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醉迷红楼 > 第八百零二章 相争
    宁安堂前厅,灯火通明。

    然而,周遭戒备却极其森严。

    普通仆人婢女一个都无,韩家兄弟带着帖木儿分布在仪门外,乌远更是亲自把手在宁安堂门外。

    绝无人可以靠近半步。

    宁安堂上,贾环面色凝重的看着堂下坐着的,吊着手臂,面色惨白,须发皆白的一人,眉头紧皱道:“天涯,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此人正是黑冰台朱雀千户座下,刑踪百户天涯。

    他一脸萎靡不振的神色,并没有直接开口说话,而是眼神复杂戒备的看向了在贾环一旁端坐的雄武大汉,董千海。

    董千海当初被下了药围杀,却依旧凭借一身彪炳的武功带着董明月杀出了一条血路逃脱,是天涯以追踪秘术,引着黑冰台主人柴玉关和四大千户前往追杀,最终活捉了董千海。

    天涯是知道,董千海被废了气海,穿了琵琶骨的。

    可是今日,董千海不但一眼看破了他的伪装,还只以试探性的攻击,就生生将他打个半死……

    这又岂是一个废人能做到的。

    而他,又怎么会端坐于此?

    看出了天涯的心思后,贾环道:“他现在是我岳丈,我从陛下手里讨得旨意,接他出来了。你放心,我岳丈乃世之英雄,一言九鼎,说过绝不会再违背秦律,就绝不会再行差事。

    你有什么话,尽管说就是。”

    贾环其实也不想董千海在此,只是他暗示了几次,董千海都不走,贾环也不好强赶。

    而且,天涯和玄武千户白佳人就是他和董明月送进来的,也没有必要去避讳太多……

    听到贾环的话后,天涯面色微变,迟疑了下,终究开口道:“宁侯,黑冰台柴大都督,还有白虎千户,都已经死了……

    就在铁网山以东二十里的密林中,被人以弩阵狙杀。

    佳人……白千户她,因为功法之故,因此才留有一口气在。”

    “什么?被何人所杀?”

    饶是早就有所猜测,黑冰台主人可能出了事,可是当亲耳所闻后,贾环的脸色还是骤然一变。

    风起云涌!

    作为太上皇最重要的心腹之一,柴玉关的死,将会引起何等滔天巨浪,连贾环都无法想象。

    天涯自然更能体会到这种天将倾倒的可怖感,他面色愈发惨白,缓缓摇头道:“不知,但……杀死柴大都督的弩箭,乃是床弩,唯有军中方有……”

    “嘶!”

    贾环倒吸一口冷气,猛然站起身来,面色一点点变白……

    这……

    他的手都颤抖了起来。

    待太上皇出关之日,便军中大清洗之时!

    隆正帝会放过与理国公府柳家、川宁侯府宁家、襄阳侯府陈家等勋贵家族的性命,和与他们交好的家族,没有大兴牢狱,大动屠刀。

    那是因为他手中并无大权,也无足够的威望,压制住勋贵的反弹。

    但太上皇不同,他御宇登基一甲子,平复万里江山,威望如天。

    他能够允许下面人贪.腐,能够允许下面人结党营私,能够允许下面人怠慢渎职,但他绝对不会允许有人向他发起挑战。

    自他登基之后,所有试图挑战他权威之人,都绝无活口……

    他绝不介意,在武勋门第中,扬起屠刀,杀出幕后黑手!

    太上皇最心腹之人有四,一为李光地,帮其看管朝政。只要有李光地在,朝堂就不会大乱。

    二为梁九功,服侍他的起居和日常琐事,主仆相得数十年,忠心可靠,已成了习惯。

    三为彰武侯叶道星,手中掌控着一支五千人马的御林军。

    如果说有哪一支军队,有绝对信心以同样的兵力,甚至更少的兵力打败蓝田大营,那么大概就只有彰武侯麾下的这支亲统御林军。

    人数虽然只有五千,但这五千兵马,人人覆有重甲,连坐骑都如此。

    无坚不摧!

    如今,这五千御林军,日夜守护在龙首宫外。

    有他们守护,天下无人能伤太上皇。

    第四,便是黑冰台主人,柴玉关。

    他为太上皇耳目,侦查天下大事,许多事,都是先由柴玉关过目,认为重要的,才会送去龙首宫给太上皇过目。

    由此可见,其得信任程度之重。

    可以说,太上皇就是凭借这四人,稳定天下的。

    如今,柴玉关却暴毙而亡,还是死在大秦军方的制式武器下。

    这对太上皇而言,绝对是不可接受的挑战。

    荣国一脉,危矣。

    “宁侯莫慌,我已经……已经化了他们的尸体,挖巨坑埋葬在密林深处了,绝不会有人发现……”

    天涯看着贾环,缓缓说道。

    贾环闻言,瞳孔猛然收缩,道:“天涯,你此言何意?”

    天涯苦笑道:“宁侯莫要多想,天涯再自不量力,也不会妄想对宁侯您不利。实在是……

    一朝天子一朝臣,普通大臣自然可以相安无事。

    可是我们这等人,必然难免清洗。”

    “你到底想说什么?朝廷并无大事,陛下登基已近二十载,要清洗,难道还用等到今日?”

    贾环皱眉沉声道。

    天涯摇了摇头,道:“说实话,我也不知道为何会这样想,但,近来黑冰台的气氛变化很大。

    很多以前安分守己之人,都开始活跃起来。

    我可以看出,他们都是中车府的人……”

    贾环闻言面色再变,轻轻吸了口气。

    天涯继续道:“宁侯,若今日发现此事的人不是我,或许我还能活下去。

    但是今日之事,是我发现的,那么就已经陷入了这个漩涡里,我必然难逃此劫。

    另外,白千户她……被弩箭伤了肺腑和气海,已成了废人。

    黑冰台遭此劫难,连大都督都已经死了,她作为大都督的手下和护卫……若是没被废,还可戴罪立功。

    可是既然没了价值,又身怀玄武修行秘法,必死无疑。

    我们不想死,她又重伤垂死,若无名医和珍贵药材救治……

    宁侯,在下身份卑微,并无贵友,唯一能想到之人,只有宁侯您。”

    贾环眼睛一直直视着天涯,可看的出,他说的很真诚。

    但……

    “天涯,你与我有半师之谊,能在这个时候想到我,我很高兴。

    我可以让人救下玄武的命,只是,接下来呢?”

    贾环面色凝重道:“你要明白,如果让人发现你们的存在,我贾家顷刻便有灭门之灾。”

    天涯闻言,顿时急道:“宁侯,您放心,只待白千户康复一些,我就带她离开。以我的隐匿能耐,绝不会被人发现。我们不在中原停留,可以去黑辽,可以去西域。就算不幸被人发现,也绝不会供出宁侯您的。”

    贾环皱眉道:“我不是这个意思……天涯,你看这样行不行?

    待医治醒玄武后,我就带你们入宫去觐见陛下。

    你放心,我连我岳丈这样的人都能保下,难道还保不住你们这些有功之臣?”

    天涯苦笑一声,目光复杂的看着贾环,道:“宁侯,你可知,如今神京城内外,各处路口,都遍布中车府的探子。

    铁网山附近,更是随处可见。

    他们每一个人,都身怀利器,面带杀气。

    我是做这一行的,绝不会看错。

    我敢保证,只要有半分关于柴大都督和白千户的消息传出,他们一定会在第一时间封锁消息,杀人灭口。

    在下虽然职务卑微,却也能看出……

    皇帝陛下,希望太上皇越晚知道越好,越晚出关越好……

    您若是送我和白千户入宫,怕是……必死无疑。

    您若是大张旗鼓的声张出去,对您的后患更大……”

    是啊,黑冰台的人,为何会第一时间跑到贾府来。

    黑冰台到底是太上皇的耳目,还是贾家的耳目?

    这是犯大忌讳的事。

    而且,还会深深得罪隆正帝。

    如果按照天涯所说的去做,那么就简单了许多。

    黑冰台已经走失了一个大都督和两个千户,那么再走失一个百户,也算不得什么大事……

    只要去了辽阔的西域或者黑辽之地,自可海阔天空。

    尤其是,这两处都可以说,是贾家势力范围。

    纵然有个变化,也能及时作出补救。

    念及此,贾环有些意动了……

    “你怎么就知道,佳人……她,她会愿意同你走呢?”

    一直默不出声的董千海,忽然开口说道。

    贾环的面色忽然古怪起来,而天涯的面色却阴沉了下去,道:“你此言何意?”

    董千海垂着眼帘,淡淡的道:“你连我的一击都承受不住,如何能保护她?”

    天涯冷笑一声,道:“这就不用你来操心了,我既然能救她出死地,自然就能保护她。与你什么相干?”

    董千海沉默了稍许后,淡淡的道:“我不许。”

    “你……”

    天涯闻言大怒,可是,想起董千海一身神鬼莫测的武功,却又无可奈何,只能看向贾环。

    贾环示意他稍安勿躁,而后无语的看向董千海,道:“岳丈,你……”

    未等贾环说出,董千海就摆了摆手,道:“等她醒来再说。”

    ……

    宁安堂后宅,此刻遍布青衣锥帽的女子,所有的婆子和丫鬟全部都被驱离。

    在外间小姐榻上,躺着一赤着身子的女子,纹丝不动的胸口,已经看不出她有任何呼吸迹象了。

    在她的右胸口和腹部,有两根骇人的弩箭穿插着,地上,有两根被剪断的箭身。

    董明月负手而立,面若冰霜,眼神森冷的看着她。

    公孙羽手握金针,将其插在了这女子周身各处大穴上。

    封闭住血脉后,看向董明月。

    董明月微微颔首,而后出手如电,闪过这赤身女子的胸腹前,“噗噗”两声,两根半截弩箭被抽出,带起了两蓬发暗的血箭。

    公孙羽却趁机打开手中的药葫芦,将葫芦里的粉末洒进了伤口处。

    然后又准备好的纱布缠绕包裹,完毕后,将这女子身上的金针,一根根取下。

    最后,又取出一根尺许长的金针,轻轻插下了此女子的眉心处……

    “嘤……”

    ……

    (未完待续。)