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醉迷红楼 > 第八百三十一章 为难
    要么说好事多磨。

    贾环有了董明月的许可令,又看到秦可卿这等动.情的绝色,正想完成他两世中主动的第一次,可没想,两人只坦诚相见了一半,正喘息缠绵中,卧房里忽然钻进来两人。

    “咦?”

    “啊!”

    一道惊疑声,一道惊叫声。

    两道声音,却让床榻上的一对狗男儿措手不及。

    贾环先一拉锦被,将又惶恐又大羞的秦可卿包住,再转头看去,却见一脸惊诧的小吉祥正拉着满脸通红不敢抬头的香菱的手,眨巴着大眼睛看着他。

    贾环眼中的凌厉散去,郁闷道:“小吉祥,你怎么回来这么早?”

    小吉祥重点不在这,她简直又惊诧又同情的看着贾环,声音都有些哀怜道:“三爷,你身子还没好吗?弄了一夜,只能这样……”

    “噗嗤!”

    贾环还没反应过来,却是躲在被里没脸见人的秦可卿,忍不住喷笑出声。

    她自知道是小吉祥和香菱后,就不再害怕了……

    贾环一边收拾衣裳,一边没好气的白了小吉祥一眼,道:“你明月姐姐过来,谈了一夜的正事。”

    小吉祥这才海松一口气,道:“还好还好……”大眼睛转了转,忽然提议道:“要不,咱们再继续?”

    真不能怪小吉祥,她是赵姨娘一手教出来的,心里最大的不是什么礼不礼的,而是爷们儿。

    只要爷们儿喜欢,其他的都是其次。

    这也是为何原著世界里连王熙凤都明嘲暗讽的骂赵姨娘狐媚子下作手段……

    可也不能说错,毕竟,她的狐媚子手段只对一个人。

    与女为悦己者容没甚区别。

    也许这就是贾政如此喜欢赵姨娘的缘由……

    只是,在这个礼教社会,这种做法并不被主流女性所接受。

    但小吉祥本身就是家里非主流的代表人物之一!

    她不要名分,不要地位,不贪图财产,更没想过爵位,唯一的念头,就是贾环喜欢,就这么简单。

    只是一个“咱们”,连香菱都有些撑不住了,她是懵懂一些,却不是傻,尤其是跟着小吉祥受了那么多熏陶……

    香菱如此,秦可卿更是在被窝里啐了口。

    贾环哈哈笑着揉了揉小吉祥的小脑瓜,道:“想法很好,不过你还太小……”

    说着,眼睛却不经意的看到了香菱。

    这个长相和秦可卿几乎一模一样,但性子气质却是两个极端的女孩子,今年已经有十七八了呢。

    若是她和秦可卿两人一起……

    可怜香菱,被三魔王看的眼泪都快下来了,面红耳赤,一双大眼睛,只能求救的看向小吉祥。

    小吉祥到底讲义气,悄悄的将香菱护在身后,正经对贾环道:“三爷,香菱只能等和我一起了,她是我的通房,你现在瞧不上我,那就再过几年吧!”

    “呵……”

    秦可卿哪里见过这般离经叛道的姑娘,听她一本正经的跟贾环商量这种事,心里直跳,又忍不住的笑出声。

    贾环也哭笑不得的敲了她脑瓜一下,道:“快收拾收拾,和可卿回道观吧,别让人发现了。我还有事……”

    小吉祥自信道:“这是我的地盘,谁能发现咱们!”

    香菱在一旁崇拜的看着她的义姐……

    贾环懒得理会,回头和秦可卿的幽幽妙目对视了眼后,就转身离去了。

    ……

    和乌远、韩家兄弟晨练完后,只简单清洗了下,就见李万机匆匆走来。

    身后跟着一人,王世清。

    说起来,王世清也是侯门世家弟子。

    只是祖上只封了个县侯,只袭了两代,家业又被其父给败尽。

    因此,王世清只能经商操持家业。

    但不管怎么说,之前看起来,他都是一个面净肤白的世家公子形象。

    然而此刻,贾环差点没认出他来。

    黑,不是问题,是土黑。

    脸上似乎始终蒙着一层土一般,土下面才是黑。

    一道疤痕,竖立在左边脸颊上,有些触目惊心的凶狠感。

    当年生意人的油滑气息,荡然无存。

    “公子!”

    王世清躬身一揖行礼道。

    贾环认真打量了一番后,点点头笑道:“气息不错,辛苦了。”

    王世清摇头道:“个人收获更大,只是……没做好公子交代的事。

    泽臣不见了,赵虎和曹雄也被刑部喊去谈话……

    亲兵队,折损了十八个……”

    说到这,王世清声音愈发低沉,不过气势也愈发沉稳凝重。

    贾环闻言,沉默了下,道:“泽臣的事,里面牵扯太多,一时半会儿解决不好,他能失踪,说不上是好是坏。

    赵虎和曹雄,我一会儿去接人。刑部尚书方卓昨天被我们武勋一脉下了面子,今日是想找回来些。

    只是他拿我的人开刀,却是打错了主意。

    至于亲兵队……

    李万机!”

    “在!”

    李万机忙躬身应道。

    贾环叹息了声,道:“好生抚恤吧,双倍标准。”

    “是!”

    李万机应了声后,转身低声吩咐身后的二管家付鼐去张罗了,付鼐脚步轻盈的离去。

    宁国府以军法治家,内宅里很没有规矩,但前宅里,绝对是一板一眼,等级森严。

    唯有如此,才有高效率。

    锻炼这些日子,王世清心地也坚硬了许多。

    见大致都被贾环解决了,也不再深沉……

    他又谈正事,道:“公子,羊毛的生意已经铺展到西域一百零七个部落了。虽然多是中小部落,但数目也非常可观。收回的羊毛,在西域暴晒之后,压缩捆制,已经开始往关内运了。

    只是,却不知有甚用。

    数量着实太大了些,许多部落,只要一坛烈酒,就可以将他们一年的羊毛全部收到手。

    不过我还是按照您的指示,多以粮食、布匹和食盐进行交易。

    他们的头人都快把咱们当傻子了……

    公子,我们明明可以用很小的代价就获得那些,为何还要付给他们粮食、布匹和盐货呢?”

    王世清不解的问道。

    贾环呵呵一笑,道:“世清,如果只是为了赚银子,西域并不是一个好去处。此事说来话长,日后慢慢再说。

    你还没有回家吧?”

    王世清摇摇头,道:“公事未完,岂能先回家?”

    贾环点点头,笑道:“那先回家看看吧,你娘她们都还好,我每旬日都打发人去探望,身子骨还不错。

    老太太就是太想你了,每次都问你什么时候回来,看到你这幅模样,怕是要掉眼泪的。”

    王世清笑道:“男子汉嘛,比起公子来,我还差的远。”

    贾环也不与他客套,道:“去吧,好生休息三天,我再带你去看看,那些羊毛究竟能有甚用!”

    “是!”

    王世清沉声一应后,并不啰嗦,转身大步离去。

    “公子,锦乡伯府曹史求见。”

    李万机听匆匆赶来的一个下人小声说了两句后,对贾环道。

    贾环闻言,道:“带他去宁安堂暂候,另外去通知大哥他们一声,准备出去一趟。”

    说罢,转身回了内宅。

    白荷已经归来,乌仁哈沁也在,在他们二人的服侍下,贾环换了身斗牛服,戴上凤翅紫金冠后,让她们准备一下,等他回来就准备去城外牧场上。

    乌仁哈沁大喜,白荷犹豫了下,也笑着应下了。

    等贾环去了宁安堂,便看到一个胖乎乎的中老年。

    贾环认得他,正是曹雄的父亲,兵部主事曹史。

    很有算计的一个人,在兵部也是吃的满嘴流油。

    只是乡伯不能世袭,因此一心想再给家族捞一个世爵,贾环横空出世后,就打发了曹雄钻营过来。

    论起来也是荣国一脉,只是在外围圈子。

    平日里看到贾环恭敬的不得了,笑容满面,可今日一见贾环出现,顿时一把鼻涕一把泪的跪在地上苦求起来:“宁侯哇!曹雄……曹雄他被抓了啊!您可要救救他哇……”

    贾环对韩大使了个眼色,韩大将曹史搀扶起来后,贾环道:“世叔不来,我也正准备去刑部要人。既然世叔来了,就一起去吧。

    对了,寿山伯府没来人吗?”

    贾环记得锦乡侯曹家和寿山伯赵家关系很不错。

    不过虽然曹家虽然叫一声侯府,但乡侯并不世袭。

    寿山伯府虽然只是伯府,却是开国伯,可以世袭。

    如今的家主叫赵廷,身上有一个二等男的世爵。

    有些无奈的是,他是个偏爱续弦幼子的糊涂家主,对有些结巴的赵虎不怎么喜爱,还总想剥夺他的世子之位。

    只是这种时候,贾环以为寿山伯府应该有人出面才是。

    然而曹史却愤愤道:“还来人?赵廷那个混账,真不是东西,早巴不得儿子死在外面!听说赵虎和雄儿被刑部抓了,他竟趁机宣布,赵虎所行违规秦律,有辱门风,给驱逐出家谱了!从此以后,和赵家再无半点关系。”

    贾环闻言,想起了那个老老实实,容易害羞的少年,脸色有些难看起来。

    他哼了声,道:“驱逐出去就驱逐出去,赵虎上回生擒蒙古小王子的功劳还在兵部军功册上,就算封不了一个伯,也少不了一个子爵,比赵廷那个二等男强一百倍!”

    曹史闻言,有些艳羡,却干笑了声,道:“侯爷,您还不知道呢?赵虎立下的军功,早就被转了……”

    “什么东西?”

    贾环闻言一怔,问道。

    曹史苦笑道:“赵廷以二等男任兵部右侍郎,分管军功册记名。所以,他就把赵虎的名字,换成了他幼子赵象的名字。”

    贾环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哈”了声。

    曹史小心的看了看贾环的脸色,轻声道:“侯爷,这种事,是赵家门儿里的事,外人也不好多管。而且,兵部一直都是荣国一脉的地盘,您动一个赵廷不要紧,怕是还要动一连串的人,都是自己人啊……

    因为柳芳、陈贺他们的事,勋贵圈子里对您有意见的人不在少数,若是再动赵廷,那……

    赵廷这些年因为掌着军功册,可着实结识了不少人呐!”

    贾环闻言,面色微微一变……

    树大根深,枝繁叶茂,总难免有不少长歪了,蛀虫了的坏枝干。

    只是,这件事他也不好做主。

    因为,据他所知,赵廷是牛继宗的人。

    ……

    ps:节奏将要加快了……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