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醉迷红楼 > 第八百二十八章 轻轻一叹
    “姨妈……”

    贾环进了蘅芜苑后,笑着唤了声。

    又看了眼薛宝钗,见她粉面羞红的样子,心里微微一荡,也点了点头……

    薛宝钗又羞红了脸,垂下头去。

    薛姨妈就热情的多了,见贾环似乎仍有醉意,还上前搀着他,笑的极为亲切,道:“我的儿,难为你这么晚了还跑一趟……”还招呼薛宝钗,道:“宝丫头,你就在那站着?”

    薛宝钗面色似乎又红了些,不过到底大气,走过来,搀扶住了贾环的另一只胳膊。

    薛姨妈则借势松开,笑道:“厨房里准备了些好酒菜,我去看看,一会儿就来!”

    薛姨妈走时,还带走了莺儿。

    贾环有些摸不着头脑的瞧了瞧,又看了眼面若春桃的薛宝钗,笑道:“宝姐姐,不是说有事要说吗?”

    薛宝钗闻言,轻声道:“没事,就不能来吗?”

    眼神倒是难得有些妩媚的看了贾环一眼。

    都说薛宝钗冷极而艳,外冷内热。

    这冷不丁的一点妩媚,杀伤力真不是一般人能抗的住的。

    她白的耀眼的肌肤上,浮着淡淡的红晕。

    眼神娇羞,轻咬朱唇的模样,更让人心动。

    一股股幽香飘来,更兼胳膊处的丰腴软腻,贾环本就不是什么定性足的人,此刻又有些醉酒,更是看直了眼。

    手也不规矩起来……

    只是,薛宝钗却急了,一手轻轻遮在胸前,羞恼道:“妈一会儿就来了!”

    贾环闻言,脑子这才清醒了些,讪笑了两下,靠在炕边坐下了。

    薛宝钗身子也有些发软,却不敢靠过去坐,偏了窗前桌子一角坐下。

    刚坐下,薛姨妈就进来了,看到这“分居两地”的场面一怔,随即看了眼薛宝钗,嗔道:“环哥儿吃醉了些,你不说在一边服侍着,还坐那么远,真是惯的不像……”

    说罢,将薛宝钗驱赶到了炕上,然后让同喜同贵两人将桌子抬到炕边,然后招呼人端着食盒进来,将一盘盘菜碟摆上,最后还放了两瓶很讲究的江南清溪花雕。

    待摆好后,又让莺儿和同喜同贵等人出去了。

    薛姨妈笑的极为灿烂,挨着桌子坐了下来,看着有些迷糊的贾环道:“环哥儿……”

    “诶!”

    贾环忙应一声,笑道:“姨妈,您这是……”

    薛姨妈笑道:“今儿姨妈和你宝姐姐,把商号里的账簿对出来了。天爷啊,今年只上半年的进项,就比往年全年的还多一倍,比宝丫头她爹在时还要盛。姨妈岂有不感激你的道理?”

    贾环闻言,“嗨”了声,道:“姨妈,我还当是什么了不得的大事,这算什么……咱们是一家人。”

    薛姨妈闻言,笑的愈发慈爱了,看了眼一直盯着贾环看的薛宝钗一眼后,道:“话虽如此,可到底是我们薛家跟着沾了光!若只是指着你大哥那个不成器的,薛家只能眼看着衰败下去。

    来来来,今儿都是自家人,就咱们娘仨儿一起随便吃点喝点,高乐一番。”

    贾环闻言有些晕,笑道:“姨妈,我今儿真有些过量了,再喝,怕是就走不了了。”

    薛姨妈闻言笑道:“傻孩子,过量了就在这睡下又如何?自有你宝姐姐服侍你。”

    贾环闻言一怔,乐呵呵的看了眼面色羞红的薛宝钗一眼。

    薛宝钗却鼓起了勇气,温柔嗔了贾环一眼,道:“妈让你受用,你受用就是,醉了还能赶你出去?”

    贾环撇嘴道:“上回也不知是谁不让我进门……”

    “你……”

    薛宝钗闻言,又羞又气,上回分明是冤了她,如今反倒被说嘴。

    “好啦好啦!”

    薛姨妈打圆场道:“上回就是宝丫头不对,哪有不让爷们儿进屋子的道理,再不许这样!”

    贾环乐的哈哈大笑起来,薛宝钗看他那嘚瑟样,忍不住啐了口,却也跟着笑了起来。

    杯盏交错间,薛姨妈说了好些好话,贾环被恭维的有些晕头,稀里糊涂又喝了不少。

    喝到一半后,薛姨妈却忽然叫头晕,道:“我的儿,却是陪你喝多了。不行不行,我得去歪着了。”

    贾环可能真喝多了,竟笑道:“姨妈,这才到哪儿啊?来来来,咱们再喝两盅!”

    薛宝钗原本听她妈说要走,羞意上头,可再听贾环之言,简直哭笑不得。

    轻轻拍了他一把,道:“妈毕竟有了春秋了,哪里还能再喝?你先等着,我送她去歇息……”

    薛姨妈却笑着摆手道:“你们自高乐你们的,我还不用扶!”

    说罢,对薛宝钗使了个眼色后,就出门离去了。

    薛宝钗原本就因喝酒变得晕红的俏脸,愈发开满桃花。

    不过,当她看到还在那里自斟自饮,不亦乐乎的贾环,又有些好气。

    这人,这是怎么了?以前没那么贪杯啊……

    “好了,不要再喝了,过了伤身呢……”

    薛宝钗温柔劝道。

    贾环却不领情:“咦?姨妈还让咱们高乐高乐,你不让我喝,怎么乐?”

    薛宝钗面色登时刹红,轻声道:“就……就说说话也好啊!”

    贾环嗤笑了声,道:“少跟大爷啰嗦,过来陪我喝酒!他娘的,这两天竟遇到窝心事,闷死个人!”

    薛宝钗闻言一怔,看着面色上浮现起一层烦闷色的贾环,忙道:“环儿,你可有心事?说出来吧,说出来就好……呃!”

    薛宝钗话没说尽,就被贾环一把搂进怀中,这孙子竟灌了她一杯酒,却没等她呛着,就一口堵住了她的口,就这么就着,又将酒水一饮而尽。

    这等手段,哪里是薛宝钗经得起的,远比简单的动手动脚更浪荡……

    薛宝钗丰腴的身子瞬间就瘫软在了贾环怀里,一双春杏眼紧闭,睫毛颤抖间,呼吸急促。

    贾环哈哈一笑,手便开始不规矩起来。

    薛宝钗的面色真如朵朵桃花开,白里透红,她忽然睁开眼睛,眼神满是乞求的看着贾环,颤声道:“环儿,去……去里面吧……”

    “嗯?”

    酒意熏然下,贾环轻佻道:“宝姐姐,你叫我什么?”说着,手中还不由用了一分力。

    薛宝钗“呜”的一声轻吟,眼神哀求的看着贾环,咬了咬嘴唇后,面如丹霞的轻轻吐露了声:“爷……”

    贾环哈哈一笑,轻而易举的将她抱起,进了里间,也不放手,就这么抱着薛宝钗,坐进了那张罩着石青帐子的闺榻上。

    可能是因为到了属于自己的地盘,薛宝钗的胆气竟壮了些。

    她挣扎着起身,羞红着脸拿开在她胸前作恶的手,想要下去。

    贾环笑道:“你干吗去?”

    薛宝钗轻声道:“我去准备些热水,服侍你洗洗酒气。”

    贾环闻言,也不拦着,然后就见薛宝钗轻笑一声后,转身出去了。

    背影婀娜,想起抱在怀里的软软绵绵感,真的很……丰腴。

    待薛宝钗出去后,贾环便靠在床榻边闭目养神,不一会儿就有些昏沉的睡了过去。

    也不知过了多久,隐约间,感到有人给他脱鞋去袜,又将脚泡进了水里。

    贾环毕竟还是有警觉性的,忙用力睁开眼,却见薛宝钗已经换了身家居小衣,并着腿屈膝蹲在那里,小心的给他轻轻的洗着脚。

    嘴角擎着轻轻的微笑,娴静温柔。

    看到这一幕,贾环心中因被算计而起的反感和捉弄心思,忽然淡了许多。

    心中轻轻一叹,这一对母女俩的心思,他如何能不明白?

    现在想来,也无可厚非,到底不容易……

    最重要的是,她并不只是贪图什么……

    正在给贾环洗脚的薛宝钗忽然若有所感,抬起头看向贾环,正和他清澈柔和的目光对上。

    薛宝钗抿嘴一笑,柔声道:“你醒了?”

    贾环点点头,笑道:“过来。”

    薛宝钗闻言面色陡然又浮起一抹红晕,轻声道:“我先给你洗完脚罢……”

    贾环呵呵一笑,不容她拒绝,伸手将她拉起,却没有再肆意轻薄,而是将她拥入怀中,甚至连手都规矩的放在腰间,没有乱动,而后轻轻的叹息了声。

    听到这声叹息,薛宝钗心头一紧,有些紧张的仰起头,看向贾环,道:“环儿,怎么了?”

    贾环轻轻一笑,道:“何苦这般委屈自己?”

    可不是吗,以薛宝钗端庄守礼的性子,若是将自己趁着贾环酒醉,糊里糊涂的给了他。

    原本那般庄重,期盼的事,却行以有些卑劣的手段。

    她心里这个坎儿怕是要堵一辈子。

    甚至,在其她姊妹面前,也要心虚气短一辈子。

    更难以面对事后清醒过来的贾环……

    她并不以为,这件事真能瞒过他。

    就像现在,听到那一声叹息,再听到这句话后,薛宝钗如遭雷击般,身子都僵硬住了,脸色比以往的雪白还要白……

    贾环感受到怀中佳人陡然僵直的身子,皱眉道:“你我夫妻一体,以后还要相处很多年很多年,你还是我未来孩子的母亲,你这般见外紧张作甚?”

    薛宝钗闻言,心里虽然一松,却更觉羞愧难堪,一时间泪如雨下,简直无地自容。

    贾环看了下盆里的脚,又看了眼僵硬靠在他怀里,哭的不得了的薛宝钗,笑道:“还给不给我洗脚了?”

    薛宝钗闻言,哭声一滞,敛了敛气息,用帕子擦了把泪后,又蹲下去,伸手探入铜盆中,轻轻的给贾环洗起脚来。

    过了好一会儿,贾环又忍不住笑道:“好了,再洗就要过年了!”

    薛宝钗闻言,又是一窘,赶紧用先前备好的汗巾,替他擦拭干净脚。

    然后低着头,不知该再做些什么,再说些什么。

    余光看到贾环顾自穿好了鞋袜,薛宝钗心中一阵悲凉……

    然而忽地,她惊呼一声,人离了地,失去了平衡,再恍惚间回过神,却已经坐到了床榻边。

    只是没了贾环的身影,感受到脚下的异样,定睛一看,却见贾环竟在为她褪去绣鞋和罗袜。

    薛宝钗不解其意,以为……

    可是没等她多想,却见贾环蹲在那里,竟捧着她的脚,放进了铜盆中。

    心中如同被一道闪电击中,之前的冰冷一瞬间暖化。

    薛宝钗顾不得感动和羞涩,她挣扎着想躲避开贾环捉着的她那双雪白的脚,语气焦急哀求道:“环儿,使不得,这使不得……”

    贾环强势的固定住那双软软绵绵的脚,不让她们动弹,然后嘴角弯起一抹轻笑,抬头看向薛宝钗,道:“宝姐姐,你知道么?最开始的时候,我心里是不大高兴的……”

    薛宝钗闻言,身子又是一僵。

    然后就听贾环继续道:“但是,当我醒来,看到你在这里,安静的、小心的给我洗脚时……

    那一刻我忽然意识到,无论如何,你一定是会陪我走尽这一生的人,无论我贫穷还是富贵。

    在这个前提下,很多事都不需要计较。”

    “环儿……”

    薛宝钗又羞又愧的看着贾环,流下了泪。

    贾环却轻轻一笑,一边给她洗脚,一边道:“你我本是夫妻,理当相濡以沫……

    对了,宝姐姐,你明白这个词是什么意思吗?”

    薛宝钗闻言一怔,正想说她明白,却听贾环解释道:“相濡以沫的意思呢,就是有一天咱俩没水喝了,得靠彼此的口水活着……”

    薛宝钗闻言,脸色那叫一个精彩,若是搁在以往,她怕是能吐出来……

    贾环却看的哈哈直笑,批评道:“你真没文化!”

    说罢,用之前的汗巾,将薛宝钗一双白嫩的脚擦拭干净,这才想起,问道:“你不嫌弃这是我之前用过的吧?”

    薛宝钗忙摇头,贾环笑道:“嫌弃也晚了!”

    忙完后,他随手将铜盆丢在一边,将薛宝钗的腿放上了床榻上,然后挨着榻边坐下,看着薛宝钗水灵灵的眼睛,笑道:“你也是傻,这种好事,还用的着费心思?不用你开口,你以为我会放过你?”

    说着,还无耻的在人家丰腴的大腿上摸了把。

    薛宝钗虽然羞红了脸,眼睛却一寸不离贾环的眼睛,她咬了咬唇,轻声道:“我娘想让我生长子。”

    她真的觉得,无法再对贾环隐瞒一丝一毫……

    贾环却哈哈一笑,手不规矩的探入了人家衣襟,一边摩挲着腰间软腻的肌肤,一边看着娇羞无限却硬挺着的薛宝钗道:“这是人之常情,可以理解。但是我觉得,这种事,还是顺其自然的好。

    孩子是上天赐予我们感情的结晶,若是为了其他的一些干扰因素,刻意为之,未免失去了些味道。

    你说呢?”

    薛宝钗有些惭愧的点点头,道:“是……”

    贾环将手抽出来,握着薛宝钗的手,道:“你们都是我最亲近的人,未来还有很久很久的日子一起相伴度过。

    我可以直接告诉你,其实,我并不想太早要孩子。”

    薛宝钗闻言,面色又是一变。

    就听贾环继续道:“咱们还太年轻,尤其是我……我是武人,如今就已经九品了。日后,少不得一个武宗。

    宝姐姐,你知道武宗能活多少岁吗?”

    薛宝钗微微摇摇头。

    贾环笑道:“武宗能活到一百二十岁!所以……

    我想晚点要孩子。

    因为我不想在几十年后,将你们一个个都送走后,再去送走孩子,那太残忍了……”

    薛宝钗闻言,整个人一个激灵,眼神骇然的看着贾环。

    贾环却没有再提前数十年的去悲苦什么,而是笑着对薛宝钗道:“我的意思是,若是姨妈问起你怎么没勾住我,早生长子,你就这般对她说。

    与其想着早生长子承接家业,还不若想着如何早生重孙来得靠谱些。

    因为我还还要活太久太久,若是有一个一心想接我班的长子,他会很痛苦很痛苦的。

    而且,他多半也接不了我的班……”

    见薛宝钗被这番话唬的面色发白,贾环笑问道:“还想那么早生长子吗?”

    薛宝钗连连摇头,摇完头后,又觉得有些不妥,好似真的只盼望继承家业一般,尴尬一笑……

    贾环却亲昵的捏了捏她的下巴,道:“真是的,知道为什么我那么喜欢林姐姐?”

    薛宝钗脸上的笑容彻底维持不住了……

    贾环笑道:“因为林姐姐从来不跟我讲那么多所谓的礼,夫妻嘛,本就是最最亲近的人,还守着那些有的没的的,有什么意思?

    你瞧瞧你,整天小心翼翼的,在外面也就罢了,跟我跟前也这样?难道你还想着咱俩相敬如冰?”

    薛宝钗闻言,颇为委屈道:“我也并非刻意如此,本心就这般……”

    贾环闻言一怔,随即一拍脑门,哈哈笑道:“倒是我着相了,对对对,你本性就如此端庄,真让你学她和云儿,反而不是你了。

    其实想想,你这样,也挺可爱。”

    薛宝钗闻言,面色这才好了些,只是到底还有些不乐意,道:“那么勉强,我素来不讨你喜欢……”

    说着,又红了眼圈。

    贾环却忍不住的笑,俯身靠近了薛宝钗,在她不点而朱的唇上啄了下,道:“我若真不喜欢你,又怎会花功夫和你说这些话?直接享用美人,然后拔鸟走人就是……”

    薛宝钗闻言,心里一甜,面色羞涩,只是到底有些奇怪,纳闷问道:“拔鸟走人?什么意思……”

    贾环笑容变得更加浪荡了,他嘿嘿一笑,竟握着薛宝钗的手探向鸟巢。

    碰到那里时,薛宝钗整个人都快烧了起来,再想起薛姨妈塞给她的那本春.宫里的画面,她瞬间领悟到了那是什么意思,“啊”的一声轻叫后,转头将脸藏进枕头里,再不敢看贾环一眼。

    贾环呵呵笑着从后面依偎在她身边,将她拥在怀里,又在她的秀发上吻了吻,道:“最近事情多,心思杂,今夜就不留了……

    过了这一段,咱俩再一起选个黄道吉日,开启一个完美无暇的开始,好吗?”

    薛宝钗闻言,身子顿了顿,转过身看向贾环,缓缓的点点头。

    贾环笑着又在她的朱唇上亲了亲,替她盖上了一席薄衿,然后就起身离去了。

    薛宝钗看着他的背影,怔怔出神,轻轻一叹……

    ……

    ps:和《苏联1991》的作者陈家小娘子飙订阅榜,不过他有编辑偏爱,给了两个大推,咱们一直裸.奔中,结果昨天果然被他爆掉了。

    兄弟们,助我一臂之力,反爆之……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