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醉迷红楼 > 第八百一十一章 舒心
    “叔叔……”

    秦可卿又坐回了她的位置,看着贾环唤了声。

    她面色桃红,水意弥漫的妙目中,满是柔情。

    贾环微笑道:“说。”

    “叔叔啊,媳妇,能不能……不叫你叔叔了?”

    秦可卿咬了咬红唇,请示道。

    贾环闻言,顿时连连摇头,正色道:“诶,不行不行,事关辈分,半分马虎不得!”

    这一本正经的无耻模样,让秦可卿看的瞠目结舌。

    贾环有些不自在的干咳了声,道:“这样,日后你在园子中的太真观生活时,有人在,就叫我三爷。

    不过有的时候,还得叫我叔叔……”

    见贾环骚浪骚浪的在那里挤眉弄眼,秦可卿俏脸又浮满红霞,她不敢啐贾环,只是羞恼的嗔怪了一眼。

    贾环却不敢再看,忙眼观鼻鼻观口的坐正,连声念道“阿弥陀佛、阿弥陀佛”!

    秦可卿见之,抿嘴一笑。

    她对自己能让贾环如此,心里感到喜悦。

    不过随即,她面色又有些犹疑起来,似乎在迟疑,该不该说些什么……

    贾环感到了她的疑虑,看向她,笑道:“可卿,今日是你新生之日,不管从前有什么事,自今日起,和你再不相干。你若有什么前事心结未了,大可说出来就是。”

    秦可卿闻言,面色感动的看着贾环,道:“叔叔,媳妇有话说。”

    贾环正色道:“你说。”

    秦可卿咬了咬嘴唇,道:“媳妇想说的是,和蓉哥儿的亲事……”

    贾环眼睛微微眯了下,道:“放心大胆的说,没事。”

    秦可卿道:“叔叔,媳妇十六与蓉哥儿成亲,待他过世时,四载光阴,却无所出,叔叔可知为何?”

    贾环摇摇头,道:“不知。”

    他明白,秦可卿当着他的面,说这些问题心里压力有多大。

    他不想再插科打诨,让她更加为难尴尬,不能吐露心声……

    他此刻最应该做的,就是一个安静的听众。

    秦可卿见素来主导话题的贾环,此刻却愿意听她倾诉,感激的看了他一眼,缓缓道来:“叔叔,我本养生堂孤女,被父亲收养。

    长到二八年华,不想竟被宁国府相中,上门说媒提亲。

    秦家门第普通,远不及公门气象。

    而我又是养生堂里抱来的弃婴,身份更加卑微。

    因此进了门后,我便一心服侍相公,孝顺舅姑。

    只是却不知为何,在洞房花烛夜,蓉哥儿他……他却没有沾染我的身子……”

    “嗯?”

    贾环闻言,猛然抬头,不敢置信的看着秦可卿。

    秦可卿面色似喜似悲,但终究化为一抹喜色和庆幸,她道:“那时我并不解,他为何要如此待我。

    若说他轻贱我的出身,以为我不配服侍他这贵门公子。

    可是……他待我又甚是尊敬,客气……

    而且,公公婆婆,也待我极好,尤其是公公……

    屋里的摆设用度,竟不比戏文里的公主差。

    我感激不尽,敬他若父。

    只是却不想,那一年年节夜里,他喝醉了酒,竟直闯入我闺房中,说了许多胡言乱语之话。

    说什么……说什么喜欢不喜欢的……

    我只当他喝酒了,但,最让我心寒的是……

    蓉哥儿前头分明回来了,可是开门看到这一幕后,不顾我的求救,被公公厉骂了两句后,竟又转身离开了……

    叔叔啊,你可知,那一刻我心中是何等的惊恐,冰寒。

    这世上,怎会有如此丈夫?”

    说着,秦可卿眼中滴落两行清泪。

    然而贾环闻言,心中同情怜惜之余,却有了一种豁然开朗感。

    原来如此!原来如此!

    原著世界中,直到秦可卿香消玉殒时,她和贾蓉也无一儿半女。

    这倒也罢了,毕竟,王熙凤和贾琏也是很久之后才有。

    可是,秦可卿这等风华绝代的绝世美人,给贾蓉当了媳妇,他该万千宠爱才是。

    然而,当她快要病逝时,贾蓉的表现,却显得极为平淡,甚至淡漠,远不及他父亲贾珍的表现……

    要知道,贾琏死了尤二姐时,都整整哭了七天,为她守了七天的灵。

    若说贾蓉是个基佬,对美人反感,却又说不通。

    因为后面他还调.戏过尤氏姐妹。

    如今看来,他竟是被贾珍下了死命令,只能看不能吃……

    怪道最后生怨。

    再美的美人,只是个摆设,也亲近不起来。

    而在原著世界中,想来也是因为秦可卿所诉之事过后,她方对贾蓉彻底寒心,才会转投对她哄骗宠爱的贾珍身边。

    不过,这一世,贾珍却没了机会。

    “叔叔,你可知,那夜之后第二日,传来了他们二人的死讯时,媳妇心中,竟无半分悲痛。

    因为那蓉哥儿枉为男子,那贾珍……更是虚伪可憎,禽兽不如。”

    秦可卿细咬着贝齿,恨声道。

    “咳咳……”

    这时,贾环却有些尴尬的咳嗽了两声。

    真按礼法论起来,他比贾珍,好的也有限的紧。

    “叔叔,你不同哩。”

    秦可卿轻轻的白了贾环一眼,嗔道。

    贾环仰头望苍穹……茅屋顶,他认真想了想后,还是摇了摇头……

    “叔叔啊!”

    秦可卿没好气的嗔了声,道:“蓉哥儿与荣国府,已为第五代相隔,血脉早已远矣,哪里就会相同嘛。”

    见贾环连连点头,她才放过,抿嘴一笑后,又正色道:“媳妇想与叔叔说的事,便是这点呢。

    非媳妇不知廉耻,勾引叔叔。

    媳妇亦读过《女戒》,知道女贞为何物。

    只是,实是媳妇不仅与蓉哥儿无夫妻之实,那夜他转身离去之时,便是连那夫妻恩义也断绝了。

    媳妇心中,与他再无关隘。

    媳妇虽然出身轻贱,却绝不愿委身于那等无胆男人。

    纵然是妇人,也比他强些。

    而后,媳妇才在府中,常闻叔叔在外威名轶事,不惧权贵皇亲。

    在家又善待姊妹,孝敬老太太。

    实乃世间第一等的好男儿……

    媳妇方才动了凡心,做出这等无颜之事来。

    还望叔叔莫要轻贱我……”

    看着一双动人心弦的幽幽妙目哀求的看着自己,贾环深吸了口气,看着秦可卿,道:“可卿,过来。”

    秦可卿闻言,站起身来,一步步,挪移到贾环跟前,怯怯道:“叔叔,你要作……哎!”

    秦可卿话没说完,人就落入了贾环的怀中,口中刚轻呼一声,就被一张大口,霸道的堵住了!

    ……

    贾环从草堂出来时,业已子时末刻。

    回头看了眼茅堂窗几前倒映的人影,他微微一笑……

    又看了眼附近几处,暗藏青隼守卫的地方后,他大步离去。

    回到灵堂内堂,见除了宝珠仍旧在那里唱戏一般的哭泣外,只有董明月负手而立,站于窗前,观窗外残月。

    而她手下的赤雀、白鹄二人,却不见了踪影。

    贾环忽然有些心虚,心中生出许多愧疚来。

    他走到董明月身边,诚声道:“月啊,你心里若是不舒服,就骂我几句,踹我几脚吧。你别憋在心里啊……”

    董明月转过头,看着贾环一张欠打的脸,却忽然抽了抽嘴角,眼中露出一股笑意来。

    贾环见状愈发心惊,颤声道:“月啊,你没气坏吧?”

    董明月回头看了眼瞠目结舌的宝珠,俏脸微红,转头羞恼的看向贾环,道:“环郎,你胡说什么?我又岂是妒妇?”

    贾环也不知是脑子抽了,还是前世琼瑶余毒复发了,竟脱口而出道:“难道你不在乎我了?”

    董明月一张脸顿时黑了下来,秀手握拳,一拳打在贾环肩头,成全了他……

    只是,在打到他时,到底收回了九分力,只是轻轻的推了他一下。

    贾环晃了晃身子后,脑子恢复正常,冲董明月嘿嘿一笑。

    董明月没好气的白了他一眼,但因宝珠在看戏,所以转身出去了。

    贾环无辜的眨了眨眼,也看了女单身汪宝珠一眼,跟了出去……

    ……

    两人出了铁槛寺后,顺着一条田间小路,慢慢而行。

    一边的小树林中,不时有夜鸟啼叫声响起,而道路一边,不时又有蛙鸣声起伏。

    如墨夜幕中,月如钩。

    星辰璀璨,点缀其上。

    如画一般。

    夜色中,两人并肩而行,胳膊不时碰在一起,又分开。

    虽然没有说话,但也很有默契。

    直到,贾环忍不住,轻轻牵起了董明月的手。

    董明月方顿住脚步,转过身,面对向贾环,一双美丽的杏眼,亦如星辰般璀璨,亮晶晶的看着贾环。

    贾环紧紧握着她的手,放在唇边吻了口,轻声道:“明月,谢谢你的宽容。”

    董明月抿嘴一笑,道:“环郎,是你宽容了我,宽容了我们呢。”

    贾环闻言一怔,道:“怎么说?”

    董明月轻轻一叹,道:“环郎,这世间的礼教,从来都是约束女子的。

    这世间的女儿家,生来就该生儿育女,相夫教子,也只能做这些。

    连江湖儿女结亲之后都是如此,更何况世家豪门?

    就连高高在上的太后、皇后,亦是如此。

    该守的礼法,半点逾越不得。

    稍有差池,便是千夫所指,万人唾弃。

    但是,环郎却包容了我们。

    我喜欢武功,喜欢江湖。

    环郎便将青隼交由我打理,让我继续做我喜欢的事。

    小吉祥顽皮淘气,只爱贪顽。

    换个人家,早不知受过多少家法。

    但在家里,她却活的最快乐自在。

    还有白荷,与我的身份差不多。

    我是江湖匪类之女,她是北城贱籍之女。

    虽然颜色生的好,可若是在其他人家,也不过是玩物罢了。

    没有哪家豪门世家,会纳一个北城贱籍之女为妾。

    可是环郎不仅宠她为妾,还将管家大权交与她。

    甚至,还纵然她做她喜欢做的匠事。

    对了,还有幼娘,呵呵……

    她亦是不读《女戒》,不做女红的我辈同道中人。

    她在其他府上,就更难被接受了。

    没有哪家,会允许家里有位整日里耍弄人骨头的姨娘……

    我们这类女子,原本是最不容于这世道的。

    我们本不该有欢笑。

    是环郎你,包容了我们,庇佑了我们,宠爱着我们,更尊重着我们。

    你不曾有半点轻贱我们。

    环郎,你以为父亲那种盖世豪杰,为何会答应给家里守门一夜?

    不只是因为我这个女儿,还因为环郎你啊。

    这世间,有太多威风霸道的权贵,可是,却绝无一人,像环郎你这般,能够容得下我们。

    所以,家里这些奇奇怪怪的女人们,才会相安无事,不愿给你添恼。”

    贾环闻言,怔怔的站在那里,有些出神,眼角也有些闪光……

    他看着星光夜色下,面带盈盈笑意的董明月,深吸了口气,而后又长长呼出。

    贾环正色道:“明月,你的意思是,我要是再纳百八十个美妾,你们也不生气,会和睦相处?”

    贾环激动的语调都有些变了……

    “你敢!”

    然而,原本情意绵绵的董明月,听闻此言后画风却是一变,脸色瞬时恢复了素日的清冷,怒声道。

    而贾环这孙子立刻怂了,忙点头哈腰赔笑道:“不敢不敢,我不过是白话而已。”

    “噗嗤!”

    董明月脸上的霜色瞬间开化,没好气的白了贾环一眼,道:“什么时候都不忘玩笑……环郎,你要收人进门也可以,但你得保证,她没有坏心,不会在内宅里生事。

    可是,家里能保证今天的相安无事,已经很不容易了,因为大家都在各忙各的,不闲下来,就没功夫去胡思乱想。

    可一旦有一个捣乱的进来,那……受苦的可不是我们哦。”

    贾环闻言,冷不丁的打了个寒颤,连连点头道:“言之有理,言之有理。

    轻易绝不能随便再让人进门……”

    听出他话里留的后门,董明月没好气的白了他一眼,不过到底没再说什么。

    正如她自己所言,贾环对她们的包庇,远胜于这点小事。

    他能这般在乎她的意见,就已经让她很感动了。

    抿嘴笑了笑,董明月忽然又道:“环郎,一直没有机会问你,那蛇娘到底怎么回事?”

    贾环闻言面色一僵,眼睛轻轻闭起,低沉的声音道:“明月,你为何……要提起这段让我身心受创的往事?”

    “噗!”

    董明月没好气的白了贾环一眼,笑道:“就爱乱说,不知道你多高兴呢……”

    贾环闻言差点炸了,跳脚道:“我高兴?天地良心啊!

    我被那玩儿蛇的小娘皮定住在炕上,被她玩儿了整整三个时辰的蛇,玩的我的蛇都蜕皮了,人都虚脱昏迷过去了!

    我还高兴?

    明月,我是被人强.暴啦!”

    “哈哈哈……”

    清澈的夜空下,一片极其愉悦的笑声,若银铃般,回荡在田野间。

    看着贾环夸张的表情,董明月心中说不出的高兴。

    这个时代,连彩衣娱亲的都极少,更何况彩衣娱老婆……

    就冲这份最舒心的快乐,董明月也爱煞了贾环!

    看着董明月在月色下那张笑颜如花的俏脸,贾环也跟着轻轻笑了起来。

    来到这个红楼世界,贾环最为得意之事,不是挽救了将天倾的贾府。

    也不是封侯拜将,尽享富贵荣华。

    而是他用真心,换来了这数位佳人的真心依赖和爱慕。

    使得他从不孤独。

    ……

    翌日,太阳未出之时。

    抬棺人从灵堂,将棺栋抬出,用尺许长钉,钉住了棺口。

    而后,在钦天监阴阳吏的指挥下,将棺栋下葬于贾家墓地中。

    在秦可卿的墓地旁,便是贾蓉的坟地。

    一个时辰后,烧完了纸钱和送灵纸轿、纸马,哭灵人大哭一场后,贾家族人便一起返回京城了。

    将贾政、贾琏送到荣国府门前,贾环便回到了宁国府。

    在白荷和乌仁哈沁的服侍下,他换洗了一身衣服,要去荣国府那边给老太太问一声安,然后,就要去理藩院,与准葛尔汗国大长公主,鄂兰巴雅尔谈判。

    不过,在临出门前,贾环看到脸上有些闷闷不乐的乌仁哈沁,问道:“乌仁哈沁姐姐,今日怎地没和小吉祥一起去玩?”

    乌仁哈沁心思极为简单,从不会掩饰内心的感情,不快乐的时候,面上便是不快乐的表情。

    听闻贾环之言,她强笑了声,摇头道:“小吉祥,她现在在辛苦练武,不玩了……”

    原来如此……

    “三爷,不如让杨梅姐姐跟我去庄子上吧?那里新玩意儿很多。”

    白荷柔声建议道。

    贾环摇了摇头,看着巴巴看着他的乌仁哈沁,道:“乌仁哈沁姐姐对那些不感兴趣,她最多喜欢一阵,就不爱了。她喜欢草原,和牛羊……”

    见乌仁哈沁连连点头,白荷无奈一笑,贾环则笑了声,牵起乌仁哈沁的手道:“今儿我去和准葛尔的人谈判,完事后,咱们就去城外牧场上散心。

    那边的大宅子已经起的差不多了,给你准备的羊群也都备齐了。

    到时候,乌仁哈沁姐姐又可以放马牧羊,还可以教白荷和小吉祥骑马。”

    乌仁哈沁闻言,大喜过望,连连点头,对白荷道:“我可以不用马鞍就骑的很好哟!”

    白荷闻言展颜一笑,道:“那到时候你教我们!”

    贾环见这般和谐,得意的哈哈一笑,一人拥抱了下,又挨个亲吻了下,才在两人刹红了俏脸羞涩中,扬长而去。

    ……

    ps:感谢书友们的支持,今天着实有些尴尬,因为有书友觉得一章更太多太贵了,建议少写点。

    当时心里是受到暴击的,一个人哭笑不得了好久。

    直到后来又有几个站定的。

    统一千字五分,初v便宜些,高v又便宜些,都是按每千字算钱。

    平日里都是万字更,今天太尴尬,就少写两千字,更了八千多字,算八千字。

    因为推荐和更新字数有关,更新的多点,推荐多点。

    再有,后面还有好多剧情想写,就尽量多写些,要是一天四千字,估计得写到明年这个时候了。

    我想起了小岳岳那句:好尴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