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醉迷红楼 > 第八百零六章 圈子,派系
    “快了?环哥儿,怎么个快法儿?你有什么内幕?快快告诉我!”

    牛奔听了贾环的话,一双小眼睛顿时亮了起来,一对弯弯黑眉连连挑动,激动问道。

    贾环呵呵一笑,正要开口,就听外面一阵呼啦啦的脚步声,听声音,人数还不少。

    没一会儿,就见温博、秦风并诸葛道、涂成等共八人大步走了进来。

    一个个面色都有些异样。

    温博见牛奔已经在场,“嘿”了声,挨班儿坐下后,骂道:“你这丑鬼跑的倒快。”

    说罢,端起身边小几上的一盏茶,咕咚咕咚灌下去。

    喝罢,有些奇怪,牛奔怎么没还嘴,他还有些不习惯。

    却见牛奔面色古怪的看着他,又盯着小几上的茶盅看。

    温博一双豹眼眨了眨,粗黑的扫把眉抖了抖,心中生出一股不妙感。

    果不其然,就听牛奔忽然极夸张的张大嘴巴,发出一阵驴子似高昂的大笑声:

    “哈哈哈哈!”

    温博一张黑脸都有些变白了,看着那茶盅,颤声道:“你……你喝过?”

    牛奔一边大笑一边摇头。

    温博脸又黑了,忍怒道:“那你笑什么?”

    牛奔大笑道:“你真是个乡巴佬!难道不知道,环哥儿家里极讲究,青瓷盏是漱口的,白瓷盏才是喝的?你拿着青瓷盏就喝,不知道多少人用它漱过口呢!哈哈哈……呃!你这是什么表情?”

    看着温博愤怒变同情的眼神,牛奔笑声戛然而止。

    “哈哈哈哈!”

    忽然,温博也大笑起来,仿佛比牛奔笑的还夸张,大笑不算,还拿一双拳头砸自己的胸膛,发出“砰砰砰”的鼓声……

    牛奔一张大白脸变得更白了,看向一边的贾环,道:“环哥儿,你家里,是青瓷盏漱口,白瓷盏喝茶吧?”声音紧张的都有些发颤。

    贾环眨了眨眼睛,又眨了眨眼睛。

    “我艹!!”

    牛奔忽然发出一道悲呼声,连带着椅子,仰头栽倒。

    “哈哈哈哈!”

    原本进来时都还有些焦急面色的衙内们,看到这一幕,无不捧腹大笑。

    本都是个个身怀武道的火热少年,笑声集在一起,当真如轰雷一般,差点没把宁安堂给冲破了。

    倒让前院儿门房偏厅里候着的各家家将有些惊讶,他们各家的少主来时,一个个面色焦躁不安。

    怎地才一进门,就笑成了这般?

    他们本来都以为,各家少主以贾环为中心,只是因为家世的缘故。

    如今看来,却没有这么简单。

    贾环笑看着赖在地上不肯起来的牛奔,安慰道:“奔哥,平日里哪有谁在这里喝茶?都是摆设,基本上没用过。就算用过了,也都清洗的干干净净。快起来吧……”

    听贾环这般说,其他人都住了,只有温博尤自大声嘲笑不止,不肯放过。

    一旁的秦风收了笑容后,对温博道:“博哥儿,你再笑,你笑。

    等方冲、傅安那一伙子,带着龙禁尉耀武扬威的时候,我看你还笑得出笑不出。”

    “戛!”

    温博的嘲笑声顿止,一双圆睁豹眼眨了眨,再不看牛奔一眼,看向贾环道:“环哥儿,到底怎地回事?

    他娘的,去西域是咱们兄弟先上的战场,立下了恁大战功。

    怎地让那一伙子给抢了先?”

    贾环闻言眉尖轻挑,道:“你们都知道了?”

    见众人都点点头,他心里不禁暗叹一声,到底是缺失了三十年的底蕴。

    论军中消息,远不如这些将门世家灵通。

    军中但凡有一点风吹草动,他们就能第一时间掌握消息。

    相比之下,他就慢了许多,至今还没得到消息。

    温博是个暴脾气,有些焦躁道:“我家老头子那里也问不出个甚,他说方冲等人不是靠家里长辈们得的官儿,他也不管我的事!丢不起这个人……

    真是奇了!

    咱们在兵部功劳簿上记下的功劳,乃是正儿八经在西域战场上砍杀出来的。

    到头来,还不如那几个鸟玩意儿?”

    “就是!”

    “对!”

    诸葛道身后,苏叶、涂成、马刚、陈阳等一干衙内纷纷附和道,也皆有不平之气。

    诸葛道倒是没说什么。

    因为真论起凶险来,他们在西域时的战争,还真没铁网山一夜来得凶险。

    西域打的是顺风仗,铁网山一战,方南天他们是差点被屠尽,正好相反……

    不过,他心里也不舒服。

    因为他们是在战场上和异族厮杀,砍的是鞑子的脑袋,真正的军功。

    比起方冲等人,荣誉感强多了!

    这时,牛奔也翻身起来,随手将椅子扶正后坐下,一脸正色的对贾环道:“环哥儿,那黑鬼虽然说的粗鄙,可也有几分道理。

    我今儿听说后,也恼的不行。

    他奶奶,凭什么?

    可我找我爹时,他的说法和黑鬼他爹说的差不多。

    正巧你送信过来,我爹就把我打发来了。

    瞅着他的意思,估计是想让你来解决这个问题……”

    “哈哈!”

    秦风在一旁忽然又笑了起来,道:“奔哥儿,不是牛世叔想让环哥儿解决这个问题,是你想让环哥儿解决这个问题吧?”

    诸葛道在一旁跟着笑了起来。

    牛奔觑眼看着他二人道:“俩锤子,懂个屁!”

    秦风脸一沉,就要反击,温博忽然在中间做起公道人来,道:“行了行了,都少说两句。都什么时候了,我想起那群孙子正在得意,心里就不舒坦!

    你们还在这闹,闹!

    瞧你们这群不成器的东西!”妥妥的当老子的口气!

    可是刚说罢,他就一个凌空倒翻,翻到了贾环身后,然后看着汹涌而来的“敌人”,高声道:“还解决不解决问题了?有种的,得空咱们好汉庄见!”

    众人闻言,这才作罢……

    温博防备的看着众人,悄悄的回到座位上。

    “砰!”

    温博刚坐好,牛奔一个飞扑,连椅子带小几,统统撞翻,扑向了温博。

    好在温博早有防备,牛奔刚有动作,他就猛然后跃,躲避开了牛奔的扑杀。

    不过,没等他得意,秦风就出现在了他身后,朝他屁股上狠狠一脚。

    正好摔趴在诸葛道脚下。

    诸葛道虽然不敢对温博动手,却也不含糊,整个人扑到了他身上,压得他起不来。

    眼见温博吱哇鬼叫的挣扎着,一张脸狰狞可怖,苏叶涂成陈阳等人急忙又压了下去。

    没一会儿,温博就只能瓮声求饶了。

    众人一阵大笑,贾环也跟着大笑起来。

    而这时,一身士子青衫的索蓝宇,拿着一张纸,从外面急步进来。

    看到堂上这一幕,也见怪不怪。

    这伙子兄弟们的感情,就是这般打打闹闹打出来的。

    只是想起守在外面的李万机那张纠结的脸,感到有些好笑。

    每月这宁安堂里都要报废一两套家俬,这还不算仪门外前厅的。

    得亏家里的家俬都是城南庄子上仿造的赝品,若是都像西边儿府上那般,摆的都是古董旧物,毁掉一套,李万机还不得心疼死!

    见索蓝宇进来后,贾环站起身。

    索蓝宇也没有避讳一旁收起玩闹,各自归位的一干人,将手中信纸递给贾环,道:“公子,有消息传来。”

    贾环接过信纸扫了一眼后,眼睛微微一眯。

    对看着他的众兄弟道:“宫里的消息,陛下接见了方冲、叶楚和傅安三人,对他们勉励了一番,夸他们都是忠勇可嘉的将门虎子,大秦军中的未来栋梁……

    呵呵,看样子,他们确实是要进步了。”

    众人闻言,都不笑了。

    牛奔一张脸阴沉着,嘿了声,道:“陛下这是在小瞧我们啊。”

    温博也冷笑道:“他们是将门虎子,莫非我们就是虎父犬子吗?他们老子干不过我们老子,他们就能干过我们?太小瞧我们了。”

    秦风则道:“小瞧倒不至于,若真个小瞧我等,陛下也不会这个时候就开始布局。

    陛下的手段和视野,当真高明。

    眼下那么多危机都还未……

    陛下就已经放眼二十年后的事了。”

    诸葛道看向贾环,道:“环哥儿,你怎么看?”

    贾环看了圈众人,道:“兄长们以为,御林军这个差事如何?”

    众人闻言一怔,却都不是蠢人,脸色忽然都好看了不少……

    牛奔摸了摸大圆脑壳,嘿嘿笑道:“要说战力,也有强悍的。彰武侯手下那五千重甲铁骑,发动起来,犹如山崩一般,无法抵挡。

    但是其他嘛……不能说样子货,只是在宫里,规矩那么多,终究是好看成分多一些。”

    秦风点点头,附和道:“没错,那龙禁尉是负责守护在二宫门的内功禁卫,规矩更多。

    方冲那一伙子,若是加入龙禁尉,想要提高军队战斗力,很难。

    不过环哥儿,他们不会永远都在那里,那只是他们一个起调点,而且是很不错的一个起调点。”

    温博则瓮声道:“不管那群孙子怎样,现在问题是,咱们该怎么办?环哥儿,这不是玩笑的事。军队里,早一天入伍和晚一天入伍都是极大差别。我们不能落后太多……”

    贾环点点头道:“放心吧,我省得。上次陛下就跟我透过口风,说该出来做事了。我也提及了诸位兄长,虽说被陛下骂了顿,让我管好自己的事,不过最后还是说,你们的事他已经有安排了。”

    对于贾环被骂,牛奔等人早就习惯了。

    他们不仅知道贾环被隆正帝骂过,还知道贾环跟皇帝吵过架。

    对于这种情况,他们心里除了高兴外,只有羡慕。

    别说他们,就是他们老子,虽然不怎么买皇帝的账,但在皇帝面前,却绝对是毕恭毕敬。

    那张黑面冰山,着实威严的紧,也只有贾环这个奇葩敢如此做。

    因此,他们关心的只有核心内容:“陛下准备怎么安排我们?”

    贾环摇头道:“陛下没说。”

    索蓝宇笑道:“既然诸位那般心急,公子何不再加一把火?”

    贾环闻言一怔,道:“怎么加?”

    索蓝宇道:“公子如今负责与西域准葛尔谈判之事,日后,大秦与厄罗斯交接西域,八成也要公子出面。公子一人之力毕竟单薄,何不请诸位衙内们一起相帮?

    到事了叙功之时,诸位衙内再次亮相,并兵部本就积累的军功相交,就是陛下,也不好再相压了……”

    众人闻言眼睛陡然一亮,秦风极为赞赏的看了眼索蓝宇,然后对贾环笑道:“没错,环哥儿,索兄说的对。

    我们自然做不得正使,可当个护卫总成吧?

    别的不说,奔哥儿和博哥儿这两人就天生异相,颇有另类的威严感。 )

    到时候让他们二人站在你身后,那就是哼哈二将啊!

    对面的那群骚鞑子何曾见过这等相貌,保证个个心中害怕,乖乖的答应你提出的条件……”

    “哈哈哈!”

    心中烦恼事解决了一大半,此刻看着牛奔和温博合力,左右夹击秦风,打成了一片,众人无不大笑。

    这就是圈子的力量!

    等到未来,这个圈子,就会变成另外一个名字。

    就是荣国一脉!

    ……

    (未完待续))。如果您喜欢这部作品,欢迎您来投、,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手机用户请到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