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醉迷红楼 > 第八百二十七章 担心
    当贾环微醺的回到贾府时,夜已阑珊。

    因为晚上还要去给老太太请安,所以他便直接去了荣庆堂。

    姊妹们都在,薛姨妈也在,连李纨母子也在……

    众人大概还是头一次看到贾环喝的微醉,也不知怎地,当场有几个就流下泪来。

    贾环知觉确实有些迟钝了,只到贾母让鸳鸯将他搀扶上了软榻,和贾宝玉坐在一起,他才发现众人面色上的怜惜……

    “哈哈哈!”

    贾环心头微暖,面上却哈哈笑道:“你们这是怎么了?”

    贾母叹息了声,拉着贾环的手道:“你怎么喝成这样了?纵然心里不痛快,也要注意身子才是。”

    说着,连老太太的声音也有些哽咽了。

    贾环连忙摆手笑道:“这算什么事?不过是和奔哥他们喝热闹了,再加上其他一些府上的子弟,可劲儿的来敬酒,不好不给面子,就一人喝了一盅。家里那酒有多烈,你们又不是不知道。

    虽然江湖人称贾家三郎千杯不醉,英俊潇洒,倜傥风.流……呃!”

    没吹完,倒打了个酒嗝,一旁的贾宝玉往边儿上挪了挪。

    倒是其她人看着贾环,竟觉得憨态可掬,纷纷破涕为笑。

    贾母却还是怜惜不已,抓着贾环的手要落泪。

    贾环劝道:“老祖宗安心,真没大事。孙儿也想通了,我爹又不是故意使坏心,不过是好心办了差事。

    再说,不就是一个国公么?

    孙儿头顶天,脚踏地,一杆黑云立人间!

    区区一个国公,不过是时间早晚的问题,哪里就值得难过了?”

    贾母闻言,怔怔的看着满脸神采飞扬的贾环,缓缓点点头,道:“好!好!这才是荣国公的好孙子!”

    贾环倒没什么,呵呵傻乐,只是一旁的贾宝玉,有些不自在的想走人,再看到下面的姊妹们,一个个都眼睛亮亮的看着贾环,贾宝玉恨不得捶胸顿足,俗人啊,真真是举世皆俗我独清新……

    “三叔……”

    正当一屋子妇人姑娘都有些沉醉于贾环的牛皮光辉时,贾兰却忽然从李纨身边走下堂来,跪在当中,垂着头唤了声。

    “兰儿,你干什么?快回来!”

    知道些什么的李纨大惊失色,有些焦急的唤道。

    贾兰却没有听话,摇了摇头。

    贾环见之,嘴角浮起一抹笑意,懒洋洋道:“兰哥儿,以后记着抬起头说话,没做亏心事,为何要垂着头,有什么见不得人的吗?”

    李纨闻言面色一变,忙赔笑道:“三叔,兰哥儿还小……”

    “珠哥儿媳妇,兰哥儿三叔教导他,你不要插口。”

    贾母看来是真的愈发看重贾环了,竟当面指派起李纨来。

    李纨闻言,顿时不敢出声了。

    贾兰抬起头,一张小脸上满是纠结为难之色,他看着贾环道:“三叔……”

    “嗯。”

    贾环应了声,问道:“怎么了?”

    贾兰犹豫了番,终究还是鼓起了勇气,咬牙道:“三叔,先生昨日非有意要陷害三叔……”

    贾环闻言眉尖一挑,笑道:“兰哥儿,你这胳膊肘怎地向外拐?三叔没有老师亲吗?”

    众人闻言,面色均微微一变。

    李纨更是连连眼神凌厉的对贾兰使眼色,让他不要犯糊涂。

    她可是清楚的紧,贾兰的前程,日后可还是要靠贾环支撑。

    就是在府里的生活,也要靠贾环护着才能过的这么舒心。

    更何况,她能感觉到,贾环对贾兰是发自真心的照看。

    她可不愿贾兰伤了贾环的心。

    可是,贾兰却梗着脖颈,涨红了脸,道:“自然是三叔更亲,可是三叔,侄儿了解先生的为人和品性,他再不会故意做那种勾当……”

    贾环哈哈笑道:“老子总算没白疼你……”

    一句话,就让一旁本来被贾兰气的颤抖的李纨,羞红了脸……

    就听贾环继续道:“不过兰哥儿,你可真是个小书呆子。

    到底是家里的环境太好了,没有其他府上那些勾心斗角事,才让你糊住了眼睛。

    别说朝臣,就是其他府上,能上位的,哪个没有一点城府手段,嗯?

    你那老师,更不简单。

    遍得天下人称赞,连太上皇都赞誉他,陛下更是将他看成了未来宰相的一二人选。

    你说说看,这样一个人,会没有手段?”

    贾兰闻言,面色连变,最后更是唬的苍白,他有些迷茫道:“难道……难道真的是先生所为?”

    连声音都有些变了。

    一个是他最尊敬最亲近的三叔,另一个,则是他最敬仰的恩师,这一刻,贾兰心里当真痛苦非常。

    “兰哥儿……”

    贾环见之,声音微微提高的唤了声。

    贾兰面色沮丧的应了声,道:“三叔,侄儿知道该怎么做了。”

    贾环好笑道:“那你说说看,你觉得,应该怎么做?”

    贾兰面色有些木然,低声道:“纵然侄儿再尊敬先生,可他既然对三叔出手,那……侄儿却不能再认他当老师了。”

    贾环看了贾母一眼,见老太太满意的点点头,而后他笑道:“可是,我并没有说,这件事是他故意所为啊!”

    贾兰闻言,猛然抬头惊喜的看向贾环,声音激昂道:“三叔,你的意思……”

    贾环呵呵笑道:“我什么意思都没有,你自己去问你先生,看他怎么说,敢不敢?”

    贾兰闻言,犹豫了下,一咬牙道:“敢!”

    “那就明天去吧……记住,以后遇到事,要多想,不明白的就要多问。一个人再聪明,也不可能想到所有的事。”

    贾环看着眼神炯炯有神的贾兰,说道。

    “是!”

    小人儿愈发有精神,站起身来,呵呵傻乐的看着贾环。

    其她人看着有趣,也乐了起来。

    “臭小子!”

    贾环笑骂一声,又道:“去吧,去找朱二丫耍子去吧。”

    “诶!”

    干脆的应了声后,贾兰又给贾母等人行了礼,才有些不好意思的溜了。

    李纨却有些纠结:“三弟,那朱二丫……兰哥儿还小。”

    贾环笑道:“大嫂放心,不当事,小儿女作玩伴罢了。日后的事,日后再说。也算是知根知底的清白人,没事的。”

    见李纨还是有些难以接受,贾环又呵呵笑道:“大嫂,这种事,当真要从娃娃抓起。只要不胡来,打小让他知道些,长大了才不会让狐媚子给哄了去。放心,这种事我最有数……”

    李纨被他说的,一张脸都通红了。

    底下姊妹们也一阵啐声。

    连贾母都绷不住笑道:“你也不怕羞!”

    贾环打了个哈哈,见底下一群姑娘没好气的瞪他,忙岔开话题,道:“对了老祖宗,有件事跟您说说。”

    贾母见他这般郑重,以为有什么大事,忙敛起笑容,道:“什么事,你说。”

    贾环道:“是这样,我爹呢,估计也回过味儿来了,在屋里躲着不好意思出面见人,听我娘说,还发了烧……”

    贾母叹息了声,道:“正是这样,他心里也自责的不得了。”

    贾环道:“所以,孙儿就给我娘出主意,干脆让她服侍着我爹,出去转转,玩玩。”

    贾母闻言一怔,道:“到哪里去?”

    贾环道:“孙儿的意思,是让他们去黑辽啊,西域啊,去转转,那里景色好。

    不过我娘觉得去那里都是被流放的,骂了我一顿。

    罢了,那就去江南吧。

    反正在扬州,咱家也有园子,景色也好,去那里转转也好。

    再加上,江南所在,学识满地,正好合我爹的意,畅快的清谈去吧……

    当然,这还是要看老祖宗的意见,放人不放人,不放人就拘在家里好好反省!”

    “啪!”

    贾母一巴掌拍在贾环身上,嗔道:“还有儿子拘老子的……”

    一直沉默的贾宝玉忽然开口道:“老祖宗,就让老爷去吧,别守在家里了……”

    “呵呵呵!”

    姊妹们一阵笑。

    贾母也笑,宠溺的摸了摸贾宝玉的脸。

    贾环则阴笑道:“对对,正好二哥没事,可以一起跟着去伺候!”

    贾宝玉闻言,差点没吓的从软榻上摔下去,当真是“花容失色”。

    却惹的下面的姊妹们忍不住大笑。

    贾母又是笑又是心疼,连连拍打贾环,还安抚着贾宝玉,道:“别听你三弟唬你,你身子骨这么弱,哪里经得起远行?我可是不放人的。”

    贾宝玉闻言,这才松了口气,恨恨的瞪了眼幸灾乐祸的贾环后,心里忽然有些遗憾。

    若是不是跟老爷一起出去,而是跟姊妹们一起去,那该多好啊……

    他也想出去耍耍哩……

    贾母自然不知道她宝贝心头肉的心思,而是对贾环道:“既然你也想开了,那就去看看你爹吧。你不去看他,他的心病怕是好不了了。”

    贾环闻言,咂摸了下嘴,然后眼神又看向贾宝玉,笑道:“二哥,咱一起去?”

    贾宝玉干笑了声,忙道:“三弟,我之前刚刚看过,老爷让我好生用过,不用常去请安的……”

    见贾母又要拍他,贾环忙哈哈笑着起身,就要离去。

    薛姨妈却也跟着起来了,笑道:“老太太,我们也过去了,天色夜了,你也早点歇着,明儿再来说话。”

    贾母笑道:“如此也好,正巧也有些乏了,就不留姨太太说话了。”

    贾宝玉虽然有些郁闷,可到底也跟着站了起来。

    他还要去看王瑜晴,最近她身子都不大舒服,常住在园子里,没有出来请安……

    众人出了荣庆堂后,贾环乐呵呵的和姊妹们打过招呼后,就想去东大院。

    却被薛姨妈喊住了,薛姨妈笑道:“环哥儿,一会儿若有空,来蘅芜苑一趟吧,江南商号里有些事,我和宝丫头都拿不定主意,你来看看。”

    贾环闻言,没当一回事,点点头应下了。

    却见林黛玉似笑非笑的看着他,他忙给她挤了挤眼睛,示意知道了。

    林黛玉抿嘴一笑,这才和众人一起回了大观园。

    贾环顾自去了赵姨娘的小院儿。

    这大概是第一次贾环露头,没挨骂,他还有些不习惯。

    然后赵姨娘就匆匆拉着他进了里间,看到炕上贾政面色有些憔悴的靠在那里出神,脸色是烧的有些发红。

    看到贾环进来,贾政面色顿时变得极为复杂,又愧又羞,还很委屈,总之,有些无法面对,嘿了声,转过头去……

    书生嘛,总是要面子。

    看到他这个样子,贾环倒也罢了,赵姨娘却在一旁抹起眼泪来。

    贾环呵呵一笑,坐到炕边,笑道:“爹,怎么了这是?”

    贾政闻言,转过头来,眼神有些不信的看着贾环,他本以为,贾环就算不和他断绝父子关系,也会和他大闹一场,甚至干脆冷淡下去,老死不相往来。

    每每想到这,贾政心里都跟刀绞似的。

    “环哥儿,你爹身子不适,你可别气他啊!”

    赵姨娘在一旁小心的说道。

    贾政却一摆手,叹息道:“他爱怎么说就怎么说吧,这一回,是我……是我冲动了,险些害了他……”

    贾环呵呵笑道:“爹,都过去了,不算大事,您又不是故意想害我,对不对?

    当初我和娘一起离府,要不是爹偏心照顾我们娘俩儿,又是给银子又是送黑云车,哪有我今天?”

    贾政闻言,眼睛都红了,颤声道:“不是我偏心,我是你爹。”

    贾环笑道:“对啊,你是我爹嘛。”

    见贾政情绪有些激动,说不出话来,贾环从赵姨娘手中接过茶盅,递给贾政。

    贾政摆了摆手,他就顺势将茶盅放在了一旁的炕桌上,又笑道:“爹,娘跟你说了没?想不想出去走走?读书人不是都讲究读万卷书,行千里路吗?

    你和娘一起,四处看看,游玩游玩,散散心也好!”

    贾政闻言,心情平复了些,不过眼神依旧有些歉意的看着贾环,道:“我就不去了吧,以后,朝堂之事我也不理会了,就在家里守着,处理处理俗务,再侍奉好老太太,不让你操心家里事了……”

    贾环忙哈哈笑道:“老爹老爹,不至于啊!

    再说,家里能有什么事?而且还有链二哥在呢。

    您是喜欢读书做学问的清贵人,处理那些个俗务,岂不是整天煎熬?

    您放心,这些事对我来说,都是小事。

    而且我刚才也跟老太太说了,她也同意你们出去转转,游玩游玩。

    爹,照我的意思,你们也不用只去江南。

    反正日子长!

    今年可以去黑辽,看看白山黑水。

    明年再去江南,赏赏春花夏月。

    后年再去西域,观观大漠孤烟!

    日子精彩着呢!

    爹,您和娘两人过的好,过的开心,还要长命百岁,就是对儿子最大的帮助!”

    贾政的眼泪到底被贾环给说下来了,还扭过头,不想让他看到。

    赵姨娘则是满脸欣慰,拿着绣帕去给贾政擦泪。

    贾环笑呵呵的坐在炕边,看着这一幕。

    还好……

    ……

    大观园,蘅芜苑。

    薛宝钗有些诧异的看着薛姨妈,道:“妈,都这么晚了,你喊他来……”

    刚才姊妹们的眼神,让她很有些不适应。

    尤其是林黛玉的……

    薛姨妈却嗔视了她一眼,道:“都是为人妇的人了,还那么大意。今儿你就没发现,环哥儿哪里不一样了?”

    薛宝钗闻言,面色竟微微一红。

    薛姨妈奇道:“你发现了?”

    薛宝钗有些娇羞道:“妈,你说这些做什么?”

    薛姨妈呵呵笑道:“到底是我的好女儿,你也发现,环哥儿的头发变黑了?幼娘当初可是说过,等他两鬓的头发变黑的时候,就是痊愈的日子……”

    薛宝钗闻言,只觉得的脸烧的紧,一张雪白的俏脸布满了红晕,低着头不语。

    薛姨妈却笑道:“傻孩子,你都已经是他过门的人了,早就该服侍他了,这还用害什么羞?”

    薛宝钗实在经不得这个,撒娇道:“娘啊……”

    薛姨妈却不笑了,打发了同喜同贵两个丫头出去后,才压低声音道:“傻丫头,你这会子只顾害羞,难道就不为日后的孩子着想?

    早一日诞下长子,什么都要先一步。

    环哥儿为了你,生生把嫡庶规矩都改了,能者为先。

    你就不念着他的好,还害羞?

    你想想,他今年才多大点,就差点成了国公。

    日后的家业只会愈发兴旺!

    他是眼睛里揉不得沙子的人,内宅里谁敢动手段,谁就要倒霉。

    但无论如何,长子都要占大优势。

    你若只顾自己害羞,让旁个占了先,那日后,有你难过的时候。

    那边府上,白荷和董明月,还有乌仁哈沁,可都在他身边呢!”

    薛宝钗闻言,面色连连变幻,最后,咬着不点而朱的红唇,轻轻的点了点头……

    “哟!三爷来啦!”

    听到外面莺儿传来的唤声,薛宝钗忽然觉得,身子有些发软……

    ……

    太真观内,“秦可卿”一脸懵懂的坐在床榻上,和对面的宝珠面面相觑。

    宝珠看着“秦可卿”那双纯净到天真的眼睛,再想想她奶奶那双眨眨眼就能动人心弦,满是情丝的眼睛,有些无力的吐了口气……

    这……这可如何是好?

    若是给人发现了,岂不是要糟?

    可是,想起她奶奶听到小恶魔的主意时,那双放光的眼睛,宝珠又说不出一个“不”字。

    只是她隐约听说过,三爷有伤在身,还不能……那个。

    看来,奶奶真的很喜欢三爷……

    再看看坐在床榻上,无所适从,懵懵懂懂的“秦可卿”,宝珠噗嗤一声笑了出来,道:“奶奶,咱们也睡吧?”

    “秦可卿”闻言一怔,随即才反应过来宝珠是在跟她说话,“哦哦”的应了两声,翻身倒在床榻上,闭上了眼睛。

    心里却在担心,那个和她长的好像好像的奶奶,会不会不小心露出了马脚,让人发现了。

    到时候,牵累到小吉祥可就不好了……

    ……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