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醉迷红楼 > 第八百三十二章 威胁
    待乌远、韩大并一队亲兵到位后,贾环一行人便直奔刑部衙门而去。

    刑部衙门在皇城南,光德坊。

    坊名挺好听,光明道德,可是只看刑部大门口那两座张牙舞爪的石狮子,以及衙门口两边林立的殷红漆杀威棒,就能让普通人感到一阵压抑胆颤。

    当然,这些对贾环而言,只是儿戏罢。

    他这一行数十人,大张旗鼓的杀到刑部衙门,自然早就惊动了里面。

    以贾环的身份,又是这般杀气腾腾的到来,刑部里若只出面一个侍郎,怕是交代不过去。

    侍郎也不敢单独出头,没法子,刑部尚书方卓只能亲自出面,却也将在衙门口里的所有捕快都喊了出来。

    若是一般人,他不怕,就算是牛继宗亲自来,他也不敢在中央六部衙门口动手。

    否则,他吃不了兜着走!

    可是如今赶来的这位主儿,连亲王世子都敢动手,何况区区一个刑部尚书?

    方卓心里真心没谱。

    他卖相还算不错,再加上五柳黑须,看起来很有正气。

    站在衙门口的石阶上,距离前方贾环十五六米处站定,方卓拱手道:“下官不知宁侯大驾光临,有失远迎,还望宁侯海涵。”

    刑部尚书官居二品,说起来也是一等一的朝廷大员。

    可是在贾环这个超品国侯面前,也只能自称下官。

    贾环面无表情的看着他,道:“方尚书,锦乡侯府的曹雄,寿山伯府的赵虎,两人是本侯兄弟,替本侯办事,你抓他们干什么?”

    说话好,只要说话,没有直接动手,方卓就有把握把贾环绕到“大道”中,让他自惭而退。

    若比拳脚,一百个方卓加起来都不是贾环这武夫的对手。

    可若论嘴皮子,一万个贾环加起来都没文官能吹……

    以短击长,非智者所为也!

    到底是粗鄙武夫!

    方卓按下心中的鄙夷和激动,一脸正气道:“宁侯原来是为此事所来,下官也正想派人去通报宁侯一声,是这样……”

    “方卓!”

    然而,没等他拉开架势,长篇大论以道理服人,贾环忽然沉声一喝。

    方卓一个激灵,以为贾环就要动手,往后退了一步。

    宁可早点退走,也不能斯文扫地。

    还好,贾环只是一声厉喝。

    方卓面上有些挂不住,沉声道:“宁侯有何指教?”

    贾环冷冷的看着他,连冷笑都不看一个,道:“方大人今年高寿几何?”

    方卓闻言,面色微变,道:“五十有八。”

    贾环问:“方大人可知本侯今年年庚多少?”

    方卓眼角抽了抽,道:“宁侯少年英雄,年不满十五,便战功显赫……”

    贾环再问:“方大人如今官居二品,起居八座,权柄天下刑狱,却不知还能风光几年?”

    不等面色骤变的方卓开口,贾环又问:“你那儿子方文洋就一个狗屁不通的公子哥儿,你就算买门路给他买一个功名,选一个官儿,他能守的住吗?

    就算你那些门生故旧,愿意帮他一把,可遇到权贵寻他麻烦时,你那些故旧,可还愿意仗义出头?”

    方卓彻底站不住了,面色难看道:“宁侯,你这是什么意思?”

    贾环连敷衍他的心情都没有,满脸讥讽骂道:“瞎了眼的蠢货,找晦气找到本侯头上了!

    我不惦记你你就该全家烧高香了,脑子灌黄汤灌傻了吗?

    你那一*子烂事,本侯都懒得理会,你当你是个什么东西?诛你满门不比杀几条狗难!

    刑部,呵,你抬头看看天,满神京人都说你刑部上头常年飘着一朵不散的云,你以为那是什么云?

    那是冤死在你刑部衙门里清白人的冤魂!

    方卓,本侯最后再问你一句,放人不放人?”

    方卓能坐到刑部尚书位置上,手下断人命案几无法计数,胆魄又岂是一般人能比?

    可是,他现在当真怕了。

    官场其实和江湖差不多,若非极端,从不祸及家人。

    就算有极端情况,大多也只是连带着抄家流放,比如那些谋逆未遂之罪。

    何曾见过贾环这般,以灭人满门相威胁的?

    若是一般人这般说,方卓听听也就罢了,转头先下手为强就是。

    可面对贾环,他真心没有办法。

    连生父状告这等搁在旁人身上必然倒霉的事,贾环都能平安度过,谁还能奈他何?

    而且,方卓也绝不怀疑贾环有没有这份狠心,能否做到。

    贾环才十三四,就敢一个人穿越大戈壁,千里潜伏到西域龙城,一刀割了可汗人头,更一把火烧死无数。

    这份狠心,谁敢小瞧?

    他若真起了兴,记恨在心,纵然他在位的时候,能抵挡一二。

    可等他死了……

    正如贾环所说,他那吃喝嫖.赌的纨绔儿子,哪里能抵挡的住贾环的惦记?

    那可真正是要灭门啊!

    看着贾环眼中的厉色,再看看他身后那群鞑子亲兵眼中禽兽一样的狠色,好似只要他摇头拒绝,这群人就会狼哭鬼叫的扑上来将他撕咬成碎片,方卓脸色愈发惨白。

    好在,多年的为官经验,让他还能勉强撑得住,打着官腔道:“宁侯啊,您这也太心急了些,请曹雄、赵虎二人前来,不过就是问两句话……”

    见贾环就要调转马头离去,方卓忙加速语气道:“已经就要开释了……不,正要送他们出来了!

    宁侯却迫不及待的来要人,真是关心太过了……”

    见好歹说停了贾环,方卓心里长出一口气,然后忙对身后之人吼道:“还不快去,赶紧送两位世子出来!也不知你们怎么做事的,说了只是请他们了解一下情况,如何传到宁侯耳中就成了抓人了?一群废物!”

    刑部之人心里怎么腹诽不知,反正赶紧跑到后面,没一会儿,就将赵虎、曹雄两人请了出来。

    两人气色还好,也还未用刑。

    赵虎一如既往的憨色,看到贾环后,还露出了个笑脸,眼神也是一如既往的纯净,不过,随即,又难过起来,欲言又止。

    曹雄则是大喜过望,也不看人,一把推开挡在他前面,想说几句软话的方卓,拉着赵虎跑到贾环面前,眼泪都快下来了,道:“三爷,我就知道,回了京,那群孙子再不能拿我们怎么样了!”

    贾环面色不变,轻轻点了点头,回头看了一眼,韩大让人挪出两匹战马来,贾环道:“上马。”

    赵虎和曹雄连忙翻身上马。

    贾环又淡淡的瞥了眼方卓,冷笑一声后,调转马头,扬鞭狂奔。

    数十骑轻骑紧跟其后,呼啸而去。

    身后,方卓面沉如水,眼神怨毒骇人,他咬牙道:“猖獗!来人!”

    刑部右侍郎赵德海忙道:“部堂,可是要进宫告状?”

    方卓冷冷的看了赵德海一眼,道:“告什么状?本堂要告病!”

    赵德海闻言,心里恍悟,不由暗自钦佩,到底是老官场啊!

    ……

    “环哥儿,咱们这不是回去的路啊……”

    韩大纵马护在贾环周边,看了看街道,并非往西而行,不由问道。

    贾环摇头道:“去宫里。”

    韩大闻言,便不再多言。

    未几,队伍在皇城朱雀门前停下。

    贾环招呼曹雄、赵虎两人跟上,一起进了皇城。

    直奔大明宫,御书房。

    让大明宫宫门前的黄门太监进去通报求见,过了一柱香的功夫后,却是苏培盛亲自前来迎接。

    苏培盛先看了眼跟在贾环身后,明显拘谨紧张的曹雄赵虎一眼,然后苦笑的看着一脸没所谓的贾环,道:“宁侯啊,您跟陛下请示一下再去要人,不更简单吗?何苦闹的那么难堪,还威胁……那是堂堂朝廷刑部,陛下很恼火!”

    也不知中车府的人到底是怎么传递消息的,贾环明明已经一路狂奔了,消息竟然比他还快一步……

    贾环依旧没所谓的撇撇嘴,道:“方卓那个老杂毛瞎了眼,昨天在铁槛寺丢了大人,就想在我头上找回来。我若是规规矩矩的请旨,日后少不得还有大理寺、兰台寺的二百五们想拿我做筏子,踩我上位。

    如今多好,谁再想来捋虎须,先看看他自己屁.股干净不干净,我也乐得清静!”

    苏培盛闻言苦笑连连,却还是好心叮嘱道:“一会儿您可别再和陛下顶着干了,最近……”

    可能碍于曹雄和赵虎在,他到底没好多说什么。

    但仅仅如此,就把曹雄羡慕翻了。

    这可是大明宫总管太监啊!

    只看人家轻轻瞟过他们的眼神,就知道对方心里有多高傲。

    可是在贾环面前,这关系完全是两回事……

    曹雄并不知道,这并不只是因为贾环出身高贵,功勋大,圣眷足的缘故。

    若仅是如此,苏培盛只恭敬就好,没必要亲近。

    他之所以这般待贾环,是因为贾环大概是文武百官并勋贵大臣中,唯一一个打心里没把他当鄙贱人看待的人。

    那种平等尊重、平易随便的感觉,不是真正相处,是体会不到的。

    贾环也没跟他说过什么,但就是那种嬉笑玩闹的心态,才让苏培盛这个身体缺欠之人,更觉珍贵。

    这也是让苏培盛最感动的地方。

    更何况,他本家的几个侄儿,老实本分,原本不会有甚出息,如今却都让贾环丢到了军中后勤做杂事。

    虽然不会有多大出息,但也不会让人欺负了去,能够传家,这就很好!

    骤然富贵,而后随即衰败凄惨的例子苏培盛见多了,他如今不求苏家里大富大贵。

    他早就看透,非战功所得,没有国运加身的富贵,必然不能久远。

    所以他只期盼苏家不要有灾有难,不受人欺负,能衣食无忧就最好!

    阅尽繁华后,平平淡淡才是真!

    念及此,苏培盛微微感激的看了眼贾环,又转头对赵虎、曹雄道:“两位先在外面候着,待陛下传召再入内陛见。”

    曹雄、赵虎两人闻言忙躬身应下。

    贾环也回头看了两人一眼,微微点点头。

    而后,与苏培盛一起进了紫宸书房……

    ……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