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醉迷红楼 > 第八百二十六章 真假香菱
    被人教训了一顿,到底玩的不开心,小吉祥便早早的和香菱,顺着潇湘馆后门的小路,直接去了后山。

    山上树林茂盛,山脚下便是玉皇庙和达摩庵,与达摩庵相隔一条水路的,便是栊翠庵。

    而在半山深林中,一座太真观隐藏其中。

    观中本无人主持,但后来为了园内安全,贾环将武当的闲云小道姑给留了下来,就安排在了这里。

    武当派现在欠着贾环海大的人情。

    当初武当剑阁阁主道成真人和闲云道姑,便是被荆王世子赢皓给请来的。

    若非误打误撞落入贾环手里,而贾环又根本不鸟赢皓的要人要求。

    那么,武当这座千年古刹,现在怕是存不存在了都未知。

    谁能想到,赢皓会阴谋造反?

    一旦牵涉到谋反案中,武当不死也要脱一层皮。

    但是道成和闲云道姑却是必死无疑。

    两人在京中待了这么久,看到了那么多事,也见到了不知多少豪门的坍塌,都心有余悸。

    知道欠了贾环老大人情,又得武当掌门的书信,因此,道成现在心甘情愿的在贾府做他的护卫头子。

    而闲云,虽然还是对贾环不假颜色,但也还算本分。

    就在太真观里或是习武练功,或是诵读道经,无趣时,也会去找公孙羽聊天。

    不过,从昨天起,她就不是一个人守着这太真观了。

    贾环又安排了两人住了进来。

    看到那二人时,闲云小道姑差点没把下巴惊掉。

    不过在贾环再三叮嘱甚至告诫后,她索性就当那两人不存在。

    反正太真观虽然不大,却也有三大间明堂,后面还有一排清净的卧房。

    安排两个人住进去很轻松,也不会打扰到她。

    只是,闲云看贾环的眼神愈发鄙夷……

    死扒灰的!

    然而,当小吉祥和香菱赶来后,看着换了身道袍的香菱,闲云道姑说不出的不自在。

    怎地那般像呢?

    心里着实太别扭,便布置了些晚课让小吉祥做后,闲云就自去找道成讨教问题去了。

    小吉祥也不在乎,拉着香菱一起,呼哈鬼叫的也不知是在练功还是在疯玩,总之两人嘻嘻哈哈开心的练了一个多时辰后,全身都湿透了。

    然后就一起去后宅里,找了木桶烧了水,洗完澡后,又都有些困了,便随便找了间静室,两人躺在里面呼呼大睡了起来……

    ……

    待贤坊,好汉庄。

    贾环和牛奔、温博等人坐在二楼走廊的栏杆处。

    实际上,二楼也就他们一伙子,并不对楼下人开放。

    不过,他们一般也并不上来。

    只是今日正好路过,也就上来坐坐,说说话。

    兄弟们的神色都有些恹恹的。

    坐正之后,有侍者端上伏特加和牛肉块,便退了下去。

    众人也都饿了,甩开膀子一顿胡吃海喝后。

    牛奔忽然长叹息一声,道:“环哥儿,你那个爹啊……唉!”

    到底不好说什么,毕竟还有贾环的面子。

    只是,众人的面色都带着苦笑。

    本来还想再跟着贾环收割一波功劳,然后顺势入军,不让方冲等人专美于前。

    结果,全泡汤了。

    一群少年人,岂有不气闷的?

    秦风道:“行了,你还跟环哥儿抱怨,他心里不定多难过,你还抱怨!”

    牛奔闻言面色一红,看了眼乐呵呵的贾环,才瞪向秦风,道:“少挑拨,小爷我何曾抱怨环哥儿了?”

    秦风懒得理他。

    不过,众人的气氛还是有些闷。

    贾环戳饮了口烈酒后,呵呵一笑,道:“我倒也还好,老头子毕竟不是坏心。就是想的简单了些,被人一激,就冲动了。”

    “砰!”

    忽然一声巨响,唬了众人一跳,牛奔更是一口酒呛在了喉咙里,辣出了眼泪,而后痛骂罪魁祸首:“黑鬼,你有病啊?”

    温博却不理他,而是看向贾环咬牙道:“张廷玉、郭勇那几个小人,总不能这么算了!”

    秦风忙道:“这里面可能真是误会,别人我不清楚,但张衡臣的为人我是知道的,再不会是他的问题。”

    温博却着恼道:“不是他又是哪个?你站哪边?!”

    贾环苦笑了声,道:“我昨天派人调查了下,还真不是故意设计的……也怪我脑子抽抽了,在大街上玩闹。

    算了博哥,我们不怕事,但也别去冤枉迁怒人家。

    而且,张廷玉还是兰哥儿的授业恩师,咱们兄弟要是把他给捶了,兰哥儿怕是要找你闹的。”

    贾兰性子喜人,在牛奔、温博跟前“叔叔长”、“叔叔短”的喊的亲热,所以他们也都喜欢他。

    听贾环这般一说,温博有些抓狂道:“就白白吃了这么一个大亏?”

    贾环呵呵笑道:“虽然我退出来了,但事后分功劳时,我一定给哥哥们都争一份。

    铁网山之后,军中出现了一大片空白,我会去和陛下要到大家的位置的。

    其实这些都是军机阁和兵部拟定,然后交由陛下过目一下就可以了。

    主要是军功的认定,得陛下首肯。

    这次我受此挫折,收获最大的,其实就是陛下。

    转来转去,收复西域之功,又兜到他一人手里了。

    他不给我一点补偿,那可不行!”

    众人闻言面面相觑,想不通贾环凭啥去跟他们争功。

    倒是秦风忽然眼睛一亮,道:“环哥儿,收复西域之大事,是你和陛下所谋。准葛尔虽然内附,但西域仍在厄罗斯手中。朝廷至今却未发动大规模的备战令,也就是说……”

    秦风没说下去,因为这个可能,连他自己都有些不信。

    那可是万里疆域啊!

    牛奔却没这个顾忌,他打量着贾环,直言道:“你和那个小毛子有什么交易?”

    贾环呵呵笑道:“是有些计划,对咱们而言,损失虽然有些,但那不算什么。

    不过,我却可以用这些去和陛下谈条件。总不能让咱们兄弟还不如方冲那一伙子,那日后谁还跟咱们混?”

    听闻此言,牛奔笑道:“环哥儿,当这个核心,不容易吧?”

    贾环撇撇嘴道:“世事如此,有什么办法?

    咱们这些上过战场过过命的兄弟除外,其他人,哪怕父祖与咱们先祖相交,他们也未必就要跟着咱们走,除非咱们能给他们带来利益。

    世道如此,咱们也没什么好埋怨的,能做的,只有更强就好。

    别被方冲那一伙子落下了,那才叫丢人。”

    牛奔闻言,也感慨了声,道:“咱们到底都长大了,又都是家里日后要当家的,所以现在就都有了压力。以前聊的话,都是吃喝玩乐和武功,现在……

    也难怪咱们这样的人家里,难出绝世高手。

    一天到晚要想那么多事,心都乱了,哪有心思再琢磨武道?”

    “嗤!”

    温博嘲笑道:“现在就你一个五品在拖后腿,不要给自己找借口!”

    牛奔被戳穿气球后,勃然大怒,撸起袖子就想开战,被贾环挡在中间,转移话题道:“下面下面,看看,赢普老在那里往咱们这边瞧,他看啥呢?”

    牛奔借台阶就赶紧下来,他现在真干不过温博,还是不找虐了。

    为了不让温博再发难,牛奔瞪着一双绿豆眼,朝下面喊道:“喂!二愣子,看啥呢?”

    因为当初赢普敢跟提着俩锤子的方静对劈,所以被衙内圈“恭维”为二愣子。

    赢普倒也伶俐,见上面吱声了,忙顺着楼梯爬上了二楼。

    堂堂一个宗室子弟,在一群外臣前赔笑,这让贾环等人心里顿时升起提防。

    不过,当大家看到他面色涨红,有些张不开口时,又都想起赢普的为人,便放下心来。

    宗室里像这样单纯要脸的人,几乎绝种了……

    大家不好让一个宗室子弟这样站太久,就一起看向了始作俑者牛奔。

    牛奔气愤,看着赢普道:“你也是习武的爷们儿,有话说话!”

    赢普闻言,面色差点涨红到发紫,不过,他却没跟牛奔说,而是看向温博,咬牙道:“温博,我想问你借个东西。”

    温博闻言一怔,看了眼贾环。

    贾环不动声色的和他对视了眼,让他见机行事,先问问……

    温博笑了笑,道:“世子说笑了,有什么需要的,吩咐一声就是。”

    赢普垂着头几乎都抬不起来了,瓮声道:“真是借,以后我赚了银子还你。”

    温博粗眉一挑,道:“借银子啊?”

    又看了贾环一眼,见他没什么反应后,便笑骂道:“借银子就借银子,多大点屁事,你这个作像不是恶心人吗?借多少?”

    虽然因为上回事,以及赢祥插手蓝田大营的事,让荣国一脉的子弟对镇国将军府普遍感观不好。

    但赢普还真是个例外。

    此子没有一点皇室子弟的骄奢气息,痴于武道,又豪爽的紧。

    最重要的是,他是一个至孝之人。

    其母病逝前,他真做过割肉奉母的事。

    在这个以孝治天下,以孝为道德金标准的时代,赢普的行为,让所有人都欣赏。

    温博也不例外,他见贾环没有反对,便决定借银子给赢普。

    跟着贾环发了这么些年财,千百两银子对他来说,不算什么。

    不过,赢普却摇头道:“不是银子,是老参,年份越久越好。”

    温博闻言一怔,随即又笑道:“我就说,真要借银子也不跟我借。你这是要突破了?”

    武人突破前,都要用老参入药,补充元气。

    贾环对此的解释是:能量既不会凭空消失,也不会凭空产生,只会从一种物体转移到另一种物体……

    然而,赢普还是摇了摇头,道:“若为我自己,又怎会如此厚颜……

    实不相瞒,是因为我父亲。只因上回他魔怔后,冲撞了宁侯,自戕己身以谢罪,身负重创。

    御医说,需要百年以上的老参调养身体才成。

    可是我家里没有……

    我爹又不让我去宫里求……

    所以才厚颜相借。

    温博你放心,待日后,我一定连本带利都还给你!”

    没人怀疑赢普还不起,赢祥如今都已经开始掌握实权了,“待日后”,总少不了一顶亲王帽子。

    作为赢祥的独子,赢普未来有多光明,可想而知。

    只是,这件事温博却更拿不定主意了,若是赢普突破武功所用,他自己都能做主。

    可是为了赢祥……

    温博再次看向贾环。

    其他人的目光,也都看向了贾环,包括赢普。

    这就是这群衙内不同于普通少年之处,他们知道什么时候什么事情可以自己做主,而什么时候什么事情,需要维护一个统一的核心。

    正事和玩闹,他们分的很清,也很有分寸。

    贾环原本端着酒杯自斟自饮,感受到众人的目光,方顿了顿,呵呵一笑后,也不看赢普,淡淡的道:“我们之间没有矛盾,也不是敌人,但同样,也不是朋友。

    尽管你的为人,和至孝的品性,令我等钦佩……

    博哥可以借你一支老参,什么时候还随你。

    但,仅此一支,没有下次。”

    听了贾环的话后,温博对赢普笑道:“晚上打发管家去我府上取吧,一百年份的老参倒是还有一点,给你一支。”

    赢普闻言,抱拳一揖,感激道:“多谢!能有一支入药,先缓一缓就行,真是谢谢……”

    “行了行了……”

    温博有些受不得这些,道:“赢普,咱们也都是老熟人了,虽然上次……但是,你和他们不一样。

    嗨!真是烦闷,好端端的……闹成了这样!”

    赢普面色也有些落寞,道:“那爹真的是因为贾家二……”

    “够了!”

    贾环眼神直射赢普,道:“赢普,我只当那天什么都没发生,你最好也不要再提。”

    赢普闻言,面色变幻,叹息了声,点点头,道:“我知道了,告辞。”

    说罢,转身朝楼下走去。

    不过,走了两步,他却又顿住脚,没有回头的道:“贾环,我很欣赏你,因为你是真正白手起家的好汉,哪怕没有承袭宁国府的爵位,你也一样能凭借战功封爵。

    但我赢普也不是什么孬种,家里的爵位,我也是不会要的。

    日后,就留给我父亲未来的幼子吧……

    我若要爵位,自会去军中厮杀打拼!

    我一定要超过你!”

    没头没脑的说完后,赢普大步下楼,并直接出门而去。

    好汉庄二楼,贾环一张脸铁青。

    别人或许会以为赢普这番话是在向贾环挑战,可贾环却听得出,他这番话的重点,是他不要爵位,留给影响未来的儿子……

    这个混账东西,是在开盘口呢!

    “罢了,环哥儿,不理他便是。就是个孝子,有点愚孝罢了……”

    看着贾环的脸色,众人也没哪个是真蠢的,渐渐都回过味来。

    一边为赢普的孝心感到震撼,一边小心的劝着贾环。

    “他娘的!”

    贾环将杯中酒一饮而尽,却如同吃了个苍蝇般。

    这件事若是传出去,满天下都是夸赞赢普孝心的,可贾家和贾迎春却成什么了?

    郁闷!

    ……

    等小吉祥一觉醒来后,天色已经暗了。

    她迷迷糊糊的爬起来,冲冲撞撞的跑去后面如厕。

    待完事后,寻了一股泉水净了净手后,却发现,香菱也来了。

    她索性就在一块山石上坐着,等她。

    未几,香菱出来后,看到了小吉祥坐在泉水边的石头上,轻轻“咦”了声,走了过来……

    小吉祥抓了抓头上的发髻,自顾叹息了声,道:“唉!香菱啊,三爷被公公给坑惨了,他虽然嘴上不说,可我却知道,他心里很苦闷哩!”

    “啊?”

    香菱轻声叫了声,却与以往的声音截然不同。

    轻柔了许多,声音中有一种别样的感觉,连正在烦恼中的小吉祥听了,都觉得心里一跳。

    她“唰”的一下转过脑袋,大眼睛看向香菱,道:“香菱,你怎么了?”

    “香菱”眨了眨眼睛,又眨了眨眼睛……

    小吉祥这才渐渐清醒过来,看着“香菱”头上轻轻挽起的道髻,却用一根金钗轻簪。

    面上的容貌虽然还是那般,但却又完全是不同的感觉。

    那股媚到骨子里的韵味,别说一个香菱,就是一万个香菱加起来,都没这种风.骚……

    一阵夜风吹过,小吉祥忽然打了个寒颤。

    她想起来,眼前之人是谁了……

    “蓉……蓉哥儿媳妇?”

    小吉祥面色苍白,颤着声音问道。

    “香菱”呵呵一笑,轻轻的点了点头。

    可是,秦可卿这个本已经死了的人,一身白色道袍的站在这里,发出这样的笑声。

    小吉祥一双大眼睛睁得溜圆,怔怔的看着秦可卿,忽然眼睛一翻,“咕咚”一下昏倒在地……

    而这个时候,又一个香菱,揉着眼睛,迷迷糊糊的朝这边走来……

    ……

    ps:求点订阅,求点动力……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