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醉迷红楼 > 第八百三十三章 臣请陛下赐军职!
    贾环进了上书房后,微微一怔。

    因为上书房内,除了坐在御书桌后,正散发着帝王王八之气的隆正帝外,还有三人。

    没有邬先生,却是方冲、傅安和叶楚三人。

    贾环心里一动后,嗤笑了声,不屑之意瞎子都能看得出来。

    方冲、叶楚面沉如水,不与理会。

    傅安想来渐渐也认清了形势,毕竟昨日贾家铁槛寺祭祖动静之大,身为军方之一,傅安不可能不知道。

    他本不是蠢人,只是在川蜀无敌惯了,回来后连连碰壁,之前才有些失常。

    如今,却也渐渐冷静下来,尤其是被皇太孙敲打了一番后

    看到贾环的挑衅,傅安也只是抽了抽眼角,在心里发狠罢了。

    见三人都没回应,贾环不免无趣。

    撇撇嘴,回头看向隆正帝,准备行礼,就见隆正帝面色阴沉的看着他。

    贾环嘿嘿一笑,行了一大礼后起身,一本正经道:“陛下,臣给您报喜来了”

    隆正帝看他那副模样,拳头攥了攥,强忍着抓个东西砸过去的冲动,咬牙道:“何喜之有”

    贾环却不直说,而是先看向方冲三人,正色道:“陛下,不是臣卖关子,实在是这三个小喽喽的级别太低,还不够参与国朝大事。

    您看,是不是让他们底层人员,先回避一下”

    方冲、叶楚、傅安三人闻言,真真是咬碎一口银牙,恨不得将这在陛前腌臜人的三孙子活活撕碎了。

    你大爷

    隆正帝脸色也发,忍不住喝骂道:“少放屁朕问你,你跑刑部去闹一场,到底是怎么回事还敢威胁刑部尚书,灭人满门,真真是胆大妄为,无法无天”声音咆哮如雷

    贾环忙解释道:“陛下,您肯定了解的不详细。臣绝没说过,是臣要灭他满门,臣说的是,国灭他满门

    嘿陛下,那刑部的冤案堆积如山,真要去查,方卓满门都赔上,再加上九族都不够

    陛下您若不信,给臣一个旨意,臣担保三天之内,就”

    “行了”

    隆正帝都有些下不来台面了,喝道:“国朝大事,岂是儿戏,也容你多嘴”

    狠狠的瞪了贾环一眼后,道:“说吧,急着见朕又有甚事”

    贾环道:“除了之前那件要事外,倒是还有一件小事跟陛下商量一下”

    隆正帝生生气乐了:“跟朕商量那宁侯说说看,是何事要跟朕商量一下。”

    连他自己都没发现,在方冲等人前冷了一上午的脸,贾环来了没一会儿,竟见到了笑容

    他没发现,方冲等人却看了出来,几人既震惊于贾环在御前的放肆,又忍不住艳羡,隆正帝对他的圣眷。

    传言果不然不虚

    三人不动声色的互相看了一眼。

    贾环嘿嘿一乐,道:“陛下,臣想跟您来结算一下,这半年来臣等立下的功劳”

    “咳咳咳”

    却是连愈发沉稳的方冲,听闻此言,猝然之下都岔了气,猛烈咳嗽了几声。

    又恐御前失仪,强行压制了下去,憋的一张脸涨红发紫。

    叶楚自负出身顶级贵族,素来最讲究贵族体面和言行。

    可此刻心里也忍不住破口大骂:娘希匹

    傅安却是真的震惊了。

    没上京公干前,他对隆正帝的印象,其实真算不上怎么好。

    泥塑菩萨而已。

    可是只有真正接触了隆正帝后,才会体会到,什么叫做帝威如狱,冰山压力。

    那张不苟言笑的面,和凌厉森寒的细眸,真的能让人胆寒。

    可是,贾环竟然敢一本正经的跟隆正帝谈功劳

    这这

    这就是传说中的恃功傲上吗

    隆正帝的面子似乎也挂不住了,着一张脸,细眸微眯,冷冷怒视着贾环。

    邬先生不在,没人打圆场,只有苏培盛连连给贾环使眼色。

    没外人的时候你放肆闹一闹也就罢了,可如今有外人在,你这样做岂不是作死

    贾环却似无所觉,一本正经的算起来:“西域之战,臣的功劳算了,臣无所谓,毕竟太上皇已经赏了一个一等侯,还着配了斗牛服,已经赏高于功了太上皇之恩德公正,臣铭记在心”

    隆正帝的面色愈发如铁锅了,方冲等人甚至连大气都有些不敢呼

    只听贾环继续道:“臣是无所谓,因为臣向来淡泊名利

    可当时与臣一同为国朝征战,血洒疆场,几乎丧命的兄弟们,他们的功劳,总该结算结算了吧

    总不能让他们前面在疆场流血,回来还要给一群靠溜须拍马,偷奸耍滑上位的奸佞小人们骑在头上糟践”

    这话,就让一旁三个躺枪的少年郎着实无法忍受了。

    什么叫溜须拍马什么叫偷奸耍滑什么叫奸佞小人

    叶楚手下上千兵马血战惨死,他本人也被宁至一枪打飞,侥幸苟活。

    方冲更惨,他爹,方系一脉的大将,死的一干二净,最后他自己也拼死往中央皇帐处疯狂杀敌。

    傅安同样如此。

    虽说不比贾环等人在西域参与国战来的光荣,可总也谈不上奸佞小人吧

    也不知谁才是真正的奸佞小人

    傅安到底气盛一些,毕竟他在川蜀时,近乎“唯我独尊”惯了。

    听到贾环明晃晃指桑骂槐的话,他不顾在御前,或者说被贾环带歪了路,就怒道:“贾环,你少血口喷人就你们立下军功,我们没有吗”

    也是奇了,可能是听贾环大呼小叫惯了,所以没多大感觉。

    然而听傅安也这般叫唤,隆正帝眼中却闪过一抹厌恶之色。

    没规矩

    贾环却哈的冷笑了声,道:“你和我比军功”

    “比又怎样”

    傅安不服道:“虽然铁网山之夜,我等未尽全功,却也让陛下看到了我们的忠心”

    贾环摇摇头,用怜悯的目光看着傅安,这种眼神让心高气傲的傅安几乎抓狂。

    贾环一字一句道:“忠心不是看出来的,是做出来的。

    铁网山之战,看似凶险,可周遭大军围着,宁至一行人不过区区千把人,纵然凶悍,可你们身边都有家将护着,再危险也能保住性命,全身而退。

    西域呢

    嘉峪关前二十万蒙古铁骑列战,那箭雨,铺天盖地,犹如蝗虫。

    那种情况下,别说家将,就是天兵天将下凡都没用。

    只能靠运气和勇力去拼杀。

    大秦龙旗所向,唯有一往无前

    还有二十万大军团铁骑的对撞场面,你们见过吗

    那种情况下,谁胜谁负连天都不知道

    一个战士马失前蹄,都可能改变整场战争的走向。

    可是,牛奔、温博、秦风他们,却在逆势的情况下,冒死出战,杀敌无数。

    你扒开他们身上的衣裳去看看,哪个身上没有几道骇人的伤疤

    能活下来都是靠天意

    这,才是真正的大秦忠心

    至于我的事,说出来都是欺负你们

    若不是血脉里流的忠于大秦的血脉,胸膛里跳动着忠于大秦的良心,我会不要命的去干那些事

    我难道不知道,以我贾家的功勋,以太上皇和陛下对我的圣眷,就是按部就班的熬,我也少不了一世荣华富贵

    可我依旧抛头颅洒热血,即使眼瞎目盲,即使几次险死还生,却始终不悔忠心。

    为何

    你们以为,陛下这般信重于我,只是因为我姓贾

    呵呵

    你区区一个在川蜀平安乡里耍猴儿的二世祖,也配在我面前提战功和忠心”

    傅安都快哭了,啥叫不要脸

    不是说好不说你的事吗

    你这洋洋洒洒的一通表功,又是在说谁

    说鬼吗

    可傅安哭也没办法,因为贾环说的,确实都是事实。

    别说他,就连之前面色的跟锅底一样的隆正帝,面色都微微缓和下来。

    这就是国朝对勋贵素来优容的原因。

    他们确实用一颗忠心和一条性命,在为大秦卖命。

    所以些许出格的行为,也就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了

    念及此,隆正帝心头怒火散了些,冷哼一声,喝道:“贾环,你掰扯了半天,到底想说什么啰里啰嗦

    你们立下的功勋,朕和朝廷何曾忘记过兵部功勋册上一笔一划的都记着,分毫没少。

    朕何尝冷过功臣的心”

    说罢,还看了眼方冲三人,三人忙挺胸直立。

    贾环见此,干脆直言道:“陛下,臣是个实诚的人,所以就直言进谏了

    您得把水端平了才是。

    分明我们立功在前,怎地先酬他们的功,让他们先入职

    就算您想让他们来和臣等竞争,也得公平竞争才是

    这般拉偏架,着实不算圣明”

    没等隆正帝发怒,贾环继续道:“况且,臣以为,陛下到底是走眼了

    就凭区区这几只臭虾米烂咸鱼,也想跟臣等一伙儿兄弟争光夺彩,比立战功

    呵呵,陛下,臣劝您还是再找些人吧

    就是方冲他姐姐,都比他们仨靠谱些”

    此言一出,隆正帝的怒气反而消散了,冷眼看向一旁三个几乎快要炸开的少年。

    他原本就想挑动两方的竞争对立,如今看来,贾环简直就是天生的仇恨散播器

    也好

    眼见在陛下被骂成狗,还不好跟三孙子一般乱咬人的三人组,实在压抑不住怒气,有渐渐围上来之势。

    贾环简直老怀甚慰,无比嚣张的挑衅道:“来来来带种的血脉里还流着老秦热血的,看书()就来跟我贾三过过招

    随便你们三人上,老子让你们一只手”

    傅安真真快爆了,就要往前冲,却被强行冷静下来的方冲制止拉住了。

    这一幕,让贾环无比失望,却让隆正帝眼光一亮。

    这个年纪,能做到这般冷静,着实难得可贵

    方冲沉声道:“贾环,军阵之事,非匹夫之勇。

    如你所说,万人十万人级的大战疆场之上,纵然武宗又如何”

    其实话说到这就刚刚好,正好能显得贾环鲁莽无状。

    可惜,方冲到底还是年轻,又加了句:“有能耐,咱们军阵对抗,看看谁更强,谁才是浪得虚名”

    “哈哈哈”

    贾环简直笑的“花枝乱颤”,对面色阴沉,目光却有些无奈的隆正帝道:“陛下,您听听,这可不是臣要求的,是您的爱将主动请战的

    我大秦什么都能冷,就是不能冷了底层将士上进的军心”

    说罢,贾环以军礼单膝跪下,沉声道:“臣请陛下赐军职,以全臣等忠心报国之心”

    一旁处,方冲这才反应过来,落入三孙子的圈套了。

    看着隆正帝瞪过来的眼神,他冷汗都下来了,也跪倒在地,无言以对。

    卑鄙小人,防不胜防啊

    隆正帝叹息一声,摇摇头,挥了挥手。

    苏培盛就忙躬身上前,请方冲等人出去。

    等方冲等人离了御书房后,里面一道金色锦帘分隔的小屋内,邬先生滚着椅轮哈哈大笑而出。

    未完待续。如果您喜欢这部作品,欢迎您来投、,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手机用户请到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