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醉迷红楼 > 第八百一十六章 天亡准葛尔!
    理藩院衙门,大概是中央六部衙门口里,最奢华的一座衙门。

    朝廷本意,是要以中央上朝的威严富贵,镇住那一起子塞外土酋,这是科尔沁亲王济格默特郎布的原话。

    曾经在蒙古诸部落联盟大会上,很有几个汗王对济格默特郎布“蒙奸”的行为冷嘲热讽。

    敢这样做的人,自然都是实力强劲的主儿。

    可济格默特郎布却很看不上他们,不就是领地里挖出了几个金矿吗?

    一群土里吧啦的大脑壳子,懂个球!

    他决定让他们看一看,什么才是真正的人间富贵。

    因此,济格默特郎布便将这番意思上奏给了太上皇。

    然后,理藩院衙门内的摆设,就尽数出自内造了……

    当初也曾有不识趣的书生,以隋炀帝给杨柳穿丝绸为例,劝诫太上皇不可奢靡太过,乃亡国之兆……

    对于这等骇人之言,太上皇也不过一哂了之,不与理睬罢了。

    他养着这些人,原也不是为了让他们懂这些的……

    不过,也因此,太上皇的圣君之名,再次达到了一个新高度。

    因为群臣认为,纵然是以人为镜的唐太宗,也绝无此等胸怀。

    总之,理藩院的陈设,极富皇家威严。

    而所谓皇家威严,绝不是指金玉满堂。

    相反,在理藩院衙门的大堂上,几乎看不到多少明显的金银。

    一水的黄花梨实木家俬,绝对的宫廷御用出品。

    每张桌椅的边角处,都描着流云水纹,极为讲究。

    主座两侧,各摆着一对御制掐丝珐琅狮虎香炉,轻吐檀烟,恍若王气。

    而在墙角两边,还各树立着一支掐丝珐琅海晏河清烛台。

    每到夜晚来临时,用此烛台点燃的烛火,便会呈现出一副巨大的海晏河清图,堪称至宝。

    凭借这几对镇堂宝贝,济格默特郎布着实震慑了一群“土酋汗”。

    连贾环这从不玩儿古董,或者说,假古董制造商,都欣赏的津津有味。

    双眼中的眼神流露出明显的想要霸占的味道。

    他倒不是特别想要,但他知道,白荷肯定对那对掐丝珐琅海晏河清烛台的制造秘法感兴趣。

    贾环的眼神,让理藩院尚书济格默特郎布看的有些担心……

    不过,坐在左侧下首看着贾环的鄂兰巴雅尔,眼中却流露着压抑不住的屈辱怒火。

    方才,只因贾环话里提及他曾割了准葛尔大汗的人头,还火烧龙城,这两起让鄂兰巴雅尔至今不敢轻触的心口血疤,因此,在贾环跟她打招呼的时候,她便以杀人的眼神看着他。

    要知道,当初要不是她将化名“三个”的弱智少年带回龙城,她何来今日的屈辱?

    别说是贾环,纵然是此刻纵横西域的哥萨克铁骑,对强盛时期的准葛尔而言,也不过如此。

    当初,成吉思汗能以十万蒙古大军,马踏厄罗斯,那么准葛尔就算暂时做不到这点,但打退敌人的入侵,却绝无问题。

    只可惜,皆成灰烬……

    每每念及此,鄂兰巴雅尔的心都在滴血。

    不过,她之前怒视贾环,倒不是只为了发泄无用的怒火。

    她本想让贾环心生愧疚之心,纵然不愧疚,能生出点怜悯心也是好的。

    可谁曾想,贾环竟半点道理都不通,心硬的跟石头一样,见她摆公主架子,便理也不理她,反而打量起这堂上的家俬来……

    虽然准葛尔已经衰落了许多,可毕竟曾是和大秦打的旗鼓相当的一代霸主。

    因此,自鄂兰巴雅尔入大秦神京以来,除了几位顶级大佬客气的将她拒之门外以外,平日里,大秦各方人物对她虽不说有求必应,但一般而言,只要她的要求不过分,都能满足。

    礼仪上邦嘛!

    众人对她的礼节,也是给足了一国公主的体面。

    这么些天以来,鄂兰巴雅尔也几乎又恢复了公主的仪容。

    可是,贾环却又让她回到了现实。

    眼见贾环无视于她,竟扭着身子,想将后面的烛台拔出来欣赏把玩一番。

    鄂兰巴雅尔纵然心里恨的咬碎银牙,可面上还得堆起一抹强笑,道:“宁侯,是好久不见。”

    贾环似乎这才回神,淡淡瞥了眼鄂兰巴雅尔,嗤笑了声,道:“你反应真够慢的……”说罢,又斜倚着身子,没见识的将那对烛台看了一遍又一遍。

    鄂兰巴雅尔面色一阵青红变幻,深吸一口气后,咬牙道:“宁侯,不知贵国可愿出兵相救我准葛尔?”

    贾环听到谈正事,这才恋恋不舍的收回眼神,坐正身子,看向鄂兰巴雅尔,呵呵一笑道:“这就是我们今天要谈的主题啊,终于可以开始了吗?”

    鄂兰巴雅尔感到一阵心累,她艰涩道:“宁侯,上回你提的那三个条件……还请宽容一点。”

    上回,贾环说出兵相救准葛尔,要满足三个条件:第一,准葛尔撤国为部,归附大秦。

    第二,汗王接受大秦的册封,每年上贡朝觐。

    第三,便是要接受大秦驻军克拉玛伊大营。

    这三个条件一旦答应,尤其是第三条,准葛尔想东山再起,就几乎不可能了。

    因此,鄂兰巴雅尔久久不能答复。

    不过,让鄂兰巴雅尔惊喜的是,贾环今日,竟只伸出了两根手指:“两个条件。”

    鄂兰巴雅尔惊喜莫名道:“宁侯,第三个条件真的很没必要,大秦当真是一个胸怀广阔的大国,我……”

    没等鄂兰巴雅尔激动的语无伦次的赞扬完,贾环笑着摆手,道:“你误会了,我的意思是,除了上回说定的那一揽子协议外,还有一个条件。”

    此言一出,鄂兰巴雅尔只觉一盆冰水当头浇下。

    她面色惨淡的看着贾环,道:“还有一个条件?”

    贾环点点头,笑道:“不用担心,这个条件对你们其实有好处……”

    然而,鄂兰巴雅尔却一个字都不信,在她的眼里,贾环的笑容就如同魔鬼的微笑。

    她心里好恨,当初为何没有将这个人面兽心的残酷家伙给喂狼,当初,她分明可以轻易做到。

    贾环懒得猜测这位金珠公主心里在想什么,他笑道:“因为之前和大秦的一场国战,在本侯无敌之姿下,你们准葛尔的二十万控弦铁骑没活下几个回去,这使得你们精锐几乎丧尽。

    当然,你们最精锐的三万宫帐军当时还在,可惜,又被维拉列夫那小子带着哥萨克给消耗尽了。

    如今,你们准葛尔部,已经没有实力再统驭杜尔伯特、和硕特、土尔扈特三大部落了,对不对?

    尽管,他们之前是你们的藩属部落,唯命是从,但如今,枝强干弱,以你们蒙古人的习性,他们怕是不会再臣服于你们了。

    所以……”

    “这就不用宁侯操心了,我们准葛尔既然已经统治了他们数百年,就还能再统治数百年!”

    鄂兰巴雅尔面色铁青寒声道,心中,却一片冰凉。

    还没有归附,就已经迫不及待的举起屠刀,进行肢解了吗?

    贾环似乎看出了她的心事,呵呵笑道:“长公主啊,你也别觉得我们大秦咄咄逼人,阴险狡诈。

    你想想,我们若真是这样的人,干吗不等你们归附过来后,再做这样的决定?

    那不是更轻松简单吗?

    可我们没有,就是因为我们是诚信之人,争取在合作前将底线都抛到台面上来说。

    多光明磊落!”

    鄂兰巴雅尔闻言,面色渐渐苍白,噙泪的眼睛中,眼神几乎是在哀求贾环,哽咽道:“宁侯,您之前的一切条件,我们都答应。只求宁侯您,能宽宏大量,不要再增加我们的难处了,好吗?”

    鄂兰巴雅尔身后,乌仁哈沁的妹妹吉布楚和,看到曾经天鹅一般高贵的公主,竟这般乞求于人,不由悲从心来,呜咽哭泣出声。

    她们主仆俩这幅凄凉的模样,满堂上,除了贾环外,几乎无人不心生哀怜。

    大秦武勋尚武,也多大男子主义。

    别说看起来就是一个弱女子的鄂兰巴雅尔,纵然是当初的方家虎妞,他们也都忍让着。

    此刻见人家一姑娘这般可怜,一个个都动了怜香惜玉的心。

    所以说,凡事都有两面性。

    他们在家中,一个个过的跟苦修和尚似的,连女孩子的手都不允许牵。

    虽然这般家里不会出一个像贾环那样荒.淫无道的浪荡子,可也有一个坏处。

    就是在女人面前,太施展不开。

    最早先,牛奔等人便是被赢杏儿“镇压”的抬不起头。

    这固然与赢杏儿心性大气,手段高明有关,可也与牛奔等人不敢在女孩子面前自如发挥有关。

    当然,尽管如此,他们心里还是都有数。

    此刻不是他们说话的时候,因此,只能一个个的恶心的对鄂兰巴雅尔给予同情的眼神。

    贾环鄙夷的对一干兄弟们投以嫌弃的眼神,得到一片恶意回应后,才嘿嘿一笑,回头对鄂兰巴雅尔道:“公主,你要明白我的苦心和好意,我又何尝是在为难你们?

    你们部落已经元气大伤,根基几乎都毁伤殆尽了。

    这个时候,我让外蒙的车臣部落,和你们的和硕特部互换驻地,再让土尔扈特和青塘的厄鲁特部换防。

    嘿!你瞧瞧,不就万事大吉了吗?

    车臣部和厄鲁特部这两部调至西域,他们人生地不熟,绝不敢乱来。

    这样,你们准葛尔部就能很好的休养生息了……

    你担心和他们两部的恩怨?

    哈哈!这你放心,车臣部和厄鲁特部,绝对不敢对准葛尔部不利。

    今天,我们大秦理藩院的尚书,原科尔沁亲王,济格默特郎布王爷就在此,想必你也知道他的大名。

    有他作保,那两部人马,一定安分守己,与你们准葛尔部一起牧马放歌,共度美好生活!”

    贾环说的热闹,可是听在鄂兰巴雅尔的耳中,却每一个字,都是恶狼在咆哮,咆哮着要将准葛尔拆骨扒皮!

    和硕特部和土尔扈特部,是准葛尔如今能够最后拿出一点力量来自保的家底了。

    一旦他们被拆分了,那准葛尔,就真的没有一丝保卫力量了。

    而无论是车臣部还是厄鲁特部,都可以用准葛尔的世仇来形容。

    准葛尔强盛时,每一次攻打外蒙,因为地理原因,首当其冲的,都是车臣部,两部之仇,满满是血迹斑斑,车臣部的血……

    而厄鲁特部,亦是常年被准葛尔派兵侵扰,苦不堪言。

    这个时候,贾环却要这般安排,这不是想要置准葛尔于死地,又是什么?

    然而,贾环却极为严肃的对鄂兰巴雅尔道:“金珠公主,朝廷之所以做出这个决议,主要问题其实不在于你们那边,而是在于这两个从不知安分为何物的部落。

    所以,我们才要调换他们的牧区。

    我知道你不信我的话,但济格默特郎布王爷在此,他跟你保证,只要这两部敢对你准葛尔部有一丝一毫的侵扰,我大秦一定派兵剿灭了他们。

    正愁没机会敲打敲打他们呢!”

    济格默特郎布只觉得心里发苦,他都不知道能拿什么来保证。

    那两个部落虽然有些不安分,也是当初嘲笑他是蒙奸的主力,但他们绝无敢作乱之胆量。

    长城军团的八万大军就驻扎在他们的屁股下面,随时可爆他们的菊……

    可是,事已至此,看到鄂兰巴雅尔投来的求助眼神,以及贾环清澈分明的眼睛,济格默特郎布只能缓缓的点了点头,道:“俺可以保证,只要他们敢轻举妄动,俺大秦的军队,一定帮公主出气。”

    鄂兰巴雅尔失望的摇头,心里怒骂了声蒙奸后,冷声道:“这个条件,我们准葛尔绝不会答应。

    若是我们部族被他们屠了个干净,纵然你们事后能帮我们报仇,又有何用?”

    贾环好笑道:“他们怎么敢屠了你们?你们有我们军队保护啊!”

    鄂兰巴雅尔闻言一怔,道:“大秦的军队,不是只驻扎在克拉玛伊大营么?”

    贾环耸耸肩,道:“如果你们想让我们驻扎在龙城,也不是不可以……”

    “你!!!”

    鄂兰巴雅尔只觉一股怒火冲头,就想扑上去咬碎贾环的喉骨!

    只是,仅存的一丝理智,让她控制住了这个危险的冲动,她面色惨白的看着贾环,道:“宁侯,何以出尔反尔?你就这么想逼准葛尔去死吗?”

    贾环不解道:“公主这话何意?不就是受军方保护吗?你看看咱们王爷,就主动要求军方驻守在科尔沁,帮他守护牧民,甚至还请求朝廷帮他管理牧户。

    如今,科尔沁的牧民们不是活的好好的?

    不,这还不是最好。”

    说着,贾环来了劲头,对济格默特郎布道:“王爷,你可知草原上有一种宝贝,叫羊毛!”

    济格默特郎布闻言,老脸抽抽着,道:“宁侯,俺纵然再孤陋寡闻,也不至于不知道羊毛啊……”

    贾环打了个哈哈,道:“不是这个意思……王爷,我的意思是,这羊毛可是宝贝啊!”

    济格默特郎布撇嘴道:“羊毛有什么好宝贝的,羊皮都不值钱。草原上,每年剪羊毛的时候,牧户都会犯愁,那么多的羊毛要丢到哪里去。宁侯你若喜欢,要多少有多少。”

    贾环呵呵一笑道:“本侯确实准备向王爷要羊毛,不过不是要,而是买!”

    “买?”

    济格默特郎布不可思议道:“宁侯,那羊毛虽然可以搓成毛线做衣裳,打毛毯,可是哪里又能及得上咱们大秦的丝绸舒坦?你要羊毛有甚用?”

    贾环摆手道:“容我先卖个关子,总之,王爷不要当成儿戏就好。

    草原上如今初至夏日,正在剪羊毛之时,王爷最好尽快修书一封回去,让牧户们不要再将羊毛随意丢弃或者焚毁,三文钱一斤,有多少本侯要多少。

    王爷,那可值不少银米啊……”

    济格默特郎布闻言,见贾环不似说谎,眼睛顿时大亮,喜道:“若真能如此,宁侯大恩,俺必然铭记于心!”

    能够为部族带去这等福音,大概也能消去一些他不肖子孙的荒唐名。

    济格默特郎布再也坐不住了,他站起身,拱手对鄂兰巴雅尔道:“金珠公主,你看看俺们科尔沁,自从死心塌地跟了大秦之后,便是吃香的喝辣的。

    今日有宁侯之言,俺们日后的日子会过的更好!

    你还犹豫什么?”

    推销广告一般念了一段后,济格默特郎布便转回内堂,去写急信了。

    鄂兰巴雅尔的脸色,却惨之又惨,依旧死死的咬住底线不放,道:“宁侯,这个条件,我们无论如何都不能答应。”

    真要让秦军进驻龙城,那……

    才叫真正的人为刀俎我为鱼肉,只有任其宰割的份了。

    然而,听了她这句话,贾环却只是怜悯的叹息一声,道:“公主,你还没有收到信么?”

    鄂兰巴雅尔闻言,心底一颤,声音都有些发抖的看着贾环问道:“什么信?”

    贾环轻声道:“我府上西域商队的人送信回来说,不知为何,风魔之地的风,今年小了许多。已经有一队哥萨克铁骑,穿了过来。

    虽然最终还是被剿灭了,可是……”

    没有可是了,鄂兰巴雅尔听闻此言后,便觉得一阵天旋地转,眼前一黑,人就昏了过去。

    心里只来得及一声叹息:

    天亡准葛尔!

    ……

    ps:昨晚基本没睡,回来后还有报告,我好困……

    今天就一更吧,明天两更,但是在白天下午,后天应该能恢复正常。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