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醉迷红楼 > 第八百一十九章 不妙
    当公孙老头儿兴致冲冲的将请辞折子送了上去,又折回来后,贾环就带着公孙羽跟他告辞了。

    并告诉他,只要奏折批下来,就算是第一天。

    公孙老头儿高兴的差点没翻个筋斗,还连连催促贾环并公孙羽两人快回去努力……

    贾环便志得意满的带着羞的快要见不得人的公孙羽回家了。

    当然,这是因为之前,在贾环的指导下,公孙羽做了许多讨好他的事……

    此中妙处,不可多言……

    ……

    回到家后,公孙羽就匆匆去了药室,研究炼制她的“生死子母丸”。

    而贾环,则去了西边儿。

    他担心贾政这个老书生,给气出个好歹来,所以想去跟他解释解释,他儿子已经脱离了靠收保护费发家致富的初级阶段……

    只是,梦坡斋的门口处,只有几个清客在那里站着闲谈。

    看到贾环时,纷纷请安,面色却都有些怪异……

    贾环也没有多想,只以为贾政回来后,将他的光辉事迹广而告之了。

    听贾政回来后又出去了,便不再多待,转身去了荣庆堂。

    ……

    因为和公孙羽在她闺房里缠绵了太久,所以此刻已经入夜了。

    家里的姊妹们此刻都不在荣庆堂,回了大观园。

    只有几个年老的嬷嬷在跟贾母说古。

    除此之外,还有邢夫人安静的坐在一边。

    和当初贪利昏聩的那个邢夫人相比,此刻的邢夫人,简直都快成了高僧。

    整个人都像一部安静的佛经,在那里无风自动……

    贾环起初不大明白,难道短短几年的时间,人就能顿悟吗?

    可据青隼的调查来看,也并没有其他的问题发现。

    后来还是索蓝宇跟他分析出了些缘由。

    说到底,邢夫人只是一个内宅妇人罢了。

    要心性没心性,要心智也没心智。

    原本的一腔怨恨,在那方寸困顿之地,也被消磨平了。

    索蓝宇有一句话说的很有道理,他说纵然是恨,想在那种环境维持下去,也需要足够的毅力和勇气。

    显然,邢夫人不具备这种毅力和勇气。

    那么,她只有将心思全部寄于佛经,不管是自欺欺人也好,也不管是真正的信徒也罢。

    总之,在那种逼仄孤寒的环境中,一个人除了看佛经,连说话的人都没有,这般几年下来,就算成不了道德高僧,整个人也全是佛经了,也只能活在佛经的世界里。

    那是一个想象出来的完美世界,人在其中,惬意无比。

    就和后世的吸.毒一般,待在佛经世界中,对其中之人也是一种享受。

    若非必要,甚至都不愿出来。

    果不其然,来了没多久的邢夫人,只在荣庆堂坐了稍许,见贾环来了后,便起身告辞了。

    而那几位年长的嬷嬷们,也因畏惧贾环,也跟着纷纷告辞了。

    待她们都走后,贾母好笑的看着贾环,道:“都是你做下的好事,凭白无故总拿罚银子吓她们。看看她们一个二个,都唬的跟什么似的。”

    贾环哈哈一笑,道:“老祖宗这话可冤枉孙儿了,孙儿多咱罚过她们的银子?”

    见贾母板起脸来,贾环这才想起,干笑了两声,道:“您说赖嬷嬷啊?嗨……这都早八辈子的事了,再说,当初是因为她那几个儿子不像话,贪的着实过了些。家里的做派,倒比主子还气派。盛银子都要几个房子……”

    “行了行了!”

    贾母听着也不舒服,既恨她从娘家带来的下人不给她长脸,也不想再听一遍这丑事,所以就揭过这一茬,抱怨道:“车轱辘子话说了一遍又一遍,忒没趣了些……对了,你今儿不是去办大事了吗?办的如何了?这么晚才回来……”

    贾环闻言,顿时眉飞色舞道:“老祖宗,我都等急了,您怎么才问啊?”

    “噗嗤!”

    在软榻一旁给贾母捶腿的鸳鸯闻言,顿时喷笑一声,见贾环给她挤眉弄眼,却羞红了脸,情意幽幽的看了他一眼后,自觉身子有些发软,忙垂下了头,不敢多看……

    这眼前的人儿啊,真是让她爱煞了去!

    贾母似没看到这一对小儿女的互动,笑道:“如此可见,是办成了?”

    贾环忽然哈哈大笑道:“当然办成了,八.九不离十!老祖宗,孙儿费了多大的劲,付出了多少代价,连那血都不知流了多少,到今日,总算是要建大功了!

    准葛尔汗国即将灭亡,成为大秦的准葛尔部!

    再加上收复了西域的万里河山,老祖宗,孙儿的国公之位,触手可及矣!”

    “当真?”

    贾母闻言,惊喜莫名道。

    一旁鸳鸯,更是痴痴的看着神采飞扬的贾环,甚至都忘了给贾母捶腿。

    贾环“砰砰砰”的拍着胸口,保证道:“自然当真,今日孙儿把准葛尔的金珠大长公主都说晕了!老祖宗您瞧好吧,最多三日,孙儿就能建此大功!到时候,嘎嘎!咱家又得祭祖喽!

    老祖宗也可以跟荣国老祖说一句:吾孙始类祖矣!”

    这孙子也是,说笑就说笑,非拐到煽情点上,一句话说的贾母都哭了出来。

    不过,没等贾环再调整策略哄好贾母,就听外面一阵脚步声。

    外面走廊上的丫鬟们,齐齐在跟贾政行礼。

    贾环面色有些不自然的笑了笑,他就是为了不让贾政告状,被贾母教训,才匆匆前来表功。

    没想到,到底碰一起去了。

    不过,当他从软榻上站起来,看到从大堂门口处走进来的贾政,身旁还跟着苏培盛的身影,贾环的面色一怔,心里升起一抹不妙……

    ……

    神京城郊,铁槛寺。

    青龙于一半山坡地负手而立,居高临下的俯视着贾家的这座家庙。

    以及,在家庙后面那一大片坟地。

    临山傍水,的确是片福地。

    在坟场中,有一座新坟,格外吸引他的注意。

    看着新坟前的白幡未散,供品未撤,青龙的眼睛微微一眯。

    在他身后,还站着数位身着夜行衣,连面部都蒙着的黑衣人。

    均是他最心腹的手下。

    今天这次任务,对青龙而言颇为重要。

    在皇太孙身边,他终究不能算是自己人。

    因为他是黑冰台的青龙,而黑冰台,只属于太上皇,和皇太孙无关。

    所以,赢历才会自己组建了一支耳目,名唤“青龙卫”,虽然是以他的名字为名,还号称是以他为首领。

    但实际上,这支青龙卫和他没有一丝关系,他甚至不知道这支队伍里有哪些人。

    之所以叫青龙卫,除了给太上皇一个交代外,还有一个用处,那就是用他来挡枪。

    对于此,青龙没有任何办法。

    说到底,他不过是皇家的家奴。

    他想要保住地位,或者说,想要活下去,唯一的办法,就是体现他的用处。

    这也是他为何甘冒忌讳,将秦可卿未死这种只是怀疑之事,透露给赢历。

    因为他要有价值。

    他已经越来越能感觉到,皇太孙对他的冷淡和疏远了。

    至于原因,他大概也能猜出一些。

    铁网山之夜,青龙最清楚皇太孙伤到了何处……

    这种事,绝不能流露出半点风声,否则便是滔天大祸。

    甚至整个大秦都要为之震荡。

    虽然,青龙一再对皇太孙表过忠心,因为太上皇早就将他送给了皇太孙。

    可青龙更明白,皇太孙的帝王心性其实已经成熟。

    而多疑,则是一个帝王必备的心性。

    如何让一个人永久的保住秘密,青龙以为,皇太孙绝对非常熟练。

    太医院王老院判的死,便是铁证。

    青龙心中畏惧,却也不敢逃命。

    因为不逃,他还有一分活路,一旦逃命,却必死无疑。

    若只他一人倒也罢了,可他还有家人,有妻儿……

    因此,为了活命,他必须要拼命去证明他的价值……

    月色下,隐约见一个黑影飞速上山来。

    青龙精神一震,看着来到跟前的黑影道:“探清了吗?”

    黑影沉声道:“龙爷,已经探清。铁槛寺内除却一些僧尼外,还有一个看管他们的贾家人,不过,都已入睡。除此之外,再无旁人。”

    青龙闻言,心中一喜,道:“既然如此,依计划行事。”

    “喏!”

    众黑衣人躬身一应,而后便跟在青龙身后,脚不点地,几乎没有发出一点声音,一起往山下贾家坟地奔去。

    待一行人消失在半山坡后,过了稍许,从山坡极暗处,走出两个人影。

    “爹,咱们刚才为何不出手?他们已经去掘坟了……”

    董明月满眼不解的看着董千海,语气有些焦急的问道。

    董千海淡淡一笑,道:“要的就是让他们掘坟戮尸。”

    董明月闻言一惊,连连摇头道:“不行不行,爹啊,环郎最重家人,最受不得这些……”

    董千海看傻瓜一样看着他女儿,道:“坟地里埋着的,是他的家人吗?”

    董明月一怔,随即反应过来,面色羞红的低下头。

    董千海心里一叹,女儿果然是给人家养的,却也没办法,不,有办法,回去后,好生想个法子,要早日诞下他的孙子,就不算白养了。

    但愿贾家小子说话算话,不然……

    哼!

    董千海道:“与其千日防贼,不若这次趁机解决了。待他们掘开坟地,我们就出手要了他们的命,然后再毁了那换尸的面貌。

    到时候,贾家小子又可以拿这件事对付他的对手了。

    这小子行事阴坏,幸亏没有混迹江湖,不然武林必然多难。”

    “哪有啊……”

    董明月听他爹这般说,心里也不知该自豪还是羞愧,到底辩解了声。

    董千海都不稀得搭理她了,哼了声,见山下坟地处的一行人已经忙了起来,沉声道:“该咱们动手了。”

    说罢,人便消失在了半山坡,董明月继而跟着消失……

    ……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