个柔弱的就没出息的紧。”

    贾兰闻言,又不敢吭声了,只是脸上却多了分喜色。

    李纨为了避免贾兰步他二叔贾宝玉和三叔贾兰的后尘,莺莺燕燕一屋子。

    因此在这方面对他管教的极为严格。

    学业和做人的管教,贾环说的算。

    可内宅生活上的事,还是由李纨说的算。

    因此可怜的贾兰,整天就看着他二叔、三叔打小就和一屋子的美女生活。

    而他,只有一个年老老妈子伺候……

    毕竟到了少年慕艾的年纪,哪怕没想过真做点什么。

    可对着白白净净、香喷喷、娇滴滴的女孩子,他还是打心里想亲近。

    贾环没有说错,他之前就和身边那个逸云居安排给他的女孩子聊的很开心,心里痒痒的很。

    只是,他虽然很喜欢这种女孩子,可心里到底还是有谱,这种女孩子真要领回家,别说贾环不同意,他怕是会直接被他娘用针锥子活活戳死……

    所以,他才敢给贾环保证,绝不会做给家族抹黑的事,因为他不敢。

    但如果能让家里给他安排上几个这样的女孩子一起生活读书,天啦噜……

    贾兰已经陷入了对美好生活的向往中。

    一旁的贾菌,也有些眼神热的看向贾环。

    他也想要几个丫鬟服侍……

    贾环哪里看不出这两个臭小子的心思,只可惜在这里不好动脚,他咬牙道:“都过去吧,回头再跟你们算账。”

    贾兰和贾菌闻言,忙行一礼,如释重负,然后溜溜的跑回去了。

    这个时候,满大堂的人,都静悄悄的在看这些不之客。

    多是些士子名士,但也有不少勋贵府第的世子。

    只是与贾环身份相差太大,不敢上前叨扰。

    贾环回头,对那一千拥挤在身后,踩在厚实的地毯上有些不适应的五城兵马军卒们道:“仔细检查,尽量不要打扰里面的人。

    当然,有人要先不客气,你们也不用给他们面子。

    最后再说一遍,再有唾面自干的事情生,就自己走人,老子丢不起这个人!

    听到没有?”

    “听到了。”

    刻在骨子里的等级观念,不是一朝一夕就能扭转过来的。

    陡然进入这般富丽堂皇,比他们见过最富贵的屋子还要富贵一百倍的大堂,这群老兵油子们,心里还是有些惶恐。

    甚至,到了不由自主压低嗓音说话,唯恐惊住贵人的地步。

    好在,看到他们各自上司瞪过来的眼神,他们自己也现了这点,大感丢人之下,忙又乱哄哄的大声喊道:“听到了!”

    虽然感觉还是色厉内荏,但是至少已经有这么一点气势了。

    搁在以往,给他们一万颗狗胆,他们也不敢在这种地方高声喧哗一声……

    贾环哼了声,不再一楼大堂停留,径自往二楼走去。

    而他身后,那一千灰头土脸、衣着褴褛的兵卒们,则在无数双满含鄙夷厌弃的目光注视下,开始了开眼的过程。

    东摸摸,西碰碰。

    当他们现,其实、似乎、好像,这些东西也不过如此,没什么了不得的时候,他们胆子也渐渐大了起来。

    终于有人忍不住,将手伸向到别人桌子上的果品和酒壶,啃了一口,喝了两口……

    那些人或碍于贾环的淫威,或抱着秀才不与兵斗的心理,假装看不到那一双双脏手,只当喂狗了……

    这些兵油子再看向这群读书人的目光,就玩味了许多。

    这还是那些高高在上,看他们不比看一条狗强多少的大老爷吗?

    呵呵。

    都是些老兵油子,几乎不约而同的现了这一点。

    再一起看了看走向二楼的那道身影,而后,他们的脊背,渐渐挺直了许多。

    ……

    原本以为那位清函姑娘会给他上什么手段。

    可在一楼等了好一会儿,也没见人来,贾环就有些好奇了,因此径自上了二楼。

    今日的正事还没做呢,见不到正主,岂不成了笑话?

    然而等他上了二楼,就现有些难以挪动了。

    倒不是有人围攻他,而是一波又一波的说情人。

    能跟贾环开口说情的,多是一些交好勋贵府第的子弟们。

    齐国公府世袭三品威镇将军陈瑞文之子陈昊,治国公府世袭三品威远将军马尚之子马强,缮国公府世袭三品威烈将军石光珠之子石卓。

    都是正儿八经的贾家故交。

    再加上其他一些侯府、伯府的子弟,一个个都笑容满面,开口闭口看在世交的份上,给个薄面云云。

    满满当当的堵住了贾环继续前行的道路。

    这些人还真不好随便得罪,否则,贾家在勋贵一脉的名声,就真的要动摇了。

    这些府第虽然看起来已经衰败的不成样子了,区区三品将军爵,还是亲贵爵。

    但是,贾环却清晰的知道,每一座公府背后,到底牵扯着多少人脉!

    别的不说,只这三家公府背后的姻亲加起来,就占足了大半个勋贵圈子!

    抬头看了眼三楼,清函姑娘露出的笑脸,贾环冷笑一声。

    他不厌其烦的给每一个前来做说客的人耳语,告诉他们,他正在和那些煽动他父亲,弹劾他不孝,想置他于死地的敌对分子斗法。

    你们这些人都是中了对方的美人计,想掀起我们这一脉的内斗!

    叮嘱他们千万不要上当,还拜托他们,如果他火力不济时,请诸位兄长务必支援小弟一把!

    待事后,东来顺大席相谢!

    嗯!如此一说,对方真的是里子面子都有了。

    说实话,这些高门子弟们虽然都是带着笑脸来劝贾环,可心里着实没什么把握,让这个步伐落他们越来越远,风头也越来越盛,名头更不在一个层面的得意国侯给他们面子。

    然而,贾环虽然拒绝了他们,却给了他们更大的面子,甚至还向他们求援!

    什么是有价值的人?就是对别人有用的人!

    连贾环都要求助于他们……呵呵!

    一时间,他们内心得到认可的感觉,爆棚!

    相比于他们连三楼都上不去,只能在二楼聊天喝茶等待的待遇,贾环给他们的待遇,算是规格了。

    因此,他们纷纷给贾环让开道路,并扬言,需要支援,随时吱声。

    待楼梯拐角处出现了几个探头探脑又灰头土脸的五城兵马司兵卒时,这些整日里追求刺激的世家公子们更是眼睛一亮。

    带这些玩意儿上来,这是要……撕破脸皮啊!

    ……

    ps:很不舍,本想留着明天,最后想了想,九月最后一天了,爽快点,爆吧!

    兄弟们,恳求订阅火力支援!!

    (未完待续。)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