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醉迷红楼 > 第八百一十二章 刘姥姥一进荣国府
    进了荣国府二门,穿过垂花门,顺着穿山游廊,便可直到贾母院中。

    在游廊下还哨了哨画眉,然后在几个俏丫头讨好的请安声中,进了荣庆堂。

    这就是贾环和贾宝玉的区别所在。

    都知道他们二人对家里的女孩子们很好,但是贾府的丫鬟们敢跟贾宝玉玩笑,却绝没有敢跟贾环玩笑的。

    贾宝玉对女孩子的喜爱是普爱,而贾环,只对那有数的几位才喜爱。

    之前府里有颜色生的极好的丫鬟,却生性跳脱,敢狐媚子勾.引贾环,“偶遇”后装作体力不支,往贾环怀里摔。

    贾环让她摔了个满嘴泥后,拉出去配了小子。

    她并不知贾环的心声:都什么年代了,还用这种站街女的做作方式勾搭人,这不是瞧不起人吗?

    最起码,也该做个绿茶婊、白莲花,假装要搭个豪车才够腔调……

    总之,自此之后,两府上下就再也没有哪个丫鬟想登贾环的高枝了。

    贾环自然也乐得清静,不然总是拒绝女孩子也是有烦恼的……

    咳咳,看了眼周遭的花红柳绿,贾环闷骚的想着。

    直到在门口处打起珠帘的翡翠看了他好几眼,他才往荣庆堂里走去……

    堂内诸人早就得了信儿,除了贾母、薛姨妈外,其她姊妹们都起身相迎。

    虽说她们有的年纪要长于贾环,是做哥哥姐姐的,但贾环身上有族长的身份在,所以依礼,她们也要起身。

    贾环劝过几次后,都不管用,因为有贾母在……

    主要是她觉得,贾环对姊妹们太过纵容了,并非好事,所以替他守着一个底线。

    “老祖宗安,姨妈安。”

    行大礼给贾母和薛姨妈请安后,贾环如愿的又被嗔怪了通。

    不过,从两人笑的更灿烂的笑容看,她们心里其实还是很高兴的。

    起身后,贾环与姊妹们一一点头致意。

    薛宝钗依旧面带微笑,端庄有礼。

    林黛玉依旧眸若冬泉,灵动多情。

    贾迎春依旧温柔可亲,笑容如水。

    就连贾探春,也好似前夜之事并未发生过一般,与贾环点了点头,眸光清正,大方。

    不过,从她与贾迎春之间间隔的距离,明显大于与旁边贾惜春的距离来看,她心中的芥蒂依旧。

    而贾惜春,则依旧眯着弯如月牙的大眼睛,笑眯眯的看着她的三哥……

    眼神快速的跟这几位姊妹打过招呼后,贾环又看向另一侧,笑道:“二嫂,你终于来跟老祖宗请安了?”

    竟是王熙凤。

    将近九个月的肚子已经很大了,她坐在一张铺了锦被和背靠的大梨花椅上,虽然看起来很疲惫,但还是满脸含笑的看着贾环。

    听他这般说,顿时不依的高声道:“瞧三弟这话说的,我竟成了不知礼没有孝心的了?若不是老祖宗心疼我,三番五次警告我不许乱动弹,我早就每日都来给老祖宗彩衣娱亲了!既然三弟这般说,以后我还是常来吧!”

    贾环一听,顿时投降道:“二嫂,我错了!你如今这个样子再来彩衣娱亲,你就不是在娱亲了,你这是在吓亲啊!”

    “哈哈哈!”

    众人闻言一笑,王熙凤到底气虚,大笑了两声,连被一旁的平儿和公孙羽劝住。

    史湘云则示威的挥了挥拳头。

    贾环好笑道:“云儿,你跟在二嫂旁边干吗?”

    史湘云没好气的瞪着他道:“我跟幼娘学习学习,怎样照顾有身孕的妇人,不行?”

    贾环吃惊道:“你这么急?”

    “噗!”

    王熙凤刚缓和下来的笑声,又一口喷出。

    一手艰难的抚着大肚子,一手指着贾环,一双丹凤眼中眼泪都快流下来了。

    史湘云顾不得骂贾环,绯红着脸狠狠瞪了他一眼后,忙又和平儿还有公孙羽安抚王熙凤。

    贾环无辜的看着强忍着笑“怒视”他的贾母众人,道:“不的事……老祖宗,二嫂今儿怎么来了?”

    贾母嗔怪了贾环一眼后,朝门口堂下看去。

    贾环顺着她的目光看了过去,却见一身着灰色土布衣裳,头发花白,皮肤黝黑布满皱纹的老妪站在那里,都快退出门外了,满脸堆着谦卑笑容的躬身看着他。

    在她身旁,陪站着一个婆子,正是王夫人的陪房,周瑞家的,此刻亦是堆起一脸小心的笑容看着他。

    贾环心里顿时有些数了,他又看了眼那位满身灰尘的老妪,见她虽然年纪颇大,倒还健朗。

    面上笑容虽然谦卑讨好,但却并不是那种自甘下贱的谄媚笑容。

    从她的眼神可以看得出,她是一个明白人……

    不过,周瑞家的,此刻却紧张万分,很不安的看着贾环。

    王夫人在府上失势已久,作为陪房的她,也越发本分的生活。

    谁曾想,没过多久,王夫人竟和大太太一样,被送进了庵堂礼佛。

    周瑞家的在府上也就愈发小心的生活了,好在府上还有一个依旧得势的王熙凤,不然,她的日子怕是更难安。

    但即使有一个王熙凤在,周瑞家的也明白,还是远远无法和贾环抗衡。

    而且,贾家两府上下谁都知道,贾环对王家人的不喜。

    此刻,她却带了一个冒牌“王家人”来这里。

    周瑞家的心里差点没快悔死……

    “老祖宗,这位是……”

    贾环笑着问道。

    贾母看了看贾环的脸色,正要开口,一旁的王熙凤却抢先道:“三弟,正要跟你说呢。

    她是我本家的一个远房亲戚,叫刘姥姥。

    因家里遭了难,大老远的求上门来寻我。

    只因我来给老祖宗请安,所以周瑞家的就来寻我。

    老祖宗问过后,便动了菩萨心肠,招她过来说话。

    这还没说明白,三弟就来了……”

    贾环笑道:“既然如此,她怎么站在那里,隔着大老远的……”

    王熙凤素面朝天,但见贾环面上没有不愉快的样子,便笑的极为明媚,心中松了口气,不担心失了颜面。

    她高声笑道:“哎哟哟!你倒是来问我?

    谁让咱们贾家,出了个英雄了得,威名远扬的宁国侯呢?

    姥姥虽然是乡野老妪,却也听过三弟的威名。

    方才听外面说三弟来了,她便唬的拉也拉不住,恨不得退到门外去,唯恐惹恼了三弟。”

    众人闻言一阵大笑,笑容里,却都有些自豪。

    贾环无奈笑道:“这是什么话,既然是亲戚,我还能无礼不成?”

    王熙凤兴许是找回了状态,大声笑道:“这可不好说,她一个庄稼人,哪里懂得那多规矩?万一冲撞了三弟你,别的倒也罢了,可你要是下狠心,罚她几两银子,可让她到哪里去寻?”

    “噗!”

    贾母坐在高头软榻上,一口参茶没咽下,全喷了出来。

    顾不得咳嗽,就搂住一旁也抽抽直乐的贾宝玉,大笑起来。

    旁边薛姨妈和姊妹们,看着贾环一脸懵.逼的神色,也俱是大笑不止。

    不过,王熙凤却在贾环有些深意的眼神中,微微红了俏脸……

    众人笑罢后,贾环道:“让刘姥姥近前说话吧。”

    王熙凤闻言,简直有些甜蜜的看了贾环一眼,然后让平儿去引刘姥姥过来。

    那刘姥姥被平儿引来后,颤颤巍巍的掸了掸衣服,然后跪倒在地,“梆梆梆”的磕起头来,道:“草民刘二蔓,给侯爷青天大老爷请安……”

    一席话没说完,林黛玉就率先笑了起来,继而又是满堂大笑。

    贾环都忍不住笑了笑,然后对平儿道:“平儿姐姐,快扶姥姥起来。”

    平儿轻轻笑着点点头应下后,就要搀扶刘姥姥。

    刘姥姥身手却很矫捷,自己站了起来,见满堂人都在大笑,眼中闪过一抹狡黠,跟着嘿嘿乐了起来。

    贾环见之好笑,却并不反感。

    他道:“姥姥远来,可有甚要事?”

    刘姥姥闻言,顿时不敢笑了,脸色变得有些悲伤起来。

    贾环见之一怔,如果他没记错的话,刘姥姥一进荣国府,为的只是打点秋风而已。

    在王熙凤面前涨红脸害羞是有的,没有这一出啊……

    王熙凤却在后面忙道:“姥姥有甚冤情,尽管给我家三弟说就是。他为人最好公义,也从不畏权贵……”

    “凤哥儿……”

    贾环还未说话,上头的贾母却不悦的唤了声。

    王熙凤面色一滞,知道老太太心疼孙子,不愿给他再惹事。

    而且,刘姥姥算起来,还是王家的人。

    贾环又素来对王家不喜……

    老太太怕家里再起波澜,就是方才也只是说,要多给点银子让刘姥姥家去……

    好在贾环没让她为难,回头冲贾母笑了笑,道:“不碍事。”

    说罢,又转头对愈发拘谨的刘姥姥道:“姥姥有何难处先说不妨,若是能帮到一点的,尽力去做。”

    刘姥姥闻言大喜,忙道:“大老爷……”

    “诶!”

    贾环笑道:“姥姥唤我三公子就好,家父在堂,焉有老爷之称。”

    此言一出,堂上贾家人面上都浮起了笑容。

    不管什么时候,孝道都是最美好的事物。

    按礼言,贾环既然过继到宁国,和荣国这边便只是亲戚关系了。

    在宁国那边,当称老爷才是。

    可他却一直都只让家里人唤他三爷。

    只因他尊家父在堂,贾政为家主,不敢僭越。

    虽然只是一个称呼,但是可见孝心之诚。

    这也是贾政常自得之处。

    刘姥姥慌忙拍了拍嘴,道:“都是我这村妇没有见识,说错了话……”

    贾环笑了笑,一旁的王熙凤却忙道:“姥姥快说正事,我家三弟还有大事要忙,你再浪费功夫,他可就要走了。”

    刘姥姥闻言,再不敢多礼,忙道:“大老爷……三公子,我一个老寡妇,膝下无子,只靠着女儿女婿过活,家里统共只有几亩地,一年到头收下收成,刚好够吃个半饱……”

    贾环闻言,转头看向一旁姊妹处,对薛宝钗道:“一会儿让人取一百两银子,姥姥大老远来一遭也不容易。”

    薛宝钗忙笑着应下了,上头的薛姨妈看到这一幕,心中大喜……

    “不是不是,大老爷,我家里虽穷,也还能过的下去,我不是来打秋风的啊……”

    刘姥姥闻言,一张老脸飞红,连连摆手道。她此次前来,为的可不是银财……

    贾环笑道:“无妨,姥姥说正事吧。”

    刘姥姥闻言,心里感激不尽,也有些奇怪,那周瑞家的,分明说这贾家侯爷是个霸道绝顶的人,如今看来,很好说话啊……

    心里念了声阿弥陀佛,刘姥姥道:“说起来,都是因为家里那十亩荒地的缘故。

    只因这两年打理的勤,又从贵府的牧场上,买了好几车羊粪施肥,荒地竟成了良田,就惹来乡里里正的惦记。

    他先是要我家女婿狗儿卖给他,狗儿不卖,他就想了个法儿,让我家多交田税,多服乡役。

    狗儿气不过,就去和他理论,不知怎地,就动起了手。

    狗儿被他们一伙子狠打了一顿后,还抓到了长安县牢里。

    直到他签了卖地的地契后,才被放了出来,一两银子也没得,丢了地不说,还被打坏了身子,只能在炕上躺着。

    汤药钱花了许多也不见好,大夫说,他是心火太盛,不出一口气,就要活活气死。

    我实在没法儿了,才能厚着脸求到府上,求大老爷做主,给一个公道。”

    说罢,刘姥姥泪流满面,跪下使劲磕起头来。

    满堂人都唏嘘不已,同情流泪者也多。

    贾环让平儿将刘姥姥搀扶起来,看了眼她额头上的红肿,想了想,道:“姥姥,你乡间那里正,在长安县衙门里,怕是有人吧?”

    刘姥姥叹息道:“谁说不是呢?那里正与长安县通判是本家,都姓傅。在我等草民眼中,那可是了不得的大人物哩!”

    贾环笑道:“那姥姥想要个什么样的结果呢?”

    刘姥姥闻言一怔,犹豫了下,道:“要是能让那里正给狗儿赔个不是,再把家里的地要回来,就最好不过了。”

    贾环闻言点点头,道:“那姥姥先家去吧……”

    “啊?”

    刘姥姥傻眼儿了。

    贾环笑道:“今天,长安县通判和里正一起去你家赔不是,地也会双倍赔给你们。”

    刘姥姥闻言,更傻了……

    “姥姥,姥姥……”

    一旁平儿蕙质兰心,小声的唤了两声,道:“姥姥还不快谢谢。”

    刘姥姥闻言这才回过神来,跪下来就要磕头。

    贾环对后面的周瑞家的道:“带姥姥下去用个饭,中午休息过后,叫辆车,送姥姥家去吧。”

    说罢,又对感动的在那抹泪的刘姥姥道:“得空了再来,我家老祖宗最乐善好施,你老人家多来陪她说说话,保管比你家女婿种地还来银子。”

    “哈哈!”

    众人大笑起来,刘姥姥在周瑞家的陪同下,千恩万谢的离了去。

    贾环回过神来,却见满堂人都眼神怪异的看着他。

    贾环笑道:“都看我作甚?”

    “环哥儿,你平日里最不喜欢这种事,今日怎地……”

    贾母都有些不解的问道。

    要知道,那刘姥姥可是王家的关系啊。

    贾环自然不好跟大家说,原著世界里,这刘姥姥是何等的恩义,冒着被牵连的罪过,收留了巧儿。

    要知道,在那个时候,连李纨和贾兰两人都不敢多理贾家的事务,唯恐惹祸上身……

    整部红楼里,最有人情最知恩义的人里,刘姥姥可拍前三。

    只是,这些话贾环却不好跟众人说,只好道:“一来刘姥姥是被欺负的一方,不是要仗势欺人。

    二来,这里面不是有二嫂的面子嘛。

    她大着这么大一个肚子,这般辛苦,我总得多给她几分颜面才是。”

    此言一出,众人似乎恍然,唯有王熙凤,一双丹凤眼里,感动的眼泪花花的。看着贾环都不知该说什么才好了……

    然而,这时贾母却冷笑一声,道:“你倒是许的好大的愿,环哥儿,你可知这长安县通判是何人?”

    贾环闻言,心中忽然闪过一抹不妙,似乎有点子印象,却一时又想不出,忙赔笑道:“老祖宗,不过一个六品通判,他有甚了不起的?”

    贾母却又是一声冷笑,道:“这话你去跟你老子说罢,那长安县通判傅试,是你父亲的得意门生,往来频繁,颇投意气。

    我倒看看,你如何让他去赔不是。”

    “啊?”

    贾环闻言,顿时傻眼儿了……

    这……

    “哼哼!”

    贾母见状,心里满意的不得了。

    她是什么人?

    别人看不出方才王熙凤看贾环的眼神,她难道也看不出?

    不过她却相信,两人目前绝无私情,没有及乱,否则也不会这般表情。

    只是,纵然只有一点苗头,她也得赶紧掐掉,不然就是天大的丑事……

    贾环自然不知贾母的心思,他是真有些犯难了。

    他是知道贾政的脾性的,一个迂腐清高的倔老头儿。

    平日里虽然也惯着他,可是,那得是贾环没有触及到他的地盘。

    别的不说,只他手下的那些乌烟瘴气的清客相公们,贾政就不允许贾环去动。

    要不然,什么詹光、单聘仁之流,早被他赶出去了。

    连这些三.陪相公贾政都不许他动,更何况是他的门生?

    倒不是动不得那傅试,只是为了区区一个傅试,惹得贾政大怒,连带着赵姨娘必然也将泛起涛涛洪荒之力,贾环是真头疼……

    不过,当他眼角余光,看到薛姨妈悄悄给他使眼色,往贾母老太太身上比,贾环心中一动,顿时有了主意!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