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醉迷红楼 > 第八百四十四章 谢宁侯!
    “环哥儿,他们要是真的在两个时辰内跑到赵家铺子,你当真就放过他们?”

    韩三面色隐隐不安的问道。

    他虽然说不出个所以然来,但总觉得,这样办,好像不大对……

    贾环眉尖轻挑,道:“我说过要放过他们吗?”

    韩三闻言一怔,问道:“那你刚才……”

    “你怎么这么多话?”

    见韩三还问,韩大皱眉喝道。

    韩三顿时老实了,只是眼神幽怨……

    贾环倒没什么,见周围人都看着他,便呵呵笑道:“有一句话,叫法不责众。

    更何况,这些人确实都是当年先祖旧部的后人。

    真要是由我出面把他们全拿办了,怕是会寒了很多人的心。

    目前暂时还不好做这一步……

    可若什么都不做,又怕有些人会笑死……

    我贾家的名声也就真的臭大街了!

    嘿!

    瞧着吧,今儿我就让他们开开眼!”

    说罢,快马加鞭,朝三十里外的赵家铺子赶去。

    ……

    贾环在渭水码头的一举一动,几乎每时每刻都在传往神京城的各处。

    有人皱眉冷叹,怒其不争。

    有人讥讽冷笑,坐以待其毙!

    有人以一种居高临下的心态,一哂而过,鄙夷一句“武夫”。

    还有人,从昨夜起,便开始派人收集受害商户的证据,将其写成一幕幕饱含血泪的控诉奏折!

    只待今日事了后,在明日大朝会上,当面抨击恶贼!

    然而这一切,贾环似乎都一无所觉。

    他坐在渭水码头三十里外的赵家铺子凉亭中,一边喝着凉茶,一边看着书……

    没错!就是书!

    不过,并不是四书五经,而是林黛玉送给他的一本《孙子兵法》。

    而这本《孙子兵法》也不是一般的《孙子兵法》,是被林黛玉一句一句的断过章,并用白话“翻译”出来的《孙子兵法》。

    里面很多典故,都被她用密密麻麻的小字,尽可能白话的写在纸笺上,夹杂在书页内……

    看着娟秀的笔迹,闻者若有若无的清香,贾环仿佛看到了林黛玉那张笑颜如花的俏脸,和那双灵动俏皮的美眸!

    还有她娇滴滴的嗔一声:“环儿啊,坏人……”

    “环哥儿,环哥儿……”

    一阵粗糙的呼唤声,唤醒了无限遐思中的贾环。

    他回过神,看向一边,只见众人面色怪异的看着他。

    贾环老脸一红,反问道:“怎么了?”

    “嘿嘿嘿!

    环哥儿,看《孙子兵法》都能看的流口水一脸浪荡神色的人,你是头一个!”

    韩三在一旁打趣道,却被韩大冷眼瞪住。

    韩大道:“环哥儿,时间到了。五千人马已经到齐……”

    贾环闻言,“哦”了声,将那本《孙子兵法》小心的收入怀中后,站起身,看向外面。

    果不其然,黑压压的数不清的人头在不远处的渭河边站着。

    一个个都如热狗一般,在水边粗喘着气。

    不过,他们面色上却没有半点埋怨色,满是说不清的喜色!

    这就要成,正式官差身了?

    有人高兴,自然有人就不高兴,不服气。

    五千名兵卒花名册登记尽后,再赶来的军余和原本那一千人中的老卒,却被挡在外面。

    但也没被放走,而是被圈了起来……

    阵势,有些骇人。

    贾环收好了书册,然后走到从贾家账房调来的文案处,问道:“五千员都齐了?”

    数十个文案见贾环走来都站起身,为首一人道:“三爷,都齐了。”

    贾环再问:“军余几人?”

    文案道:“军余四千三百六十八人,余下六百三十二人,为老卒。”

    贾环点点头,转身又走向那五千人,沉声道:“老卒单站一列。”

    原本就是一千人正式兵员的老卒闻言,不敢怠慢,晃悠悠的站在了一起,不知贾环要做什么。

    “把昨天收的银子,都交出来。”

    “哄!”

    贾环的话,让这六百三十二人一片哄乱,一个个看起来简直方寸大乱!

    多咱吃到嘴里的肉,还能吐出来?

    他们本就是正经的官差身份,被贾环逼着跑了三十里,累成死狗一般已经是一肚子怨气了,可看在那些银子的份上也就罢了。

    可谁曾想,贾环竟把事做的那么绝!

    这世间的仇恨,其实都是一个利字引发的。

    俗话说的好,断人财路,更胜杀人父母!

    想要绝了他们的好日子,那比杀了他们爹娘还让他们痛苦。

    况且,他们也不信,贾环还真能把他们都杀了!

    因此便有不信邪的……

    “大老爷,何曾见过银子?”

    “没有,没有银子,一两都没有……”

    “要银子没有,要命一条!”

    几个刺儿头聒噪道。

    贾环成全他们,回头看了眼,韩大便带着几个亲兵,走向那些人。

    一个袒露胸膛的粗汉见势不妙,顿时煽动道:“他娘的,这是要逼死咱们啊!他们人少,咱们和他们拼……”

    “了”字没出口,就被一支飞来的利箭射中了咽喉。

    壮汉豹子眼一样的凸眼中,满是不敢置信的恐惧之色,喉咙里发出“荷荷”之声,缓缓倒地而亡。

    “嘶!”

    其余老卒,只觉得之前跑路生起的燥热,忽地被一盆冰水浇灭,浑身发寒。

    脑海里只有一个念头:他怎么敢杀人,他怎么敢杀人……

    “你们一定是在想,本侯为何敢杀人,对不对?”

    贾环极其善解人意,看着他们呵呵笑道:“很简单,因为他是军卒,却想煽动兵变!

    这样的人,就是再来一万个,都不够我砍的!

    你们谁若不服,大可来试试。”

    见没人吱声,贾环看着那具尸体道:“很可惜,他其实不用死的。

    只要将那些不义之财交出来,就什么罪过都没了。

    日后还有大好的前程去搏,跟着本侯,纵然日后封妻荫子,也未必不能。

    偏偏他人长的粗大,心眼却太小,也太没志气。

    区区千把两银子,看的就比命还重。

    凭白死了不说,难道他以为死了就能保住那些银子吗?

    来人!”

    “在!”

    韩让在其身后沉声一应。

    贾环冷笑道:“查出他的底子,带人去他家,将那些不义之财尽数抄没。”

    “喏!”

    韩让闻言,沉声一诺,走到那死者身边,看向周围人,问道:“此人是谁,家住哪里?”

    虽然都是一群兵油子,可也许兔死狐悲,一时间,竟没人出声。

    贾环见状笑道:“二哥,去外面那群人里问,谁答的出,带他进来,补此人的位置。”

    韩让闻言,忙出去询问,不一会儿,就带来一人,竟是那老军卒,孙承祖!

    孙承祖躬身对贾环赔着谦卑笑脸,贾环也没不理会,微微点头。

    孙承祖是五城兵马司的老人,自然认得死去的这人,将他的老底儿说个清楚。

    甚至,连他有多少不义之财都算的七七八八。

    贾环当即命韩让带着一伍亲兵前去抄家。

    其余老卒虽然将孙承祖恨之入骨,却再也不敢再沉默。

    纷纷承诺,待回头就将昨日之财上交。

    贾环也没逼他们立刻回去去取,而是让文案书办,将他们每个人的姓名,收了多少银子,并家庭住址记好,就放过了他们。

    而后,又转身走向被二百名骑兵圈起来的,剩余那两千人。

    其中就有,古征和白贵两人。

    两人虽然将贾环恨之入骨,可刚才他毫不犹豫,当场将人狙杀的场面,着实太过骇人。

    使得这两个当惯富贵官的人,心中恐惧不已,哪里敢出声。

    况且,他们也不信,贾环真能将他们两人的营指挥使给拿下。

    不管怎么说,他们也是官身!

    贾环却没有看向这二人,而是看向这两千人中的一些老卒,道:“你们怎么说?”

    被淘汰的三百六十七名老卒闻言,齐齐跪下哭嚎道:“宁侯啊,看在先祖的面上,饶恕我等一回吧!我们乃荣国旧部之后啊!”

    “住口!”

    贾环陡然一声爆喝,让这些人的嚎啕声顿止,面色发白的看着贾环。

    贾环面色阴沉道:“看看你们这些人的德性,可还有半点军人的模样?

    就你们这样,也有脸自称荣国旧部之后?

    你们的祖宗,在无尽沙场上杀的昏天暗地,断手断脚而归。

    纵然身负残疾,却依旧将满城屑小奸佞杀的血流成河!

    他们身虽残,但军人的血气和骨头没残!

    再看看你们……

    你们这群废物,连跑三十里路都跑不下来,连一群军余都不如!

    又不事生产,整天靠敲诈勒索为生!

    你们若是敢去那些豪门大户敲诈勒索,我倒还高看你们一眼。

    可你们呢?

    整日盯着那些商贩的三核桃俩枣,你们丢不丢人哪?

    就这样,你们还敢在我面前自称什么荣国旧部之后?

    你们祖宗在九泉之下有知,怕是羞也要羞的不能瞑目!”

    贾环一番话,说的这些老卒们个个垂头丧气,不敢多言。

    但也绝没有什么幡然悔悟,想要痛改前非的表情。

    当一个人油滑久了,再想让他正经,就和戒.毒一样不可信……

    不过,贾环也没指望他一番话就能骂醒这些人。

    秦军能够横扫天下,靠的绝不是某个人的觉悟。

    而是靠森严的军法,和丰厚的战功!

    他冷笑一声,道:“你们是想自谋生路,还是当军余,以观后效?”

    众人闻言,满满哭丧脸,倒有机灵的,忙问道:“宁侯,我等还能以观后效?”

    贾环哼了声,道:“自然能。里面那些人虽然今日会被呈送到军部,正式登记如册,成为正式军卒身份。

    但是,并不是说他们永远都是官军身。

    有作奸犯科的,违背纪律的,不听命令的,本侯一样扒了他们那身皮!

    而你们,如果做的好,表现出众,也可以再提上来。

    本侯一直觉得,五城兵马司五千建制有些不足,还可以再增加一千……

    只要你们听令行事,本侯绝不会亏待你们!

    而且,你们也可以监督他们,如果他们做的不好,你们又检举属实的话,便是功劳一件。

    具体的规矩纪律,三日后颁发下来。”

    众人闻言,顿时大喜,忙道:“我等愿暂为军余,我等愿暂为军余!”

    贾环呵呵笑道:“有上进心就好,行了,你们也将昨日收受的不义之财都交上来吧。”

    这些人虽然极为舍不得,可他们见里面那些人都交了,抗争的人也死了,如何还敢抗拒,连连应下。

    贾环见状,又点头笑了笑,道:“很好!只是……还要委屈你们一回!”

    说罢,他手一挥,韩大韩三并帖木儿,带领二百名亲兵围了上来。

    并从马后取下一捆捆绳子。

    “宁侯,这是何意?”

    有老卒见势不妙,惊呼出声道。

    贾环道:“不要慌!昨日之事,惹得京中大乱,百姓不宁,谣言四起!让许多人对本侯及衙门产生了误解,所以,总要有个交代才是。

    你们既然跑输了,自然就要承担输的责任。

    唔!倒也没什么大不了的,拉去东西两市,挨一顿板子罢。”

    “啊……”

    众人一阵哀嚎,可是在贾家亲兵弓弩的威压下,却没人敢说一个不字!

    等他们被一个接一个的被捆绑在一起,贾环又战神回到里面那五千员获得正式官军身份的军卒前,尤其是那四千多名原本军余面前,高声道:“昨日你们为了当上这官军身,去敲诈勒索,惹的骂名滚滚。

    本来应当严厉治罪,但是今日既然你们跑赢了他们,你们就是胜者。

    既然胜者嘛,自然有胜者的待遇。

    本侯希望你们能永远记住这一点!

    唯有胜利,才能享受胜利的待遇!

    所以,你们不仅能获得官军身份,还不用被拉去打板子。

    但是,你们要将每一户商家的银子,一家一户的还回去。

    少一文钱被我知道,当即扒了你们身上的皮,再交给兵部大牢严查过往!

    记住了没有?”

    凡事就怕对比,没有对比就没有幸福……

    本来他们做的也是低头认错的事,相比于以往他们在市面上的威风,是很没面子的。

    可是对比外面那群要被拉出去打板子的军余,他们却觉得简直不要太幸福!

    心中第一次生出了,原来胜利有这般大好处的心思。

    哪里还会有不高兴的,齐齐高声吼道:“记住了!谢宁侯!”

    贾环闻言,呵呵一笑。

    军心初立……

    ……

    ps:今天小爆发一下,感谢众书友长久以来的支持。

    写到这个份儿上,不能说激情褪尽,但主要的动力,也是想善始善终,不辜负一直支持我的书友的期望。

    总要把坑填满,总要认真的写完该写的故事。

    嗯,谢谢大家。

    对了,明天的更新在晚上啊,要拿去单位写,回来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