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醉迷红楼 > 第八百零八章 吾家千里驹
    贾芹是谁,若不是今日之事发生,贾环早已忘了。

    然而当董明月跟他提到,她手下的青隼在水月庵里发现了一些酒肉和胭脂水粉,以及色彩鲜明的肚兜,这些明显不该出现在佛庵中的东西时,贾环便瞬间想起了原著世界中的一桩官司来……

    贾家在京中有八房,除却荣宁二府外,还有六房。

    而贾芹,便是三房里的老四。

    在原著世界中,元妃省亲后,玉皇庙并达摩庵两处,一班的十二个小沙弥并十二个小道士,要挪出大观园来,贾政正想发到各庙去分住。

    不想后街上住的贾芹之母周氏,正盘算着也要到荣国府这边谋一个大小事务与儿子管管,也好弄些银钱使用,可巧听见这件事出来,便求到王熙凤跟前得了这个差事。

    但是,贾芹并不是个干正事的人。

    连宁国府的贾珍,都知道在他家庙里干的事,见他去宁国府领庄子产物,骂他道:“你还支吾我。你在家庙里干的事,打谅我不知道呢。

    你到了那里自然是爷了,没人敢违拗你。

    你手里又有了钱,离着我们又远,你就为王称霸起来,夜夜招聚匪类赌钱,养老婆小子。”

    可惜的是,贾珍知道此事,却并没有在意,只是将贾芹给骂走,不让他领东西。

    直到后来,有人写了匿名帖,贴在荣府大门口:

    “西贝草斤年纪轻,水月庵里管尼僧。

    一个男人多少女,窝娼聚赌是陶情。

    不肖子弟来办事,荣国府内好声名。”

    贾政得知后大怒,才命贾琏处理了此事。

    然而,也只是送走了道姑和尼姑,罢免了贾芹的总管职务,王夫人则让他除了祭祖外,不要再进荣国府。

    仅此而已。

    其实贾政和王夫人等人在得知此事后,想的还是比较简单。

    他们以为,贾芹只是败坏了贾家的名声。

    所以在第一时间,就送走了这些尼姑和道姑。

    但是,他们却没有处置贾芹。

    打蛇不死,致使贾家败落后,被其反噬。

    这倒是其次,他们并没有意识到问题的严重性……

    如果这件事被贾家的敌人知道,然后再大肆渲染宣传,贾族子弟在祖宗家庙里干这些勾当。

    那么贾家的威名和颜面,必将受到严重的打击。

    而最重要的是,这些小尼姑和小道姑,是要被招进宫里给贾元春念经所用的。

    虽然说,皇宫里的污.秽,举世皆知。

    但明面上,皇宫又是最神圣,最光明的所在。

    容不得一丝污垢。

    贾元春被封为贤德妃,德行品性俱佳。

    然而,她招进来念经的小尼姑和小道姑里,却有这般不守清规戒律,行淫.秽之事之人。

    对其贤德之名,将会是何等的打击。

    甚至,别有用心者,还会将此事牵连到她身上。

    而名声这个东西,是不需要讲证据的。

    只要暗地里推波助澜一番,多的是嚼舌根的人。

    当一个后妃的名声变得声名狼藉时,她也就完了……

    贾环不敢肯定在原著世界里,这件事的影响到底有多坏。

    但有一件事是不争的事实,那就是:水月庵风月案爆发后没多久,贾元春就暴毙了。

    随即,已经败坏完家业的偌大贾家,轰然倒塌。

    念及此,贾环的脸色很不好看……

    “三叔,三叔……”

    忽然,水月庵正堂门口处,传来一阵唤声,将沉思中的贾环唤醒。

    贾环回过神来,却见贾琏正连连给庵堂里的贾兰使眼色,让他快快滚蛋。

    可惜,贾兰似乎并不怕他……

    “兰哥儿!”

    这时,内堂传来一声蕴含焦意的嗔怒声。

    贾兰可以不顾贾琏之意,却不能不顾这道声音中的怒气,他顿时垂头丧气,看了贾环一眼后,转身就要进去。

    贾环先对身旁的韩大低语了几句,韩大匆匆离开后。

    他就往庵堂内走去。

    不过又犹豫了下,觉得一个人进去,怕不大合适,就看向在一旁噤若寒蝉的贾琏,道:“二哥,一起进去看看。”

    贾琏闻言,干笑了两声,道:“好,好……”

    见贾环前面进去后,他却转头看了眼,之前贾芹被拖走时,想要大声喊求饶救命,却被贾环亲兵一记刀把砸烂了嘴,流了一地血迹的地方,不由打了个寒颤……

    再不敢看,连忙跟了进去。

    水月庵正堂为三间明堂,正堂供奉着菩萨和佛陀,两边则为静室。

    贾宝玉进了东进的一间,而李纨,则在西边。

    贾环推门而入后,正好看到贾兰在李纨的怒视下,一步步挪向西边。

    而贾宝玉,则有些不地道的站在东边门口看着笑。

    只是贾环进来后,他就笑不出了。

    “三叔!”

    原以为贾环会忙着去处理大事,却不想他也进来了,贾兰原本垂头丧气的模样一扫而空,高声唤了声。

    贾环点了点头,先对面色有些不自然的李纨笑了笑,然后走到贾兰身边,抚了抚他的脑袋,道:“刚才叫我什么事?”

    贾兰闻言,眨了眨眼睛,看着贾环道:“三叔,贾芹做坏事了吗?”

    贾环还没回答,李纨面色登时一变,喝道:“兰哥儿,大人的事,小孩子不要多嘴!”

    见贾兰又垂下脑袋起,贾环笑着看了李纨一眼,道:“大嫂,不碍事。”

    李纨闻言,尴尬一笑,见贾兰又嗖的一下抬起头,笑容满面,恨的咬牙疼……

    贾环正色对贾兰道:“是,他做了很坏很坏的事,会危机到咱们贾家的名望,还有可能伤害到家里。”

    “啊!”

    贾兰闻言,惊呼一声,道:“贾芹真混账!”

    贾环见他这幅小大人模样,不由笑了出来,道:“是,他很混账。”

    贾兰见贾环笑着看他,有些不好意思的挠了挠头,然后脸色变得小心了些,看着贾环,轻声道:“三叔,你会杀了他吗?”

    “贾兰!!”

    李纨闻言差点站不住了,面色一白,厉声喝了声。

    一旁贾琏和贾宝玉的神情也极为不自在起来。

    方才贾环手下那两个凶神恶煞一般的亲兵,用刀把砸贾芹,只一下,贾芹就再不出声了,被拖死狗一般拖走了,血流了一地。

    这等血淋淋的凶残冷酷场面,他们何时见过?

    纵然他们心里有一点点好奇贾芹的结局,却又赶紧强行忘记这人,想都不敢想,也不愿想。

    就像一只鸵鸟一般,权当没发生过这件事。

    却不想,贾兰竟有胆量问出。

    贾环很欣赏的看了贾兰一眼,又对面色苍白的李纨道:“大嫂,兰哥儿也是家里的男子汉,可以知道这些事。早点培养他,以后也能早点支立门户,早点帮我。”

    李纨为难道:“三弟,兰哥儿他……他还小。”

    “娘,我不小了!三叔在这个年纪,都已经承袭爵位,做大事了。”

    贾兰高声道,气的李纨差点没喘上气来。

    贾环却哈哈一笑,在他脑瓜上轻轻一叩,而后道:“没错,你已经不小了。所以,以后不要贪玩了,别整天和朱二丫疯……”

    “啊?”

    贾兰顿时失色道:“三叔,侄儿还小呢!多耍耍对长身子骨有好处……”

    “哈哈哈!臭小子!”

    贾环又在贾兰脑瓜上叩了下,疼的他“哎哟”一声抱住头,却在李纨担忧的目光中,看着贾环嘿嘿笑了起来。

    贾环收住了笑容,正色看着贾兰道:“如何处罚贾芹,这要看他做的坏事到底有多恶劣,有没有造成不可挽回的恶果。

    如果这件事的影响很恶劣,三叔不排除以家法族规杖毙了这个混账。

    兰哥儿,你记住,有些事,我们可以让步,比如说祭田的产出,比如说族学的供给。

    让步给家人、族人,都可以。

    不用斤斤计较。

    但是,触及到底线的事,比如说,涉及到家族的荣耀,危及到家族的安危时,我们绝不能心慈手软。

    谁敢使家族的姓氏蒙羞,谁敢危及到家族的安危,谁就是我们的敌人。

    我们就一定要以下辣手惩罚之,要果断,要坚定,迟则生患。

    兰哥儿,你记住了吗?”

    贾兰重重点点头,目光崇拜的看着贾环,高声道:“三叔,侄儿记住了!”

    一旁处,李纨面色微微动容的看着这一幕,眼睛有些湿润。

    贾琏和贾宝玉也怔怔的看着,面色有些复杂……

    却听贾环继续道:“那你,敢不敢随三叔一起去看看,贾芹在严刑下,会招出些什么?”

    李纨闻言顿时又慌了……

    感动和放心贾兰去看杀人完全是两码事。

    只是,先前被贾环看了两次,而且家里男孩子的教导,论规矩也是前面爷们儿管教。

    因此,她此刻不敢再开口,只能巴巴的看着贾兰。

    贾兰闻言,脑子一热,高声道:“敢……”不过随即,似乎又想起什么来,回头看了眼面色煞白扶门而站的李纨,转头又对贾环轻声道了声:“不敢。”说罢,将头低低的垂下。

    “噗嗤!”

    东边静室门口,传来一阵善意的嗤笑声。

    落在贾兰耳中,却有些接受不了了。

    他猛然抬头,先怒视了贾宝玉一眼,然后含着泪对贾环道:“三叔,不是侄儿只会吹牛皮没胆子,只是……只是侄儿委实不愿母亲担心。

    侄儿若是跟三叔去看打杀人,母亲会担惊受怕的。”

    面容极其委屈,还有担忧。

    他担忧贾环不信他……

    然而,在他的注视下,贾环却忽然大笑一声,高声赞叹道:“说的好!兰哥儿当为吾家千里驹也!

    百善孝为先!在这个时候,你还能记得什么事该做,什么事不当做,你比三叔强!”

    贾兰原本担忧的面容,忽然一怔,随即小嘴登时咧的老大,嘿嘿傻乐道:“三叔,侄儿还差那么一点点!”

    说罢,他看了看笑容满面的贾环,又转过头,满脸灿烂的看向泪流满面的李纨。

    李纨却感激的看着贾环,忽地屈膝一福,道:“俗语云:子不教,父之过。

    兰哥儿自幼便没了父亲,我原怕他少了教养,因此便常扮严父,苛求于他,却也没甚作用。

    如今有了三弟时常教导,是他的福分,也是我的恩德。

    谢谢三弟。”

    贾环忙避开,怪道:“大嫂,你还跟我客气?”

    说罢,又对顾自咧嘴大乐的贾兰道:“傻小子,还不去扶起你娘!”

    贾兰忙去搀扶起李纨,劝道:“娘,您就甭跟三叔客气了,在儿子心里,三叔就是父亲。”

    李纨刚一起身,听到这话,俏脸“唰”的一下涨红,简直无地自容的看着贾兰,道:“你……你这孩子,胡说什么……”

    贾兰无辜的看着李纨,不解她为何这般激动。

    贾环咳嗽了声,打破了尴尬,对李纨道:“大嫂,你早点休息,我还有事要处理。”

    李纨忙道:“三弟快去忙正事吧。”

    贾环“嗯”了声,又给贾兰使了个眼色后,才与贾琏大步走出。

    迎面,韩大带人匆匆赶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