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醉迷红楼 > 第八百零五章 就快了
    出了紫宸书房,贾环在苏培盛的偷笑中,装模作样的擦了把冷汗,抱怨道:“老苏,你说说,陛下多不讲理!

    我立了功劳,他不说升我的爵,再赐我几万两银子花花,反而还污蔑我的清白人格!

    让我到哪说理去?”

    苏培盛一脸吃了屎的表情看着贾环,不说话。

    贾环怒道:“老苏,你这是什么脸色?以咱俩的交情,你不说安慰安慰我,同情一下我被人瓜田李下的怀疑,你还准备落井下石怎么着?”

    苏培盛轻轻的掩面,压低声音道:“宁侯啊,您别说了,越嚷嚷外面的人知道的越多。

    奴婢隐隐听说,那秦家子曾跟人说过,宁侯您常在他姐姐的闺阁里待好久……

    咳咳,当然,这件事,目前也只有少数人知道。

    外人并不知情。

    陛下了解您的心性,少年风.流也是有的。

    而且,对那位之女,并不会同情。

    这些都是芝麻小事,只要您别落人口角就成。”

    贾环瞪大眼睛,看着苏培盛道:“老苏,我发现你还真会冤枉人,你说的什么乱七八糟的,我一句都听不懂……”

    苏培盛看着贾环清澈见底的眼睛,嘴角抽了抽,竖起一根大拇指。

    贾环懒得理他,就大步往前走去。

    他要去接贾母……

    然而,刚出了大明宫宫门,又顿住了脚。

    前方,迎面走来三人。

    三个年轻人。

    第一个,便是义武侯世子,方冲。

    第二个,是蜀中侯府现袭二等伯,天府军团车骑大将军傅恒之子,傅安。

    第三个,御林军统帅,彰武侯叶道星世子,叶楚。

    此三人,身上皆有伤。

    但一身气息都很彪炳。

    相比之下,跟苏培盛嘻嘻哈哈的贾环,就显得轻浮了许多。

    哪怕是现在顿住了脚,也没个正行的站着,觑着眼瞄着方冲和傅安二人。

    至于中间的叶楚,他不熟。

    不过,叶楚看向他的目光,却显得有些阴沉,明显那不是好感。

    贾环瞄了方冲和傅安两人一眼后,见叶楚的目光不对,心思一转,就明白过来。

    铁网山之夜,叶楚为营指挥,手下有一千御林军,结果死的只剩他一个。

    其中大多还是因为陈贺之流临阵逃脱,使得战阵崩溃,而被蓝田锐士单方面屠杀。

    这口气,叶楚八成是记在了荣国一脉的头上。

    最重要的是,那一夜,分明就是贾环和隆正帝合伙设的一个局。

    诱饵除了那个替身外,便是他们这些御林军。

    叶楚不敢记恨隆正帝,这笔账,却只能落在贾环头上……

    念及此,贾环也没什么好说的。

    因为在计划中,连那个替身其实都不应该死的。

    培养一个相貌一样,语气一样,连眼神都一样的替身,隆正帝废了不少心思。

    哪里轻易舍得?

    曾有一段日子,这个替身,就是他最后的退路。

    如同前明靖难之役后,建文的退路……

    只是,无论是隆正帝,还是贾环,都没料到宁至会反。

    事已至此,乃是天数。

    贾环不能说问心无愧,但也可拍着胸膛说,他并非有意让那些人去送死。

    至于他们的战死……

    身为军人,自然就有战死的觉悟。

    贾环自己都是如此,何况他们?

    当然,对于他们的战死,贾环也是惋惜,且感到不值的。

    也对陈贺之流,恨不得碎尸万段,深感耻辱。

    因此,对于叶楚将这笔账计算在他头上,他也没什么好说的。

    不过……

    这三人聚在一起,所为何事?

    “看到本侯,不知道行礼吗?”

    见方冲阴沉着脸,傅安则目光凌厉带着恨意的想从他身边走过,贾环嗤笑了声,又懒洋洋的道:“待下次见了方南天和傅恒,本侯一定跟他们讨论一下家里儿子……的教育问题。

    虽然是武勋将门世家,可到底还是要读点书懂点礼的。

    纵然家礼不严,可国礼总该懂吧?”

    “你!!”

    平生还是第一次被人这般指责,尤其还是被全天下都知道粗鄙不文的贾环指责,方冲已经免疫了许多,傅安却难以忍受,就想上前“理论”,却被方冲一把抓住了胳膊。

    傅安在天府蜀中时,不说万千宠爱于一身,也是最顶级横着走的衙内,何曾受过这等气。

    却不想回到都中没几天,就接二连三被贾环欺负。

    铁网山时被打他认了,因为的确是他们先群殴了牛奔等人。

    可是今日,却被贾环无故侮辱没教养,这么恶毒的攻击,他如何能忍?

    就想挣脱方冲,去和贾环决斗。

    方冲却死死抓住他的胳膊,低声喝道:“这里是什么地方?”

    傅安闻言,身子一震,看到贾环身旁的苏培盛,挣脱之力缓了些。

    然而,就听贾环又在那阴阳怪气道:“方冲你也是,竟交些乡下大脑壳子当朋友。

    他没经历过这些,进宫前你就该把规矩给他说清楚。

    哦对了,傅家小子,谁让你进宫来的?

    该不会是你没见过宫里繁华,托他们两人开后门带你进来开开眼界吧?

    也是,蜀中那山沟沟里,何曾有这等雄伟的宫殿。

    不过,看看就得了,没事快回蜀中吧,种点香蕉喂猴子才是正经……”

    “放屁!”

    被贾环气得脸红脖子粗的傅安,一把挣脱了方冲,高声道:“贾环,你少瞧不起人,谁没见过宫里繁华?

    是皇太孙让我……”

    “傅安,闭嘴!”

    方冲不轻的一拳砸在了傅安的下巴处,生生把他打闭嘴。

    傅安大怒,却在方冲极为阴沉森寒的目光中,清醒了过来。

    然后再看向贾环,就如同看世上最阴险的毒蛇……

    “叶楚见过宁侯,闻名不如见面,见面更胜闻名。

    宁侯的手段,叶楚今日再次领教了。

    难怪宁侯能以未弱冠之龄,袭爵封侯。

    只是……

    却不知宁侯可曾想过,铁网山之夜,末将麾下那些惨死的忠卒儿郎们?

    他们何其无辜!”

    叶楚到底咽不下这口气,直视着贾环,沉声问道。

    苏培盛闻言皱起眉头,就想开口说话,却被贾环拦住了。

    贾环看着叶楚道:“叶指挥,铁网山之计,的确有本侯的手尾。”

    叶楚闻言,气息陡然便沉,拳头握起,双目隐隐赤红。

    他眼前仿佛又看到了,麾下战士,惨死在蓝田锐士手中的那一幕幕……

    然后,就听贾环继续道:“那的确是诱敌之计,但是,本侯绝没有想到,宁至会反。

    那并不在预料中。

    而且,宁至的反,不是普通的反。

    他也是因为被人蒙蔽,他以为那是……

    本侯相信,当日缘由,你一定听说过。

    当然,本侯并非是在为他开脱什么。

    宁至的脑袋,都是本侯亲手砍下来的。

    对于当日战死的御林军们,本侯也深感痛惜和惋惜。

    他们会被兵部追认为战死的烈士,家中享受一切烈卒待遇。

    但是,如果说宁至之反,是被奸人所误,才造成了那夜的悲剧。

    那么,御林军副统帅梁建的谋反,就是他居心叵测所致。

    叶指挥,你以为如何?”

    贾环言下之意,梁建是你爹的副手。

    你爹身为御林军统帅,寻日里却不理会大军管理,整日里跟隐形人一样。

    你爹也责无旁贷。

    叶楚闻言,面色一滞。

    他没有想到,贾环会直接将目标对准他爹。

    不过,他倒也磊落,缓缓点头道:“不错,梁建贼子隐藏极深,没有辨清他的奸邪,是我彰武侯府的责任,待太上皇出关后,家严自会去领罪。

    只是……”

    说着,叶楚又隐隐激动起来,声音也尖锐了许多,质问道:“陈贺、黄超之流,猪狗不然之贼尔!

    临阵而逃,乱我军阵,致使上千手足冤死敌手。

    宁侯,你拍拍良心自问,你为这等畜生求情,使得他们死里逃生,能苟活于世,你愧疚否?

    你有何面目,自称荣国子孙、宁国传人?”

    叶楚相貌不俗,但此刻,却面容狰狞,双目含热泪,嘶吼道。

    贾环闻言,终于收敛起了那副“放荡不羁”的游戏人生模样。

    他肃穆而立,面色沉重。

    在叶楚的质问下,他不知该如何回答……

    当日他跟隆正帝求情,其实只为了柳芳能够活命即可。

    柳芳曾数度为他“站台”,帮助于他,贾环欠他人情。

    至于陈贺之流,贾环则恨不得亲手干掉他们,又怎会为他们求情?

    但不知为何,素来嫉恶如仇的隆正帝,却难得大方。

    连之前恨得咬牙切齿的陈贺都没杀,一并判了流放之罪。

    并宣称,是给贾环一个面子……

    这件事虽并非贾环本意,可到底因他而起。

    叶楚的愤怒,他能理解。

    他的指责,贾环也能接受。

    甚至,他就是在此时动手,贾环都不会反抗。

    手足兄弟被无耻之辈坑杀,仇人却能不死,此等心痛,堪称残忍。

    叶楚也确实已经到了爆发的边缘,恨不能痛殴贾环。

    只是,苏培盛站在贾环身旁,用最凌厉的眼神看着叶楚,警告他适可而止。

    叶楚到底心性坚韧,知道轻重,放弃了动手的打算……

    只是,在转身离去前,狠狠的唾弃了口。

    而后,才与方冲和傅安等人离去。

    看到地上那一摊恶心的口水,贾环的面色阴沉,心里一股怒火在燃烧。

    不是在愤怒叶楚,而是在愤怒邬先生。

    这等手段,百分百就是这老王八的计谋。

    怪不得太上皇总说他是上不得台面的妖师。

    这狗.日的老乌龟,所求的,就是这个效果。

    他为了遏制荣国一脉的影响力,为了不让荣国系的手伸入宫里,所以,才建议隆正帝使出了这等离间之计。

    毫无疑问,贾环,以及整个荣国一脉,在御林军心中的地位,是何等的糟糕恶劣。

    甚至,不止是在御林军心中……

    这等事,是底层士兵最深恶痛绝的。

    贾环所为,若是在军中传扬开来,可想而知……

    是何等的一个污点。

    偏偏,他还解释不得……

    “艹!”

    吃了一记闷亏,贾环忍不住脸色阴沉的骂了声。

    “宁侯莫恼,叶指挥只是……”

    苏培盛在一旁小心翼翼的想解释两句,却被贾环冰冷的眼神给瞪住了口。

    只能眼睁睁的看着贾环,含怒而去。

    看着贾环远去的背影,苏培盛面色复杂的一叹:“唉!”

    他心里感慨道:宁侯,这就是君臣啊!伴君如伴虎,又岂是说说而已。

    只盼你认清此点,莫要心存怨望才是……

    ……

    贾环是在二宫门口接到的贾母,待贾母出来时,贾环已经恢复了面色,笑容满面的迎了上去。

    贾环想要搀扶她上轿,贾母却拦住了,对他指了指怯生生跟在后面的抱琴,道:“娘娘有东西赏下。”

    抱琴忙将胳膊上挎着的一个金黄锦缎绸子包裹取下,双手奉于贾环,道:“三爷,娘娘说,昨日送给二小姐的那些首饰,是给二小姐赔不是的,贸然劳动她,是娘娘这个大姐的不是。

    不过,既然给了二小姐,家里其她姊妹们也不能少,所以托奴婢将东西带来,让三爷顺便带回去。

    都是这些年来,宫里贵人赏下来的,娘娘说她一个人戴不了,送给家里姊妹们一起戴,才……才高兴。”

    贾环闻言,看了眼她手里的包裹……

    “环哥儿,这是你大姐的一片心意。”

    贾母在一旁开口说道。

    贾环闻言,抽了抽嘴角,点点头,道:“孙儿知道……”说着,从抱琴巴巴期望的眼神中,接过她手中的包裹,然后对她道:“转过大姐,就说我替家里的姊妹们,谢谢她了。”

    抱琴闻言,眼泪忽然流下来了,却赶紧用手擦去,哽咽道:“不用不用,娘娘说了,都是自家亲姊妹,不用外道。”

    所谓人情冷暖,抱琴只用一夜就领会到了。

    凤藻宫从贾元春被册封贵妃以后,从未有过昨夜那本死寂清冷的情况。

    抱琴身为奴婢,听到的闲言碎语更多。

    她岂有不怕之理。

    她也知道,症结就是这位手眼通天的三爷处。

    能得到他的原谅,娘娘在宫外就恢复了助力和支撑底气,那些人就再不敢小觑娘娘……

    因此,她便激动的落泪了。

    看到她这幅模样,贾环与贾母对视了一眼后,也猜到了几分。

    虽然他对贾元春极怒,可是在弄清事情经过后,怒气便小了许多。

    尽管依旧心存芥蒂,但是,他可以生贾元春的气,却见不得外人欺负她……

    轻轻叹息了声后,贾环将腰间一块玉坠摘下,递给抱琴,道:“拿去把玩吧。”

    若是平常,抱琴自然会客气婉拒一番,可是今日,她却双眼放光的接过。

    不仅接过,看她高高捧起的模样,似乎恨不得让周围路过的宫人都看清楚。

    贾环见之,抿了抿嘴,眼睛扫向了过往的宫人。

    一瞬间,二宫门外,进进出出的宫人,似乎忽然都学会了盖世轻功,来往的速度加快了许多。

    不一会儿,宫门口竟然没了什么身影……

    抱琴看起来有些失望。

    不过,在贾环微微扬眉的注视下,她忙将玉坠小心收在怀里,恭恭敬敬的给贾母和贾环磕了头后,才转身跑回内宫……

    看到这一幕,贾环眼神微暖,对贾母笑道:“老祖宗,说起来还真不错,咱家的这些个丫鬟,个个都忠心的紧。

    都是老祖宗调理的好!”

    贾母闻言大喜,高兴道:“看的好?回头我也送你一个?你宝哥哥有袭人,你林姐姐有紫鹃,云儿的翠墨也是我送的,如何?”

    贾环嘿嘿一笑,道:“老祖宗,给鸳鸯?”

    “呸!”

    贾母不顾此处是宫门,就啐了口,笑骂道:“也不嫌害臊,就知道跟我要人了?鸳鸯可不行,现在还不能给你。换个其她的,翡翠如何?”

    贾环闻言连连摆手,道:“那还是算了吧,要是要了翡翠,鸳鸯会吃醋的……还不如从这扛一个宫女回家!”

    说着,目光看向了一队走来的宫女最排头的那个,身量高挑,容貌姣好。

    他没有压着声音说,在这空旷之地,他的话也扩散开来。

    那为首的宫女闻言,面色大红,走道都快顺拐了。

    有些怯怯的不敢靠前,她背后之人却是在嗤嗤偷笑……

    贾母见贾环还真在那里打量着人家宫女,直觉得一辈子老脸都要丢尽了。

    转身上了轿子后,喝了声:“还不走人!”

    贾环颇为“惋惜”的看了眼那位快要站不住的姑娘,哈哈一笑,护着贾母的轿子出了宫门,与乌远和韩家兄弟等人汇合后,翻身上马,朝西城荣国府驶去……

    ……

    将贾母送回荣庆堂后,贾环就回了宁国府。

    没有进后宅,而是去了书房。

    他疾笔书写了一封信,然后让韩让带着两个亲兵,送往了镇国公府。

    待韩让离去后,他便去了宁安堂。

    没一会儿,董明月便出现了。

    “环郎,你的脸色……”

    看到贾环难看的脸色,董明月忙关心问道。

    贾环微微摇头,道:“不要紧,外面的一些上不得台面的烂事……对了明月,下面那两人可说了什么?”

    董明月摇头道:“那个人醒来后,只说,她和柴玉关还有白虎,暗藏在皇太孙身边,一来是因为柴玉关奉太上皇之命保护皇太孙,二来,太上皇也要求柴玉关尽早查出西域的幕后黑手。

    其余的,她就什么都不知道了。”

    贾环闻言皱了皱眉头,想了一会儿,又问道:“她有什么打算,可想回黑冰台?”

    董明月还是摇头道:“那个白头百户对她说,中车府的人在四处找他们,不怀好意后,她就再不说话了……”

    贾环缓缓点头,道:“可以理解她的心情。她家人皆已死光,就剩她一人,被柴玉关器重,将玄武一职交给她。黑冰台就是她的家,柴玉关怕就是她的家人。

    然而……又都没了。

    家里还被中车府的人占领了,她也成了废人……

    不过明月,你爹什么情况?

    一大把年纪了,还想谈恋爱不成?”

    董明月闻言,生气道:“我爹还不到五十!”

    贾环嘿嘿笑道:“是年富力强的老干部……不过,那白佳人不就是当初坑了你们父女俩吗?

    难道爱情真的能让人冲昏头脑?

    你爹会,怎么你也会?”

    董明月闻言,气呼呼的看着贾环,道:“环郎,你故意惹我生气!你不就是想帮那个叫天涯的吗?”

    贾环讪笑了两声,道:“明月,白佳人是人家天涯拼死救回来的,为了她,人家甘冒奇险来找咱们,还准备和她远走穷乡僻壤。你爹一把年纪了,跟着掺和个啥?

    再说了,她不是你们的仇人吗?”

    董明月恼道:“冤冤相报何时了,她家人都因我们白莲教而死,那般做,也是无可厚非之事。

    而且,她明显钟情于我爹,我爹也……

    我爹为了我,从我娘过世后便再没续弦。

    这么些年来,教内多少叔伯婶婶劝过他,他都没有点头。

    就是怕我会受委屈。

    如今,我跟了环郎你,也该为爹爹寻一个他喜欢的人了。

    环郎,你要帮我……”

    最后一句话,已经是在祈求了。

    贾环抽了抽嘴角,道:“换个人行不行?白佳人绝对不能留在都中,一旦被人发现,咱们就是长了一万张嘴都说不清,顷刻就是灭族大祸。

    明月,要不,给你爹换个人选吧……

    你看我大舅妈如何?”

    “放屁!”

    董明月气得满面通红,甚至爆了粗口,怒道:“那种没面目的贱妇,也配得上我爹?”

    贾环正中下怀,道:“好,那你说,换谁?”

    “换……”

    董明月却没那么傻,登时反应过来,道:“不换!让那个天涯去找你舅妈去吧!”

    贾环哈哈一笑,不再玩笑,又道:“那你舍得让你爹去黑辽或者西域?”

    董明月闻言,顿时犹豫了……

    贾环道:“好了,你去问问岳丈的意见吧。不过我说在前面,看样子,天涯是绝对不会放弃的。

    你爹不能用武力逼他。

    到时候,他们三个该如何过日子……

    咳咳,怪怪的。”

    董明月闻言,气得俏脸通红,没好气的哼了声,转身离去。

    其实,她心里也极为不得劲……

    ……

    “环哥儿!”

    贾环又在宁安堂上坐了会儿,想着问题,没一会儿,牛奔便和韩家兄弟一起大步进来。

    走进宁安堂,他喊了声后,就一屁股在贾环身边坐下,端起茶盅咕咚咕咚的灌了一茶盅,然后对贾环道:“环哥儿,我爹让我告诉你,你说的事,他已经让人去做了。

    不过,那几个临阵脱逃的人可以畏罪自杀,可是,柳芳他……

    唉!”

    看着牛奔一脸臊的慌的模样,贾环笑道:“行了,那几个贼王八糕子自杀就好,柳芳……就去流放吧。

    怎么,你还跟我客气?”

    牛奔一双绿豆眼觑着看贾环,道:“我跟你客气个屁!我就是臊的慌,环哥儿你说说,那柳芳平日里看起来,也是一等一的好汉大将。怎么到了关键时刻,连支箭都不敢放呢?

    我爹最近都没睡好觉,柳芳在牢里一直喊着要见我爹,我爹理也不理。

    真真是,丢煞人也!”

    贾环道:“这有什么好奇怪的,一样米养百样人。再者,柳芳的上位,虽然也有军功打底,他也打过仗,立过功。可他当年打的都是顺风仗,对手从未有过和蓝田大营那般凶悍的大军。

    他害怕也不足为奇。

    富贵久了,自然惜命。”

    牛奔有些没精神道:“我爹也是这样说……”

    他忽然又抬头,看着贾环道:“环哥儿,我得到信儿说,方冲那一伙子,很有可能要趁这个机会入御林军。

    有铁网山那一夜的军功打底,他少说也是一个营指挥的前程。

    我爹说,御林军会新组建一都龙禁尉。

    方冲他们算是要入军了。

    咱们呢?”

    贾环闻言,想起今日宫中所见那三人,忽然有所悟。

    他看着牛奔,轻轻点点头,道:“咱们也快了,就快了……”

    ……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