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醉迷红楼 > 第八百四十一章 蠢蛋?
    “给大老爷请安!”

    “大老爷公侯万代!”

    “大老爷富贵吉祥!”

    贾环一行人骑马刚刚赶到五城兵马司衙门口,就被一群叫花子兵围住了。

    倒没有生乱,而是杂七杂八的围在了一圈儿,给他磕头请安。

    只是,他们喊的竟不是将军,也不是大人,而是大老爷。

    这是对文官的称呼……

    眼看着这些叫花兵一点点膝行靠近,韩家兄弟并帖木儿扬起马鞭就要抽出。

    然而,当头一军服极其破旧的老军卒却泪流满面道:“宁侯啊!小的们终于盼到你了,我们都是荣国旧部之后哇!”

    “什么?”

    贾环闻言“震惊”,忙制止了韩家兄弟等一干家将亲兵,看着那老军卒道:“老军,你此言何意?”

    那老军卒看起来灰头土脸,面容灰败可怜,只是眼泪流下后,泪痕处的灰土色却淡了许多。

    而且,他富态的身形,与他的打扮显得很有些不相称。

    但他却一点都没有所觉,依旧“哀声”泣道:“宁侯有所不知,这五城兵马司,原本就是荣国旧部啊!

    当初的兵马,也就是我等先祖,都来自荣国旧部的伤残老卒!

    后来,贞元之变,荣宁二公率领我等先祖,替太上皇清平了奸佞,保得太上皇定鼎乾坤。

    太上皇感念我等先祖忠厚,虽身残而忠心不泯,故颁旨,许我等先祖,世世代代皆为五城兵马,替他老人家看守都中神京!

    宁侯啊,您说说,我等是否为荣国旧部之后啊?”

    贾环闻言,面色恍然而震动,却又一脸不敢置信的看着众人身上的破烂,问道:“果真是先祖旧部之后,我等大有渊源啊!

    只是,尔等为何如此……如此落魄?”

    那老卒闻言,竟嚎啕大哭道:“宁侯啊!我等好惨哪!”

    他一哭,其他军卒们似乎也悲从心来,嚎啕不止。

    过了好一会儿,也许是他们见贾环被他们的哭声吓住了,只是“呆呆的”看他们哭,也没安慰一下。

    索性不再浪费气力,哭声渐又止住了……

    那老军卒再开口道:“宁侯有所不知,这五城兵马司自前景田侯府余孽裘良接手后,就一日不如一日了。

    五城兵马总共五千建制,可领五千粮饷,却要供养一万五千多人。

    这偌大的京城,只靠五千兵马哪里看管得住?

    我们要保境安民,为太上皇他老人家守住京城安宁哪!

    之前虽苦点,可总还能过得下去。

    可之前铁网山之变,那畜生养的裘良,可把我们害苦了!”

    “是啊!可害苦了……”

    “害苦了哇!”

    老军卒的话又引起一大片共鸣,贾环可以听得出,这等诉苦是发自内心的……

    老军卒继续道:“自从那夜后,我们五城兵马司就整日里被盘查,一茬接着一茬,原本就只剩下三千人,生生把锁拿了两千哪!

    我们这些能幸免的,都是使足了银子才堪堪过关……

    宁侯哇!我们好惨哪!”

    “宁侯!我们只盼您老人家的到来啊!”

    “没错,宁侯,您可要救救我们这些荣国旧部之后啊!”

    “宁侯,听说您这财神……听说您要来当我们的大老爷,我们一夜没睡着觉啊!

    您看看我这黑眼圈儿,就是熬夜想您想的……”

    “咳咳!”

    听这些人越说越不像话,贾环的脸色也渐渐难看下来,老军卒连忙咳嗽了几声,打断那些人的话,他面色诚恳的看着贾环,道:“宁侯,这些粗坯们只会打打杀杀,只会本分做事,却不会说话,若是冲撞了贵人,还望贵人看在我等先祖的面上,饶恕他们则个罢!”

    说着,又抹起泪来。

    贾环见之,似乎心软了,长叹息一声,仰头望天道:“既然都为先祖旧部之后,我又如何忍心见责?罢了罢了……”

    那老军卒闻言面色一喜,眼中光芒渐起,赔笑道:“宁侯啊,他们说的虽然糙些,可都是心里话!

    如今这兵马司,就全指望宁侯您了!

    别的不说,咱们缺人手哇!”

    “哦,怎么说?”

    贾环请教道。

    那老军卒道:“咱们叫五城兵马司,是因为分布在东西南北和中央五处!每一处都设有一大营,各有一千兵马,随时备用!

    可自从那夜之后,咱们五城兵马司,只有一千人马了,然而该做的活计却一点没少。

    又要缉盗,又要巡城查坊,还要防火!

    真真是苦不堪言哪!”

    贾环似乎听着就有些害怕了,挠头道:“那该怎么办?”

    那老军卒闻言,气息都有些加重了,却语重心长道:“大老爷既然垂问,那小的就多嘴几句……

    该招人啦!

    还得赶快招人!

    不然万一出了什么事,岂不是成了大老爷的罪过?”

    贾环为难道:“招人?这大几千人马,让我到哪里去招?

    要不……我去求求牛伯伯,让他从灞上大营调拨几千兵马过来……”

    “不用不用不用……”

    老军卒闻此言,脸色都变白了,其他人也纷纷面色骤变。

    见贾环目光怀疑,老军卒忙道:“宁侯不知……”这句话,他已经用了好多次了。

    但贾环却恍若未觉,认真听他道:“宁侯啊,这五城兵马司的事,里面弯弯道道很多,学问大的很!

    这个……不是一般人能干的了的!

    不熟悉的人,非但做不来,反而会生出乱子!

    若是没那档子事也就罢了,少进些新人,一点点手把手的教就是了。

    可如今缺员那么多,事情又急又多,没有人也没有功夫去带新人哪!”

    贾环闻言恍然,点点头道:“果然是老成之言,言之有理,言之有理……那依你的意思,该如何是好?”

    那老军卒悄悄松了口气,不敢再玩火,怕玩儿大了,忙道:“依小的一点愚见,宁侯不若从现有的军余中挑选!

    他们都是办事老成的,做的活计和咱们差不多,只是一直以来,少个名分罢了!

    若是宁侯从他们中选,一来,可解决了缺人手的困顿局面。

    二来,宁侯施大恩于他们,他们也一定会对宁侯感激不尽,唯命是从的!”

    贾环闻言,顿时心动不已,喜道:“这真真是个好主意……”只是又有些迟疑道:“我和他们不熟,不知道该怎么选人哪!”

    说着,目光看向了呼吸都屏住的老军卒,道:“不若,就由你来帮我去选人?”

    “哗!”

    此言一出,上千人先是齐齐一阵哗然,随即,无不目光又羡又嫉的看向那老军卒。

    而那老军卒,则兴奋的忍不住打起摆子来,声音都变了,激动道:“宁侯,宁侯让小的去挑人?”

    贾环见之,似乎以为他不愿意,顿时失望道:“哦,你不愿意就算了,也是,这个苦差事不好烦你一个人去做……”说罢,不理整个人都斯巴达掉的老军卒,看向其他人,问道:“你们现在还有多少人?”

    其他人似乎感觉到了机会来到,忙疯狂回应道:“一千人,还有一千人,宁侯,还要招四千人!”

    “四千人”三字一出,那些人看起来都有些狂热了。

    贾环面色却有些羞赧,似乎很有些不好意思,他道:“今日第一次与大家相见,没想到还都是先祖旧部之后。本想与大家些好处,谁曾想,就得先麻烦大家一遭……

    这样,这里一共一千人,那就劳烦你们每个人招……唔,招六个人来!”

    “哗!”

    众叫花军又是一片哗然,哗然声更胜之前。

    他们再看向贾环的目光,哪里还是当人看,直接当真了一个被供起来的财神!

    那些名额,根本不是名额,分明是一张张大面值的银票!!

    由太上皇金口玉言承诺过,五城兵马司的位置,是世袭的,可以一代代的传下去。

    这样一个位置,哪怕是倾家荡产,也有人要抢破头想要的!

    随便一个,都至少值个几百两银子!

    他们打定主意,卖掉几个,再给家里留上两个!

    既得了现银,也给家里的幼子们谋得了一个金饭碗!

    天爷啊!

    这些衣着破烂的军卒们,再没想到会有这等好事掉到头上,一个个喝醉了似得,站也站不稳。

    只有那老军卒,几乎痛不欲生,想起方才他手里明明握着四千张,不,是六千张巨额银票,如今,却只剩下六张……

    简直生无可恋!

    嗯,不对,怎么会是六张?

    那加起来,不就成了六千人?

    老军卒不解的问道。

    却差点被周围人给捶死,还他娘的总吹自己是聪明人,没想到竟这般蠢!

    多还不好?名额越多,银票越多!

    贾环却笑着解释道:“刚才不是说要选拔吗?若是一次只招四千人,那岂不是一个人对一个名额,这如何还叫选拔?”

    哦……

    众人恍然,原来是想找存在感……

    贾环又正色道:“我虽然年轻,可你们却不能糊弄我!

    找来的人里,至少要有四个经得起我选拔,若是尽是一些只会吃喝嫖.赌,手无缚鸡之力的玩意儿,那……可不要怪我不讲情面!”

    说着,将手中的马鞭一撑,马鞭竟生生被他扯断了!

    众军卒见状,呼吸一顿,面色骇然。

    老军卒一点也不怕,拍胸脯保证道:“宁侯放心,我等找来的,都是身家清白的良家子,绝不是些手无缚鸡之力的浪荡子。保证都有一把子好气力!”

    众人闻言,顿时对老军卒又钦佩起来。

    他们手下的军余,说白了就是神京城里的混混无赖。

    平日里最喜打架斗殴,恃强凌弱之事,若非如此,也不会招他们当军余,去街上敲诈勒索旁人。

    要是都是些病秧子般的瘦鬼,怎能唬的住人?

    嘿!

    这宁侯白担好大一个名头,到头来,竟连这个都不知?

    不约而同,众军卒对贾环这蠢蛋愈发小觑!

    贾环却似浑然不觉,还高兴道:“既然如此,那本侯就承谢诸位帮忙了!

    待选完之后,本侯请大家大碗喝酒,大块吃肉!”

    众军卒闻言,嘴角一起抽了抽。

    这种级别的享受,是他们爷爷辈的选择。

    到了他们这些吃了几辈子铁碗饭皇粮的人,早就讲究食不厌精脍不厌细了!

    不过面上,大家还是纷纷感激涕零,感谢宁侯能让他们能吃得上一顿饱饭……

    老军卒最后问道:“不知宁侯,要如何选拔呢?”

    贾环想了想,道:“明日卯时二刻,我在东城门外渭水码头处候着大家。

    那里地广,大家先去点个卯签个到。

    而后……

    呵呵,到那时,我自有法子!

    先说好,咱们五城兵马司也是军中建制,讲究一个军法。

    我是急性子,最不耐烦等人。

    过了卯时,谁再想进来,就不要再我面前聒噪了,都记住了吗?”

    “记住了记住了!这等好事,上赶着抢还来不及,如何会迟到?大老爷放心就是!”

    “就是就是,又不是傻子……”

    众人纷纷出言嬉笑道,一个个眼睛都眯成了缝儿。

    这等好事,一百年都没遇到过一次,别说迟到,一晚上不睡觉都行……

    贾环也高兴,拱手道:“既然事情定了,那我就先放衙回家了!哈哈!”

    大笑两声,他转头对韩大道:“看起来,这做官也没甚难的嘛!如此简单,又岂能难得倒本侯?”

    下巴微微扬起,得意骄傲!

    而后,一甩马鞭,带着一应家将亲兵,纵马而去!

    只是,这等张扬跋扈的雄姿,映在一众叫花军卒眼中,却与来时的霸气截然不同。

    一干军卒彼此对视了眼,忽然,一人忍不住“噗嗤”一声笑出声来。

    随即,上千人同时轰然大笑!

    什么叫金玉其外败絮其中?

    莫为此甚!

    而从始至终都没露面,安坐在衙门口内喝着茶,不断听下人将外面的动静一句一句转递进来的东西两大营指挥使,古征和白贵,此刻更是面面相觑。

    直到听到贾环第一天上值,却连衙门的大门都没入,甚至连马都没下,然后又溜溜的走了。

    两人才回过神来,而后,齐齐放声大笑起来!

    且同时生出,时无英雄,使竖子成名的感慨。

    也有些疑惑,朝堂上的衮衮诸公,竟会被此等蠢笨小儿欺负?

    不过想起被贾环拉断的那根皮鞭,他们又觉得找到了原因。

    是了,一定是贾环倚仗先祖余荫和太上皇宠爱,以蛮力而行的。

    可不就是如此?贾环偌大的“威名”,不就是靠打了亲王世子,又打宰相公子,一点点积累出来的吗?

    嘿!

    可惜啊,想来用不了多久,整个神京城都会谈论今天的事。

    贾环算是将祖宗八辈的人都丢尽了,一世英明也成了笑话!

    作为这件事的幕后推手,古征和白贵两人以为,大好的前程,就在前方对他们招手!

    那些吃过贾环亏的人,知道了此事,还不以高官来酬他们的大功?

    念及此,两人都有些沉醉了……

    ……

    ps:下午应该还有一章,转折,算是个小高.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