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醉迷红楼 > 第八百三十章 一夜
    当贾环心情愉悦的从潇湘馆回到宁国府后,心里还是有些小激动。

    虽然心里也爱煞林黛玉,可她身量到底还没长成,只比贾环大一岁,今年才十五岁。

    尽管身形也玲珑有致了,贾环却舍不得真个对她做什么,肯定要再养养……

    但是,小吉祥今天送给他的福利就不同了。

    那可是……

    吸溜!

    心里愈发小激动,推门而入。

    脑海中始终回荡着那句荡气回肠的……

    “叔叔啊……”

    “嘎!”

    可看清堂屋里坐着的人后,贾环脑子却杠了下,然后顿时满脸桃花开,谄媚笑道:“明月啊……”

    竟是董明月,依旧穿着那身撒花金丝大红裙裳,坐在临窗大圆桌边,一边啜饮芳茗,一边赏着窗外明月。

    见贾环进来后,也只是轻轻一瞥。

    看的贾环心虚……

    也不敢看小吉祥送他的福利哪里去了,狗腿的跑过去,要给人家董明月按摩。

    这不是明晃晃使用美男计吗?

    董明月哪里吃这一套,没好气的瞪了他一眼,道:“坐好说话,一身的胭脂花粉味!”

    贾环不怕雷劈,叹息道:“唉!我也是不容易啊!”

    董明月生生被气笑了,又正色道:“环郎,你最好别太放纵。身子才被蛇娘掏空,虽然被我爹以内功激发以往积淀的潜力弥补上了亏空,可到底亏的严重。若是太过肆意,难免伤了根基,后患无穷。”难掩酸意……

    贾环冤屈道:“媳妇啊,你这是不相信我!我都说了,第一次要送给你嘛……”

    董明月到底架不住了,羞红了脸,啐了声,道:“乱说什么,什么第一次不第一次……”

    说着,又想起什么,脸色微微一沉,气恼道:“你还说想着我,那里面的人是怎么回事?”

    贾环闻言,打了个哈哈,也不隐瞒,笑道:“这不能怪我,是小吉祥的锅!她看我今天心情不好,郁闷的紧,也不知怎么想的,就让香菱和秦氏玩了出狸猫换太子的计策。我可声明啊,先前我是一点都不知道。说好了,今儿要恭送你亲戚的……”

    “呸!”

    董明月到底是女儿家,受不得这般直白,啐了声后,却又变得有些遗憾,道:“还没完事呢……”

    贾环闻言,心中也有些遗憾,却故作大气的顺手将董明月揽起,抱在腿上坐下,笑道:“没事,慢慢送,不急!以咱们俩的感情,其实已经脱离了低级趣味性……”

    董明月就爱听他说这些古怪话,轻轻靠在他怀里,道:“原以为是你让小吉祥安排的,心里还有些不自在,就顺手点了她的睡穴……其实也没想怎样,爹爹私下里也叮嘱我,不要总跟你使小性儿,毕竟是在豪门里,规矩多。”

    “家里嘛,哪有那么多规矩,除了西边儿老太太外,咱们这里没甚规矩。你就是规矩……”

    说着,贾环手又开始不规矩起来,心里却松了口气,原来只是点了睡穴,人没打昏就好……

    董明月作势打了几下,也没打住他的色心,索性也就不管了,红着脸,说正事:“西北的王世清快回来了,宁泽辰果然不见了,只是曹雄和赵虎怕有些麻烦。

    黑冰台的人、兵部的人、刑部的人、大理寺的人都在不停的找他们谈话,虽说还没动什么手段,可回到京里就说不定了……”

    贾环闻言后,手也不乱动了,不屑的冷笑一声后,眼神有些捉摸不定道:“明月,青隼有没有发现什么蛛丝马迹?”

    董明月摇摇头,道:“我们按照天涯提供的位置,去铁网山密林中,将那二人的尸骨起出来,换了地儿又火化了一边后,骨灰洒进了渭水。其他的没发现什么……

    倒是卿眉意用明教秘法,带人追踪了下去。

    可惜,追到一处暗崖处线索也断了。

    有人还用血迹在山崖上写了警告之言,莫要惹祸上身。

    卿眉意虽然有些不甘心,可确实找不到线索了,只能收工。

    至于王世清那边,就更没线索了。

    宁泽辰忽然就消失的无影无踪,一点征兆都没有……

    只能断定,就目前而言,对方对我们还没有什么敌意。”

    贾环闻言,眉头紧皱,道:“没什么敌意?我荣国一脉,因为他们已经折损了多少大将兵卒!可恨!上回西域之事,多半也是他们所为。

    原本想借着铁网山打围之机,将他们吸引出来。

    却不想,最后竟害了宁叔……”

    董明月轻轻抚平贾环的眉头,眼神微动,轻声道:“环郎,你有没有想过,那两个太监的问题。”

    贾环闻言眉尖轻挑,道:“太监的问题?你是说黄畴福和薛痕?不是说,他们的底细都很清白吗?几方人马都在调查,连老家都翻了个遍,也没翻出什么问题来……”

    董明月摇头道:“他们两人都是几十年没回过乡了,虽然这些年来一直都在给家里寄银子,却也说明不了什么。”

    贾环奇怪道:“不是有家乡的后辈看过他们吗?和图纸上一样……”

    董明月笑道:“他们原本就不认识这两人啊。”

    贾环摸不着头脑,道:“那你的意思……”

    董明月敛起了脸上的笑意,眼睛亮晶晶的看着贾环,道:“环郎,你多读几遍他们的名字。”

    贾环闻言一怔,不过倒没有拒绝,念道:“黄畴福,黄畴福……薛痕,薛痕……”

    董明月见他冥顽不灵,忍不住白了他一眼,道:“黄畴福,黄仇复,黄复仇!薛痕,雪恨!”

    贾环闻言,一个激灵,眼神骇然的看向董明月……

    ……

    虽然有了一个突破口,但也只是突破口而已,并没有实际用处。

    当然,隐约间有一个方向,也是大有益处的。

    贾环和董明月都推测,这二人,怕是和赢秦皇室,都有血海深仇。

    再推广猜测,那只幕后黑手,怕也是如此。

    而且,他们所谋甚大,绝不是想简单的杀几个皇室中人即可。

    若是如此,薛痕早就可以杀了皇太孙,但他并没有这么做。

    可见,他们的目的,针对的可能是整座大秦江山!

    就如同当初在西域,他们想让准葛尔铁骑和厄罗斯哥萨克一起攻破嘉峪雄关,杀入关内一般。

    他们想毁了大秦的江山。

    这是一个很可怕的猜测,却很有可能是真的……

    只是,到底只是猜测,又涉及到皇室的存亡,所以不能提到明面上,去跟隆正帝说有人想要覆灭你们赢姓。

    贾环还没傻到这个地步……

    不过,当他说的口干舌燥,想要喝口水润润嗓子时,才发现,不知何时,外面已经隐隐天亮了。

    再转过头看向董明月,漂亮妹纸有些得意的抿嘴一笑,道:“昨夜都算我的!”

    贾环哑然失笑道:“那你不应该和我说正事啊,大好的一夜时光,白白耽误了!来来来,咱们快弥补些荒废的光阴……”说着,手又不安分起来。

    董明月却站起身来,以她武宗的身手,根本不是贾环能拦得住的,她抿嘴笑道:“规规矩矩说话更好!好了,今儿你想干什么就干什么去吧,我回去歇息了!”

    贾环却又一把拉住她,凶狠道:“这可是你说的!”

    董明月觑眼看他,道:“是我说的,怎样?你想干什么就去干什么吧,反正……第一次早是我的了!”

    贾环闻言一怔,随即想起当初药室内的荒唐,脑海中还闪过尤氏丰腴的有些过分的身姿,心头一热。

    不过缓过神来,却又恶狠狠的道:“想干什么就干什么?哇咔咔,可我今天,只想干……你!”

    董明月乍一听到这等浪言,先时还没反应过来。

    等贾环一把将她揽入怀中开始动作时,她才理解透彻,一张脸登时烧的不行,见贾环都猴急的开始宽衣解带了,董明月一扭身躲避开来,看着先把自己扒了半光的贾环,强忍着笑,惋惜道:“环郎啊,实在对不起,真的还没完事……我也不知道为何,越是期盼,越送不走……”

    贾环瓜兮兮的低头看了眼自己脱掉一半的裤子,又看了眼强忍着笑却还在抖着肩膀的董明月,可怜道:“这是真的吗?明月,姨妈还没走?”

    董明月不知他从哪里学的这些怪词,不过听多了也就习惯接受了,她还学着贾环耸耸肩,笑道:“她估计是不想你做坏事,所以留下来监视你!”

    贾环悲愤道:“等以后,你就知道到底是好事还是坏事了!”

    董明月扛不住了,啐了口,又瞥了眼那半吊子下面一眼,虽然没露出来,可也隐约可见,羞涩的吃吃一笑,正想再说什么,眼神忽地一动,犹豫了下,到底还是转身离去了!

    留下贾环一人在屋内,看着董明月决然离去的背影,忍不住长叹息一声,又低头看向下面,安慰道:“好兄弟,再忍忍吧!就当先养精蓄锐……

    不过咱们可说好了,等到了关键时刻,你可不能给老子掉链子硬不起来!

    对了,上回的事,你没留下什么阴……”

    一本正经的话没说完,贾环面色忽然凝住了,心里一跳一跳的,祈祷那不是真的……

    可是,总要面对啊!

    他艰难的转过身,只觉得眼前一黑,噩梦竟成真……

    只见秦可卿正柔柔弱弱的站在帷帐边,原本一双满是幽情的眼睛,此刻却满是“惊恐”的看着贾环。

    心里大概在揣测:这到底是什么人啊,跟自己那活儿一本正经说话,是变.态吗?

    贾环眼泪都快下来了,哭丧着一张脸,还叉着腿,吊着半截裤子,一提拉一提拉的往人家跟前走去,哭腔道:“侄儿媳妇,你听我解释啊,不是你想的那样的……”

    秦可卿愈发惊恐,连连摇头,还轻轻往后倒退了一步。

    却不想,一不小心被绣鞋绊了下,惊呼一声,就往后摔倒过去。

    不过眼看就要倒地,却又忽然腾空而起,最终落在了某人的怀里。

    但没有靠的那么紧……

    因为可能是因为贾环之前的思想教育工作做的好,关键时刻,贾小四果然没给他掉链子。

    若是再给他一个支点,也许能撬起地球!

    只是,秦可卿回过神后,脸上的“惊恐”色早已不见了踪影。

    柔弱无骨的身子软绵绵的靠在贾环怀里,感受着小腹处的支撑,她颜若桃花,媚眼如丝,娇羞无限的轻轻嗔了声:“叔叔啊……”

    ……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