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醉迷红楼 > 第八百二十一章 最后一个忙
    “环郎!”

    正在贾环与索蓝宇苦思对策时,忽然见董明月风尘仆仆的从外面闯进来,卿眉意跟在她身后。

    贾环眉尖一挑,笑道:“你们怎么来了?”

    看与董明月对视一眼,相视一笑后,又看向卿眉意。

    这位魔教曾经的青玉箫王,如今在青隼副首领的位置上,做的有声有色,有滋有味。

    只是,平日里在贾环面前都敢媚声媚色的卿眉意,此刻却变得很端庄贤淑起来。

    她应该不是怕董明月,因为贾环可以看出,她的一双眼睛,总是悄悄的看向索蓝宇……

    贾环嘴角抽了抽,看向身旁眼观鼻鼻观口,正襟而坐的索蓝宇。

    索蓝宇似乎感受到了贾环眼神奇怪的注视,一张白脸竟红了红……

    “哈哈!”

    贾环竟没心没肺的忍不住大笑出来。

    索蓝宇又气又愧道:“都什么时候了,眼见危在旦夕,你还笑的出来?”

    色厉内荏的目光,到底还是不经意的看了眼卿眉意幽幽的哀怨目光。

    眼神一滞,却又狠心移开。

    在他看来,卿眉意身为青隼的副铛头,位高权重,掌握无数秘密,跟了他,却是不合适的。

    更何况,他出身武威索家,乃是真正的千年名门。

    虽然不算迂腐,但到底摆脱不了门当户对的门户观念。

    就算他这一支没那么严厉,他老子还算开明,可也绝不会允许他娶一个江湖人士,尤其还是魔教的什么青玉箫王进门。

    两人之间,着实有太深的鸿沟。

    索蓝宇是理智的人,知道该如何去做。

    然而,贾环竟似看透了他的心事一般,笑道:“索兄,你不要顾忌太多。

    有花堪折直须折,莫要辜负美人意。

    我相信,人家也不是在意名分的人。

    只要你像我学习,从心里尊重和爱护,她就会幸福。

    至于她的差事……难不成,我还能找到一个比索兄更合适的人打发了她么?”

    索蓝宇听闻此直白之言,一张脸真真是红成了猴儿屁股,臊热臊热的,坐也坐不住了。

    眼睛却又忍不住看向卿眉意,如果不计较名分的话……

    卿眉意一双勾魂夺魄的目光,此刻却绵绵幽情的看着他,柔情似水。

    两人对视在了一起。

    其实,卿眉意当初何曾没想过委身于贾环。

    可恨的是,贾环对她不屑一顾不说,还警告她不要有癞蛤蟆想吃天鹅肉的妄想……

    卿眉意原本还颇为不忿,可后来却发现,她自负的容貌,在贾环的后宅里,竟连前五都排不进去。

    而她苦修多年,近乎本能的媚意,竟然还不如一个不通武道之人的娇呼。

    想起秦可卿那身浑然天成的媚骨,卿眉意都想骂一声老天不开眼,太不公平。

    再想起白荷那一双分明可媚惑众生,却偏又温润中正的眼睛,卿眉意就更感无力了。

    还有那丫鬟香菱,长的和秦可卿一般媚,却偏偏清纯的犹如一朵白莲花,懵懂青涩,憨憨笨笨,这简直是诱.惑男人,尤其是阅尽红尘的成功男人的最极品!

    亲自调.教的成功感,可是那些臭男人的最爱……

    原来她在贾环内宅里,真的连个丫鬟都不如。

    在发现这一点后,心灰意懒下,卿眉意也就放弃了勾.引贾环,不再去做无用功。

    她对他本来也不是爱意……

    然而就在这个时候,索蓝宇却在她的世界中,发出了他的光芒。

    算计无双,温文尔雅。

    这种读书人对卿眉意的吸引,远胜于那自大武夫,还自比天鹅的男人……

    呸!

    如果说,她想托身于贾环,只是想寻一个容身之地,那么对索蓝宇,却是发自内心的喜欢。

    只是,她也知道,以她的身份,绝难嫁入名门。

    可是贾环的一番直白的话,却给了她希望……

    “咳咳!”

    可惜,在卿眉意绵绵无尽的眼神下,索蓝宇却又移开了眼睛,干咳了两声,道:“公子,现在不是说这些事的时候。”

    贾环撇撇嘴,道:“一时半会儿想不出法子来,换个脑筋寻点乐趣也是好的。”

    索蓝宇闻言气结,敢情这人是在拿他打趣。

    董明月却问道:“环郎,你遇到难事了吗?”

    贾环摆摆手,道:“没事……对了明月,你爹帮我拿住人了没?”

    董明月闻言,却有些怯意,看着贾环道:“环郎,有一件事,你别生气啊……”

    贾环闻言眉尖一挑,笑道:“你做事,我什么时候生气过?”

    董明月闻言心中一甜,她身后半步的卿眉意却幽怨的看向索蓝宇,心里埋怨道:你要是向贾小三这般会说话,老娘早是你的人了……

    董明月继续道:“环郎,我和我爹跟踪那一伙儿人,去了铁槛寺。我本来是要我爹早点拿下他们,或者直接打杀了也好。可我爹却说,要让他们先掘开坟,取出棺栋来,再杀了他们。

    这样,就不用千日防贼了。

    而且,公子你还可以用这事去害人……”

    “啪!”

    董明月话没说完,就听索蓝宇猛然一拍桌子,发出一声巨响,倒是将她唬了一跳。

    她在贾环面前可以低眉顺目,可在旁人面前,哪有这个好脾气。

    一双秀眉顿时竖起,眼神凌厉的看向索蓝宇。

    她也尊敬这位智谋出众的先生,可不代表她会容忍他拍桌子。

    “抱歉抱歉,董姨娘,在下并无责怪之意,而是惊喜,一万个惊喜!”

    索蓝宇看到董明月怒目相视,忙语气惊喜的道歉道。

    董明月闻言却是一怔,随即反应过来,道:“这事,能帮到环郎?”

    贾环也还没反应过来,看向索蓝宇。

    索蓝宇智珠在握道:“真是想什么来什么!公子放心,此次无忧矣!”

    ……

    宁国府后街,董千海暂居小宅内。

    贾环看着董千海,笑道:“哟!岳父,您还真有智慧,知道把青龙打个半死丢到东城门外……不过,您确定他肯定醒不来?”

    董千海看着贾环那张笑脸就觉得不舒服,哼了声,道:“我废了他的气海穴,虽然还未死,但纵然大罗神仙下凡,也救不醒他。用不了多久,他就死了。”

    贾环笑道:“那就好,那就好……”

    说着,眼睛又滴溜溜的转了起来,一看就不像好人。

    侍立在一旁的董明月见之,忍不住抿嘴一笑。

    真真是情人眼里出西施,怎么看怎么顺眼。

    董千海眼里的卑劣小儿,在董明月眼中,却是那般有趣。

    董千海见之,只能怒其不争的哼了声,女儿大了,他也没法。

    只是提前警告道:“贾家小子,我劝你最好别再多想,为你出手两次,已经是看在我未来两个孙子的面上了。我董千海并非权贵走狗,任你指派。”

    “啧!”

    被叫破心事后,贾环叹息了声,嗔怪道:“岳父,您这是什么话?所谓一个女婿半个儿,您帮我就是在帮自己啊!”

    董千海闻言,鄙夷的看了贾环一眼,道:“这种套话就少在我跟前卖弄,江湖上下九流里,多的是能说会道的流混。”

    贾环见这老瓤子油盐不进,偏又打不过他,顿时没了气力,懒洋洋的坐在椅子上。

    之前他已经得知,青龙带的十五人已经尽数被毙于铁槛寺,已经让人挖坑埋了。

    至于青龙,却是给董千海打成了植物人,丢在了皇城东门外。

    那里紧靠东宫,被皇太孙经营了数年,上下都是他的人。

    想来,用不了多久,青龙就会被发现。

    到底是江湖老油条,心思细密的紧。

    若是直接杀了青龙,让他消失,怕是会引起皇太孙的忌惮。

    不是忌惮青龙的性命,而是忌惮青龙掌握的消息会被泄露出去。

    现在这样一来,造成青龙拼死逃脱的假象。

    就能给贾环减少许多麻烦。

    又因为毁了棺栋,还能断了日后再有人生出怀疑,想要开棺验尸的借口。

    因为尸体已经毁坏了……

    唉!

    可惜的是,这么好用的人,却是一个死脑筋。

    眼见爱郎这般失意,又叹息一声,董明月却是动了恻隐之心,哀求的看向董千海。

    董千海真真是气笑了,他真想问问董明月,这些年学到的江湖手段和眼力都到哪里去了?

    连这小子装腔作势的的姿态都看不透。

    可是看着乖女儿哀怨的眼神,董千海还真没法子。

    当初为了他,董明月险些丧命,后来整顿教务,更是吃了不知多少苦和罪。

    董千海一心想补偿,可谁知,最后全要便宜了贾环这无赖小儿。

    真真是有苦难言,却也只能硬吞黄连。

    瞥了眼正拿眼偷看他的贾环一眼,董千海沉声道:“贾家小子,我最后再帮你一次。”

    贾环闻言,顿时乐了,道:“好哇!”

    董千海一摆手,道:“你先别高兴,听我说完!”

    贾环忙道:“岳丈尽管说。”

    董千海道:“我所帮你之事,就是用内劲,激发这些年来积淀在你体内的药力,打通闭塞的小经脉,使得你的内劲流转的更顺畅,体内的亏空也能尽快恢复。”

    贾环闻言,眼睛都快成绿色的了,忙问道:“岳丈,你是说,我体内的空亏很快就能恢复?”

    一旁处,董明月的俏脸登时绯红,可眼睛却也亮晶晶的看向董千海。

    董千海长叹息一声,道:“纵然是我行此秘法,也要折损不少功力……”

    贾环闻言一怔,却是回头看了眼欲言又止的董明月,笑道:“岳丈,你太小瞧我了吧?难道我就是那种不顾亲人安危,只顾自己的自私小人?”

    董千海闻言,看着贾环清澈的目光,心里微微一暖,再看董明月嗔怪的眼神,怪他不爱惜自己的身体,心里就更暖了,他呵呵一笑,道:“贾家小子,你总算还有一点优点。

    不过,我却不用你来操心。

    不过是内劲折损,又不是根基折损。

    在密室内休息个半个……三四个月,也就恢复了。

    好了,闲话少说!

    我先为你疗伤吧。

    我还想早日抱上孙子呢!”

    贾环闻言,看了眼娇羞无限的董明月,眼睛又绿了,可嘴上还在客气:“这怎么好意思,这怎么好意思?”

    忸怩作态之样,让董千海看之气结,大手一抓,就抓住了贾环的脖颈,提溜小鸡似得将贾环提溜到里间去了。

    贾环一边挣扎,一边对董明月招呼:“明月,等我啊!哇哈哈哈……哎哟!”

    却是被怒急的董千海,一脚踹进了屋里。

    ……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