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醉迷红楼 > 第八百三十七章 预言
    昨日李万机就禀报贾环,城南三十里铺处,贾家牧场上修建的宅子竣工了。

    一应家俬摆设也都搬了进去。

    不是那种奢华富丽的装饰,而是浓郁的草原风格装饰。

    甚至屋内的穹顶,看起来都如同蒙古包一般……

    毕竟,日后这里的主人便是出身草原。

    贾环得知后,心里便有了计较。

    他虽然每日都忙,但每天都还会和家里的每个女人说说话。

    有的长些,有的短些。

    自然也包括乌仁哈沁。

    他当然能看出,乌仁哈沁的日益寡欢。

    乌仁哈沁也没有隐瞒,怏怏不乐的告诉贾环,宁国府和大观园虽然繁华富丽,美丽舒适,但她真的不习惯,总觉得被关进了羊圈里,不能舒展,困顿的很。

    因此,贾环一边安慰她,一边督促牧场上的宅子快些建好。

    昨日得知竣工后,今晨出门前,便叮嘱了乌仁哈沁和家里的姑娘们,提前收拾好出门行囊,今晚要去城外庄子上度假。

    虽说大观园很美丽,可再美丽的景色,也经不住日夜不停的看,难免会有疲劳感产生。

    况且家里姊妹们都是大门不出二门不迈的闺阁小姐,一年到头几乎都出不了一次门。

    如今能有机会去外面逛逛,还没有长辈跟着,岂有不喜的?

    因此,一个个都欢天喜地的早早收拾好了行囊,备好了欢喜的衣裳在贾母处等着。

    唯有贾宝玉一副生无可恋的模样,因为他不好出去,他的“老表”王瑜晴还在“病”中,不乐意和贾家人一起出外游玩。

    贾宝玉犹豫再三,最终在王瑜晴怯怯娇弱的目光中,选择了不去。

    只是心里的悲伤,却逆流成河……

    好在,王瑜晴似乎有办法,让他快乐起来。

    所以,当贾环去荣庆堂接人的时候,贾宝玉虽然极为想去,最终,还是没有一起出来。

    在得到贾母再三叮嘱,一定要照看好家里姊妹,尤其是林黛玉后,贾家一群姊妹们,便乘着宝车,迎着阳光,一起跟着贾环去做那追风的少年……

    第一辆翠盖珠缨八宝车自然是林黛玉的,没人愿意同她争。

    不过当贾环从马上下来,也赖了上车后,后面车上的姑娘们,心里不乏有泛酸的,这是两回事,早知如此,哼……

    有人不高兴,林黛玉却得意的紧,所以对贾环一些不规矩,就纵容了许多……

    好在有紫鹃在场紧紧盯着,才让某人没有太过放肆。

    第二辆车里,坐着的是薛宝钗、史湘云和贾探春三人。

    史湘云的话蛮多,一路上叽叽咕咕的哈哈说笑,倒让薛宝钗减轻了些心里的酸意,然后和贾探春说了一些经济上的事。

    贾探春如今似乎正谋划着,对大观园里的一些人事进行改革。

    大观园那么大,园子里那般多花草瓜果,根本不是贾家人能够受用完的。

    眼睁睁看着好东西衰败,贾探春总觉得可惜。

    因此在谋算着,怎样能更好些管家……

    第三辆车里,坐着的是贾迎春、贾惜春和乌仁哈沁。

    就要去草场了,乌仁哈沁变得格外的活泼些,一路上都给贾迎春和贾惜春姊妹俩讲着草原上的趣事。

    神采飞扬!

    而贾迎春和贾惜春姊妹俩,也第一次知道外面的世界竟是另外一个完全不同的模样,听着怪新鲜,也入了迷!

    第四辆车里,坐着的则是小吉祥、香菱和公孙羽。

    有小吉祥在,自然不会冷场。

    一路上和公孙羽、香菱两人吹天吹地,吹的公孙羽差点都和香菱一样相信拜服了……

    第五、第六辆车上,则坐着几个姑娘的丫鬟,比如说彩霞,比如说司琪、侍书、入画。

    都是常年被拘在府上见不得外人的,难得有一次机会出门,贾环又发话,想去的都可以跟上,好好高乐一天。

    她们主子既然去了,她们自然也乐意出来逛逛。

    第七八辆车上,则坐着几个老成的嬷嬷,这是贾母特意叮嘱的,夜里总要有守夜的。

    况且,在荒野草原上新起的宅子,贾母担心会有不干净的东西……

    有几个会唱大神的婆子在,关键时刻可以顶用……

    除此之外,还带有各色点心、蜜饯、肉脯和酒水。

    总之,众人们打定主意,今晚要很嗨……

    今晚最如意之处,就在于没有长辈在场,一个都没有。

    本来薛姨妈倒是可以来,只是不知为何,她今日身子似乎有些不大爽利。

    据说,是因为昨夜被某人灌酒给灌多了……

    “环儿,昨天姨妈喊你去做甚?”

    到底是林黛玉,昨夜一番心思被贾环插科打诨胡闹过去了,今日却又翻起了旧账。

    第一辆宝车上,林黛玉一双眼睛似睁非睁,星眼微饧,觑看着贾环。

    贾环懒洋洋的枕着林黛玉的双腿,嗅着真真幽香,爽的陶醉。

    听到林黛玉的诘问后,咧嘴一笑,道:“昨夜我没跟林姐姐说清楚吗?哎呀,可能是昨夜太忙了……”

    此言一出,林黛玉想起昨夜潇湘馆中的嬉闹,俏脸登时浮满云霞,嗔了贾环一眼,白玉一般的纤细小手扯上了贾环的嘴角,轻轻拉了拉,道:“仔细你的好嘴!说不说?”

    贾环哈哈一笑,道:“当初不是用人家的商号起了咱家的商号嘛,薛家大哥又是风尘奇侠级的人物,所以就顺带着帮忙看管了下她家的丰字号。

    你想想为夫的手段,随便指点一下,就让她家商号的收益远超从前,因此姨妈就设宴款待了我一番!”

    林黛玉听闻他这一番言辞,一个“咱家”,一个“为夫”,让她也不知该羞涩还是该甜蜜,悄悄看了眼正瞪眼怒视无耻之徒的紫鹃,林黛玉“噗嗤”一声笑了出来。

    只是感觉到一只手又悄悄的伸向了她腰下,林黛玉咬住唇,眼波流转间,水意弥漫,用手指“狠狠的”在贾环眉心处一点,“警告”他老实些。

    紫鹃法眼如炬,在小小的车厢内,自然不会错过那些见不得人的小动作。

    连哼了几声,示意贾环适可而止。

    要知道,车震在后世都是极为刺激的事,更何况如今……

    贾环也不恼,好似没事人似的收回手,却在鼻子下嗅了嗅。

    猥琐模样,气的林黛玉当真用力撕他的嘴……

    不过最后,一双手却盖在了贾环恢复黑色的鬓角上。

    眼神中满是深意的看着贾环……

    贾环嘿嘿一笑,道:“林姐姐放心,昨夜我是黄花大闺男!”

    林黛玉闻言,俏脸飞红,“呸”的一声啐了口。

    紫鹃却被这话给逗乐了,从来只听过黄花闺女,哪里听过什么黄花大闺男,笑也笑死个人。

    不过,正当她想说什么时,马车忽然停住了。

    韩大的声音从外面传来:“环哥儿,牧场到了。”

    贾环闻言,忙起身,准备下车。

    林黛玉奇道:“不是说,宅子在里面吗?”

    贾环伸手捏了捏她的脸,道:“我作为家主,总要去见见牧场上的牧户。”

    林黛玉闻言,抿嘴一笑,道:“那你去吧。”

    贾环笑道:“你作为主母,要不要下去接见一下?”

    林黛玉闻言,怦然心动。

    紫鹃却连忙拦道:“姑娘别听三爷胡说,别说还未成亲,就算已经成了亲,姑娘也没有见前面人的道理。”

    林黛玉闻言,这才反应过来,嗔恼的瞪了贾环一眼。

    贾环哈哈一笑,道:“这是咱们自己的地盘儿,怕什么……罢了,不见就不见。”

    见紫鹃真有些急了,贾环也不为难她,笑着下了车。

    ……

    广阔!

    虽然相比于西域几乎没有尽头的草原,贾家这区区数千亩草场完全不值一提。

    可是要知道,这里是关内,是神京城郊。

    地价之贵,数倍于大秦其他地方。

    能“荒废”掉这么大一块地来种草,也只有贾环这个败家子才能做出的事。

    相比于其他农庄密密麻麻的作物,贾家这数千亩草场,就堪称空旷辽阔了。

    而且看起来,也是一眼望不到边。

    风吹草低见牛羊!

    贾家自第一代荣宁二公起,就获封了不少蒙古和女真鞑子做养马奴隶。

    蒙古人的血脉里缺少抵御天花的因子,繁衍艰难。

    但百十年下来,如今也有小五百人了。

    不过其中的青壮,多被送进了亲兵队中。

    其余的,就都在此地了。

    替贾家畜牧牛羊,马匹。

    不过,这些活计基本上都是老人和妇孺在做,还有气力的中老年人都在为贾家的“运输队”赶车。

    总之,或卖命,或卖力,就是没有吃闲饭的。

    贾环下车后,可见一些身着盛装的老人站在庄子门前,敬畏、恭敬而又期待的看着贾环。

    为首的一个极老的老者,则由先一步来此打尖儿的付鼐和纳兰森若陪伴着。

    贾环见状,认出此老者便是贾家这一支胡族的萨满,便微笑上前。

    付鼐和纳兰森若两人一起搀扶着这个老人迎了过来。

    老人干枯的双手中捧着一条青蓝色的哈达。

    与藏传白色哈达不同,蒙古人更崇拜天的颜色。

    在对面无数伏低而跪的牧民期待的眼神中,贾环面带微笑的在老人面前微微低头,让他颤巍巍的将哈达挂在了他的脖颈上。

    这个举动,让所有的牧户齐齐发出一阵欢呼声。

    然而,老人的气力,似乎在献完哈达后,就消耗殆尽了。

    只能靠付鼐和纳兰森若搀扶着才能站立。

    他却丝毫不在乎,用平静之极的目光,慈祥的看着贾环,以苍迈的声音道:“黑云可以遮住太阳,群狼可以撕碎猛虎。

    当北方的大地震碎,热血冷却,便可扶摇天地间……

    长生天,一定会保佑家主的!”

    说罢这番让贾环摸不着头脑的话,老萨满的眼睛缓缓闭上,气息微弱。

    付鼐和纳兰森若在请示了贾环后,忙扶着老人转回去了。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